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自己曾經有錯

我看到一位「護心行動」義工的電郵分享:
「腸鏡檢查確定有腫瘤(晚上失眠),翌日要照PET-Scan。我恐懼不安,直至見到醫院牆上掛著的聖經金句: Jesus said “Peace be with you."(Luke24:36)(耶穌説:『願你們平安!』)(路加福音24:36)心才安定下來,上帝所賜的平安原來一直沒有離開過我。」聖經經文不是一般文學小說,只要人用虛心的態度接受,就可以發現力量。

這位義工再寫出他向兒子解釋疑問:「為何上帝讓好人也生病?為何疼愛他的XX患癌逝世,而我又患癌?我解釋『上帝不是黃大仙,不是讓人指點的,祂有自己的計劃,人用禱告可以參與上帝的計劃。』」

我很喜歡上述的答案。常常有讀者問我為甚麼他家人的遭遇那麼慘痛?從我們的角度,我們認為上帝應該廢除世上疾病、為香港創造百萬戶住屋、賜下世界上每一街道也有美食天堂……這是「人工智能上帝」,受有限智商製造的有限上帝。那麼,若「製造商」工程有錯誤,這個上帝就是「弱能產品」了。

其實上帝為有限智商的人創造了一條「無限的管道」,可以接通願與祂聯絡的心靈;那人的祈禱可以上達這位慈愛的「天父」。祂可以作特別安排去援助我們的「真正需要」,包括:賜我們堅強的戰鬥力、參透苦難的智慧等等。

今次再思考的聖經經文:「如果有人對別人有埋怨,總要彼此寬容,互相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歌羅西書3:13)這個星期我需要深思饒恕的道理,準備教會福音主日的講題「先原諒,後認錯」。當日的聖經經文是「但是,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基督就為我們死,神就是這樣表明他自己對我們的愛了。」(羅馬書5:8)這與上述思考的經文有聯繫。上帝的饒恕是在人還未覺得需要認錯的時候,已經啟動了。這個行動只有在「極愛」的關係中出現。父母、配偶、知己在我們做錯事時,有時會滲入「你唔抵可憐」──這種打消愛意的消極性思維;甚至後悔,說:「以前唔應該對你咁好!」這是「人類的愛」的水平。

我也回應了同事關於AQ的分享:「……我最困難是被學員問及『為何自己如此不受歡迎』、『為何我丈夫對我不瞅不睬』的時候,我定會引導對方承認自己無能為力承擔問題,並鼓勵對方有改變的決心……有時提問者認為我並沒有為他提供建設性的意見,但我並沒有認為這回應是我的失敗。因為我尊重對方未必是最適合的時機去承認問題,我相信對方總有某個時候有勇氣去面對成長中的挑戰。我只會在心中祝福他,為他禱告!」

我們的人生就是要經過多次先「承認無力及需要改變」,後「履行改革的步驟」。在與痛苦相處,卻依然故我的人每天都掙扎著問「莫非我有錯?」接納自己有錯,原諒自己曾經有錯的人,更容易原諒別人。

「護心」夥伴送來一首《寬恕》:
「主啊!我做不到,他們得罪虧欠我。要我原諒,我做不到。主啊!我做不到,他們不斷傷害我,要我忘掉,我做不到。但是我忘了,主啊!我也曾如此對祢,背棄祢、否認祢、遠離祢。祢都依然愛我,沒有把我離棄,沒有把我離棄。主啊!我願意,寬恕那傷害我的人。不怨恨、不計算、不追討。主啊!我願意,因祢先寬恕我。因祢先寬恕我。」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LAYOUT-31AUG18REVISED

延續親友的美德

我想起了一位正在化療期的癌症病友,我以短訊進行「護心行動」:

「……你今天是否打第二針……掛念你!如果有甚麼疑問,隨時聯絡我們。我們明白這階段的心情很波動,有時覺得上次沒事,今次應該好了,但又會想到病是無端端生出來,人怎樣肯定沒事呢?我們只想你知道,真正安心是屬天的祝福。在我們偶然覺得不安的時候,我們心靈有倚靠,就是耶穌可以平靜我們的血壓和緊張的呼吸。因為我們身上的零件全部是耶穌創造的,祂必定知道怎樣保護。『無神論』的人很痛苦,因為呼救無門。

我太太經歷過兩年胰臟癌,沒有服食過一粒安眠藥,她就渡過了大手術和兩輪病復發,直至她離世前入手術室,還是面帶笑容向我揮手。十年後的今天,我靠這經驗告訴你,惟有信耶穌,才得永生的盼望;我們在生的日子,生活也有平安。我們記掛著你和你的家人。在這段打針的療程,我們會記著有關日期,為你祈禱,耶穌愛你,你不孤單啊!」

我再看這封訊息,感謝神給我平靜、聰敏去表達耶穌與病人的關係,就是「愛心的全能修理者」與「焦慮的無助呼救者」。「……心靈的倚靠,就是耶穌可以平靜我們的血壓和緊張的呼吸。因為我們身上的零件全是耶穌創造的,祂必定知道怎樣保護……很痛苦,因為呼救無門。」我想起傳福音需要向對象表達一個「生活化的關係」,對象才會覺得切身和認同自己需要救恩。

看聖經的經文:「他們不住地問耶穌,耶穌就直起身來,說:『你們之中誰是無罪的,就第一個拿石頭打她吧!』」(約翰福音8章7節)這段經文看到耶穌是「慈悲的審判者」,想打死一個女人的猶太人先是「自義的控告者」,然後成為「慚愧的反省者」。

「護心」夥伴送來一首詩歌《釋放我》:
「耶穌你的愛超過一切,你不再紀念我的罪,耶穌你恩典大過一切,你會愛我到永遠。釋放我,釋放我們,釋放我,用你的愛,醫治我,醫治我們,醫治我,用你的愛……」

我想回應謝思靈教練的「耐性智商」心得。三年前,我寫了一封信:「即將要面對親人因為癌症離世,我心裡難過、不捨。我與她信仰不同,這是我最痛心的地方。今天在醫院,我沒有勇氣開口禱告……我只在心裡向天父祈求親人能放下地上勞苦。快將到她的生忌,我想念昔日與她吹蠟燭,掛念她在每個節日與我們歡聚的情景。她是一位愛家庭、愛工作的長輩,在她身上我學習到堅持,不怕辛苦、不計較的美德。我會努力把她的美德在家族中延續下去。」

其中一個紀念亡友或至親的方式,就是延續他/她的美德。這是鍛練我們耐性改良自己,每天最正面的行為。下月便是我太太返天家十周年紀念。剛剛收到三十多間堂會的傳道人、同工會邀請講「如何牧養在癌病中的肢體」,我除了答允邀請外,也表示願意來年擔任「健康福音主日」的講員,在各區的堂會向病者家庭佈道。我相信這也是紀念我太太最好的表達。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LAYOUT-24AUG18

把哭泣化成說話

我很期待與一位新加入「護心行動」團隊的義工見面。我曾收到他的自我介紹短訊,以下句子使我很感動:

「……我是血癌病患者,五年半以來,做過廿多次標靶化療和兩次自體骨髓移植。感謝主仍然賜我生命氣息!在病患、困難中,更深領會主的恩典夠用。我知道余博士的『護心行動』,盼望有機會參與這有意義的事工。」

經常有擁有奇妙經歷的基督徒加入「護心」團隊。五年半、二千多日之前,他得了這重病,有甚麼感覺呢?若是一個沒有信仰的人,相信會自稱「行衰運」。信耶穌的人,就會「交託神,求賜安然渡過」、「領會主的恩典夠用」……康復、脫離險境,必定要「把榮耀歸與神」。於是,便找尋機會參與有意義的事工。

「護心行動」的目標是讓有癌症的經歷者去接觸初確診患病或擔心復發的人士,前者的心得對擔心者有非常正面的影響力。因此,「護心」團隊希望被醫院及教會使用,為康復者建立「有效率表達、有敏銳回應」的癌症關懷使團,為以萬計憂慮病者的家庭服務。這是「護心」這個微少人力的團隊可以發揮到最大影響的長遠策略。

我再看一段聖經經文,有更深的感受:
「因此,你們要彼此接納,就像基督已經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於神。」(羅馬書15:7)當信徒互相賞識、彼此尊重,一起事奉配搭的時候,這種和諧的團隊就會使世人肯定神真實存在。因為世間甚難見到長久又親切相處的工作群體。

最近與EQ教練馬君兒分享一個心得:
「言語能力有限的孩子哭泣,成為了最快吸引父母知道自己存在或表示有需求的方法。如果父母不能盡快閱讀孩子的哭泣代表甚麼意思,孩子只會繼續用哭來傳達意念……我會輕聲跟孩子說:『我見到你有很多眼淚,一定很傷心(心情),你是否掛念媽媽?(事件)你想兒姐姐怎樣幫你?(練習用說話表達)……要欣賞孩子能把哭泣化成說話表達自己,能增加他們的動力,把說出悲傷成為習慣。」

「把哭泣化成說話」須要終生學習,抑鬱的人缺乏內心工程去自問:
「你為了甚麼事情哭?這種哭泣,如果被翻譯成說話,會是甚麼文字?你認識甚麼人有同樣遭遇?他/她做了甚麼,後來就不哭了?」這終生學習經常使我們尋找到使人心靈得安慰的神。「護心行動」也是一個由傾訴哀傷之情至見證能力的過程。

「護心」夥伴送來一首詩歌《伴我成長》,我們會更認同彼此關懷的需要:
「是你珍惜彼此每刻相處,樂困甘苦始終伴在我旁……沒法抓緊光陰片刻分秒,沒法猜測身邊聚合散離,但我感激恩主得祢作伴,令我匆匆這生添溫暖。」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LAYOUT-10AUG18

與未信「癌友」的談道書信

我尋回一封上月寫給癌症病友的談道書信,希望香港的基督徒可以參考。我先介紹該信的全文(已刪去收信者姓名及資料):

「您好……上星期五及昨晚曾到您家探望您,去年也在某一個星期……與您……初次見面。

我知道您不幸患病,我很佩服您的毅力……感激您,讓我看到您的生命裡面有一種力量。

表面上,癌症令人身體軟弱。但是,人的生命又有很強大的意志力,能抵抗疾病對我們的控制。

我太太也是癌症病人,她患胰臟癌。她也像您一樣,在手術後、化療後用盡意志力,每天游泳(三十個塘)及打羽毛球,所以您和她都是我敬佩的人。

我太太也常常感到周身骨痛,但是我仍然聽到她說:『每個人的生命都有限。我們只要信生命是創造世界的神給我們的,神最後會把我們送回天堂,好像人人都認識鄉下,我們全世界人最早的鄉下就是天堂。』

我太太很虛心,她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去聖潔的天堂,但是她肯定神愛世人,她信神,所以祂會救她到天堂。她竟然能夠每天心安理得,還安慰我──她將來會在天堂與我重聚呢!

    兄,我們一見如故,我希望您接受我的介紹,您說:『神愛    』神就一定會每天給您平安心情。

我們自己製造不到平安,但只要在心裡祈禱:『我信神救我,我需要平安。』您就可以重新有力量了。                                                                                                                掛念您的好友余德淳」

談道信要點:
(一) 聯繫:「曾」、「見面」
(二) 情感流露:「佩服您的……」、「感激您,讓我看到您」
(三) 「癌」在生命的位置:「表面癌症令人……」、「生命又有……」、「意志力」
(四) 個人經歷:「我太太也是癌症病人」、「她也像您一樣……」
(五) 信仰與未來:「只要信生命是創造世界的神給我們的」、「我們全世界人最早的郷下是天              堂」
(六) 為何要信:「虛心,她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去聖潔的天堂」、「肯定神愛世人,她信神,所以         祂會救她到天堂」
(七) 大希望:「每天竟然能心安理得,還安慰我」、「在天堂與我重聚」
(八) 推薦:「我們一見如故」、「我希望您接受我的介紹」、「您說:『神愛    (自己的名                   字)』」
(九) 迫切需要:「我們自己製造不到平安」、「我信神救我,我需要平安」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OUTPUT-11MAY18

欣喜萬分

某日行程很豐富,有三段時間與癌症病友交談,其中有特別專程自深圳來香港七天的腦癌病者,他剛在日前信了耶穌啊!

與我一起為他打氣的分別有患胰臟癌八年、肝癌十二年的信徒,與及我的醫護及臨床心理學家同工。我們在暢談兩小時後,十個人圍在一起祈禱。

事前,我還去過薄扶林墳場。因為那天是我跟太太結婚周年紀念。這個日子尚有我的一位教會弟兄記得,他寫了一封長信給我:

「…你和太太的恩愛、與她在世時彼此配合的事奉和見證,真是令人羨慕和敬佩。

我相信她在天家裡看到你對她的思念,為她努力得人信主的一半功勞,她會像離世前一刻,給你笑容和勝利手勢,為你繼續打氣和在天上祝福你。雖然你沒有為你愛妻的離去滴下任何眼淚,但是正如你的分享:『神的安排和愛妻在離世前所有的片段是任何劇本不能寫得那麼好和巧妙的。沒有任何遺憾(因為沒有更好的安排)、沒有任何辛苦(太太不用因為搶救而經歷辛苦),正是不用傷心難過的原因。將來在天家與她重聚,更是笑在心頭的盼望。』繼續用你的生命去祝福更多人的生命,正是見證你和你愛妻結婚和合一生命的意義和精彩!」

很配合我過往這段婚姻的情緒形容詞──「欣喜萬分」(gladsome)

古北歐語“gladr”解作「閃亮」,即是解除了憂鬱及完成瑣事。快樂的定義是「實現了精心為自己安排的東西」,欣喜萬分的定義是「意外地被提升了精神情緒」。

看聖經《路加福音》2章50-51節:
「他(耶穌)所說的這話,他們(約瑟與馬利亞)不明白。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他母親把這一切的事都存在心裡。」

這段經文給我的啟發是「處理不明白的遭遇的時候,要學習馬利亞那等待答案的耐性,既不是放棄不想,又不是逼自己晝夜不眠想通事情。就等上帝讓答案出現的時間,那時才明白過來吧!」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OUTPUT-20AP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