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重擔卸給神

這次要記載親眼目睹的神蹟、恩典。我原本約了患血癌的男病友在某個下午見面,但當日早上收到探訪夥伴通知,我剛好要陪伴一位腸癌病友到東區醫院見醫生,聽取未來化療程序的安排。這位病友是我較少見面的親屬,我前往給他支持是義不容辭的事。然而,我有點擔心趕不及下午去太古城與血癌病友會面。

在趕往東區醫院的的士內,才領悟神的安排是那麼實在、周全,因為那位血癌病友也在東區醫院複診。最終,我們四人在醫院的飯堂吃飯。在非常繁忙的午膳時間,我們竟然找到角落裡最寧靜的四個座位用膳。我的親屬當日下午還要見藥劑師,而我原先要在太古城進行的約談,也搬到東區醫院了。我們竟然有合共三個小時的會談。

我的親屬還未相信主耶穌,使他感到意外的是我身旁那位患上血癌五年半的基督徒。他向我親屬見證神如何改變他,從嗜賭、離婚,甚至失去生命鬥志,到現在他是一個得回美滿婚姻,並成為電視節目《星火飛騰》的受訪嘉賓。他患血癌也帶着出人意料的平安,神的大能保守他,他充滿笑容。我們最後在飯堂為我的親屬的心靈平安禱告。

看到一節聖經經文,能夠使我們更明白神的信實:

「你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他必扶持你;他永遠不會讓義人動搖。」(詩篇55:22) 我們在逆境的波浪中,神使我們不動搖。我希望讀者把這篇文章傳給患病和心中有憂愁的同事和朋友。

長期看我日記的朋友知道我今年成立了「護心行動」。近期看我日記的朋友知道我會見患血癌五年半的新朋友。然而,在神的時間表裡,七月廿四日是讓我們兩個「護心」創辦人、我的親屬和這位五年來不斷出入東區醫院的信徒病友不只是談療癒身體,主題更牽涉到「神必不叫義人動搖」。

「護心」夥伴送來一首《樂河的水》,歌頌神對我們的耐心教導。

「我的心你為何憂悶,為何心常煩躁,我應當轉眼仰望主,他笑臉幫助我,他要我將我的重擔,全部都卸給他,他是我力量和幫助,我心必不動搖……」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MINGPAO-LAYOUT-17AUG18

「重擔在神看來很細小」

「護心」團隊去探望一個喪親的家庭,我們與喪偶的太太詳談癌病的傷害和她放在心內的鬱結。我很感謝一起同去的癌症病友,她們使這個家庭感到親善。

我常常覺得死亡的威脅,就是把喪家與外界分隔。那種不可告人的孤寂感,才是悲哀的來源。
我也經歷過,心裡說:「今天我失去了一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們卻是一家人一齊吃飯。」

太太生前也在喪父翌日對我說:「你就好啦!還有爸爸。」她的說話成為多年後,我邀請爸爸與我同住的「動機」。我最終享受到「老父與子」的感覺,原來是一起談論家族的歷史、媽媽的可愛和現代人欠缺的禮貌。

今天我從一個關懷者的角度思考這句聖經經文: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得前書5:7)

憂慮是人的致命傷,它暗中殘害安樂的心懷;過往很多人詢問,有意加入我的訓練和「護心」團隊。我在個人傾談中,會先問對方:「你如何應付憂慮?」

我的理由是不懂處理自己憂慮的義工,終必因關懷别人的苦況而感染致「內傷」。我不鼓勵悲觀的熱心助人者來做助教或義工,除非他/她交給我的輔導功課內容中,舉例道出經歷了神是擔當憂慮的神,在祂並無難處,人認為的重擔在神看來卻是很細小。

好友送來一首詩歌《讓我感恩》,歌詞對卸下憂慮有呼應:
「讓我感恩,日夕是你施恩眷顧,你對我的深恩厚愛,教我心穩固。讓我感恩,遇患難你親手扶持,賜我信心引領前程,我更渴想你。」

趁著公假,我約了六位總教練談未來廿年的團隊理想。廿年前,我訂定的機構宗旨是「品智相長、成為教會的僕人及建立品智家庭」。

過去十個重點小組/聚會是啫喱糖、男啫喱糖、棉花糖、三歲、四至五歲、五至六歲、EQ領袖7-9歲、EQ領袖10-12歲、集中力訓練、周四成人(家長)心靈清泉晚會。

今年我重投機構內部訓練,有系列的童年創傷、療傷解碼、周四晚的EQ研究、輔導面談訓練、下半年的6Q主領技巧現場實習班及遙距課程;再加上「護心行動」的事工,我們的機構已經擴充了多倍。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MINGPAO-OUTPUT-18MAY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