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與違禁藥物上癮行為

根據美國疾控中心2020年6月報告指,美國人有13%因為要應付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壓力及情緒問題,開始或增加藥物濫用,因而出現過量服用違禁藥物藥事件的高潮。另外,ODMAP報告則指出,全國在疫情初期的數個月內,這裡嚴重濫藥情況相比一年前增加了18%。而一般觀察是因濫用藥物的頻密度及份量都一起增加。「美國醫學會」在2020年12月份更認為,這種趨勢持續,以致超過40個州分出現「鴉片類」(opioids) 中毒死亡個案增加。非法鴉片藥物最常被濫用的就是「吩坦尼」(fentanyl),比一般「海洛英」藥性更強。這情況在年輕人及非白人中更為嚴重。

其實,COVID-19與濫用違禁藥物死亡的關係相當複雜。基本原因是疫情帶來的壓力,增加了利用酒精及藥物來舒緩壓力的誘因。此外,「美國疾控中心」(2020年9月份)一項分析醫院病人的資料,證明濫用藥物的人較容易感染病毒,及出現嚴重COVID-19病徵,更增加死亡機會。還有,由於疫情爆發引致醫療設施及急救服務不足,不少社區的「藥物濫用診所」減少服務。若獨個兒困在家裡藥物中毒,很多時因缺乏及時解救藥物而死亡。在有些地區,因動用了不少警力來強制執行隔離措施,以致對販賣毒品的撲滅措施比較鬆懈起來,販毒情況因而猖獗。

除了鴉片類藥物濫用增加以外,其他藥品毒物,迷幻藥(例如可卡因)及興奮劑(例如安非他明)的濫用,也增加了,結果帶來了嚴重的精神問題(包括幻覺及妄想),引致意外、暴力及自殺事件出現,增加強制入院的需要。

要應付這種惡劣情況,政府要撥出額外資源投放在精神醫學服務(包括藥物濫用治療),特別是危機服務方面。在疫情期間,電子診症方式應被鼓勵使用,而對這方面的監管條例應該酌量放寬。此外醫療人員的調動也要有彈性,必要時可從其他單位抽調人手應付需要。當然,在全民響應接受新冠疫苗接種之後,盡快解封隔離措施,讓人民回復正常生活,乃是基本對症下藥的方法。在聖經的時代,似乎沒有藥物濫用情況,但對過度飲用酒精(可算是一種藥品)也有警告:「酒能使人狂放,烈酒能使人喧嘩;所有因醉酒而犯錯的,都沒有智慧。」〈箴言20﹕1〉

麥基恩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