氫能源車(一)

隨著世界走向脫碳的未來,全球對能源的需求持續上升。石化能源汽車要滿足需求,又要減少總體排放,的確有很大的挑戰。在此情況下,新能源汽車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其中氫氣作為汽車的燃料很有發展潜力。2022年北京冬奧會採用了超過1,000輛氫能源汽車作為冬奧會場地的交通工具,並配備30多個加氫站。至目前為止,這一次是全球最大規模燃料電池汽車的盛會。

氫能源車的操作並非直接燃燒,因為直接燃燒氫氣,危險程度高,而且續航能力比較低,所以一般氫能源車沒有內燃機(港人稱為「引擎」)。市場上,氫能源車基本工作原理是依靠氫燃料電池電堆中的氫氣與氧氣發生的化學電解反應所產生的電能,驅動傳動機器去推動汽車行走。氫燃料電池就相等於一般電車的電池。中學的化學知識告訴我們,氫氣和氧氣發生的化學反應會產生能量和水。故此,氫氣從氫燃料電池汽車裡的氫氣罐中進入燃料電池,並與氧混合;排放的唯一物質就是水(水蒸氣),對環境不會構成損害。

燃料電池汽車還有其他優點:氫能源車的核心部件是氫電池,這類電池不怕低溫,冬天不會像內燃機一般影響能耗,而且動力強,充能只需大約五分鐘,續航能力超過1,000公里。續航能力高是因為氫能的能量密度是汽油的3倍,更是鋰電池的150倍。氫氣罐的加油過程與汽油或柴油汽車差不多,只需插燃料管鎖定到汽車的燃料箱便可;加氫時間比電動汽車充電時間快幾十倍。燃料電池動力系統從氫氣中獲取能量的效率比傳統汽車從汽油或柴油中獲取能量的效率高很多,若大量使用,預期有朝一日燃料成本也會和汽油相當。

地球上並無天然存在的氫氣,現在工業上大致有兩類生產氫氣的方法。其一是蒸汽重組法,原理是採用高溫水蒸汽,分離甲烷中的碳和氫原子,製造氫氣。其二是利用電解的方法,電解水來分離水的分子H2O [2H2O +電→2H2 +O2],在電流負極棒得到高純度的氫氣,也在正極棒中得到氧氣。高溫水蒸汽和在電解過程中所需的電力,均需要能源,若生產過程中,不是用可再生能源來提供,碳排放便會很大,造成所謂的碳洩漏。水是一種充足的資源,配合利用可再生能源來電解水來製造氫氣,加上氫氣燃料電池推動汽車,是很有吸引力的綠化交通公具系統。

可是,事情並不是這樣簡單。2020年全球售出300萬輛電動車,而同年全球銷售的氫能源汽車合共約有9,000輛,相差超過300倍。2022年北京冬奧會運行的超過1,000輛氫能源汽車,也僅僅是示範試點而已。那麼,這樣好的「環保車」的發展困難在那裡呢?首先,車輛制造成本以目前來講,仍然比汽油或柴油汽車高,而且開發氫燃料技術並不便宜。氫能源汽車發展的最大難題在於高成本,它需要製氫、運氫、儲氫、加氫四個過程,全週期供應鏈每環節的成本不低。高濃度的氫氣是一種危險氣體,大量使用的話,於儲存和運輸方面的安全是一個需要關注的課題。不僅如此,製造氫過程要消耗能源;轉成氫氣後壓縮、運輸、充瓶也要消耗能源。製造複雜的燃料電池動力系統的汽車及其部件亦需能源,這些都在碳足跡計算以內。(待續)

『但人如果喝了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泉源,湧流到永生。』(約四14)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戰爭中精神健康的性別差異

昔日的戰爭主要是以男性為主,很少有女性參軍。自男女平等運動後,女性參軍也越來越多了。現代戰爭除了需求力氣以外,更加需要其他技術人員協助,故此無分性別。當戰爭中受傷或被俘虜的時候,女性軍人遭受的待遇與男性也有分別,特別是性虐待之可能,以致女性戰俘的心理、情緒反應也比較嚴重。

此外,由於出現廣泛殺傷力的武器,在戰爭中平民傷亡的機會大大地增加。在這情況下,婦女很多時除了本身家庭及工作的責任之外,更要擔當照顧受傷者的角色。假若丈夫在戰場或戰爭襲擊中意外死亡,年輕守寡的女性會遇到更大的壓力,特別是在重男輕女的民族中,例如在阿富汗,女性十分不容易獲得適當的醫療服務。此外,婦女若要逃亡、離鄉別井或生活在資源貧乏地區,出賣肉體賺錢可能成為唯一的出路(Arcel 及Kastrup,2004,Nordic Journal of Women’s Studies)。這樣的情況可見於2004年發生在蘇丹西部的「達爾富爾」(Darfur)戰爭中,性暴力及強姦行為被視為戰爭的一種武器。

正如一般精神醫學臨床體驗上,戰禍中的病人主要的不適及情緒表達會因性別有所不同,例如女性的「經前綜合症」會被忽視了;加上文化及宗教背景的差異,診斷及治療女性的精神狀況也有特別的難處。例如回教婦女比較困難與男性醫護人員表達自己的感受,更遑論接受身體檢查?即使她們身體因被虐待而受傷。

由此可見,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到戰爭直接或間接的傷害,這就是為什麼不十戈研究發現女性有更多心理困擾及精神障礙。

舊約聖經記載了一段有關戰爭與婦女被欺壓的故事。在士師記第二十及第二十一章講述「便雅憫」支派與其他以色列人爭戰,結果兵敗,死了很多人。為了使「便雅憫」族不致絕後,以色列人便找個藉口去擊殺「基列雅比」所有男丁及已出嫁的女子,卻把400個處女帶到「便雅憫」人那裡給他們為妻。由於人數仍然不夠,於是便吩咐「便雅憫」人往「示羅」地的葡萄園中埋伏,然後強搶當地出來跳舞的女子為妻。作者解釋,這種任意妄為的行動,是由於當時沒有王管理他們。

麥基恩醫生

疫下創傷後遺症 逾1成港人現徵狀

網絡圖片

疫情持續逾2年,市民過度緊貼疫情消息,或會患上創傷後遺症(PTSD)。理大醫療及社會科學院團隊在第4波時進行調查,發現逾3,000名受訪港人中,多達12.4%人出現PTSD徵狀,其中每日追看新聞逾1小時者風險更高。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261230/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COVID-19與創傷後遺症

在經歷過生命威脅、嚴重受傷、性暴力及其他人生巨變之後,心理創傷是很容易發生。其中部分特別脆弱的人士,更會出現「創傷後壓力綜合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這是一種相當嚴重的精神障礙,若不適當及時處理,病情會持續下去並影響生活及社會功能。其主要病徵包括以下:

(一)侵入性(停不了)的創傷回憶,及與事件有關的惡夢。

(二)積極逃避對於與創傷事件有關的事物,例如不敢出現在事發現場或附近地區。

(三)過度警覺性,導致睡眠不安及生活緊張。

(四)負面情緒,包括內疚、羞愧及憤怒等,並失去了自己喜歡的活動興趣。

在COVID-19疫情之中,不少人的心理受到各種因素而感覺受創,特別是不幸患上了疫症的病人及其親屬,面對死亡的威脅,感受的壓力特別嚴重。根據意大利2020年4月的一個研究,381名曾出現在急症室的COVID-19染病者,在其康復後的健康檢查中,發現有30.2%康復中的病人出現PTSD,比美國911恐怖襲擊後的20%更多。在這研究中,女性病人、患精神病史、發病時出現譫妄或激動病徵的人,乃高危人士。此外,這批PTSD病人,很多時都感覺康復後有持續的健康問題。詳情可見Delfina Janiri 等人(2021年2月18日)《美國醫學學會期刊-精神科》。

另一方面,也有研究指出,前線醫護人員十分容易出現PTSD症狀。根據Y X Wang 等人2020年二月至三月間,向中國湖北省(包括武漢市)對接觸過COVID-19的211名願意接受訪問的護士的一個調查(見2020年6月26日《Medicine (Baltimore)》期刊),發現有16.83%出現有關PTSD症狀,特別是逃避的病徵。此外,女性及在工作不得滿足乃明顯有關因素。至於在兒童及青少年方面的研究實在不多。根據「沙地阿拉伯」的一個研究(Mohamed Sayed 等人2021年8月4日《PLOS ONE》期刊),在隔離政策開始兩個月後的橫切面網上透過社交媒體的普查,在537名青少年當中(男女各半),出現輕微或潛在PTSD症狀的人達到40.4%(27.4及13.0% )。

由此可見,在COVID-19爆發後,不少人出現了各類型的精神障礙,包括較嚴重的PTSD。若不及時處理(包括預防及治療),日後將帶來精神醫療服務的嚴重負擔,影響了個人、家庭甚至整個社會的功能。

聖經提及一個經歷重大創傷的人,就是「大衞王」。他年輕時曾經被當時的「掃羅王」所追殺,作王之後又因兒子「押沙龍」叛亂要逃亡。在他寫的詩篇中,顯露出了驚慌、害怕及無助感覺:「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我因愁煩眼目昏花,因眾多的仇敵視力衰退。」〈詩篇6﹕6-7〉他甚至埋怨上主不理會他﹕「我的 神!我的 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我的 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詩篇22﹕1-2〉幸而他對上主非常有信心〈詩篇13、30、63、71、121篇),藉著祂得到安慰及勇氣,終於化險為夷,成就國家大事。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書籍推介

作  者:麥基恩醫生
出版日期:2022年2月
編  號:TDW068
頁  數:146頁
書籍系列:社會精神健康叢書

內容簡介:

COVID-19在全球爆發,各國各地的衞生部門積極抗疫,救治染疫病人及進行各種各樣的防疫工作。惟病毒感染力強,病人染疫後出現不同的免疫反應及器官受損,令人憂慮。防疫最重要一步就是社交隔離,而這措施大大影響人們的生活節奏,也截斷了社交接觸,令人出現情緒不安。疫情影響經濟,無數人的生計受影響,甚至失業,以致生活壓力百上加斤;許多社會問題產生,特別是激化了精神情緒問題。COVID-19除了使身體患病,同時衍生社會心理障礙;COVID-19因此被提升為「協同疫症」(Syndemic)。

作者是非常資深的精神科醫生,關心疫情發展之餘,更深切關注人們在此時的心理及精神健康。他期望藉著文章,從多方面介紹與COVID-19相關的精神健康知識、應對建議,以及敍述疫情下某些社會人士的精神健康狀況和實際需要。本書分成四部分,包括:I.COVID-19與精神健康、II.COVID-19與疾病、III.COVID-19 與各類人士、IV. COVID-19 雜談

讀者能夠增添知識之餘,也能從書中找到應對疫情的建議;在心理層面上,通過獲得的知識能減少憂慮。讀者於此時了解到疫情下社會人士的精神健康狀況及需要,鼓勵大眾向有需要的人士伸出援手,給予關心及支援;守望相助,共同度過難關。

碳封存與碳捕獲

碳封存(Carbon sequestration)就是從大氣中吸取、去除和儲存二氧化碳(CO2)的做法,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眾多方法之一;亦被認為是從地球大氣中除碳的關鍵方法。要達到在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每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都很重要。碳封存等方法展示人類如何與自然環境及科技協調,以應對氣候危機。

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中,約有45%留在大氣裡,這是全球變暖的一個主要因素。自然地發生在環境中的碳封存有兩種基本形式,就是通過生物環境及地質環境。

當碳儲存在自然環境中,就會發生生物碳封存,包括所謂的「碳匯」(Carbon sinks),例如:森林、草原、土壤、海洋和其他水體。這也被稱為「間接」或被動形式的隔離。

森林和林地(例如:田野、草原、灌木地等)被認為是天然碳封存的最佳形式之一。二氧化碳在光合作用過程中與植物結合,將其交換為氧氣作為淨化排放物。因此,保護這樣的自然環境對於確保碳匯有效吸取二氧化碳至關重要。過分砍伐森林來用作土地發展或密集耕作,對這一種自然過程構成最大的威脅。

通過沼澤、泥炭,碳也可以被吸取二氧化碳,並以碳酸鹽的形式儲存。隨著二氧化碳與其他礦物元素(如鈣或鎂)混合,這些碳酸鹽會在數千年的時間裡積累起來。最終經過很長的時間(不下70,000多年之後),從地球上釋放出碳來。

海洋及其他水生環境是二氧化碳的重要吸收體。海洋中的微生物每年產生總產量一半的氧氣,吸收超過2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主要存在於海洋的上層。然而,太多二氧化碳會使水酸化,對海洋下面存在的生物多樣性構成威脅,這也是我們誓要為大氣層脫碳的其中一個原因。

當二氧化碳儲存在地下地質結構或岩石等地方時,就會發生地質碳封存(Geological carbon sequestration)。這個過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是人為或「直接的」,是一種有潛質可發展的儲存方法。碳捕獲和儲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就是涉及捕獲由發電或工業活動(如水泥、煉鋼等工業)產生的二氧化碳;然後將這種二氧化碳壓縮,並運輸到地下深處的設施中,在那裡將其注入岩層中進行永久儲存。

但是自上世紀70年代初以來,全世界一直在試驗CCS;有很多項目開展,卻不幸地終結,主要是因為這些項目所需資金非常昂貴。支持經濟是支持政策的先決條件,希望各個已發展的國家能夠大力支持。

近來的創新科亦在大範圍內有效地處理封存的二氧化碳。石墨烯的生產需要二氧化碳作為原料;儘管僅限於某些行業,但是它大量用於生產我們日常使用的技術設備中,例如:智能手機或計算機處理器等。另外,一門相當新的科技有待發展。科學家可以通過從空氣中捕獲的碳來改變它的分子形狀,以製造新的化合物。即是可以提供一種在減少大氣碳的同時,又可以創造出原材料的方法。

如果能夠開發大規模CCS的技術,可以抵消在任何排放活動中捕獲的碳,將幫助我們更快地實現碳中和。擴大碳捕獲規模的最簡單方法就是讓已經存在的自然環境發展,重新造林將更有效地進行碳捕獲。除了採用清潔能源及對高排放行業(如建築、發電或運輸)進行高程度的脫碳外,我們亦可透過調整我們的生活及消費模式,使大氣的二氧化碳減少。

今天的CCS只是故事的一小部分,佔全球每年33GT碳排放量不到1%;未來將有更艱巨的旅程。若要兌現《巴黎協定》的承諾,環保専家估計到2050年CCS產能將從今天的56噸增加到4GT至8GT之間。這意味著從現在開始要加快碳捕獲和儲存升級進度。如果沒有CCS技術,要達到在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相信會比較困難。

神造人的時候,也有用氣。「耶和華神用土地的泥土塑造了亞當,把生命之氣吹進他的鼻孔,亞當就成了有生命的人。」(創二7)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戰爭引致精神障礙的高危因素

根據RS Murthy及R Lakshminarayana在「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期刊《世界精神醫學》(2006年2月)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所述,他們確定了戰爭(無論是對內或對外)會嚴重影響當地人民之精神健康。作者綜合了在各地大小戰爭與精神障礙的研究,繼而列出一些高危因素,包括:

一、女性:雖然成年男性在戰爭中傷亡比較多,但生存下來的女性及兒童容易在戰爭環境下出現精神壓力;其中原因是他們容易受到暴力傷害。此外,在戰爭期間,缺乏社交上的支持,這樣對母親的心理尤其不利。

二、兒童:有研究指出:母親若然在懷孕前後有憂鬱情緒,其產下的嬰兒日後的成長會有負面影響;而青少年若經歷過戰爭創傷,患精神障礙的機會明顯增加,這種情況可以在「巴勒斯坦」的難民中看見。

三、創傷的嚴重性:很明顯,創傷越多,身心靈的困擾越嚴重,而精神障礙事件肯定因此而增加。

四、戰爭帶來人生經歷:假若要面對戰禍的各種艱難(例如:親人喪生、失業失學、貧窮與飢餓等),精神問題更容易出現,程度更嚴重。相反,若能經歷美好事件,例如能夠保持安居樂業,得到經濟支援等,則會減少心理後遺症。

五、社會心理支持:不少研究確定缺乏人際關係及社交上的支持,或者沒有宗教及文化上正向態度,便容易受到戰爭創傷的負面影響。

由此可見,若能針對上述高危因素而給予適當的教育、預防、輔導及康復補助,可以大大減少因為戰禍而來的精神障礙。

聖經雖然記載了大小不同的戰爭,但是耶穌教導信徒不要驚慌:「你們會聽見有戰爭和戰爭的風聲;你們要小心,切勿驚慌,因為這些事必須發生,不過結局還沒有到。」(太二十四6,《環球聖經譯本》)。此外,耶穌更要求他們善待敵人:「倒不如這樣:『你的仇敵如果餓了,就給他吃;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做,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不要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0-21,《環球聖經譯本》)。

麥基恩醫生

全球塑膠公約

我還記得小時候在小商店(士多)買汽水飲品回家飲用,盛載飲品的玻璃瓶須繳付「按金」,我才可以帶走飲品,香港人稱之為「按樽」。其後,塑膠樽流行,沒有商户收回塑膠樽重用,故此用完的塑膠樽大部分送去了堆田區或在社區、自然環境中成為廢棄物。當年,在街市買肉類蔬菜,小販不是用塑膠袋盛載,而是用「禾稈草」和紙張(甚至是廢棄的報紙)包裹後讓顧客帶走。

自1950年代起,人類才開始使用塑膠材料,從那時起至2015年,英國衛報報道有研究指出:全球共產生了70億公噸廢塑膠,其中只有約9%得以循環再造,12%被焚化。香港在2020年棄置於堆填區的都市固體廢物,塑料廢物每日平均量有2,312公噸,佔整體都市固體廢物的21.4%。2020年從都市固體塑膠廢物回收之可循環再造物料的數量有102,000公噸,佔整體塑膠廢物只有約11%。

據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報道,目前全球每年生產多達4億噸塑膠,按趨勢更會於2040年倍增。其中每年最少有1,100萬噸塑膠流入海洋,除了危害海洋生物及整個食物鏈,令人類自食其果;而大部分塑膠源頭正是化石燃料產業,在生產過程,同步加劇氣候危機。還有研究顯示,連外來生物種都會隨著海洋塑膠污染物跨境遷徙,讓原不屬於當地的物種出現,使原有生態出現生存危機,可見塑膠污染的影響力。塑膠製品是海洋垃圾中最大、最有害和最持久的部分,至少佔海洋垃圾總量的85%。

也許有點遲,可幸在2022年2月底於肯亞首都奈羅比召開的聯合國環境大會(UNEA5.2)中,有175個國家及地區領袖於3月2日決議通過為制止塑膠污染,作出重大決定。聯合國成員國將共同制訂具法律約束力、涵蓋從生產、傾銷到棄置塑膠的整個周期之《全球塑膠條約》,並於年內展開商議程序,爭取於2024年將其落實執行。在製定新條約時會考慮以下要素:

– 解決海洋和其他環境中塑膠污染及其影響的全球目標

– 塑膠整個生命週期中,包括產品設計、消費和廢物管理等的防止污染的全球義務和措施。

– 提供與政策相關的科學信息和評估機制

– 為條約實施提供財政支持的機制

– 提供國家和國際合作的措施

– 預防、減少和消除塑料污染的國家行動計劃和報告

– 執行條約進度的評估

在過去的5到10年中,國家和地區政府,以及一些國際組織採用了很多行動計劃和工具來嘗試解決塑料污染及其污染對生物多樣性氣候變化、健康和社會問題的相互聯繫。在國家層面,許多國家已經開始限制或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用具。儘管如此,塑料目前仍然不受任何單一國際條約約束。此外,隨著國家和地區倡議增多,反而導致經常有不同和不兼容的規則,給受監管的行業帶來更大不便及增加生產成本。由於這些原因,這一項新的國際全球塑膠公約將期望規範全球塑料生產、使用和處置的關鍵步驟,以及尋求統一監管標準、可預測的國際標準及通用指標。

UNEA5.2決議承認塑料污染對所有環境構成威脅,並對人類健康構成威脅,更重要是認定了所有有關的機構在制定和實施該條約中的作用,並強調應該通過制定新條約須考慮的要素,制定解決從原材料的提取到塑料棄置的整個生命週期中所產生問題的措施,包括了有效的機制用於將資金引導至各有需要的國家、實施塑料廢物管理系統,以至使協議得以落實等。

我寄望藉著這個《全球塑膠公約》約束更多國家與地區政府落實走塑、實踐源頭減廢、建立重用的文化及循環系統,打造無塑的未來,讓後人擁有可持續發展的地球家園。應對塑膠污染危機,解決方案包括源頭減廢,建立「重用」的文化和循環系統,各地的政府也認知到壓制塑膠污染必須全面,在塑膠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都需要著力防範污染。

世界認識到塑膠污染的過犯,從而制定機制和措施補救,有點像人知道自己的罪惡,認罪侮改。基督徒追隨耶穌基督,都會承認人有罪,相信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流血為人贖罪。凡相信主耶穌的人,都得永生,罪被赦免,亦願意讓神進入內心,引領生命。

「我們如果承認自己的罪, 神是信實的,也是公義的,他會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戰爭對社會心理的影響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似乎沒有大型的戰爭,但是不斷出現國與國的衝突(例如伊拉克與科威特戰爭)及民族間的內戰(例如斯里蘭卡「泰米爾」族與「僧伽羅」族的矛盾)。2022年的俄烏戰事會否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仍是未知之數!

戰爭不論大小,對於參戰國的社會及其人民之健康確實有災難式的影響。除了身體上的疾病及傷亡以外,精神及心理上的創傷也相當嚴重。因為戰爭破壞了社會及經濟結構,帶來各方面的社會心理困難,包括貧窮、營養不良、物資缺乏等等,導致社區、家庭及個人經歴相當大的適應壓力。這種心理障礙不單在戰爭時發生,更會在戰爭後出現,而且會延續相當長的時間,對醫療服務帶來沉重的負擔。有些特別脆弱的群組,尤其是兒童及青少年,戰爭創傷後遺症往往會影響他們的成長,甚至整個人生。2005年5月「世界衞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發表聲明,要求會員國加強保護在軍事衝突中的兒童。同年,「世界衞生組織」(WHO)執行委員會也要求所有國家實施及修補因戰爭、衝突及天然災害帶來的心理創傷之各項計劃。「世界衞生組織」在2001年《世界健康報告》指出:在世界有軍事衝突的地區,經歷創傷的人口中有十分一出現嚴重精神健康問題,而另外十分一會有行為上的困難,影響社會功能。最常見的病徵,包括憂鬱、焦慮、失眠及軀體化問題(例如:背痛、胃痛)等。

自古以來,民族間為了自身利益,發動戰爭很難避免。聖經舊約記載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進入迦南地,為了生存及宗教的理由,與當地阻擋他們的民族爭戰,其中有亞瑪力人(出十七16)和米甸人(民三十一2)。但是在後來的日子,他們卻渴望和平:「他們會把刀劍打成犁頭,矛槍打成鐮刀;這國不向那國揮刀,也不再學習戰事。」(賽二4)。

麥基恩醫生

太陽能太陽光

根據《巴黎協定》,很多行業在節能要求方面正在系統地提高。現在,許多政策制定者正在擴大零能耗的改革和行動。因此,企業生產亦積極使用綠色能源。太陽能光伏板(PV Panel)是一種普遍使用的可再生綠色能源工具,是太陽能的轉換器,將太陽能轉換成電能供電氣器具使用。

環保業生產界有人意識到太陽能光伏板的源頭材料多晶矽的製造過程與電池技術於生產時,大多倚靠高污染、便宜的燃煤發電廠電力,具有頗高的碳足跡。所以企業生產商在選購時,亦要考慮產品生命週期的碳足跡,以防止碳洩漏。整體而言,我相信使用太陽能光伏板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可再生能源。

碳洩漏是指有部分國家或者企業採取減排政策時,它所帶來的溫室氣體減排量可能被其他非減排地區或國家增加的排放量部分或者全部抵消。即是對於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而言,減排政策效果將被削弱。

直接使用陽光,也是一種有效使用太陽的方法,例如:用在建築物的照明上。陽光傳輸系統是能夠將太陽能引導到整個建築物的設備,並以自然光照明。該技術需適當使用鏡面光管、光纖、棱鏡光導、透鏡導引系統和丙烯酸纖維棒(acrylic rods)。光學原理是多重反射、全內反射或匯聚折射表面,可以顯著降低建築照明能源需求。

這項技術有兩種基本形式節省電能的機會:第一種形式是由於減少電氣照明而節省照明能源;第二種是由於冷卻能源而節省,它可以將紅外線和紫外從光譜中分離出來,這些分離出來的日光光譜光線對保護環境和人體健康有積極好處。這項技術發展的關鍵問題是有效捕獲、轉換和儲存巨大的自然陽光資源。

作為冷知識:事實上,在短短兩個小時內撞擊地球的太陽能總量足以滿足目前全球一整年的能源消耗。問題是如何攝取及維護這樣的能源。

在香港,建築物佔大量的電能消耗及碳排放。因此,開發陽光傳輸技術可能是在2050年實現淨零碳目標的背景下,有效減少碳排放的其中一個手段。然而,這項目需要技術創新和政府推動,以及相關人士與工程師和學者們的參與。

光對人很重要。世界本來沒有光,沒有光便沒有生命,所以神創造了光。「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一3)。神首先創造光,然後「神看見光很美好!神把光暗分開,神稱光為『晝』;黑暗,他稱為『夜』。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一天。」(創一4-5)。神看光是好的,衪的創造是美好的,衪從不美好中創造了美好出來。在黑暗、沒有秩序的混亂世界當中,神創造了光,就重新整理出世界的秩序來。神是可稱頌和讚美的,阿們!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香港綠色金融推廣策略

為了全球和區域氣候適應的綠色創新動力推動著香港的投資者去尋找可持續,並且符合環境、社會和管治(ESG)標準的投資機會。金融行業的不同持分者一直對具綠色或ESG目標的金融產品有需求,這些需求引導資金流向有正面影響的綠色項目或公司。

綠色金融有助解決全球或區域氣候適應性的問題,因為它顯示了一個普世共識,就是部署應對可持續性挑戰方面的透明資本去處理氣候適應力是必需的事情。

香港工程師學會──環境分部的Dr. Alex Gbaguidi* 認為可通過多種手段促進香港綠色金融的發展,包括:

1.創建地方主權綠色金融:

應設立地方政府主權的綠色標籤債券。它將為綠色金融收益使用的透明度提供一個例子,並量化香港在促進綠色金融增長方面的領導作用。

2. 加強綠色城市投資:

這可以通過在香港探索金融創新的試驗場來實施,並以經濟結構調整為目標。新興的智慧城市技術和項目將對綠色城市金融具有吸引力。

3. 企業綠色金融多元化:

應建立激勵機制,調動民間綠色債券和貸款的發行,適當透明和披露的民間綠色投資,鼓勵有個性化設計的金融產品。

4. 加強證券化:

在更加市場化的綠色金融體系中,資產證券化對於不願過度擴張資產負債的情況下去發展貸款和投資業務的銀行和企業家來說,至關重要。潛在發展領域包括開發銀行的綠色信貸、存倉設施、綠色資產擔保證券、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和碳債券等。

5. 確保綠色金融與環保產業發展的一致性:

所有綠色投資都必須與發展環保產業的需要一致。建立長遠評核系統,對綠色項目的環境影響進行評估和量化,簡化審批程序,提高綠色融資效率有所幫助。

6. 促進綠色金融的社會效益:

除了環保表現外,綠色金融還必需創新地與人類發展和優質生活指標有所關聯。

中央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並力爭在二○三○年前碳排放達峰,以及在二○六○年前實現碳中和。在香港,行政長官在《2020年施政報告》中宣布:香港特別行政區將致力爭取在二○五○年前實現碳中和。Dr. Alex Gbaguidi以上的綠色金融推廣策略有助香港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香港綠色金融市場的增長還在於降低資本成本、動員國內外直接投資作為資產、將個人儲蓄引入強大的零售綠色金融市場,以及確保國際認可。

香港政府一直提供有助於市場發展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的基建及推出有關措施,以鼓勵更多機構善用香港的資本市場、金融和專業服務作綠色項目的投融資和認證。在資訊披露方面,市場上仍然存在一致性、透明度及充分性的問題。高度關注環境的投資者亦期望金融產品的綠色相關表現能有更高的披露標準,以便作出有根據的投資決策。證監會於2019年4月11日,也就加強綠色或ESG基金的披露安排發出了指引,以協助業界解決問題。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Dr. Alex Gbaguidi是可持續發展及ESG方面的專家,現任香港工程師學會環境分部委員

打工仔過勞 團體倡設防過勞政策

本港超時工作問題普遍且嚴重,有機構調查發現,逾60%受訪者每周平均工作時數44小時以上,更有近5%多於75小時工時,關注團體要求政府研究制訂「工作過勞」定義,並盡快制訂預防工作過勞的相關政策。

資料來源: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2332810/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工作過勞而死?

1969年,日本一位在著名新聞企業的海外運輸部工作的29歲男職員,在工作期間突然中風離世,是首位被報道的工作而死個案。但直至1978年因類似情況增加,才為日本傳媒嚴肅留意,稱之為「過勞死」(英文譯作karoshi)。這些人大多是因心臟病或中風而去世,以男性為多,屬於中年或以上年齡,但不限於勞動低下階層,也包括管理高層。

社會學家認為是當時日本社會從二次大戰後復原過來,需要工人努力長時期工作來振興經濟。直至後來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有一段時間經濟泡沫爆破,需要大量裁員;結果留下來的員工便要額外加班去保持產量。有統計當時一般工人平均每周60小時或以上,而部份更是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而且長年無休(假),因而「過勞死」情況越是嚴重。在引起世界注意之後,日本勞動省及國際勞工組織,也陸續作出一些回應。

至於致死原因,眾說紛紜。目前醫學上還沒有足夠證據,因單純工作忙碌會令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死亡。故此有認為是死者本身早有一些已知或未知的疾病,但因工作導致疲勞過度,缺乏足夠睡眠及營養飲食,導致病情惡化。也有認為是工作上精神壓力太大,影響了抵抗力及濫用酒精藥物,因而增加了糖尿病、血壓高、心臟病、癌症等致死疾病。

除了突發死亡,也出現一些員工自殺,稱為「過勞自殺」。原因除上述以外,更多了以下兩點:

一、服務多年而又忠心的員工,因被公司解僱、被迫辭職或受上級欺凌,因而產生自殺念頭。

二、在中層及管理階層的員工,因一方面要保護員工福祉,但另一方面則為了公司要栽員,在兩難之間感覺絕望。

其實這種情況並不限於日本地方,在其他急速發展的國家也有出現。此外在疫情爆發需要「封城」的時候,不少人的工作時間及辛勞更被增加,因此提升了風險。

要減少這種「過勞死」的情況,一個最基本的方法就是法定「最高工時」。只可惜目前很多國家尚未能有此等法例,而他們的勞工團體也只着重爭取「最低工資」。當然也有不少僱主擔心這法例會導致成本增加,但研究指出過長工作時間,反而會使工作效率及產品質量下降。假若有僱員因工作時間過長而倒下來,反而會增加醫療保險費用,甚至影響公司信譽。 在聖經中,保羅教導僱主這樣說:「你們作主人的,要公平地對待僕人,因為知道你們也有一位主在天上。」(歌羅西書四章一節)

麥基恩醫生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