接211宗懷疑虐兒舉報 八成懷疑施虐者為家庭成員

家長是兒童的照顧者,但近八成虐兒個案施虐者卻是家庭成員。防止虐待兒童會公布於2018至2019年度共接到211宗為懷疑虐兒個案舉報,涉及246名兒童,79%懷疑施虐者是兒童的家庭成員。該會更估計數字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大量個案隱藏在社區。

懷疑虐兒個案中,涉及262名懷疑施虐者,79%是兒童的家庭成員,包括母親(29%)、父母二人(21%)、父親(19%)、祖母(5%)、姐妹和繼父各2%。防止虐待兒童會總幹事黃翠玲(圖左二)指,家庭成員是兒童親近之人,向他們施虐會,導致兒童產生恐懼、抑鬱、性格變得內向,甚至缺乏安全感,以致自信心及自我形象低落,對自身價值產生懷疑,對人的信任程度也會較低,或在人關係上產生障礙。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接211宗懷疑虐兒舉報-八成懷疑施虐者為家庭成員-197250

******黃曼君女士回應 ******

面對虐兒,預防勝於治療反思父母角色的重要

家庭原是一個讓孩子經歷愛的地方,父母應是孩子最能依賴的人。不幸地,有些父母會虐待自己的兒女,因為本身有一些問題解決不了,常見的情況如下:

  • 研究顯示,本身被自己父母照顧的經驗,會影響人日後成為怎樣的父母。例如有些人小時候被父母虐待,除非經過思想的整理及行為的改變,否則長大後可能會用相似的方式對待兒女。
  • 有些父母本身有情緒精神問題,所以他們在管教兒女上,很容易失控,形成對兒女情緒或身體的虐待。
  • 而一些嚴重的情緒精神病患者,因本身的病患令他們不能履行作為父母職分的責任,形成對兒女的疏忽照顧。
  • 有些會將自己的在工作、經濟或其他事情的壓力爆發出來,變成虐兒的情況。
  • 也有些是因為本身的婚姻出現了問題而把孩子成為「出氣袋」,也有些會透過虐待兒女作為引起配偶注意或報復配偶的手段。
  • 假如涉及性虐待兒女方面,可能是父母本身在性上面有偏差或病態的情況。

故此,從積極方面,父母值得重新思想自己的角色:

父親角色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父親在孩子成長中有以下三個重要任務:

()供應者
為兒女提供足夠和穩定的基本需要,包括舒適和安穩的家、衣食住行、醫藥、教育等的實際需要。故此,一般來說父親也會有穩定的收入達到這些目標。

() 保護者Love heart house
為兒女提供身體、心性和情感上之保護,並以合宜之方式管教孩童,即既不溺愛、也不嚴懲,其中最重要是要讓兒女從關係中培養出對人的安全感,並相信衝突可以化解,不同意見可被接納與及達至共識。

() 心靈導師
為兒女提供人生方向、意義和建立正確之世界觀和價值觀,可幫助孩子在不同人生階段遇到問題時能得到啟導和方向。如求學期在選科上之選擇,青少年期交友時遇到的困難,成人早期在戀愛和事業上之抉擇等。另外,亦要幫助兒女建立紀律生活、培養美德,兒女因被肯定而慢慢培養出自信,漸漸能獨立面對自己的人生決定,和有勇氣承擔選擇的後果。

母親角色
另一方面,心理學家也指出母親的三個重要任務:

() 餵養
為嬰孩喂哺「奶」與「蜜」。「奶」意即提供身體上的貼身需要,如食物、尿片、擁抱和親親等,讓嬰孩相信自己的需要會得到滿足和適當的照顧,從而對餵養者培養出一份安全和穩妥的感覺。而「蜜」即為孩子生活上帶來歡樂氣氛,如為兒女慶祝生日和建立快樂童年回憶等。這些正面經驗日後能為兒女帶來盼望,特別是在逆境中,需要積極思想和動力的時候。另外,這「蜜」亦能使兒女學會享受生活,為自己及家人帶來幸福感。

() 安慰
當兒女漸長,無論是身體的疾病或心靈的創傷,除了實質的醫治外,心靈也需要得到撫慰,如受驚時需要透過安慰而得到平復等。另外,也要花時間聆聽孩子快樂和不快樂的心聲,如在學校中與同學和老師相處的苦與樂,讓兒女經驗到在成人眼中的重要性,相信日後自己在傷心或失意時,別人會願意傾聽其心聲。與此同時,亦學會在別人需要時去安慰人。img201711201600070

() 鼓勵
當兒女感到挫敗、迷失或懷疑自己時,肯定他們的信心,容許他們冒險,讓他們有勇氣嘗試超越其極限,突破自己。經驗告訴我們,單單計算事情的正反面,往往不足夠幫助我們作出決定,反而是一份對自己的認定,才能度過難關,作出勇敢的決定。另外,當兒女真的不能超越其極限時,讓其能接納自己,不認定自己為失敗者,從此一蹶不振。反之,若能檢討失敗因素,鼓起勇氣,重新振作起來,這就是「逆境智商」了。

故此,如父母能認定自己的角色對兒女成長的重要性,非但不會虐待他們,反而能好好培育他們有一個健康快樂的童年,為他們日後面對人生的逆境打好一個重要的基礎。但假若不幸有些父母察覺自己真的有以上提及的問題,發覺無論怎樣也改變不了,可考慮尋求一些專業的協助,例如找一位專業的心理輔導員,去面對自己的問題。一方面可幫助自己去面對過去的創傷或現在的問題,另一方面亦都可減低對自己子女的傷害。特別是我曾接觸過一些父母,真的不想傷害兒女,只是他們無論怎樣也做不到。盼望特別在這紛亂的社會環境當中,父母能在家庭發揮積極的作用,培育子女有良好待人接物的基礎,以應付現今這瞬息萬變的香港社會。

黃曼君女士
恩跡中心 心理輔導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