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引致精神障礙的高危因素

根據RS Murthy及R Lakshminarayana在「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期刊《世界精神醫學》(2006年2月)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所述,他們確定了戰爭(無論是對內或對外)會嚴重影響當地人民之精神健康。作者綜合了在各地大小戰爭與精神障礙的研究,繼而列出一些高危因素,包括:

一、女性:雖然成年男性在戰爭中傷亡比較多,但生存下來的女性及兒童容易在戰爭環境下出現精神壓力;其中原因是他們容易受到暴力傷害。此外,在戰爭期間,缺乏社交上的支持,這樣對母親的心理尤其不利。

二、兒童:有研究指出:母親若然在懷孕前後有憂鬱情緒,其產下的嬰兒日後的成長會有負面影響;而青少年若經歷過戰爭創傷,患精神障礙的機會明顯增加,這種情況可以在「巴勒斯坦」的難民中看見。

三、創傷的嚴重性:很明顯,創傷越多,身心靈的困擾越嚴重,而精神障礙事件肯定因此而增加。

四、戰爭帶來人生經歷:假若要面對戰禍的各種艱難(例如:親人喪生、失業失學、貧窮與飢餓等),精神問題更容易出現,程度更嚴重。相反,若能經歷美好事件,例如能夠保持安居樂業,得到經濟支援等,則會減少心理後遺症。

五、社會心理支持:不少研究確定缺乏人際關係及社交上的支持,或者沒有宗教及文化上正向態度,便容易受到戰爭創傷的負面影響。

由此可見,若能針對上述高危因素而給予適當的教育、預防、輔導及康復補助,可以大大減少因為戰禍而來的精神障礙。

聖經雖然記載了大小不同的戰爭,但是耶穌教導信徒不要驚慌:「你們會聽見有戰爭和戰爭的風聲;你們要小心,切勿驚慌,因為這些事必須發生,不過結局還沒有到。」(太二十四6,《環球聖經譯本》)。此外,耶穌更要求他們善待敵人:「倒不如這樣:『你的仇敵如果餓了,就給他吃;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做,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不要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0-21,《環球聖經譯本》)。

麥基恩醫生

COVID-19與「職業燒盡」

「燒盡」(burnout),又稱「耗盡」,原本是指一支蠟燭燃燒到最後,然後熄滅,但心理專家借用這詞來形容一個人由於各種原因,過勞而失去效率甚至功能。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所說,「職業燒盡」就是因慢性的壓力導致工作出現負面感覺、效率減低的精神怠倦現象。除了感覺疲勞以外,也會出現空虛無助感覺,身體不適及心力交瘁等症狀。

在COVID-19疫情爆發及持續不斷的時候,很多人也出現了這種「燒盡」情況,特別是前線醫療工作人員。在疫情早期,大家都沒有足夠準備,突如其來的大量感染病人,令醫療系統支持不住。很多醫護人員要冒着被感染的生命危險,又沒有足夠的防疫保護,更沒有特別成功醫治方法,精神壓力因此大增。再加上人手不足,往往要加班工作,甚至抽調其他部門(未有足夠傳染疾病醫治訓練)的同事前往高危病房工作,因此出現了「職業耗盡」。幸好由於大家有共同目標,要互相支持及專注對付疫情,因此也提升了抵禦壓力的能力,減少了「燒盡」的發生率及嚴重性。

不過,隨著疫情持續揮之不去,加上沒有心理準備的突然爆發新的「疫波」及變種病毒,使醫療人員有點感覺氣餒。意大利有一個研究,發現醫護人員除了個人抵受壓力本能外,疫情出現的諸多「不肯定」性也是導致「燒盡」的重要因素(Di Trani 等人2016年4月16日《Front. Psychol.》期刊)。還有,不少人不理會專業意見,不肯接受疫苗注射或社交隔離,因而感染病毒需入院治療。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增加了醫療服務負擔,容易令醫護人員無奈及憤慨。

為要應付這種漫長疫情及預防「燒盡」現象,除了有足夠防疫保護之外,管理階層應該留意員工的工作與生活均衡性。在目前的「新常態」(New Normal)生活裡,工作安排應該有足夠彈性,例如按需要訂下工作時間及人手分配。另外,在工作間也應該有足夠休息地方及鬆弛精神的設施,包括一些運動器材、娛樂活動及心靈默想空間。至於員工的家庭也應有所顧及,讓他們能夠保持足夠的實體或網上相處時間。對於感覺有精神壓力的人,更需要有專業人員給予輔導及治療,務求把「職業耗盡」發生可能性降低。

聖經馬可福音6章30-32節,記載耶穌的門徒工作完畢,「使徒們回來聚集在耶穌跟前,把他們所作和所教導的一切都報告給他聽。耶穌對他們說:『來,你們自己到曠野去休息一下。』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甚至沒有時間吃飯。他們就悄悄地上了船,到曠野去了。」對於已經感覺很大壓力的人,耶穌說:「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