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有關心理健康

美國選舉難收科

周末(7/11/2020),美國一眾傳媒宣布拜登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對全球大部分人來說,都視拜登當選總統為鐵一般的事實,包括英國首相約翰遜和台灣的蔡英文。

然而,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的普京卻頭腦最清醒,並未向拜登發出賀電;墨西哥總統更直接說,在有關選舉舞弊的法律挑戰未解前,恭賀拜登仍太早。美國大選是否存在嚴重舞弊,成為國際焦點。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column/article/2798561/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選舉有關心理健康

選舉其實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在大大小小的國家、組織及群體中也會發生。社會心理學有很多理論探討選民的投票傾向,發現投票者是受著不同的社會心理因素影響;包括:社會階級、黨派歸屬、政治思想形態等等。

不少人有一個很理想的假設,就是選民得到全面有關及正確的資訊後,會客觀地衡量這些資料,而作出最後的投票決定。但是研究發現,大部份選民並沒有得到均衡的資料;就算有,也很少認真閱讀。反而,極受個人主觀感受影響,繼而作出選擇。

社會(政治)心理學家研究發現,最基本投票心理是對候選人的心底反應(gut reaction):就是他認為候選人是否在競選期間對質詢及挑戰,表現出足夠實力及對答如流的反應。雖然競選者的外貌及性格(特別是勝任力及親和力)會有好處,但他(她)們在互相競爭的壓力下之表現更為重要。當然每一個候選人或政黨也有其基本擁躉,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也會盲目支持自己的偶像。

此外,在美國,投票人的種族歧視輕重會影響其選擇。在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上,在種族歧視(未必刻意)的測試得到高分的選民,會較少投票給奧巴馬。另外,假若感覺目前的社會(甚至候選人)病了,或者對政府不滿,會多投票給新的候選人。

由於這些未必客觀的因素,很多政治人物及競選顧問會針對投票者的心理需要部署競選策略。其中有一種稱為「壞消息策略」,就是競選人刻意製造一些恐懼來哄選民,例如說有恐怖襲擊危險、社會經濟震盪危機等等,令選民感覺不安而改變其投票對象。這種負面的宣傳較提倡美好的將來更有強烈的心理作用。這是因為一般人很容易受到「負面偏見」(negativity bias)影響:對壞的資訊(甚至是惡劣天氣)比好的資訊更容易記著。

很多時在競選活動中,不能避免花巨額宣傳經費,甚至要重複地賣(買)廣告。若果能製作合乎上述心理需要的宣傳手法,能大大增加支持自己的投票人數。當然,適當的時間宣傳也很重要,特別是在投票前一段時間。這是由於另一種「近因偏見」(recent bias)影響,就是剛發生的事或最新的消息會較過去發生(歷史性)的事情,在情緒上感覺較重要。這可以解釋為何在競選最後階段,候選人才提出一些證據(甚至不是實據)來刻意抹黑對方。這樣有助把中間猶豫派的選民搶過來。

自從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或以後,美國Bayer醫科大學Storch團隊發現有些人患上了「選舉有關壓力障礙」。患者腦袋不停重複思想有關選舉及政治問題,又不斷在社交媒體(特別是手機)核對選情及有關新聞,擔心若果自己心儀的候選人落選,整個國家會出現災難。這跟精神病的強迫症之病徵很相似。此外,也很容易感覺焦慮及不安,心情起伏及暴躁,睡眠及飲食失調,甚至濫用酒精藥物(包括安眠藥)。假若持久不止,就算在選舉完結以後,仍然會變成焦慮症及憂鬱症。

要避免上述精神壓力,首先要刻意避免上述認知偏見,不要過分感情用事。要留意自己的生活節奏及飲食習慣,保持足夠休息及睡眠,又作適量的運動。此外,在投票結果未公布之前,要有兩手準備;無論得失都避免過分情緒反應。在必要的時候,要勇於尋求幫助。

聖經新約記載耶穌復活升天之後,祂的追隨者要補選一位使徒;結果從合資格的兩人中,經禱告後選出「馬提亞」(使徒行傳1章21至26節)。這次成功的選舉沒有出現不實的資訊或恐嚇性的宣傳,又藉著交托祈禱,然後投票,成為一個美好典範。

麥基恩博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