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對專注力不足( ADHD )學習影響

由於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響,很多學校都改為家中線上學習。這種「家庭上課」(home schooling)確實有一些好處,例如減少上學及下課的交通時間,家長增加參與機會及了解子女學習情況。但是這種學習方式也有其困難地方,包括很難控制學生學習情況及心態。根據一些研究指出,在這期間兒童的行為問題,家庭的衝突(包括父母與子女間的矛盾)顯著增加。此外很多家長感受到精神壓力(情緒化及無耐性),故此需要額外支援方能成功幫助子女網上學習,但這種支援並不普及且花費不菲。

此外,患有專注力不足(ADHD)或其他學習障礙的學童,家中學習更有其特殊問題。根據Stephen Becker 等人2020年美國的研究,訪問了230位青少年(約一半有ADHD)及其家長,得到以下結論:

(一) 22%家庭因要支持網上學習需要額外支出,而只有六成家庭繼續得到學校服務。

(二) ADHD青少年比沒有專注力困難的同學有更多學習困難,而他們的父母更缺乏信心處理這方面的學習,包括與學校的溝通。

(三) 在那些已經參加了「特殊個別支援教育」課程的同學,他們的家長感覺網上學習這類課程,比沒有這種課程的家長,有更大的挑戰;而ADHD同學的家長又比其他家長感覺更辛苦(見2020 年九月份《青少年健康期刊》)。

其實,不少家長確實發覺他們ADHD子女在過去疫情期間,似乎是在浪費時間,沒有正式學到甚麼東西。這些同學生活沒有秩序,家中上課時魂遊四海,毫不專心甚至玩遊戲機,簡直浪費時間!故此教育局及學校應針對這種情況,提供合宜的幫助。根據專家(亞洲精神藥物學會專注力缺乏研究組)的意見,有以下建議:

(一) 為學童編排時間表,定下每日學習、休息、運動、嬉戲的時間。

(二) 學習時間不能太長,也要分段(chunking)進行,中間要有其他活動,因ADHD同學專注力不足,每段學習時間最多為45分鐘。

(三) 提供其他學習活動,如藉著音樂及勞作,代替一般講課方式,不致沉悶。

(四) 對專心學習的同學加以獎勵。除了稱讚以外,也可以給予其他好處,例如玩遊戲機。

(五) 減少家長壓力,例如教導學童(特別是低年班)在父母忙碌期間,盡量不要騷擾他們。若要孩童成功自學,學習地方要盡量把令她們分心的東西移除。

(六) 教導家長也要守約,若應許與他們一起溫習或遊戲時,應該守信、全情投入。

(七) 留意準時服藥,不要因無需上學而認為不需要服藥,其實這個時候更要依醫生吩咐用藥,否則事倍功半。聖經也很注重在家教導子女,在舊約箴言22章六節如此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

麥基恩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