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停PTSD (創傷後壓力症)

MIRROR演唱會丨大熒幕墮台疑壓傷2名舞蹈員

MIRROR演唱會由於開騷首場以來都有機件故障的事發生,所以不少演出都有進行調整,包括大部分欠穩陣的機關都已經取消,免得鏡粉擔心。但第四場再度發生意外,並傷及兩個舞蹈員,演唱會即時叫停。

事故發生在合唱環節,位於紅館天花板的大型熒光幕突然墜落,壓住正在舞台上跳舞的至少兩名舞蹈員,在現場觀眾提供的畫面所見,當時懸掛大熒幕的鋼纜疑似突然鬆脫,只剩一條鋼纜又不足支撐整個大熒幕,最終整個墮落,見到一名身穿白色制服的舞蹈員被壓住,動彈不得,面部連整個身體都被壓住,全場觀眾嚇到尖叫。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314358/

*** 鄺保強醫生回應 ***

煞停PTSD (創傷後壓力症)

7月28日晚上,在面書(Facebook)上偶然看見一個貼文,說伊利沙伯醫院剛接收了多名傷者,其中一人需要進入深切治療部,貼文並沒有說明是甚麼事情。我當時心想:一定是發生了一件非常震撼的大事。好奇之下,繼續追蹤這段貼文的來龍去脈,很快便發現是組合Mirror在表演中,發生了嚴重的意外。我心生疑問:這不是早幾天已經發生了的事故嗎?事情不是己經處理好嗎?矯正及預防的措施不是已經做好了嗎?當進一步了解時,知道這是最新又是最嚴重的意外。我心裡就很震驚,除了難過,腦海內不斷地問自己:「這是不可能的!這事不應該發生的!這會不會不是意外?」相信在紅館現場親眼目睹這次意外發生的觀眾,他們的情緒反應應該比我強十倍、百倍,加上意外發生的影片在網上馬上瘋傳起來,不少人重複又重複地看這幕慘劇發生的過程,也就是重複地受創傷多次了。有報道指,有歌迷在目睹意外後,不停手震,甚至同朋友講述事件的時候才懂得流淚,又有歌迷表示懼怕坐升降機,甚至徹夜失眠。

近距離經歷一個巨大的威脅性或災難性的事件,例如天災、嚴重的意外或目睹別人慘死,又或親歷嚴重暴力的罪案,我們都會在一段短時間內有一些情緒反應,例如慌張丶焦慮丶難過丶痛哭丶神不守舍丶心神恍惚等等。這些感受大多會隨著時間慢慢淡化,但是有一小部分人會不幸地持續(超過一個月)被困在不安的情緒中,心理和生活也受影響。有研究指出,約百分之十的人(女性比男性稍多一點)會出現一種叫「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簡稱 PTSD)的精神健康問題。如果這創傷事故是人為的丶長期的和重覆的,患上PTSD的機會更高。有專家推算, 一般人在一生中有5-10%的機會碰上一些重大的創傷事故。但是現今的科技把世界都縮小了,每天許多天災人禍都好像在我們身邊發生一樣,而每人都有的隨身攝錄機(手提電話)做成驚嚇的影片在網絡上廣泛流傳,使我們重覆地經歷許多使人不安的畫面。現代人患上PTSD的可能,也提高了!

相比一些常見的精神健康問題,創傷後壓力症有一些特定的病徵,典型的表現是當事人重複地回想痛苦的經歷,創傷的情景經常逼真地湧現在腦海中(flashbacks),所以慘痛的經歷是一次又一次被更新,記憶不會因時間過去而退減。患者會逃避與創傷事件有關的活動丶地點丶環境丶思想和感覺,以免勾起痛苦的回憶。為了減少不安的情緒,患者會不自覺地變得情緒麻木,對周邊的人和事失去感情回應,不想參與本來自己喜愛的活動,不想與人接觸。這些壓制自己情緒不安的做法,使患者的生活丶人際關係,以致工作出現很大的問題。同時,患者也不自覺地提高警覺性,身體和精神經常處於一個戒備的狀態,所以很容易動怒;未能專注自己的心思,容易受驚,睡眠也有困難。

為減少這個創傷帶來的傷害,建議大家減少接觸這次意外的資訊,以免重複地經歷這個創傷。網上許多媒體,已經主動刪除記錄意外一刻的影片,也是出於這個原故。如果你有以上描述的情緒反應,這是人之常情及正常表現,可以開心見誠地向朋友講述自己的心情,分享自己的感受;我們也會發覺許多人和我們一樣,經歷相似的傷痛,我們並不孤單,也能夠彼此扶持。心內的傷口需要時間才能康復,所以我們要容許自己用多些時間來重建自己的心情和生活秩序;盡量參加一些健康的活動,縮短自己停留在痛苦回憶的時間,但是要避免使用藥物或酒精來麻醉自己。如果情緒持續受困擾,我們便要鼓起勇氣,以行動煞停負面的情緒。Mirror在大紅大紫之前,成員曾經歷過許多困難的日子,但是他們並沒有放棄自己,才有今天的成就。所以我們要堅強起來,面對自己的困難,在有需要時尋求專業人士幫助,這才是對Mirror最好的回應和支持。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常洗手與潔癖

當今新冠肺炎全球肆虐,不知何時大家的生活可以回歸正常。除了保持社交距離和帶口罩外,防疫的重要方法是勤洗手。有一些人因為自己年紀不輕,又有一些長期病患,特別害怕不幸「中招」,所以常常洗手,但洗極都不放心,亦會擔心不自覺地染上了「潔癖」。

潔癖是「強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的一種比較常見的發病表徵,患者因為過度的怕污糟,以至不停地、沒有需要地清潔雙手,雖然仍能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超出一般人的程度(洗手的次數、時間和範圍),但「唔洗唔安樂」、「洗咗又覺得自已好過分」。與其在這裡列出枯燥難明的「強迫症」醫學標準,不如和大家分享幾個較嚴重的案例,讀者可能更好掌握。

多年前見過一位剛過四十的女士,她隱晦地表達自己年青時曾做過一些「不正當」的職業(我相信她曾是性工作者),工作完結後她都要仔細徹底地清潔自己的身體,久而久之,她的清潔程序(compulsive cleaning ritual) 每次要用上近六小時!我好奇地請她說明怎可能洗澡六小時?她委屈地解釋:「每次入洗手間都覺得地方很污糟,所以用兩小時仔細清潔地方,才開始洗澡,不過洗完澡的地方便有水漬和新污跡,所以又要花近兩小時完全清洗整個洗手間。」一般香港人的家居只得一個洗手間,她的行為明顯會為家人帶來不便。更不幸的是,當年家人以為她是「著了魔」,曾於某次她在洗澡期間,把一串燃焼中的炮竹投入洗手間,希望可以「嚇走啲污糟野」。這個行動帶來了反效果,病人的不安全感更強,而強迫行為也變得更極端!

也有一位因為戶外工作而曬得黑實又有線條的男士,他的問題是極度害怕被污染(被整污糟,fear of contamination),尤其是塵土飛揚的情況,他非理性的想法是怕有些白色的灰塵(其實對他來說是「骨灰、死人野。」)會附在身上。因此,他已不能繼續本來的工作,而每次覆診時他都會把雙手放在胸前,減少接觸任何在診症室內的物品,亦要仔細「目測」椅子是否一塵不染才會坐下來。有好幾次因為時間緊迫,整個覆診過程他都只是站著和我交談。

另外,常見的強迫症表徴是重複又重複的檢查(compulsive checking),例如往返多次確定門窗是否關好,一般人出門時檢查多一次便會完全放心,但患者會檢查許多次仍未能絕對的肯定,遲遲未能出門,時間大失預算。有一個病人是在銀行做前缐工作,經常要數㸃客戶的提款是否正確。數兩次甚至三次仍算是合理和謹慎的,但數上超過十次便會遭所有客人投訴了。

強迫症不是最普遍的焦慮症,但若不幸患上了,便會引起很多對自己和他人的困擾,需要及早面對和尋求專業協助。「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給的。你們心裡不要難過,也不要恐懼。」〈約翰福音14﹕27〉

鄺保強醫生

小心因新冠肺炎帶來的併發症

早前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上讀到一篇報道,覺得值得和大家分享。這報道指出,由2020頭至2020年11月,日本共有2,087人死於新冠肺炎,但同期日本人每月的自殺死亡率卻升至2,153人!換句話說,每月因自殺而死的日本人遠比大半年來死於新冠肺炎的還要多!

日本是全球自殺率最高地方之一, 2016年的數字是每年每十萬人口便有18.5人自殺身亡,比全球的平均率10.6高出許多。而香港近年是在12左右。日本人也較多發生協同自殺(suicide pact) ,即多人約同一起自殺。我想起電影中描述的武士「切腹自殺」的畫面,這是勇氣的表現,要寧願死也不要羞恥,不知這也會否在某程度上反映日本人對自殺的一些態度。其實,在2019之前的十年,日本的自殺率是在慢慢下降中,可惜新冠肺炎的大爆發又迅速把數字推高。

在大部分的地方,男性的自殺率(是completed suicide,不是 attempted suicide 企圖自殺) 比女性高出二至四倍。這個可能和男士們傾向不甘示弱亦不願意求助,也會用上較致命的自殺方法有關。今次日本自殺率回升的另一個使人關注的地方,就是女性看來比男性更受影響,因為女性在十月的自殺率升高了八成,而同期男性只增加了兩成,這個現象也和一些跨國性的研究結果吻合。一個名為 Care International 的組織在九月曾發表報告,指出女性因為這次全球疫情大爆發而產生的精神健康問題比男性多兩至三倍,因為較多女性從事酒店丶服務和零售行業,所以她們因為疫情而失去工作或收入減少亦比男士們多。

想深一層,那些在家中「無償工作」的主婦們的壓力也非常大,因為許多時孩子們要留家上課,照顧他們和督導他們學習的責任和時間也大增,往常家中長者可以代勞的事情,例如買餸,也因為老人染病後風險太大,也得讓他們留在家,所以大大小小的重擔就都落在一眾「家庭煮婦」身上。而那些「雙職主婦」更是百上加斤,壓得透不過氣來!記者曾做了一些訪問,發現許多受困擾的日本女性都會羞於向別人表白自己:「向別人說自己有困難是一件羞恥的事,所以要掩飾,不能外露。」亦有受訪者表示,要改變整個社會的文化,才能讓更多人願意去求助。

十七年前香港的「非典肺炎」SARS,我們仍記憶猶新。2003年香港的自殺率急升至15.26,而老人自殺率更是37.5,所以我們都要提高警覺,互相守望,留意身邊的人,勇於求助亦肯樂人。政府在重建經濟之餘,亦得投放資源,應對這些因新冠肺炎帶來的併發症。「我是光,我到世上來,叫所有信我的不住在黑暗裡。」〈約翰福音12﹕4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