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的心理分析

有史以來得票最多的候選人   

新聞圖片(Reuters)

2020年選舉是美國1900年以來投票率最高的選舉,拜登目前取得超過7400萬票,是有史以來取得最多票數的美國候選人。

嘗試連任失敗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這次選舉目前也取得超過7000萬票,比他在2016年的選舉多約800萬票。

資料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4860690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雖然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連任失敗,但是有超過7000萬美國人投票支持他;令不少人感覺驚奇,認為他是一位有「魅力」(charisma)的領袖。魅力的希臘原文意思是「神聖的禮物」。目前一般的定義是指某個人的某種個別性格的質素與普通人不同,具有某種特殊的(似乎是超乎常人的)能力,得到不少人非常欣賞、尊敬。這種魅力是相當個人化的,更是發揮一種能與其他人連接起來的影響力。在面對危機的時候,這種魅力能導致跟隨者一起共同進退。

根據心理學的分析,有魅力的人通常具有下列各種特徵:

一、真正的自信心:能夠作出勇敢又自我感覺良好的決定,甚至不理會外間反應而有任何動搖。

二、動感的發言:能利用身體語言,甚至手舞足蹈去表達自己,加上凌厲眼光與他人眼神交接,打動對方。

三、成功地說故事:以很自然及很動人的口吻講出非常動聽的故事(不需要理會真與假),扣人心弦。

四、成功反映別人心態:透過身體語言或模仿對方動作,針對一般人的自戀心態,讓別人感覺到是與他們同伙一般了解他們。

五、非常正面積極:無論環境順逆,仍然以非常正向心態面對,令人雖然不明白或忘記其說話內容,但仍然感覺良好。

當然若有美麗的外貌或身材,特別在運動、時裝及娛樂界,更能增加他們的魅力及影響力。

由此可見,魅力可以令別人產生共鳴,又可以產生團結力量,甚至可以推動支持者作出積極及創新的行動。不過魅力也有它的缺點,就是很多時沒有內涵,只求吸引他人;而且有利用他人來滿足自己需要的危險。此外,有指自戀狂的心態很容易會隨著魅力出現,導致他們作出過分行為(特別是娛樂界的魅力人物)去吸引更多公眾眼球,造成惡性循環。還有一點,就是有一些魅力人物,其誇張及過度的行徑與妄想症及躁鬱症的病人表現相似。

故此,領袖單有魅力是不足夠的,必須要加上為別人著想的心態。歷史上的印度聖雄甘地,他的魅力影響非常深遠,為世人讚賞。但是歷史也曾出現一位希特拉,他似乎也是一個魅力十足的人物,但其對人類帶來的災難卻是空前絕後,為後人唾罵。

聖經提到上主給予信徒各樣的「恩賜」(希臘原文就是 “Charisma”)。在羅馬書十二章六至七節:「照著賜給我們的恩典,我們各有不同的恩賜:如果是作先知宣講信息的,就要照著信心的程度去宣講,服侍的要去服侍,教導的要去教導,勸勉的要去勸勉,捐獻的要真誠,關顧人的要熱心,憐憫人的要樂意。」

麥基恩博士

報復的心理健康

傳新郎買錯內衣被拒迎親

迎親之時,竟因為一套內衣而反面?內地社交平台流傳一段短片,片中一名婚禮司儀向來賓表示,根據當地農村風俗,新郎要為新娘由頭到腳買一套新衣物,給新娘在上頭時穿著,未料新娘半夜上頭時才發現新郎買的內衣太小。司儀稱,新郎無處可買新內衣,新娘父母卻大發雷霆,不准新郎接新娘,導致婚禮無法舉行,男家唯有將婚宴改為親友新年聯歡會。新郎亦隨後上台向親友說,「祝大家新年快樂」。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當受到別人欺負,例如被他人投訴、埋怨、欺騙,感覺委屈的時候,心裡就很想報復。

世界文學名著《基度山恩仇記》描寫一個含冤入獄的人,後來越獄而獲得巨大財富;然後回到本地對迫害他的人復仇的故事。現實報復的事件經常發生,大眾傳媒間中也會報道,而最轟動的大概是那些像「自殺式炸彈」的人。

「報復」就是刻意對曾經傷害自己的人作出同等,甚至更厲害的傷害。報復與懲罰不同,雖然兩者都有一種不再受欺負及得到公義的心態,但是後者卻期望對方能夠有所改善;而報復的人目的是傷害對方,或藉此減低自己的情感傷痛及無助感覺。

根據社會心理學家的研究,大部份想報復的人只限於思想之中,而真正有衝動實行的人有以下一些特點:持續的憤怒,認為報復的代價值得付出;本身文化及宗教贊同報復行為(例如以眼還眼)及現存的社會制度不能提供更佳的方法(參考Schumann及Ross 2010)。此外,有些研究指出,自戀狂、過份內向及有神經質的人有較重的報復心理。再根據Gelfand等人2009年的研究,不同民族對報復確有不同的敏感性。例如美國學生對個人的「權利」(rights)受到侵犯,便會想到報復。反而,韓國學生會覺得「責任感」(duty and obligation)受到要脅(特別是在自己的朋友面前)更為重要。另外,報復心態在集體文化中比較個體文化更易被擴散出去。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參考Carlsmith 2008),過分著重報復行為很容易有兩種認知偏見:

一、處境選擇偏見(situation selection bias):因選擇某經歷而對受報復者作出不正確的評價或結論。例如被老師錯誤指摘不誠實而懷恨於心,反而忽略了原因是某個欺凌他的同學在老師面前惡意投訴他。

二、感覺上偏見(perception bias):就是錯誤認為自己的報復行為不及傷害自己的人所做的那麼嚴重。例如被某同學毁壞自己的原子筆,卻又刻意令對方及其家人損失過千元的財物;原因是認為對方罪無可恕或自己心愛的筆價值連城。

只可惜很多時,這種報復行為不能真正令人釋懷。報仇大多數不是真能夠「雪恥」,圓滿結束;尤其是對方有權有勢。當然,若能得到對方真心認錯及補償,可能會了結冤仇。可惜,往往對方未必明白到原本的傷害與現今的報復之關係,而報仇者也很難肯定對方能夠明白這因果關係。結果是報復心仍然持續,報復行為也不會停下來,甚至會變本加厲,直接或間接傷害了自己(例如觸犯法律)。假若是經過合法途徑,讓受害者能表達自己的創傷經歷,影響到法律懲罰的輕重;這種「報復性正義」(retributive justice)程序,也許會較容易減低受害者的報復心理。

如何處理報復思想?

參考Kathleen Hall在《今日心理學》雜誌的建議,歸納了以下一些要點:

一、要留意報復思想未必有好處,可能只是一個人性反應而已。

二、雖然報復心令人興奮,甚至開心,但是實際執行未必能滿足自己,甚至帶來其他問題及痛楚。

三、在決定報復與否之時,一定要保持情緒平靜,切勿激動,更不要有同歸於盡的想法。

四、先嘗試有沒有其他解決方法,甚至與對方對話,了解對方的處境,消除不必要的誤會,或給予對方道歉的機會。

五、反思自己創傷的經歷,可有什麼有意義的學習。

雖然舊約聖經有提及「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出埃及記21章24節)來彰顯公義,但是耶穌在新約聖經卻說:「不要以惡報惡,以辱罵還辱罵,反而要祝福」(彼得前書3章9節)

麥基恩醫生

權力的社會心理

拜登宣誓成美國第46任總統

am730 (路透社圖片)

拜登的就職禮於美國時間周三中午(本港時間周四凌晨),在華盛頓國會山莊西翼舉行,主題是「美國團結」,他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見證下宣誓,成為美國第46任總統,他揚言會團結國民,「我知道今時今日講團結,聽來像個愚蠢的幻想」,但亦知道想分化國家的力量很大,也並非新事,深信只有團結才能成功,「前路是團結」(Unity is the path forward)」,「我會成為所有美國人的總統」。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拜登就職】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歡迎點擊影片收聽誦讀版 或 閱讀下面文字版***

在政治的舞台上,我們經常發現國際間不少國家的領袖戀棧「權力」(power),而政敵們也千方百計奪取其權力。柏拉圖曾經說過:「一個人的成就是看他怎樣運用權力。」

在心理學上,「權力」的定義是指一個人能夠影響別人的環境或心態之能力。這能力可以是提供或收回對方需要的東西(例如:金錢、物質、知識及感情),或向對方加以處分(例如:身體傷害、免其職務或社會隔離等)。由此可見,權力可應用於很多種人際關係、不同文化及各類處境,而且著重個人的影響力多於他的作為。

關於人際間的權力影響,可分為兩方面:一、鼓勵對方做你想做的東西;二、強制對方做你要求做的事情。通常鼓勵的成效大於強制。

一般來說,權力給人的印象是相當負面的。不少人認為權力需要用武力或欺騙才能得到,而政府領導人也必須用這種權術才能管治社會。這種心態可能與著名的《馬基維利》主義(Machiavellian)有關。在15世紀意大利的政治家尼可洛、馬基維利在著作《君王論》中提到:一個新君王「首先一定要穩定他剛得到的權力,方能建立一個持久的政府結構」,但為此可能需要運用「暴力」。他的另一名句就是:君王「被人懼怕較被人愛戴更為安全」。

現代科學研究顯示,權力若能夠由負責任的人運用於別人的需要及喜好方面,才有最佳效用。可惜的是,這種權力運用及領導技巧,無論其原意如何高尚,往往在獲得權力後逐漸衰退。研究指出,當一個人獲得權力之後,漸漸會變成自私、衝動及魯莽;用自以為是的方式行事,因而更難從他人的角度去看世界。他們會傾向倚賴慣常及刻板方式,去審視別人的態度、需要及喜好,因而忽略他人的個別性。故此,英國歷史學家Acton勲爵有一句名言:「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使人腐敗。」在古今中外的政治人物,這種現象確實經常出現。

心理學家Philip Zimbardo在美國史丹福大學作了一個著名的《囚牢實驗》。他將一群大學生分為兩組人,一組扮作囚犯,而其他人則扮作獄警。雖然彼此都是同輩同學,但扮作獄警的人很快便出現了權力濫用,虐待扮囚犯的同學,其嚴重程度使這個實驗被逼半途終止。其他的研究也指出,有權力的人喜歡干擾別人,爭先說話及不理會正在發言的人;而且喜歡侮辱朋友和同事。在團體的調查中發現,最沒有禮貌的人(大聲呼喝、污言穢語、不留餘地批評)主要是那些位高權大的職員。有實驗發覺,假若給予一些人權力,他們會更容易不合宜地接觸他人身體,或直接向他人調情,作出冒險的選擇等等魯莽行為。

雖然上述情況似乎支持權力導致腐化,但也有人得出另一種解釋來,就是「權力只吸引那些容易被腐化的人,而清醒的人反而受權力以外的事所吸引」(David Brin 1985)。

總結:權力是一種中性的工具,它可以用來作惡,但也可以造福他人。去尋求及爭取權力在道德上並沒有錯,但一定要能時刻尊重別人的權利。權力越大,確實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蜘蛛俠》的作者Stan Lee在著作中經常引用這稱為Peter Parker的原則:「權力越大,責任也必然越大」。

聖經認為所有權力源於上主,正如哥林多前書二章五節:「使你們的信不是憑著人的智慧,而是憑著神的能力。」。此外,祂會賜給人(甚至軟弱的人)能力、力量(英文的翻譯是power),正如舊約以賽亞書四十章二十九節:「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

麥基恩博士

氣候暖化 – 巴黎協定

聯國籲宣布氣候緊急狀態 拜登︰上任首日重返《巴黎協定》     

網絡圖片

為紀念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達成5周年,聯合國以視像方式舉行氣候雄心峰會。秘書長古特雷斯批評國際社會仍然做得不夠,二氧化碳水平正處紀錄高位,氣溫升幅亦已達攝氏1.2度,呼籲各國進入氣候緊急狀態,直到實現碳中和。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發表聲明,承諾上任後第一日便會讓美國重新加入協定,並讓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50年前降至零。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27476/

 ****** 鄧允明博士回應 ******        

「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原定於2020年11月在格拉斯哥舉辦,這次會議被形容為自2015年簽署《巴黎協定》以來最重要的氣候變化會議。可惜,因新冠肺炎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被迫延期一年舉行。

《巴黎協定》重點是要達成加強各締約方對氣候變化行動具有約束力的協議,確定國際社會如何分擔責任。參與國家在2015年投票通過協定,把目標定為將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穩定,在本世紀末前氣候上升比工業革命前不多於攝氏2度,並努力爭取限制在1.5度內;防止全球氣候繼續受到人為破壞。協定內容包括了減緩、適應、損失損害,資金、技術、建設、透明度及全球盤點等29條項目,是一份有力的承諾。簽署該協定的國家共有195個,其後美國在2020年11月單方面脫離協議。幸好,候任美國總統拜登承諾上任後將重返協定。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必會削弱全球努力減排的成效。2020年正是該協定的五週年,COP26是一個適當的時候,整體性檢討和改進協定的細節。

《巴黎協定》公約內的已發展國家及正在發展中的國家締約方承諾制定國家政策和採取相應措施,通過限制其人為的溫室氣體排放減緩氣候變化,及主要經濟合作組織成員契約國承擔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技術援助等義務。可是,長久以來,框架公約沒有具體實施機制,規定各締約方所需承擔的義務去盡力阻止氣候變化,亦沒有嚴謹的法律約束。簽署該協定後,排放量不減反增,以現時排放趨勢,全球溫度至本世紀末有可能上升3.9℃。若然如此,便會觸發更多天災。如果現在不加緊減排,拯救地球目標就無望達成。

各項科學研究均表明,要想到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的目標,要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5°C以內,我們必須在2020年到2030年之間令排放量減半。只有世界上每一個人肩負起自己的責任,才有可能解決氣候危機。12月中(2020年) ,為記念《巴黎協定》達成5周年,以視像方式舉行的國際氣候雄心峰會(Climate Ambition Summit)。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到三項倡議,並承諾到了203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到時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森林蓄積量將比2005年增加60億立方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可見中國的國策在國家自主貢獻上十分支持減排和抗衡全球氣候暖化。

網絡圖片

可是,聯合國環境署於12月 (2020)剛發表的《排放差距報告》指出,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在過去十年平均每年增加1.4%。2019年因森林大火頻繁,升幅更達至2.6%。報告發現,儘管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導致二氧化碳排放量出現短暫下降,但世界仍然朝著截至本世紀末升溫超過3°C的方向發展;遠遠超出《巴黎協定》所規定的「將全球升溫幅度控制在2°C內,並致力於實現1.5°C溫控目標」的水準。2020年,疫情導致人們出外減少,工業放緩,發電量縮減,預計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將下降。科學家認為這降幅僅意味着2050年全球升温幅度僅降低0.01°C,往後各方各國在疫後經濟復蘇後,仍要努力減排。2020年5月在疫情下,美國莫納羅亞火山大氣基線觀測站測到全球大氣層中二氧化碳的平均水平破記錄達到了417 ppm,以2ppm 稍微超過了2019年6月所「創下」的記錄。

我猜測按照現時情況,若沒有改變的話,全球表面溫度到本世紀末將比工業革命前上升3至4℃,遠高於《巴黎協定》不高於1.5至2℃的目標。到時,海平面會大幅升高,未來孟加拉等和其他沿海低漥地區將會被淹沒;熱帶地區會遭受更多強烈風暴吹襲;部份赤道地區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排放差距報告》令各方難以再否認現時全球各國在減排方面的工作仍做得不夠好。減排的步伐確令人有些沮喪!環保人士認為《巴黎協定》倡議將全球暖化幅度保持在2攝氏度或以下的目標正處於危險之中。氣溫升高所造成的威脅,似乎還未得到政治家的充分認識。《巴黎協定》生效後,地球暖化繼續加速,2019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包括:土地利用變化)達到歷史新高的591億噸二氧化碳當量(GtCO2 e)。各方若不積極採取行動,我們會見到更多致命的熱浪、風暴和污染。

去年2019年的《排放差距報告》已批評只有少數排放大國履行承諾制訂的環保政策,又指出氣體排放大國仍在增加排放量,可惜今年情况未有改善。報告強調全球最富有、佔溫室氣體排放量三分之四的G20國家必須大幅減少使用化石燃料。若要徹底地減排,各國應馬上採取行動追回落後了多年的時間,否則溫度增幅到2030年前就會超出1.5℃。全球溫度自18世紀至今估計已上升了逾1℃,如要避免未來增溫超過2℃,排放量則要從現在開始每年減少接近3%;若要限制在1.5℃內,則要每年大幅減排約7%,將減碳目標增加五培。假若十年前就開始認真地努力減排至達到《巴黎協定》的水平,現時控制增溫在2℃和1.5℃內的每年減排量,只需要0.7%和3.3%。

有些西歐已發展國家雖有減排計劃,但卻增加開採和外銷化石燃料。國際間氣候會議都應該敦促減少生產化石燃料,並同時呼籲減少使用燃煤電廠,並縮減資煤炭項目。話雖如此,在地方和企業層面,仍有很多公司認同環保減排的大目標。儘管 COVID-19大流行及其帶來的經濟衰退,全球仍有很多城市和地區以至大型企業做出了淨零排放為目標的承諾。祈求來年有更多企業能付出更多努力去影響國際政治的層面。

與氣候變化危機有著相似之處,流行病影響了所有國家。兩者可以預見,在經濟和民生及各方面,其影響是廣泛的。COVID-19可能只是全球流行病的開端,依目前暖化的趨勢,未來流行病只會更多,亦會傳播得更快。地球上不斷發展的環境危機構成了沉重而危急的情況。因此,需要將COVID 19後的恢復過程轉變為一個機遇,應對挑戰,並建立更美好的未來。

COVID-19疫情之後,期盼在各國各方已有政策的基礎上嚴守政策,令低碳復甦行動有效,仍有可能使2030年預計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25% (2020年《排放差距報告》預期)。這將會超出實施《巴黎協定》無條件國家自主貢獻所能預見的減排量,大大增加了世界實現本世紀末2°C溫控目標的機會。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 NDC)中各國承諾的減排量。如果NDC得以順利實施,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減少約17%。

加強各國各方的合作,尋求平衡,並建立一個有韌性的機制應對日益嚴峻的危機,實現全球減排和可持續發展兩個框架的目標。這最終會令我們達到更環保、更公平,更可持續的世界。我期望延遲到2021年舉行的「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能夠令全球有效落實如何執行《巴黎協定》內容,推動有約束力的減排政策,加快修正各國應對氣候問題的失誤。

「耶和華坐在洪水之上,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願耶和華賜力量給他的子民,願耶和華賜平安的福給他的子民。」(詩篇29:10-11)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

解構男性在婚姻中被虐打的心理

受虐男士多啞忍 半數高學歷高收入 普遍3年以上才求助 有個案拖10年始離婚

早前一對「姐弟戀」情侶,女方因涉多次虐待男友,被裁定4項蓄意傷人罪名成立,引起全城關注。據社署數字,今年上半年呈報的配偶或伴侶受虐個案中,已有逾180宗受害人為男性。「和諧之家」每年亦接獲約50宗同類求助,約半數求助男性更屬高學歷、中高收入人士,但礙於各種原因未有及早求助,普遍忍受伴侶暴力3年以上,更有人拖近10年才與妻子離婚。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86266/

*** 譚日新博士回應 ***

解構男性在婚姻中被虐打的心理

一般來說,當我們聽到家庭暴力時,大多聯想到妻子被丈夫虐打。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在家庭暴力個案中,六名受害者當中有一位為男性,當中更有些人是高學歷人士。到底這類男士內心有什麼掙扎?以下讓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心境。

男性哪方面較易受虐

虐待一般可分為身體、精神或性三方面。丈夫受妻子虐待,大多是精神方面,其次是身體。這也可以理解,因女性一般比男性更懂得用言語表達自己。當然包括在爭執時,用言語表達不滿或憤怒。在一些丈夫被虐打的個案中,妻子大多先在精神方面虐待丈夫;當丈夫未能達到妻子期望而關係進一步惡化時,有些妻子會虐打丈夫發洩其盛怒的情緒,也有些人希望達到操控或震懾之目的。

男性傳統角色

在傳統觀念中,典型被推崇的男性形象一般是流血不流淚、勇者、剛強與及身材健碩的英雄。假如一位男性向他人透露自己被配偶虐打,這好像很違背傳統形像,也擔心別人不相信。故此一般來說,他們不大願意被人知道,因為這事會使他人覺得自己很「無用」、很不濟,像「小男人」一樣的感覺。事實上,在大眾文化一直也有不少「怕老婆」男士心境的描述。大多是拿來作笑話,最經典應該是八、九十年代一系列的港產電影《小男人週記》。在媒體這樣渲染下,更令一些受虐打男士不願意透露其困難。

另外,假如被虐情況不能改善,有部分男士會選擇在外結識其他異性,彌補心中渴望一位溫柔和諒解自己的女性的需要,形成「婚外情」。到被妻子發現時,他們便會被認為不忠於婚姻。雖然社會一般認為「婚外情」不道德,但是在這類男士當中,歸咎其起初的原因,可能是被妻子虐打所致。

男性求助心態

一般來說,當男性有困難時,大多是自己尋求解決方法,不容易向人提出需要或求助;特別是一些在關係和心理上的困擾。故此,通常婚姻出現問題,大多是妻子去找輔導員或教會中的傳道人求助。當男性被配偶虐打時,基於以上的男性傳統角色,大多也不願意求助。

男性在社會中,比較願意求助於專業人士,可能是醫生。因為「身體有病去看醫生」這原因較容易接受。故有些受虐男士如能信任其家庭醫生,可能會透露被虐打的情況。一方面,因為長期受虐可能已形成情緒困擾,需要服用改善情緒藥物以維持正常功能和回復生活平衡。另一方面,也有些人會考慮讓醫生驗傷,留下被虐的醫療紀錄以作日後之用。如有需要 ,醫生也可能會轉介其到合適的專業協助。

另一個可能會令這類男士求助的原因,是夫妻的問題已影響了家中的孩子在學校出現情緒、行為或學業等問題;學校的老師或社工要求與家長會面。假如會談的過程中得到這類男士的信任,他們或許會向老師或社工透露被虐打的情況,從而得到幫助或轉介求助。

在較嚴重的處境中,這類丈夫在家中與妻子爭吵或被打的聲浪已騷擾了鄰居。被鄰居報警投訴時,向警方透露被虐打,事情才曝光,因而得到協助。

為何不離開被虐關係?

家庭暴力一般來說也有一個循環圈。當這類夫婦發生衝突時,妻子會虐打丈夫去發洩其不滿的情緒,又或想達致操控的效果。無論丈夫是否願意屈從於妻子,當關係稍為緩和時,妻子可能出於想挽回丈夫的心,又或者內疚,會做一些事去討好丈夫,令夫妻間的感情好起來,有時甚至有短暫甜蜜的感覺。可是,關係上的問題卻從來沒有解決,到下一次出現問題時,妻子會再一次用虐打的方式去解決他們之間的事情。之後,又會再討好丈夫;一個周而復始的循環圈便出現了。

故此,受虐男士不是全年365天也被妻子虐打。或許不少時間受到妻子管束,只要願意聽從妻子,仍可以在關係中生存下去;有時妻子甚至對他不錯。這類男士亦較傾向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深信忍一忍就會風平浪靜。有些人會考慮到兒女們的需要,不想拆散家庭,形成這類男士一般也不願意離開這段關係。

關心同行,鼓勵求助

在這類受到妻子精神及身體虐待的男士中,他們大多是用「忍」的方法去面對妻子。如以上提及,有些人可能已形成情緒問題,甚至需要接受藥物及心理治療。但是,也有些人可能會用一些不良的沉溺方法,例如:飲酒、吸毒、賭博或濫交等,去舒解其情緒困擾。另外,他們有些人會透過「婚外情」去彌補親密關係上的需要。

須知道任何人的忍耐也有一個限度。當被虐的情況越來越頻密或去到一個很嚴重的地步,有些男士會把積存在心中的憤怒一次過爆發出來,做出一些無法想像的嚴重後果;例如:傷害自己或他人等。假如我們留意到身邊有這類男士,要好好關心他們,與他們同行。在適當時,鼓勵他們去求助,以解決困擾他們已久,但又不容易向人透露的隱情。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遠足山徑垃圾問題惡化

疫下港人郊遊活動大增導致遠足山徑垃圾問題惡化

疫下港人郊遊活動大增,有環團調查發現,40%港人平均每月遠足6.4次,按年增加逾倍。有受訪者指,遠足山徑垃圾問題趨惡化,9成人認為防疫用品垃圾增幅最明顯。環團呼籲,郊遊人士抗疫同時也要注重環保,妥善處理或帶走即棄口罩及消毒濕紙巾等防疫垃圾,以免破壞生態及播毒。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25628/

****** 回應*****
《起初關愛受造世界》編者 BERESHITH

香港市民普遍喜歡到外地旅遊,但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許多喜歡外遊的市民就以在港郊遊替代外遊及其他休閒活動。「綠色力量」在 10 月 23 日至 11 月 16 日以網上問卷訪問了481人。結果發現,約有一半受訪者有這樣的郊遊習慣。調查同時亦發現,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留意到郊野的垃圾在此段期間有明顯增加的趨勢。除了紙巾、食物包裝和膠袋,增加量最明顯的是各類防疫用品垃圾,包括:口罩和消毒濕紙巾。這些一次性的防疫用品垃圾是塑膠製成品,新冠病毒可以在塑膠物料上存活 7 日,加上這些垃圾易被大風吹起,又不易降解,除了會影響郊野景觀及生態,亦有傳播病毒風險。難怪不少環保團體紛紛呼籲市民在郊遊時要小心處置所有垃圾,特別是防疫用品垃圾。

市民在郊野隨意棄置垃圾的情況並非新事,筆者認為問題的根源在於一些仍然被忽略的旅遊基本事實。以下是其中兩個比較接近香港社會現況的兩個基本事實。

香港是一個消費主義模式的社會,消費被視為一種獲得愉悅的生活/活動形式,而郊遊則被視為其中一個可以獲得愉悅的消費品或消費場地。在這樣的思維影響下,香港一般的旅遊/郊遊人士當然是以消費者而不是環保人士的心態去郊遊。他們旅遊/郊遊的首要目的是獲得一次愉悅的消閒旅遊/郊遊經驗,而在獲得愉悅過程中所產生的垃圾,就不是消費者所關注的;甚至有部分這樣的旅遊/郊遊人士認為,在郊野產生垃圾可以增加清潔工人就業情況,有助香港內部消費循環。

當旅遊/郊遊被視為獲得一次愉悅的消閒旅遊/郊遊經驗的娛樂活動,旅遊/郊遊人士就會期望在無需消耗大量精神及體力下,獲得娛樂享受。若要求旅遊/郊遊人士帶著環保旅遊道德和動機去郊遊,自己的垃圾要自己帶走而不是隨意棄置,就會被視為一種沉重的「不方便」了。

不過,在疫情期間郊野垃圾增加的同時,也多了一些愛護郊野的郊遊人士。他們帶同合適的工具和裝備,以便在郊遊時幫忙取走沿路見到的垃圾。有一些郊遊人士在背囊上掛上一個「自己的垃圾自己帶走」的小牌,提醒自己及其他郊遊人士不要在郊野隨意遺棄垃圾。這些都是值得讚揚,是民間發起的好行為及應對方法。

事實上,防疫用品垃圾不單在郊野公園和行山徑增加,在新界的鄉村大小路徑也有類同的情況出現。筆者因農務,須每天步行路經新界西一些公路,途中總會見到不少防疫用品垃圾,特別是口罩,被棄置在路旁。疫情初期,當口罩以天價出售時,已是如此。

在當下消費主義模式的社會不變的場景下,面對一波比一波嚴重的新冠病毒疫情及各社區內出現不明源頭感染個案,看來針對地區性和族群性的社區環境衛生及疾病控制宣傳和教育有迫切性的需要了。

又是聖誕節

前幾天,科榮分享:「快到聖誕節了,今天是將臨期第四主日,象徵著平安、主與我們同在。上年在這裡,我提過這節期對我有很大意義。一個預備普世歡騰慶祝主耶穌降生,又是預備好自己,期待衪在末世再來的日子;我曾經在這天背著一大袋PET/CT片子和報告,在街頭尋訪醫生求醫治頑疾;心中卻有了預備離世的準備。年尾因為天氣寒冷,往往有癌症或慢性病病人出現併發症而入院。我又常遇到在這月份去安息禮拜特別地頻密。

12月初,我照PET/CT時,向神祈禱,我很想有一個平安的聖誕。我很少再求要有一個正面的報告了。真的,當人人慶祝的日子,周遭瀰漫節日氣氛,自己卻遇著困境艱難、離別痛悲,心裡特別難受。

聖誕節卻叫人發現有真光出現照遍世界,真正能拯救世人的神降生為人,知道我的苦況,要使我們得著平安的福音。

快樂不能時刻都有,但是平安卻是一個長期安於現狀,又抱有盼望的狀態;因為我們知道聖誕節的主角是『耶穌基督』。祝福大家聖誕平安!

『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的名必稱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恆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6)」

我每年都期望有一個享受內心寧靜的聖誕節,但常常都是很忙碌的。今年可能真是會很寧靜了!

我想起一件事,就是我在初中的時候,媽媽和我在聖誕節去般咸道合一堂崇拜。回到家裡,看到一張字條。爸爸寫下一段說話,他埋怨聖誕節並沒有給他快樂,因為他自覺命運不好。

媽媽對我說:「他(爸爸)是自找的,不跟我們去教會!」幾十年後,爸爸就在北角合一堂洗禮了,又是聖誕節。現在爸爸媽媽已經在天家了。

科榮分享一首詩歌《世界真光》

「世界真光,你照亮黑暗世界,開我雙眼能看見,

  主你榮美使我心敬拜你,我願一生跟隨你。」

「……你因著愛來世間成為人子……」

「……你是何等奇妙我的主。」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交心的突破

今天由Jessica 分享:「心中迴盪著這首詩歌『 因你與我同行,我就不會孤寂……』大家有否嚐過複診等見醫生、等聽報告,等上幾小時的滋味呢?也許,癌友們對這種等待一點也不陌生啊!

那天是我派成績表(癌情報告)的日子。因為早前癌指數曾一度上升,所以心情份外緊張;丈夫也請假陪我見醫生。雖然知道這些癌指數像是數字遊戲,也不盡然反映癌病實況,但我就是不能自控地擔心,也真知道自己的信心是何等不足!

DBS查經班的Jenny 姊妹也是那天回到腫瘤科複診,太開心了!因為疫情緣故,就是我們住在附近,也未有機會相見;都只是跟 DBS癌友們一起『網上情緣』。那天竟然因為複診,讓我們實體相見。兩個女子樂透了,就是停不了地分享。苦等醫生的時間,在搖晃之間便過去,讓本來的擔心也忘掉在腦後。

當人處身擔憂和掛慮中,有人明白您、陪伴您是何等的恩典!感恩姊妹近乎同步和我見完各自的醫生,更能夠第一時間分享我得好成績的喜悅!

我體會到聖經說:『朋友常顯愛心,兄弟為患難而生。』(箴言 17:17)」

Jessica說出了很多女士的心聲,在孤單的時候有近似自己感覺的人真的不容易。我想起很多人被親友問:「我來陪你啊?」通常回答:「不用陪!不用陪……」

有人在身旁未必就等於能夠解決孤單,我們需要的人是知心人。

很多男士面對壓力時,卻需要獨處。男人抗拒談話,只想獨處一下,以為就可以從壓力中恢復過來。男士大多沒有習慣辨認自己的感受,為了避免茫茫然的心境,男士就把生意、新聞、財經、運動變成他們的「知心友」。

值得留意:很多男士信了耶穌,加入教會之後,在團契中漸漸容易與人交心。因為他們內心有被上帝關懷的信仰經驗,他們也容易進入別人的內心世界。

Jessica分享一首詩歌《因你與我同行》

「歡笑時你同喜,憂傷時你共泣;」

「困乏軟弱中有你賜恩,我就得剛強。」

「經風暴,過黑夜,度阡陌,越洋海,」

「處處留下有你同在的恩典痕跡。」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疫症疲勞(Pandemic Fatigue)

7成受訪者感抗疫疲勞 部分人批防疫措施太寬鬆

本港新冠疫情持續近一年,不少專家均擔心市民會因「抗疫疲勞」而鬆懈防疫。一項調查顯示,有逾7成市民承認自己出現「抗疫疲勞」,部分受訪者直指政府的抗疫措施令人難以適應;若以10分為滿分,市民認為政府防疫措施平均只為4.82分,有近4成半人認為過分寬鬆,而其中最感不足是入境管制措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48926/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假如因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或斷斷續續)而感覺厭倦及不適,卻沒有可診斷的身體疾病,則可能出現了「疫症疲勞」。這綜合症並非一個專有的醫學名詞,而它出現是由於人們因為疫情需要,長時期自我保護及照顧其他的人。雖然做足了預防及隔離措施,卻未能確定自己能讓家人安全,不被感染。

另外,有一些人因為長期社交隔離,困在家中無所事事,對防疫意識漸漸疏於注意,甚至對感染與否,也不甚介懷。當防疫政策稍為放鬆的時候,便趁機會與親友來往社交,很容易忽略衛生消毒習慣。當疫情較大規模爆發,防疫措施一再收緊的時候,霎時間的熱情迅速冷卻下來,突然感覺生活沒有趣味,沒有意義。

結果上述各類人士,部分人會隨著疫情延續減低(甚至失去)了日常生活的應有動力,又或從新聞看到其他國家的情況,出現悲觀的情緒,甚至灰心失意。不過,當問及現況如何的時候,大部分人除了疲勞之外,卻很難具體說出有什麼問題,但心裡卻感受到焦慮、孤單、無形壓力及悲觀心情。

有指這現象主要受到兩大很難確定的因素影響:一、自己或至親染上疫症的機會多大?二、一旦染上,病情變為嚴重的機會多大?若是機會很高的話,疫症疲勞便更為普遍。

不過,疫症疲勞與真正染上病毒或治療之後出現的身體疲倦有所不同。後者通常會有肌肉酸痛及思想緩慢的病徵,但疫症疲勞的人思想仍然十分活躍,且經常在警覺狀態當中。

這種疫症疲勞情況的出現,不分年齡、性別,也沒有分職業貴賤。上至政府官員,下至販夫走卒,同樣可以產生這種現象。不過,在醫務人員中間,這種情況可能較常出現。原因是疫情好轉了又轉壞,一時因疫情受控感覺興奮,但轉眼間又爆發,因出現大量病人而感覺頹喪。這種情況若不改善,會出現「同情疲勞」(compassion fatigue)及身心耗盡(burnout);甚至產生了輕性或重性的精神疾病。

要幫助這類疲勞的人,基本有下列原則:

一、要明白他們,了解他們的心情及引發疲勞因素。

二、要鼓勵他們自助,脫離這困境。

三、提供一些合宜的活動,可幫助心情愉快,但不會增加患病機會。

著名管理顧問機構McKinsey & Co. 建議參考美國海軍副上將James Stockdale的方法。他在越南戰爭時成為戰俘,但要帶給他下屬有希望的感覺。他發現那些過度樂觀地認為可以在聖誕前返國的軍人,較容易出現精神問題及難適應被俘虜的生活。反觀那些接受囚禁可能有一段長時間而又盡量適應的人,心理健康較佳。這種有限度的樂觀,後來被稱為 「史托克悖論」(Stockdale Paradox)。從這方面看,負責統籌疫情的負責人,一方面要帶給市民一種樂觀希望,但另一方面切忌輕易說出無數據支持及不切實際、討人歡心的承諾。反過來,他們要懂得如何用務實、能夠長久有紀律及有實效的防疫方法,以勵志的心態去面對殘酷的現實。

此外,面對已有或會出現這種現狀的人,要給他們合適的關懷及聯繫,不要令他們感覺孤單、無助。如有可能,便給予休養生息的時間,減少工作壓力,並且鼓勵作帶氧運動及其他鬆弛活動,以能恢復元氣。

加拿大社會學Arthur Frank教授建議在長時間危機過程之下,培養正面思想,把不能改變的環境當作探索新的「人生旅程」,化作一個成長及發展的挑戰。

對於信神的人,聖經有很多激勵的說話。在舊約約書亞記一章九節:「我不是吩咐過你要堅強勇敢嗎?所以,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你無論到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

聖經又鼓勵我們要振作,說:「因為神賜給我們的聖靈不會使人膽怯,而會使人有能力、仁愛、審慎自制。」(提摩太後書1:7)

麥基恩醫生

何必難為自己

科榮分享:「十多年來一直與不同癌患者及其家人同行,當中看到癌患者除了要面對病帶來的煎熬之外,最大的挑戰是與神、與人和好。 如果能夠在這時的生活中締造和諧,對治療和康復有極大的幫助。

於患難的漩渦中,往往拉扯著身邊人來正視彼此的關係;是否能夠妥善處理,尤其是要面臨離世之時。要帶著怨恨和未處理好的關係離別,總會有遺憾。

記得我病重,身體狀態很差,要等待換肝,好像快要離開世界的時間,知道父親一點也不管、不過問。團契中某弟兄留給我的最後贈言,竟然是我的好好先生性格令他難受,因此一直暗中對我有嫌隙。這些不由自主的傷害,好像無法即時處理。因為要有長時間和正面心態才有機會修補。

活著不去面對和處理問題,命危卻沒有時間和心力去承載。到有一天面見神,還說出『天堂有佢冇我』 的言語,天堂又怎樣容納得了你呢?

我入手術室換肝前,聖靈讓我清楚知道沒有人虧欠我什麼,只有自己難為自己。當時,我求主憐憫,使我也有時間與自己和好。

『如果有人說「我愛神」,卻恨自己的弟兄,他就是說謊者,因為人不愛他已經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他還沒有看見的神。』(約翰壹書4:20)」

科榮這一句「只有自己難為自己」使我很感慨!

每一個人都想自己有一條好生命,就算身體多病痛,仍然希望自己的心靈是舒服的。生病,通常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但是結怨,必定是自己也有責任。

何必要自己痛苦下去呢?

耶穌降生及釘死在十字架上,是要消除聖潔的神與罪人之間的怨,也要消除人與人之間的怨。神、人和好,就是基督教的真理。這不是什麼深奧的神學思想,看看上面科榮幾百字,就是應用版本。雖然科榮今天仍然是癌症病人,但是心靈多麼舒服,去到哪裡都有笑容和可以幫助人。

大家羨慕嗎?今天開始不要難為自己,向神祈禱要求心靈舒服。

科榮分享的詩歌《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一起走過危難有多美,同分擔喜與悲,

  互勵互勉體恤,彼此分擔代求,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