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與精神病患的家庭照顧者

精神病患者的家人,是非正式的照顧者。傳統上是以病者的女性家屬為主要照顧者,但隨著時代及經濟的轉變,不少家中的男性(特別是兒子或丈夫)也擔當起照顧者的責任。由於他(她)們要日間照顧病人,往往不能外出担任全職工作,因而影響了收入及社交活動,而且全年無休。間中他們也需要晚間起來照顧病患者,更會把生活習慣打亂了。

Covid-19疫情之下,他們身兼照顧者的擔子更為沉重。若加上學校停課,學童留家需全時間照顧,更是百上加斤。在疫情之下,醫療界專注在預防及治療感染病人,對患病者家人的需要反而忽略了。

事實上,精神病患者自我照顧能力薄弱又容易患上各類身體疾病,乃是染上COVID-19病毒的高危人士。目前這病毒的傳染率及其預防措施,會促使精神病患者復發機會的增加,因而家人的照顧角色很重要,往往要負起診斷精神疾病復發的責任。但可惜,防疫措施減少了家人與醫護人員的接觸,很容易未能把病人的精神狀態清楚溝通而延遲治療。而復發了的精神病人實際上更難照顧,有時家屬照顧者會感覺與醫療服務失去聯繫,仿如被放棄。假若復發的病人不和家人合作,或在網絡遙控式的診症時否認已出現的病徵及行為,往往能夠欺騙到醫護人員,甚至使他們去懷疑家庭照顧者所說的真實性,結果導致病人病情惡化,令家屬得不著支援,更難照顧。

假若病患者需要留院治療的話,家庭照顧者似乎可以鬆一口氣,但其實他(她)們十分擔心病人(特別是長者或兒童)在醫院會感染新冠病毒及有併發症。此外,因防疫措施不能面對面探望病人,更令家人心情感覺失落或內疚。雖然可以透過視像互相溝通,但始終不及面對面探望的親近感受,況且部分病人或照顧者本身不擅長使用資訊科技來保持關係。

假若家中沒有其他成員可以分擔照顧者的工作,例如單親家庭或是老夫老妻相依為命,在嚴峻疫情之中更難相互照顧。加上不少外來上門的幫助,包括家務助理甚至送餐服務,會被迫減少甚至停止,使情況變得更為惡劣。家中聘有外傭雖然會使情況好一些,但很多外傭放假回國後,因疫情未能如期返回。

由此可見,精神病患者的家屬之身心靈確實很多需要,不能坐視不理。醫護人員在照顧病人期間,也應該多與家屬照顧者保持聯繫,隨時加以提供合適的幫助。有建議指出,家庭照顧者可在安全措施下探望病人,甚或成立「暫援」(respite) 服務,讓患病者入住很短時間,並接受專人照顧,以便他們的照顧者在這段時間,放放假,休息之中重新「回過氣來」。

新約聖經記載一段照顧者的故事,在馬可福音第2章1-12節記載一個癱子,由四個照顧他的人抬到耶穌那裡求醫治,但那屋子擠滿了人很難進去。於是這四個人拆了屋頂,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去,他們的信心感動了耶穌把癱子治好了。由這事可見,照顧者是何等重要!

麥基恩醫生

防疫措施加增精神病患者入院

因新冠病毒肺炎爆發,大多國家也定立了一些防疫措施,按疫情需要放寬或收緊。市民要完全遵守這些隨時會轉變的措施並不容易,對於患上有精神疾病的人,有時候實在感受壓力及「難於依從」(non-compliance)。由於他們的精神狀況並不穩定,未必能了解疫情的需要,或有錯誤的判斷,甚至有比較奇特的思想(例如「我有先天免疫能力」),故有時作出違反防疫要求,甚至有染病及傳播病毒的危險。此外,也有精神病人因疫情關係,未能或害怕到專科門診複診或接受治療,結果導致嚴重復發,故更不能遵守防疫要求。間中也有因病情而害怕疫苗注射,甚至有妄想病徵,例如懷疑疫苗中含有毒藥,或藏有操控他人的軟件。

在發病率較高的國家,曾經有精神病人因被強迫留在家裡社交隔離而出現行為問題,如果被強制入院去限制他們的活動(Azgad Gold等人《刺針、精神科》2020年7月),這便引起了一些似乎不必要的住院病人,因他們並沒有明顯及嚴重的精神病狀,而且只不過有些不合宜的舉動,便構成可能傳播疫情的危險人物。沒錯,對自己或他人或社會有危險的行為(例如自殺或暴力行為),目前確實是強制入院的理由,但假若危險行為完全與精神狀態無關(例如醉酒違反隔離規例),則強制入院並不適合,也不是精神科專家應做的事。況且在疫情期間,不少精神病患者病情惡化甚至復發需要入院治療。倘若這些違反防疫措施但精神病情並不嚴重的人被強制入院,不單加重醫院的工作壓力及負荷,甚至造成床位不足現象。

假若他們本身已是新冠肺炎的感染者,強制在精神病院留醫更可能會有疫情擴散的危險,使病毒傳染其他病人及職員。那些沒有良好隔離防疫設施的醫院,這種危險比起個人患病更為嚴重。對於這類已感染的病人,最好還是隔離在綜合醫院的傳染病房中,由精神病專科醫護穿着保護裝置前來醫治他們。

聖經中的耶穌,經常與被邊緣化的人來往,包括傷殘人士,甚至有傳染性的患病的人。在新約當施洗約翰的門徒來詢問耶穌他是誰的時候,耶穌回答說: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麻瘋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聽。」〈馬太福音11章5節〉此外他又和大眾不歡迎的人來往,包括妓女〈路加福音7章38節〉及稅吏〈路加福音19章5節〉。

麥基恩醫生

疫苗與精神病患者

2020年初,當新冠肺炎疫苗出現的時候,有些國家認為不適合精神病患者接種。其後當地的相關醫療組織列出注射疫苗的人之健康資格,部份仍然認為精神障礙,與其他腦科疾病(例如癲癇症、腦炎等)皆不宜接種。

這種籠統的把精神障礙歸類為不合宜,引起不少關注精神病患者的專業人士及組織不滿。例如在中東聯合酋長國,衛生部門因醫學學院的反建議,終於取消這種精神病排除豬舍標準的決定(Emmanuel Stip 等人於2021《刺針精神科醫學雜誌》)。這很有助於減少對精神疾病的標籤效應。

其實真的沒有甚麼強烈理由反對精神病患者接受疫苗,除非當時的精神狀況非常惡劣,不能合理地明白有關的好處與危險,而合法使用權利去同意或不同意(包括要求)注射。

沒錯,某些精神病患者(特別是有焦慮症或非常留意身體不適的人),會在注射疫苗時會有緊張甚至恐慌現象,導致頭暈、心悸、驚恐及休克情況,但他們通常都會很快復原,無需留院觀察。有些精神科醫生建議他們先服一些鎮靜劑,才往注射地點。當然若他們因精神疾病或所用的藥物,導致身體出現糖尿、新陳代謝綜合症等問題,則需要控制得好方適宜注射。

有研究指出,精神病患者假若染上這個疫症,死亡率比其他沒有精神病的染疫者為高(8.5%對4.7%);故此研究者認為精神障礙病人反而應該是優先注重群組 (Wang 等人2021年《World Psychiatry》) 。

聖經不贊成歧視行為,而耶穌更與邊緣人士(例如被猶太人排斥的收稅官及妓女)來往,也醫治各類疾病的人,包括被標籤為不潔(例如麻風病)的人。

麥基恩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