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慮改變不了甚麼

我收到一個短訊:

「昨晚出席一所醫院的基督教義工探訪,病房內重遇一位大約三個月前探過的病人……很感謝主!我們暢談中,她提及生命的意義。我忽然想到你的『EQ在線』,兩天前分享到生命要活得豐盛才重要。於是,我轉述給她聽……我向她簡介了你及你的App,鼓勵她下載,並叫她鼓勵其他有需要的人下載。我想日後進行探訪,遇到有需要的病友,也將你這非常美好的日記介紹给他們。」

我在一個晚會講艾爾坡的「駕馭焦慮研究」,焦慮太少的人日常舉止冷漠,動力不足;過度焦慮,也影響表現。一個成功的參賽者或考生擅於保持輕微躁狂狀態,他最懂運用正面壓力來完成任務。焦慮者的五個外顯特徵:恆常不喜出外、不肯做決定、自稱沒長處、經常覺疲累和沒有進食的胃口。人的性格也有五個主宰因素:開放、自覺、外向、容易附和及神經質。開放與外向者最懂運用正面壓力來完成任務,高神經質、低自覺及不易附和者容易產生破壞性情緖,拖延任務及終日無所事事,使他們的親人憂慮。

一個助人者怎樣先處理「為別人的憂慮」?我再思考聖經經文:「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太福音6:34)我寫過憂慮的希臘文字,含有分開和撕裂的意思;而憂慮所關注的,老是那些無法掌握的事。我曾聽到同事閒談一個話題:「若沒有這份工,我們還可以做甚麼?」我相信他們常擔心有一天我會退休不幹,或是再結婚之後,會離開訓練事業,甚至會想到有一天他們在我心中失去重要地位。

我只想同事們記得我傳授的兩個身教:(一)我每次坐長途飛機也可睡足八成時間。因為我要儲足精神,到達後做好講座。(二)我信神在我遇到受害的事情,必然出手救我;而我的機構出現這類事件超過十次。

先處理好今天與天父的關係,明天不是我們能掌握的,不如把一切的憂慮交給神,反正我們以為的「理想」,可能在神眼中是後患無窮。順利人生令人軟手軟腳、不思進取,容易的生活加劇腦退化,太舒適使我們忘記神。

好友送來一首《我不為明天憂慮》,充滿親善的引導: 「隨著年歲增多,煩惱也跟著多,許多人忙忙碌碌的追求,卻沒有平安喜樂,再多憂慮也改變不了甚麼,你看天上飛鳥,快樂自在翱翔,你看野地的花,如此美麗芬芳,慈愛的天父會養活牠們,牠們就不必煩憂,我們也當像牠們一樣……」飛鳥引導我們看到更高之處有幫助,小花引導我們看到極渺小的生物仍有天父看重。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LAYOUT-13JULY18

神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

真感恩!母親跌傷驚魂,在她入院五天後,終於平安完結;我可以到老人院探望她。這個月,我在日記中常提及神給她長壽及保守的恩典。我在一篇日記,回顧了她人生的信仰里程。

母親廿歲在廣州護士畢業。她的乾媽是中學校長,在戰亂日子,她給母親住宿及供書教學,直至母親讀護士學校。這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機會。我相信母親常有、容易發出的笑容,早在她滿足感高的少年期已孕育。

父母在一見鍾情下,成為情侶。爸爸常自豪,太太是「從不駁嘴」的女人。就算她八十歲,患退化症,仍是望著探訪她的丈夫「咪咪嘴」笑。她雖然很愛兩個兒子,但是以「丈夫第一」。成功婚姻的研究指出,同偕到老的夫妻情源於夫妻的愛高於對兒女的愛,母親是最佳實踐者。她今天仍然是老人院中最易拍掌、唱歌的歡樂者,睡夢中也哼著「主耶穌愛我」。老人院的姑娘也懂得唱了,我明白神差她到老人院做聖詩佈道家。

她得保守活到九十二歲,就是藉八十歲後的退化症。她不知道媳婦及丈夫先後逝世,所以仍然喜樂。我猜想神給每位信徒的保守是按先天性情而有不同,有龐大群體支援的信徒,他們可以面對至愛逝世,而好像我母親款款深情的女性,可能神特別憐憫她,先讓她退化、失憶。

再思想一段關懷者常用的勸勉經文:「你們不要為任何事憂慮,而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恩,讓神知道你們的請求。這樣,神那超乎任何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就會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腓立比書4:6-7,《環球聖經譯本》)失去至親常使人失落,我們在生離死別事情上,感到力不從心,憂慮不已。

我建議有這感覺的同時,思想神的創造大能。祂從「虛無」創造世界和我們,所以祂能夠救我們脫離「虛無」的不安感。基督徒可以達致的目標,不只是克服虛空,更能常常喜樂,因為堅信神的創造大能與我們同在。

好友送來一曲《我要常常喜樂》,相信是我的信徒母親每天的主題曲:

「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主的慈愛永不離,這是祂與我的約定,我帶著信心倚靠我主……常常喜樂,我要常常喜樂,應當一無掛慮,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神所賜那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我的一切……」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LAYOUT-06JULY18.jpg

「重擔在神看來很細小」

「護心」團隊去探望一個喪親的家庭,我們與喪偶的太太詳談癌病的傷害和她放在心內的鬱結。我很感謝一起同去的癌症病友,她們使這個家庭感到親善。

我常常覺得死亡的威脅,就是把喪家與外界分隔。那種不可告人的孤寂感,才是悲哀的來源。
我也經歷過,心裡說:「今天我失去了一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們卻是一家人一齊吃飯。」

太太生前也在喪父翌日對我說:「你就好啦!還有爸爸。」她的說話成為多年後,我邀請爸爸與我同住的「動機」。我最終享受到「老父與子」的感覺,原來是一起談論家族的歷史、媽媽的可愛和現代人欠缺的禮貌。

今天我從一個關懷者的角度思考這句聖經經文: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得前書5:7)

憂慮是人的致命傷,它暗中殘害安樂的心懷;過往很多人詢問,有意加入我的訓練和「護心」團隊。我在個人傾談中,會先問對方:「你如何應付憂慮?」

我的理由是不懂處理自己憂慮的義工,終必因關懷别人的苦況而感染致「內傷」。我不鼓勵悲觀的熱心助人者來做助教或義工,除非他/她交給我的輔導功課內容中,舉例道出經歷了神是擔當憂慮的神,在祂並無難處,人認為的重擔在神看來卻是很細小。

好友送來一首詩歌《讓我感恩》,歌詞對卸下憂慮有呼應:
「讓我感恩,日夕是你施恩眷顧,你對我的深恩厚愛,教我心穩固。讓我感恩,遇患難你親手扶持,賜我信心引領前程,我更渴想你。」

趁著公假,我約了六位總教練談未來廿年的團隊理想。廿年前,我訂定的機構宗旨是「品智相長、成為教會的僕人及建立品智家庭」。

過去十個重點小組/聚會是啫喱糖、男啫喱糖、棉花糖、三歲、四至五歲、五至六歲、EQ領袖7-9歲、EQ領袖10-12歲、集中力訓練、周四成人(家長)心靈清泉晚會。

今年我重投機構內部訓練,有系列的童年創傷、療傷解碼、周四晚的EQ研究、輔導面談訓練、下半年的6Q主領技巧現場實習班及遙距課程;再加上「護心行動」的事工,我們的機構已經擴充了多倍。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OUTPUT-18MAY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