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缺口罩的癌症病人

以下是Tony的分享:「近日香港驚現口罩荒,人們為了買一盒口罩,成千上萬人願意通宵排隊。最近更收到訊息,連廁紙都瘋搶了,所有超市、藥房的廁紙、紙巾也被一掃而空。人們為甚麼有這樣的行為?其實是因為他們內心極度不平安,充滿憂慮。我們若心裡沒有主或對主失去信心,我們內心便會缺乏平安。人們這種不平安搶購物資的行為及心態,其破壞力絕不低於疫症,而且它跟疫症一樣可以瘋狂傳染給他人。十個、八個人便可以買下整個藥店的口罩、廁紙或其他物資。如果每個人都抱住這種心態,即使廠商怎麼量產也不可能滿足人們的需求。

再看看『護心喜藥團』幾位成員,Shirley、Lillian、科榮弟兄最近積極籌集口罩送給缺口罩的癌症病人。雖然暫時受助的癌病友數量不多,但她們起了很重要的示範作用,正如聖經上說:『眼目慈善的,就必蒙福,因他將食物分給窮人。』(箴言 22:9)此時此刻,我們更應該同舟共濟,團結一致。這樣,再大的難關我們也可以克服度過。最後,我懇請大家若自己有多餘的口罩,請分享給身邊的長期病患者、癌症病人、老人家,因為這次武漢肺炎疫症對他們的侵害性是最大的。送人玫瑰,手有餘香!願主祝福帶領,願一切榮耀歸於主,阿們!」

在人人自危的疫情時代,本文卻有一個稀有的美麗見證:「再看看『護心喜藥團』幾位成員,Shirley、Lillian、科榮弟兄最近積極籌集口罩送給缺口罩的癌症病人……」活出信仰,就是於疫情時代演活聖經真理。看看這段經文,記載於詩篇第37章3-5節「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Tony説得對,「十個、八個人便可以買下整個藥店的口罩、廁紙或其他物資」,人心裡的自我就在這個災難日子表露無遺。以前我們相信「知書識禮」、「家教」可以培育有責任感和成熟的孩子,而這個時代就顯露了學校與家庭的漏洞。人住在地上,以自己的好處為糧,又要以自擁厚利為樂……找尋財星祈福,以為能倚靠行運,美夢就必成全。這場疫情的下集是自利的大小集團混戰,我們需要真愛降臨在人心,改寫互相迫害的結局。

Tony送來一首詩歌《主是安息港》:

「心渴慕恩主現臨到我,就讓神恩典可充滿我,

軟弱絕望是我主給我力跨過。」
「在主裡是安息海港,攔阻暴風急雨降,

讓我風雨裡能享心裡平安。」
「是主你像漆黑星光,能照亮我心, 指引在午夜前航。」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110119癌症關懷D

多區居民遊行集會 反對設指定診所

a2-2@1200x1200
新聞圖片

 

醫管局於2月6日公布在各區設立18間指定診所,接收輕微發燒或出現上呼吸道感染病徵的病人,惟措施隨即引起多區居民不滿。有居民擔心,診所接近民居,對居民健康或構成影響。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多區居民遊行集會-反對設指定診所-207661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鄰避綜合症(NIMBY syndrome)

這個綜合症並不是個人的一種疾病,乃是一個社群出現的集體心理;全名是「不要在我後院」現象(Not In My Back Yard)。它的定義是指一群居民集體反對在他們的地區,作某些用途或建設。在原則上,他們同意這等設施的用處或好處,只不過不應該建在離他們生活太近的地方。假若能建在較遠地區,他們會忍受及支持。故此,這些居民會組織起來,一起抗議反對建設。他們會藉著傳媒的報道,爭取其他市民的同情及支持。若果不得要領,反被輿論反對;他們也許會籌款集資,與有關當局及機構對薄公堂,甚至用其他激進的方法對抗。

其實,反對的居民有他們憂慮的理由。他們可能擔心有生命危險(如意大利某些村落,反對快速鐵路從旁經過)、對健康有不良影響(如興建傳染病中心、高壓電纜、核電廠等)、對環境造成污染(如發電廠、焚化爐等)。環境污染在這裡不單只是空氣方面,也包括聲音(如機場)和光線(如大型霓虹光管)污染;更可以涉及海陸生態(如跨海大橋)等。另外,較少見的原因,包括:影響居民道德標準,如有人反對設立投注站、酒吧、色情場所等。

可惜過分的反對,卻影響了有關邊緣人士康復及重返社會的機會,例如:反對設立精神病人康復宿舍、青少年罪犯再生學校、戒毒人士訓練中心等。間中更有一些較為自私的理由,就是擔心如容許這等設施(如難民營、殯儀設施等)存在,會影響他們的生意收入或擔心令樓價下跌。因此,各種反對的原因,其實有社會心理因素的,值得各方面討論。假若危險或傷害是真的,又或者害處真是比好處多,這等設施應該避免開設,或者須要加以補救及補償(可以事前或事後進行)。但是,假若這些擔心是過分且不必要的,有關當局事前應該有所準備和交代,用一般人能接受的專業合理解釋(包括利與害)以息疑慮;而不應該只用高壓方式執行,除非在嚴峻及危急情,又為了大眾市民好處的情況之下。就算在此等境況,仍要明白及體諒當地居民的心情。還有一點,在民主社會及地區發展的過程中,居民作出他們合情合理的選擇及要求,一般是應被尊重的。

最後順便一提,這綜合症有一種歧視性的表達,就是把這些不想要或有害的東西放在別人的後院裡。外國曾經出現建議,把這些特殊設施從白人區搬到黑人或貧民區去。這種損人利己的心態,真是要不得!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被隔離的心理健康

近月來的疫情導致不少被感染的人或被懷疑受感染的人要被迫或自願隔離,與其他親友斷絕接觸一段時間。這種禁閑(confinement)時間越長,會對心理壓力造成不良的影響。從大眾傳媒的報道看來,相信被困在橫濱港郵輪上的旅客,正正出現這種負面的情緒。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根據一些研究,被禁閑時的心理壓力不單令人有不安的感覺,實際上更會影響生理反應及個人行為。最常見的便是睡眠問題,淺睡多夢,甚至失眠。由於睡眠不足,白天精神不振,容易疲倦,抵抗力因而下降,更容易受到感染。當人睡眠不足的時候,心情容易激動煩躁,會對人、對事、對措施感到不滿及憤怒,因此容易與人發生衝突。嚴重者甚至出現憂鬱的症狀,也有發生過自殘或自殺的行為。

「社會隔離現象」

這期間的心理,又稱為「社會隔離現象」(Social Isolation)。大部份情況是指與家人分開,但其實與相熟的朋友失去聯繫,同樣是很重要的問題;特別對於那些喜歡社交、活動及工作的人士或沒有家室的成年人。「社會隔離現象」不單在患病(懷疑染病)的人身上發生,也經常出現在被囚禁(特別是單獨囚禁)的人士當中,更曾出現在太空站裡的太空人身上。

更有一些研究指出,這種心理可分為主觀及客觀兩方面。客觀禁閉是指有實質的隔離,如房間、圍牆等等。主觀禁閑則是指心理上與人斷絕關係,有孤單、疏離及缺乏支持的感覺。一般來說,客觀的隔離最初很難受,但慢慢便接受了。至於主觀的隔離,若處理得不好,就會變成心靈枷鎖,產生心理問題。當然,與個人本身的身體或精神健康也有關係。若早已患上疾病,更容易出現精神障礙。

與親友重新連繫

要預防禁閑或隔離帶來的後遺症,最重要是能夠讓他們與其他人(特別是親友)重新連繫起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電話或其他網絡傳播工具,與別人接觸。其餘的時間,鼓勵他們進行一些有意義的活動,特別是運動。看電視劇或上網雖然可以,但是能夠唱歌或進行繪畫等藝術活動,應該較有幫助。若能以小組形式進行,更會減少隔離的感覺。假若出現心理或生理的問題,就應該接受合宜的治療了。

麥基恩醫
執業精神科醫生

傳染病疫情對精神健康的影響 (上)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由爆發至今已一個多月,本地愈來愈多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巿民大眾對疫情的擔憂又加添幾分,擔心自己和家人受感染,一旦中招要隔離,點算?家裏口罩存貨不足?消毒酒精斷市……面對不確定的疫情,心理上或多或少出現焦慮不安。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麥基恩醫生與大眾分享疫情對精神健康的影響。

 

疫情中的搶購

當一個社會發生疾病爆發的時候,大部份市民的反應都是平靜及有秩序的。但是有些時候,特別是這種疾病屬於突發性、致命性、高度感染及未有特效藥治療的時候,也會帶來社會不安及市民過度的反應。由於驚慌被感染而產生的搶購浪潮,是最明顯的例子。假若物資供應不足,也會藉此出現囤積物品,搶掠物資,互相爭奪物資而大打出手,甚至將憤怒無奈的情緒發洩於受感染的人士身上。

何謂搶購呢?搶購(panic shopping)就是過量購買某些物品,超過自己及家人的需要。目的是在災禍發生(例如:颱風來臨或其他天災人禍),或預感物資會極度短缺,或價錢飆升等情況,作出有備無患的行為。假若當地政府實在提供不到幫助的時候,或叫市民自行購買之時,市民四出搶購的情形更普遍。例如:在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的時候,當地人民搶購罐頭食物;又如1973年原油危機的時候,多國市民瘋狂購買超過所需的燃料,導致原油短缺。香港多年前也發生過一次核能洩漏危機,出現了「急性盲搶鹽」的局面。近年,也出現過搶購奶粉事件。可想而知,這個社會現象並不罕見。

在心理學方面來說,這種現象是可以理解的。就以最近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事件為例,在橫濱港「鑽石公主號」停泊的地方,當地居民看到電視不停地轉播,報告每日增加多少染病旅客,心情自然不安。有報道說,甚至有人在螢光幕上見到大批救護車和在碼頭上不停閃耀的藍光,就產生極度擔心感染的心理。

圖片來源:中通社新聞圖片
圖片來源:中通社新聞圖片

雖然沒有直接受感染的危險,仍然盡量採購防護物品,包括:口罩、漂白水,甚至藥物。在香港更出現了搶購柴米油鹽等日常物品的怪現象。

如何減少這種不理性的搶購浪潮呢?其實政府的報告及電視機前的介紹,目的是鼓勵市民小心預防疫情,作合宜的社會距離。但是,在公布疫情的時候,或提出一些行政措施的時候,應該考慮一般市民的心理反應,來加以部署。當然報道要真實及作清楚的交代,不能說出做不到的安慰說話,也要制止不實的傳言或假消息的散播。由公信力強的專家定時辟謠及教育市民,包括最好及次好的實際預防方法。同時,也要訂立嚴厲或收效的措施,防止市民囤積居奇,或杜絕不良商人趁火打劫。

祈望香港及中國的疫情能夠盡快止息,人民回復正常的生活。誠心所願!

麥基恩醫生

頓時心裡很平安

我繼續收到Lillian的分享:「關於到醫院複診,我倒有一些體會。那天我應醫院的約期,早上大約9:30到達醫院驗血及複診。怎知一去到已見形勢非常惡劣,整個候診室佈滿了人,想找個位置坐下來也沒有,登記也要排長龍。結果我就那樣排隊久等登記、等抽血、等見醫生、等醫生出藥紙、等取藥,黃昏6時準時『收工』離開醫院。

因為不斷地等,心情等到很鬱悶,又想到:我為甚麼會在這裡?是否每次都要這樣呆等?很無奈!無言。那天晚上,就帶著這種鬱悶的心情睡覺去了。第二天便要入院做療程,早上醒來心情仍然有點悶。但很奇妙地,腦海裡出現了一首詩歌《我知誰掌管前途》,還想起以前在加拿大教會,有一班好可愛的婆婆、伯母們面帶喜樂笑容唱著這首詩歌的情景。

『我知誰掌管前途,我知祂握著我手,在神萬事非偶然,都是祂計劃萬有!故我面臨的遭遇,不論大小的難處,我信靠行奇事的神,一切交託主!』

我唱著這歌,頓時心裡很平安。祂的話語、衪的應許再一次喚醒了我,原本鬱悶的心情放鬆了,帶著平安進到醫院去。其實想深一層,我這情況(藥物敏感)就是因為比較複雜和罕見,之前私家醫生才不願意收我,叫我去政府醫院求醫。天父不是已經為我安排了醫院,還有一位這麼好的顧問醫生作我的主診醫生嗎?在政府醫院真的不是人人可以有這樣的安排。這一切是恩典,看政府醫院醫生要等,是常識吧!求神讓我學習忍耐,因為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感謝主讓我又一次經歷祂不變應許的能力。」

 我想起:「務要傳道;無論時機有利還是不利,都要常作準備,要用百般的忍耐和教導來指正人的過錯、警戒人、勸勉人。」(提摩太後書4:2) Lillian寫的「還想起以前在加拿大教會一班好可愛的婆婆、伯母們面帶喜樂笑容唱著這首詩歌的情景」,是一個很好的跳出低谷方法,頓時心裡出現平安。「有喜樂笑容唱歌的人」就是一個見證,警戒我們不要再靠自己的憂慮來思考疾病,甚至復發;又勸勉我們:世上只有神才是馬上可以投靠的希望。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談天說道C_22June

 

磨練是預備為神走更遠路

我收到Lillian從谷底反彈的訊息:「化療的副作用最厲害,使人好痛、好辛苦;加上我有藥物敏感,腸胃反應更劇烈,絕對是催毀身心靈的一種折磨!最難受是要不斷repeat(重複)這些副作用所帶來的痛苦。好不容易捱過了一次,身體狀態才剛復原了些,可以舒服地享受食物和睡覺。但是,無奈地就算痛苦的經歷仍然歷歷在目,不想再次面對了!Sorry!又夠期做第二次(治療)了。每一次接受療程時的心情,就好像要去行刑般。有一次我很辛苦,連續三、四日,腸子在裡面每分每秒不斷地瘋狂跳舞,是劇痛、暈眩;不停地上廁所,但到廁所一坐下就暈,又要快快跑上床。由日到夜,又由夜到日,沒有一刻不是在劇痛中。那一刻我痛哭著呼叫神:『神呀!我真係好辛苦呀!祢喺邊呀?祢究竟睇唔睇到我呀?』我的信心倒下了,很疲累!

過了數天,終於捱過痛楚,身體也漸漸回復,情緒也穩定下來。忽然聖靈提醒我不可以這樣,要回到屬靈的群體,要找人一起禱告。於是我定意要回到我屬靈的家,在一張張熟悉和信任的面孔前,我毫無保留地把肉身承受的痛苦及內心的鬱結全部爆發出來。見到弟兄姊妹為我流淚禱告,我心裡充滿感恩和感動。肉體上所受的痛真容易叫人跌倒,難怪就算約伯勝過種種試探後,魔鬼也要千方百計攻擊他的身體,目的就是要他離棄神。我很感恩,就算身體經歷痛楚,但神其實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我。祂叫很多像天使般圍繞著我的弟兄姊妹給我愛和關心,並用不住的禱告託住我。在我倒下時,叫我振作起來,放下恐懼。我懷著信心禱告,求神藉著這些藥物醫治我。因為神在我身上作的必定是賜福的靈,沒有咒詛,沒有摧毀。就算要經歷痛楚,也是要預備將來被祂使用,在事奉崗位上更明白別人的難處,更體貼人的需要。磨練是要預備為神走得更遠路。化療並不可怕,枝子離開葡萄樹才是最不堪。靠著神跨過困難的經歷,其實是最可貴!」

上述是十分痛楚的回憶,我想起舊約聖經的拿俄米(路得記1章)。拿俄米字意本是甜,拿俄米喪夫及遇饑荒的經歷成為後世千萬人的安慰良藥。她對兩個也喪夫的媳婦說:「你們回去吧」,然後祝福:「願耶和華恩待你們」,然後述說感謝的話:「這十年你們對我,對已死的人(她的丈夫和兩個兒子)都很好,你們對我這麼好,我希望我的神也會對你們好。」

拿俄米有怨言的時候,仍然在心靈誠實向神直說。神不是鼓勵我們發怨言,神是鼓勵我們對祂誠實說:「我真的很痛苦,你這樣做不公平」。但我們說這些話的時候,仍要心與口一致也說不會離棄神,相信神會給我們公正的答案。看拿俄米在苦的時候說:「願耶和華使你們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為甚麼拿俄米的媳婦大哭說:「我們一定要跟她(拿俄米)回去」呢?可以想到拿俄米素常對旁人有愛。媳婦不肯回去,拿俄米就說:「我女兒們哪,回去吧!」拿俄米對這兩個媳婦叫「女兒」。在我們身心痛苦的時候,我們仍需要對神的時間表有信心,對人有愛心,甚至對使我們傷心的人仍然有愛心。《路得記》值得我們在傷心的時候詳細看看,拿俄米和路得的結局也肯定了Lillian 所説的「磨練是要預備為神走得更遠路」。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談天說道B_20Apr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