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至親旅行」

今天由Lillian 分享:「每次陪媽媽複診,等待見醫生的時候,就是我們傾心事的最佳時間。自從媽媽最近變成全身無力、行動不便後,從前開朗、健談的她變得沉默了。

我知道媽媽心裡的鬱結未解開,便趁著等待的時間和她聊聊心事。我和媽媽一起回顧這四年多我們兩母女的經歷:從2016年開始,媽媽確診癌症,並做了2次大手術及10次化療。到了2018年,她復發;8月化療期間曾發生醫療事故,險象環生。2019年我也確診患癌。到今年6月,政府醫院醫生說媽媽已經沒有藥可用;7月媽媽身體狀況轉差,以為她要返天家,但是又遇上一位仁心仁術的醫生。直到今天,我們又再次遇上困難……

説著説著,我們的結論是:每一次天父都施恩保守,一次也沒有落空。感謝主賜下這一段寶貴的時間,媽媽的心再次被堅立起來。『我靠著那賜給我能力的,一切都能夠應付。』(腓立比書4:13)」

我想問讀者:「是什麼時候讓我們可以與至親最交心呢?是旅行的時候嗎?有時是共享美食和看到美麗的風景的時候。但是,我們可能講最多的只是美食和風景。最交心可能是生離死別的時候,因為我們講:『我不捨得你,我愛你!』

不如我們把每天都看為生命的旅程,有上帝賜的糧食、上帝創造的大自然美景、上帝賜的寶貴生命;與家人一起感謝每一天共聚的機會吧!」

Lillian 分享一首詩歌《凡事都能做》:

「信是未曾看見,依然仰望十架,信是完全交托,深知主已掌權。」

「……或風浪或低谷,主平安在我心,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選舉有關心理健康

美國選舉難收科

周末(7/11/2020),美國一眾傳媒宣布拜登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對全球大部分人來說,都視拜登當選總統為鐵一般的事實,包括英國首相約翰遜和台灣的蔡英文。

然而,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的普京卻頭腦最清醒,並未向拜登發出賀電;墨西哥總統更直接說,在有關選舉舞弊的法律挑戰未解前,恭賀拜登仍太早。美國大選是否存在嚴重舞弊,成為國際焦點。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column/article/2798561/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選舉有關心理健康

選舉其實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在大大小小的國家、組織及群體中也會發生。社會心理學有很多理論探討選民的投票傾向,發現投票者是受著不同的社會心理因素影響;包括:社會階級、黨派歸屬、政治思想形態等等。

不少人有一個很理想的假設,就是選民得到全面有關及正確的資訊後,會客觀地衡量這些資料,而作出最後的投票決定。但是研究發現,大部份選民並沒有得到均衡的資料;就算有,也很少認真閱讀。反而,極受個人主觀感受影響,繼而作出選擇。

社會(政治)心理學家研究發現,最基本投票心理是對候選人的心底反應(gut reaction):就是他認為候選人是否在競選期間對質詢及挑戰,表現出足夠實力及對答如流的反應。雖然競選者的外貌及性格(特別是勝任力及親和力)會有好處,但他(她)們在互相競爭的壓力下之表現更為重要。當然每一個候選人或政黨也有其基本擁躉,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也會盲目支持自己的偶像。

此外,在美國,投票人的種族歧視輕重會影響其選擇。在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上,在種族歧視(未必刻意)的測試得到高分的選民,會較少投票給奧巴馬。另外,假若感覺目前的社會(甚至候選人)病了,或者對政府不滿,會多投票給新的候選人。

由於這些未必客觀的因素,很多政治人物及競選顧問會針對投票者的心理需要部署競選策略。其中有一種稱為「壞消息策略」,就是競選人刻意製造一些恐懼來哄選民,例如說有恐怖襲擊危險、社會經濟震盪危機等等,令選民感覺不安而改變其投票對象。這種負面的宣傳較提倡美好的將來更有強烈的心理作用。這是因為一般人很容易受到「負面偏見」(negativity bias)影響:對壞的資訊(甚至是惡劣天氣)比好的資訊更容易記著。

很多時在競選活動中,不能避免花巨額宣傳經費,甚至要重複地賣(買)廣告。若果能製作合乎上述心理需要的宣傳手法,能大大增加支持自己的投票人數。當然,適當的時間宣傳也很重要,特別是在投票前一段時間。這是由於另一種「近因偏見」(recent bias)影響,就是剛發生的事或最新的消息會較過去發生(歷史性)的事情,在情緒上感覺較重要。這可以解釋為何在競選最後階段,候選人才提出一些證據(甚至不是實據)來刻意抹黑對方。這樣有助把中間猶豫派的選民搶過來。

自從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或以後,美國Bayer醫科大學Storch團隊發現有些人患上了「選舉有關壓力障礙」。患者腦袋不停重複思想有關選舉及政治問題,又不斷在社交媒體(特別是手機)核對選情及有關新聞,擔心若果自己心儀的候選人落選,整個國家會出現災難。這跟精神病的強迫症之病徵很相似。此外,也很容易感覺焦慮及不安,心情起伏及暴躁,睡眠及飲食失調,甚至濫用酒精藥物(包括安眠藥)。假若持久不止,就算在選舉完結以後,仍然會變成焦慮症及憂鬱症。

要避免上述精神壓力,首先要刻意避免上述認知偏見,不要過分感情用事。要留意自己的生活節奏及飲食習慣,保持足夠休息及睡眠,又作適量的運動。此外,在投票結果未公布之前,要有兩手準備;無論得失都避免過分情緒反應。在必要的時候,要勇於尋求幫助。

聖經新約記載耶穌復活升天之後,祂的追隨者要補選一位使徒;結果從合資格的兩人中,經禱告後選出「馬提亞」(使徒行傳1章21至26節)。這次成功的選舉沒有出現不實的資訊或恐嚇性的宣傳,又藉著交托祈禱,然後投票,成為一個美好典範。

麥基恩博士

動物放生

上水梧桐河淪死魚河 疑涉放生 影響生態

新聞圖片

不少人會以放生「積德」,惟可能變成「殺生」。有政黨接獲上水居民投訴,指自本年7月起不斷有人到梧桐河放生大批魚類,部分人甚至用帆布自建通道,將一車又一車的魚倒進河內,造成大量死魚及惡臭,亦影響河道水質及生態。惟有居民向政府部門反映後,被告知放生原來沒相關法例監管。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86273/

*** 鄧允明博士回應 ***

「放生」是一種常見的宗教行為,原意是愛護生命、釋放受困動物,或者避免生命被宰殺。民間信仰團體認為放生可以救贖生命,累積功德。被放生的動物對象種類繁多,包括:天空中的飛鳥、陸地上的走獸,以至海洋河川裡的水類動物。

聖經詩篇第36篇7節有這樣的描述:「祢的公義好像高山,祢的判斷如同深淵;耶和華啊,人民、牲畜,你都救護。上帝啊,祢的慈愛何其寶貴!」可見基督教的上帝是愛護生命的上帝。

可是,放生動物的人,很多沒有考慮到放生動物的物種有不同氣候、生態環境的需求,也有不同的習性。生物個體情況有差異,胡亂放生會適得其反,愛護變成了傷害欲放生的動物。讓動物回歸自然前,放生人士需要作科學評估,清楚放生地的環境生態情况及放生時候的方法,以免造成對生物的傷害,甚至死亡。一些在動物園出生的動物,因為從未在野外生活,釋放這些動物回歸野生的族群中,更需要長時間對被放生動物的訓練。

聖經箴言第12章10 節寫道:「義人顧惜他牲畜的命;惡人的憐憫也是殘忍。」意思是指義人因敬畏上帝,以至於尊重祂所創造的生命;惡人因心中沒有上帝,以自我為是,自我作主,所以惡人的憐憫也會是殘忍傷害。我們愛惜動物的意欲,是合乎上帝的心意,但卻要有一定的智慧。

近幾年,香港傳媒時常有報導北區梧桐河一帶經常有人放生魚、龜、水產等生物入河中;更有魚販在附近兜售巴西龜、田雞、生魚、泥鰍之類的水產,供人放生。這些水產因不適應環境,大多未能存活而死亡。死後腐蝕的屍體影響河水的水質,又發出惡臭,危害原來在這水域棲息的物種;反而影响原來河中物種的多樣性。

另一個極端,物種即或能夠生存,若生殖能力強勁或具侵略性,原生的物種受到外來物種的攻擊或者奪取其食物,就會削弱其生存空間,也會影響生態平衡。巴西龜便是一個例子,它源自美洲外來的寵物龜,放生到本港河域後,奪取了本地烏龜的棲息地和食物,令本地龜的數量大減。

梧桐河是北區的主要河道,流經鄉郊地區,亦收集了來自粉嶺、上水市區的徑流,與雙魚河、石上河匯合後,流入深圳河。這三條主要河川流經塑原一帶,有大量不同種類的水禽在這裡棲息覓食,水質對這些水禽物種的生存或者遷徙,以至附近生態環境物種多樣性,都有莫大關係,所以保護這一帶的河水水質至為重要。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

我因快樂才說

Tony分享:「收到一個新個案的邀約。由於患者是剛剛確診,仍未接受治療,因此屬緊急個案。於是,我們約他同日見面,他希望女兒陪伴一起聽。我們約定待他女兒放工後,上門家訪他一家。

我們見面便開始癌症資訊交流。當聽到患者的描述,才知道患者一個半月前已發現肺癌;腫瘤有12cm大,並轉移到肝臟。故此,我提醒他要注意時間,若政府醫院再未有確實治療方案或治療時間表,便需要在可行的情況下,考慮一下私營醫療機構。因為治療癌症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

交流完癌症資訊後,我便開始分享福音;但患者太太首先表達她們一家有別的信仰。我繼續分享一些經文,是關於主耶穌的救贖、天堂永生等信息;接著再分享科榮和一些患癌肢體的見證。

患者太太表達過他們自從收到確診消息後,一直憂愁、擔心,這樣證明他們的信仰帶不到平安給她們。我跟她強調,科榮弟兄即使患癌症,但他的心是滿有平安,面上常常帶有笑容。

為甚麼科榮患癌,他也能夠如此快樂?完全因為他心中有主,他相信主耶穌,主便是他強力的後盾。雖然最後她們沒有決志,但是她們願意聽完我的分享。感謝主!我相信主的福音種子已經埋下。求主祝福帶領。願一切榮耀歸於主。阿們!」

我看到「為甚麼患癌能夠如此快樂」、「常常帶有笑容」。我相信是上帝賜給祂的工人的獎賞。

我們不只是為責任而去傳福音,而是因為我們快樂,所以傳福音。

Tony分享一首詩歌《靠祢歡欣》:

「我主,降服於祢,投靠祢必得喜樂安慰,

  時常歡呼,因主護庇,願那愛祢名的人, 都靠祢歡欣。」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認知障礙症患者易走失

認知障礙人士想回家易走失 護老院假巴士站牌「留住」長者

不少患認知障礙症的長者時有走失情況。有職業治療師指,患者雖有短期記憶障礙,但對年輕時的記憶仍保存完好,故不少患者有「游走傾向」,總想着回到記憶中的家。有安老院針對有關情況,仿效德國利用假巴士站牌「留住」長者,並獲九巴捐贈兩個站牌放置院舍,冀可減少長者走失的機會。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66098/

***陳華發醫生回應***

明愛利孝和護理安老院於本年9月在院舍內設置「明愛安老院」及「明愛日間中心」兩個九巴站牌(由九巴公司為院舍度身製造),10月初正式啟用。但長者在此只能等『永遠不會來』的巴士。院長關小玲表示,假巴士站牌旨在製造類似候車空間,留住有遊走傾向的長者,供治療認知障礙症之用。院舍現有276位院友,6成患認知障礙症,其中約40人有遊走傾向。

認知障礙症患者如果有遊走的傾向,應適時處理或阻止,否則後果可以很嚴重。筆者記起前港大校長黃麗松教授的夫人李威。她是認知障礙症患者,於1999年在港大校園走失,數月後屍體被發現。警方表示可能是失足掉下山崖致死。

其實假巴士站這方法在上世紀80年代,在德國的認知障礙症安老設施開始試行,和其他懷舊治療方法相似。但是到現時為止,沒有研究能證明它的效用。因為各種原因,這方法被受國際很多認知障礙症的研究者、服務提供者及照顧者討論,所以陸陸續續在很多國家和地區使用。今年終於到了香港。

引起討論的其中一個原因,基於這是一種『欺騙』行為。有人說這是一種『善意的謊言』,因此沒有什麼問題;亦有人說它可能會對認知障礙症患者,尤其是早期患者帶來傷害或增加他們的『被標籤化』。因為早期患者可能知道巴士站是假的,會質疑服務提供者或照顧者的動機,甚至減少對後者的信任。另外,一般人都知道巴士站是假的,所以在這巴士站等候的人應該是有『問題』(如在安老設施內,就會估到他們是認知障礙症患者);這會導致他們被標籤化或侵犯了他們的私隱。

筆者覺得這方法雖然沒有證據支持為有用,但亦不失為一種處理有遊走傾向的認知障礙症患者的『最後』方法。比起用藥,這方法較安全。但服務提供者或照顧者亦應先嘗試其他非藥物方法。

患者在假巴士站『等候』的時候,應該有人陪同,不可讓患者留在那裏不予理會。服務提供者或照顧者要嘗試了解為何患者想離開及將患者的注意力轉移,讓患者『忘記』要離開,然後帶患者返回原有的活動中或地方。

假巴士站應擺放在認知障礙症患者的專屬區域內及附有其他輔助設施,讓患者感覺舒適;例如梳化、書櫃、茶亭等。

希望明愛利孝和護理安老院在實行這方法一段時間後,可以將經驗及效果分享給其他相關機構及人員參考。

陳華發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教人不用流涙

Tony的分享:「邀請了科榮弟兄出隊,與患癌病的小朋友的媽媽見面;我們在一間餐廳吃晚飯。原本以為這一頓晚餐會充滿涙水,結果是全晩一滴眼淚也沒有。感謝主!

在傾談的兩小時裡,科榮把自己過去換肝、切肝、切肺、切肋骨等等經歷,詳細地說了一次。小朋友的媽媽再看科榮現在的樣子,她說科榮完全不似。科榮接著安慰她,小朋友將來治好病後,也會和他一樣;而且小朋友因為年輕,比他會復元得更快。她聽完也感到很安慰。

之後,科榮跟小朋友的媽媽一起探討小朋友未來的療程,包括了最新的自然殺手細胞免疫療法等等。科榮總結說,他十幾年前患上末期肝癌的時候,可用的治療方法沒有現時這麼多。因此,小朋友前面還有很多條路可以走,他是很有盼望的。

最後,我們關心她最近的生活狀況。她說現在每晚睡覺前,也會聽聖經。感謝主!我也鼓勵她多些返教會,參加主日崇拜,她說這個星期日應該可以。感謝、讚美主!

感謝科榮百忙中抽空出席(他三天後搬屋)!我與科榮多次出隊,看到科榮對癌友除了有同理心之外,他還多了一份「同身感」。因為科榮弟兄跟癌友同樣經歷癌症,經歷過同樣的治療,經歷過同一種的病痛。這是只有同一遭遇的同路人獨有的同身感受。

聖經說:『因為你是我的盼望;主耶和華啊!你是我自幼以來所倚靠的。』(詩篇 71:5)

那個晚上為什麼沒有淚水?我相信是因為小朋友的媽媽心裡滿有盼望。人內心只要充滿盼望,便能將一切哀哭變為跳舞。感謝主,願主祝福帶領,願一切榮耀歸於主,阿們!」

Tony這一句「結果是全晩一滴眼淚也沒有」,令我想到世界上如果有一個大學科目,可以教人不再流淚,是多麼有意義的專業!

「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他們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錫安朝見神。」(詩篇 84:6-7)

世界上真是有這一科目,入學申請就是相信耶穌是復活之榮耀主。


以上的一小段說話藏有「科」「榮」。哈哈!

Tony 想分享一首詩歌《盼望》:

「我知道  有一天」

「黑夜將成為過去」

「黎明的光   越照越明」

「照亮永恆的盼望」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選舉的社會心理

答問大會上與拜登隔空「駁火」 特朗普首承諾將和平移交權力

美國全國大選投票日迫近,早前公佈的數字顯示,全國各州至今已有超過一千七百八十萬名選民提早投票。分析家認為,愈多人提早投票,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愈有利。兩名候選人就算取消第二場辯論,都無阻二人對壘。他們不約而同出席了分別在邁阿密和費城的電視台答問大會,更在會上隔空「互批」。

資料來源: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daily/wo/889617/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選舉的社會心理

2020年11月美國舉行總統選舉,在之前數個月全世界的人都在分析及推算誰會當選。這次的選舉之所以舉世矚目,是因為近年的國際關係非常緊張,且全球仍不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著!

早在1960年,Campbell等人出版了一本名為《美國選民》的書籍。作者認為一般選民年輕時早已認同某政黨,只不過在成年後受著社會事件及政治人物表現影響,加強或減弱了其觀點而已,卻很少改變其對政黨的忠誠度。這心態可稱為「社會認同」(social identification)感覺。若非這樣,則會使自己出現「認知失鳴」(cognitive dissonance)心理,後悔為何這麼多年錯誤支持呢?

一般來說,選民投票積極與否確實會受著不少內在及外在因素所影響。前者(即早在腦海中的觀念)包括對某候選人一貫看法及在競選期間出現激動自己思想或情緒的事件。至於外在因素,主要是:1、競選活動的影響力;2、與選舉無關,但與本身國家或地區有關的重大事件(例如:經濟危機或戰爭可能)。此外,身邊的朋友或群體對上述1及2之反應表現,也有重要的影響力。

對於沒有政黨包袱或中間(稱為「遊離」)的選民,候選人的個人因素及選舉工程確實有左右選情的影響力。前者包括對候選人的政綱、過去政績或未來工作方針、個人品格及操守、團結或分化社會能力等。至於選舉工程成效,則相當倚賴大眾傳媒的宣傳感染力及選民在競選大會上對候選人政治騷的反應。由於這樣,有分析指候選人企圖博取更多選票,便各出奇謀,甚至不擇手段;包括:詆毁對手,甚至要求對其進行審查;把對方的某些失誤及私隱在社交媒體廣泛及誇張描繪;指責選舉投票方式出現漏洞及不公;對反對自己的人或傳媒出言恐嚇,甚至鼓勵支持者暴力對付;製造社會恐慌,例如:要提防外族入侵(但對支持自己的外國勢力則默許)等等。當然在某一些假民主的國家更會出現賄賂或操控選票,限制及干擾對手宣傳,並出現各式各樣的選舉舞弊。

不過,無論如何,由於有其他具決定性的隱藏因素或突發事故,選舉的結果很多時出人意外,也令有心人失望痛心。對此,聖經的哲人早有名言:「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贏;力戰的未必得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明哲的未必得資財;靈巧的未必得喜悅。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聖經舊約傳道書9章11節)

麥基恩博士

永遠信任誰?

科榮分享:「癌腫瘤突襲,頻頻複診又未知去向;找方法去照顧年老母親,疫情期間多阻滯;同時,家居要裝修和搬遷;公司新系統趕著上線;也不忘記為(癌病)戰友們代禱。

這些日子雖然忙碌,但充實滿足。忙和滿都是個人定義的。你又忙什麼?滿什麼呢?

當然,遇上困難時會感到惆悵!可是,每每肯開口尋求幫助,總會有人過來說:『好的,我來幫手!』還有一個月,我就信主20年了。很高興認識主耶穌基督,這位恩友。祂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 ,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10)是啊!信主20年,患上癌病14年。我會說:『我什麼都有,好的又有,不好的都有。最重要有主耶穌基督這位好朋友!』」

我看了科榮的分享,馬上想起,每個嬰兒出生的時候,就靠經歷一個可以信任的母親;心理才可以健康成長,從此學習信任這個世界。這是創造主給我們人類生命的第一頁。

我們有為這個「信任禮物」的設計向神感恩嗎?我們隨後的人生,就不斷去找可以信任的人,但對世界越來越失去信心。這也是我們真實的旅程內容。

科榮信任神20年,經歷癌病14年。今天仍然告訴我們:「這位神是真的!」他的人生旅程賺了與他同在的神答允他,今後千萬年和他在一起(即是永生)。如果說,都有癌病14年了(仍然活著),他是一個大贏家了!所以,他常常在「EQ在線」日記裡寫感恩的說話。雖然病了,但是今天他還可以照顧自己的母親呢!

科榮分享一首詩歌《耶穌恩友》:

「耶穌是我親愛朋友,背負我罪擔我憂,何等權利能將萬事,帶到主恩座前求!」

「……何處得此忠心朋友,分擔一切苦與憂……」

「……在主懷中必蒙護佑,與主同在永無憂。」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不要在埋怨和後悔中沉淪

科榮分享:「複診肝移植科時,醫生說:『肝癌不再纏繞你嗎?14年前,我們還叫你不要換肝。因為可以續命的機會幾乎沒有,免得浪費捐肝者的肝臟。現在你這肝靜脈癌栓塞病例能存活的病人,除了你,幾乎沒有。可是,現在你因治療而有新的癌症,你覺得怎樣?』

常遇到戰友(癌病友)埋怨以前的某一醫療程序或選擇出錯,導致有後遺症或影響痊癒的機會。他們這刻心裡後悔和埋怨。我個人每次接受治療前都一定祈禱求問神,將治療結果交託給祂。因此,無論結果是怎樣都不會有後悔的餘地;而回看總發現處處有恩典的痕跡。

『於是他們在急難中呼求耶和華,他就拯救他們脫離困苦。他使狂風止息,海浪就平靜無聲。』(詩篇107:28-29,新譯本)

不要在埋怨和後悔中沉淪,這患難更苦。與神同行的經歷完全找不到後悔的理由,醫得無憾!」

科榮分享一首詩歌《與主同行》:
「我心堅定不移,相信祢信實的愛,祢掌管我生命。」
「打從我心深處,我深信決不搖擺,祢牽引每一步。」

「10月19日是我和太太結婚十一周年的日子。在這裡分享過我倆的故事有一年多了。我常說我倆好像亡命鴛鴦,分分鐘都要逃命和應變。但是,這也使我們知道秒秒鐘都不能靠自己的能力和所擁有的去過活,要無時無刻依靠我們的神。

十一年前,我的肝癌第四次復發。我和Ivy結婚後,為新居添置床架,店舖人員說這產品有五年保養。我聽到,心戚戚然。從心底出現一個想法『我還有五年壽命麼?』癌症病人對五年存活是十分敏感的。連婚前輔導員也問,如果我只有一年命,我倆還選擇結婚嗎?回看,誰可以保證?這店舖兩年後結業,保養也作廢了!那霎時的苦澀到現在仍然殘留,卻回甘;原因是我倆深深知道神一直同在。今天超出五年保證的床架要拆掉了。我倆快遷新居,現正清潔新的床舖;幸福、感恩徐徐暖透我倆的心窩,驅走這十一年來有過的不安。感謝神!

『似乎不被承認,卻是受承認的;似乎正要死去,看哪,我們卻仍然活著;似乎受懲罰,卻沒有被處死;似乎悲傷,卻常常喜樂;似乎貧窮,卻使很多人富足;似乎一無所有,卻樣樣都有。』(哥林多後書6:9-10,環球聖經譯本)

願主使用我倆成為祂的用人,祝福您!」

科榮想重溫婚宴當日的主題詩歌《當我偶遇你》:

「今天我決定,承諾將心給你,同行一生,同嚐歡欣(同嚐主恩),同心分享痛苦傷悲,今天以後,牽手走到白頭,窮這生全力愛你。」

「請聽這誓言,忠貞的愛從無變,能遇著你是我福氣。」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日花 12小時用電子產品 7歲女速變「四眼妹」

有調查發現疫下學童日均花近10小時使用電子產品,其中有7歲女童在10個月間由無近視變有逾百度近視。有視光師及教授擔心疫情反覆,學童近視度數增幅將不堪設想,籲家長及早關注。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66091/

*** 任卓昇醫生回應 ***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嚴重影響小朋友身心健康,近視日趨嚴重。

近視是屈光不正的一種,患者看東西的時候,焦點在視網膜的前方,導致看遠模糊,看近清晰。近視日趨普及,東亞地區尤其嚴重。全球近視人口日益增加,有研究顯示,估計到2050年全球有一半人口近視,並將會成為致盲眼疾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香港近視比率冠絕全球,我們中文大學的研究指出,六歲兒童近視比率有12%,到九歲時更達至44%;成人約八成人有近視,當中深近視的人佔14%。近視可分為三個等級:少於300度屬輕,300-600度屬中,多於600度屬高。

深近視增患致盲眼疾機會

很多家長都誤以為近視只需要佩戴眼鏡,為日常生活帶來一些不便而已。其實,近視影響深遠。其成因是由於眼球拉長,導致視網膜組織持續變薄、變得脆弱;而視網膜內佈滿感光細胞和神經線組織,是負責塑造影像的。久而久之,近視愈深,眼球愈長,愈容易患上深近視引致的併發症;如:青光眼、視網膜脫落、黃斑裂孔、黃斑病變等。這些併發症是不能逆轉的。因此,要避免近視帶來的眼疾,當然要從根源著手,在孩童階段防患於未燃。

過去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引致減少戶外活動時間,而增加閱讀時間,導致近視不斷加深。

我們的研究團隊比較了數百名小朋友在疫情前後的近視比例及近視度數。我們發現患有近視的小朋友人數增加,而近視加深的速度比疫情前加快了最少一倍。因此,大家一定要留意小朋友在疫情期間眼睛的發展情況。

有幾個預防近視的方法,可供大家參考:一、增加戶外活動時間,平均一日最少兩個小時;二、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A避免長時間閱讀,每30分鐘要休息一次;B 避免近距離閱讀,最少要有30 cm的閱讀距離;C 避免在光線不足的環境閱讀,閱讀的環境一定要有足夠的光線。小朋友閱讀的時候,最少要有一盞枱燈和房燈以增加閱讀的光線。

除此之外,要定期帶小朋友檢查眼睛,特別在六至八歲期間是小朋友近視加深的高發期。現時醫學界有不同的方法能有效減慢近視加深,包括: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的治療、離焦眼鏡及隱形眼鏡。

任卓昇醫生
中大醫學院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