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男性在婚姻中被虐打的心理

受虐男士多啞忍 半數高學歷高收入 普遍3年以上才求助 有個案拖10年始離婚

早前一對「姐弟戀」情侶,女方因涉多次虐待男友,被裁定4項蓄意傷人罪名成立,引起全城關注。據社署數字,今年上半年呈報的配偶或伴侶受虐個案中,已有逾180宗受害人為男性。「和諧之家」每年亦接獲約50宗同類求助,約半數求助男性更屬高學歷、中高收入人士,但礙於各種原因未有及早求助,普遍忍受伴侶暴力3年以上,更有人拖近10年才與妻子離婚。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86266/

*** 譚日新博士回應 ***

解構男性在婚姻中被虐打的心理

一般來說,當我們聽到家庭暴力時,大多聯想到妻子被丈夫虐打。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在家庭暴力個案中,六名受害者當中有一位為男性,當中更有些人是高學歷人士。到底這類男士內心有什麼掙扎?以下讓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心境。

男性哪方面較易受虐

虐待一般可分為身體、精神或性三方面。丈夫受妻子虐待,大多是精神方面,其次是身體。這也可以理解,因女性一般比男性更懂得用言語表達自己。當然包括在爭執時,用言語表達不滿或憤怒。在一些丈夫被虐打的個案中,妻子大多先在精神方面虐待丈夫;當丈夫未能達到妻子期望而關係進一步惡化時,有些妻子會虐打丈夫發洩其盛怒的情緒,也有些人希望達到操控或震懾之目的。

男性傳統角色

在傳統觀念中,典型被推崇的男性形象一般是流血不流淚、勇者、剛強與及身材健碩的英雄。假如一位男性向他人透露自己被配偶虐打,這好像很違背傳統形像,也擔心別人不相信。故此一般來說,他們不大願意被人知道,因為這事會使他人覺得自己很「無用」、很不濟,像「小男人」一樣的感覺。事實上,在大眾文化一直也有不少「怕老婆」男士心境的描述。大多是拿來作笑話,最經典應該是八、九十年代一系列的港產電影《小男人週記》。在媒體這樣渲染下,更令一些受虐打男士不願意透露其困難。

另外,假如被虐情況不能改善,有部分男士會選擇在外結識其他異性,彌補心中渴望一位溫柔和諒解自己的女性的需要,形成「婚外情」。到被妻子發現時,他們便會被認為不忠於婚姻。雖然社會一般認為「婚外情」不道德,但是在這類男士當中,歸咎其起初的原因,可能是被妻子虐打所致。

男性求助心態

一般來說,當男性有困難時,大多是自己尋求解決方法,不容易向人提出需要或求助;特別是一些在關係和心理上的困擾。故此,通常婚姻出現問題,大多是妻子去找輔導員或教會中的傳道人求助。當男性被配偶虐打時,基於以上的男性傳統角色,大多也不願意求助。

男性在社會中,比較願意求助於專業人士,可能是醫生。因為「身體有病去看醫生」這原因較容易接受。故有些受虐男士如能信任其家庭醫生,可能會透露被虐打的情況。一方面,因為長期受虐可能已形成情緒困擾,需要服用改善情緒藥物以維持正常功能和回復生活平衡。另一方面,也有些人會考慮讓醫生驗傷,留下被虐的醫療紀錄以作日後之用。如有需要 ,醫生也可能會轉介其到合適的專業協助。

另一個可能會令這類男士求助的原因,是夫妻的問題已影響了家中的孩子在學校出現情緒、行為或學業等問題;學校的老師或社工要求與家長會面。假如會談的過程中得到這類男士的信任,他們或許會向老師或社工透露被虐打的情況,從而得到幫助或轉介求助。

在較嚴重的處境中,這類丈夫在家中與妻子爭吵或被打的聲浪已騷擾了鄰居。被鄰居報警投訴時,向警方透露被虐打,事情才曝光,因而得到協助。

為何不離開被虐關係?

家庭暴力一般來說也有一個循環圈。當這類夫婦發生衝突時,妻子會虐打丈夫去發洩其不滿的情緒,又或想達致操控的效果。無論丈夫是否願意屈從於妻子,當關係稍為緩和時,妻子可能出於想挽回丈夫的心,又或者內疚,會做一些事去討好丈夫,令夫妻間的感情好起來,有時甚至有短暫甜蜜的感覺。可是,關係上的問題卻從來沒有解決,到下一次出現問題時,妻子會再一次用虐打的方式去解決他們之間的事情。之後,又會再討好丈夫;一個周而復始的循環圈便出現了。

故此,受虐男士不是全年365天也被妻子虐打。或許不少時間受到妻子管束,只要願意聽從妻子,仍可以在關係中生存下去;有時妻子甚至對他不錯。這類男士亦較傾向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深信忍一忍就會風平浪靜。有些人會考慮到兒女們的需要,不想拆散家庭,形成這類男士一般也不願意離開這段關係。

關心同行,鼓勵求助

在這類受到妻子精神及身體虐待的男士中,他們大多是用「忍」的方法去面對妻子。如以上提及,有些人可能已形成情緒問題,甚至需要接受藥物及心理治療。但是,也有些人可能會用一些不良的沉溺方法,例如:飲酒、吸毒、賭博或濫交等,去舒解其情緒困擾。另外,他們有些人會透過「婚外情」去彌補親密關係上的需要。

須知道任何人的忍耐也有一個限度。當被虐的情況越來越頻密或去到一個很嚴重的地步,有些男士會把積存在心中的憤怒一次過爆發出來,做出一些無法想像的嚴重後果;例如:傷害自己或他人等。假如我們留意到身邊有這類男士,要好好關心他們,與他們同行。在適當時,鼓勵他們去求助,以解決困擾他們已久,但又不容易向人透露的隱情。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又是聖誕節

前幾天,科榮分享:「快到聖誕節了,今天是將臨期第四主日,象徵著平安、主與我們同在。上年在這裡,我提過這節期對我有很大意義。一個預備普世歡騰慶祝主耶穌降生,又是預備好自己,期待衪在末世再來的日子;我曾經在這天背著一大袋PET/CT片子和報告,在街頭尋訪醫生求醫治頑疾;心中卻有了預備離世的準備。年尾因為天氣寒冷,往往有癌症或慢性病病人出現併發症而入院。我又常遇到在這月份去安息禮拜特別地頻密。

12月初,我照PET/CT時,向神祈禱,我很想有一個平安的聖誕。我很少再求要有一個正面的報告了。真的,當人人慶祝的日子,周遭瀰漫節日氣氛,自己卻遇著困境艱難、離別痛悲,心裡特別難受。

聖誕節卻叫人發現有真光出現照遍世界,真正能拯救世人的神降生為人,知道我的苦況,要使我們得著平安的福音。

快樂不能時刻都有,但是平安卻是一個長期安於現狀,又抱有盼望的狀態;因為我們知道聖誕節的主角是『耶穌基督』。祝福大家聖誕平安!

『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的名必稱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恆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6)」

我每年都期望有一個享受內心寧靜的聖誕節,但常常都是很忙碌的。今年可能真是會很寧靜了!

我想起一件事,就是我在初中的時候,媽媽和我在聖誕節去般咸道合一堂崇拜。回到家裡,看到一張字條。爸爸寫下一段說話,他埋怨聖誕節並沒有給他快樂,因為他自覺命運不好。

媽媽對我說:「他(爸爸)是自找的,不跟我們去教會!」幾十年後,爸爸就在北角合一堂洗禮了,又是聖誕節。現在爸爸媽媽已經在天家了。

科榮分享一首詩歌《世界真光》

「世界真光,你照亮黑暗世界,開我雙眼能看見,

  主你榮美使我心敬拜你,我願一生跟隨你。」

「……你因著愛來世間成為人子……」

「……你是何等奇妙我的主。」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交心的突破

今天由Jessica 分享:「心中迴盪著這首詩歌『 因你與我同行,我就不會孤寂……』大家有否嚐過複診等見醫生、等聽報告,等上幾小時的滋味呢?也許,癌友們對這種等待一點也不陌生啊!

那天是我派成績表(癌情報告)的日子。因為早前癌指數曾一度上升,所以心情份外緊張;丈夫也請假陪我見醫生。雖然知道這些癌指數像是數字遊戲,也不盡然反映癌病實況,但我就是不能自控地擔心,也真知道自己的信心是何等不足!

DBS查經班的Jenny 姊妹也是那天回到腫瘤科複診,太開心了!因為疫情緣故,就是我們住在附近,也未有機會相見;都只是跟 DBS癌友們一起『網上情緣』。那天竟然因為複診,讓我們實體相見。兩個女子樂透了,就是停不了地分享。苦等醫生的時間,在搖晃之間便過去,讓本來的擔心也忘掉在腦後。

當人處身擔憂和掛慮中,有人明白您、陪伴您是何等的恩典!感恩姊妹近乎同步和我見完各自的醫生,更能夠第一時間分享我得好成績的喜悅!

我體會到聖經說:『朋友常顯愛心,兄弟為患難而生。』(箴言 17:17)」

Jessica說出了很多女士的心聲,在孤單的時候有近似自己感覺的人真的不容易。我想起很多人被親友問:「我來陪你啊?」通常回答:「不用陪!不用陪……」

有人在身旁未必就等於能夠解決孤單,我們需要的人是知心人。

很多男士面對壓力時,卻需要獨處。男人抗拒談話,只想獨處一下,以為就可以從壓力中恢復過來。男士大多沒有習慣辨認自己的感受,為了避免茫茫然的心境,男士就把生意、新聞、財經、運動變成他們的「知心友」。

值得留意:很多男士信了耶穌,加入教會之後,在團契中漸漸容易與人交心。因為他們內心有被上帝關懷的信仰經驗,他們也容易進入別人的內心世界。

Jessica分享一首詩歌《因你與我同行》

「歡笑時你同喜,憂傷時你共泣;」

「困乏軟弱中有你賜恩,我就得剛強。」

「經風暴,過黑夜,度阡陌,越洋海,」

「處處留下有你同在的恩典痕跡。」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疫症疲勞(Pandemic Fatigue)

7成受訪者感抗疫疲勞 部分人批防疫措施太寬鬆

本港新冠疫情持續近一年,不少專家均擔心市民會因「抗疫疲勞」而鬆懈防疫。一項調查顯示,有逾7成市民承認自己出現「抗疫疲勞」,部分受訪者直指政府的抗疫措施令人難以適應;若以10分為滿分,市民認為政府防疫措施平均只為4.82分,有近4成半人認為過分寬鬆,而其中最感不足是入境管制措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48926/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假如因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或斷斷續續)而感覺厭倦及不適,卻沒有可診斷的身體疾病,則可能出現了「疫症疲勞」。這綜合症並非一個專有的醫學名詞,而它出現是由於人們因為疫情需要,長時期自我保護及照顧其他的人。雖然做足了預防及隔離措施,卻未能確定自己能讓家人安全,不被感染。

另外,有一些人因為長期社交隔離,困在家中無所事事,對防疫意識漸漸疏於注意,甚至對感染與否,也不甚介懷。當防疫政策稍為放鬆的時候,便趁機會與親友來往社交,很容易忽略衛生消毒習慣。當疫情較大規模爆發,防疫措施一再收緊的時候,霎時間的熱情迅速冷卻下來,突然感覺生活沒有趣味,沒有意義。

結果上述各類人士,部分人會隨著疫情延續減低(甚至失去)了日常生活的應有動力,又或從新聞看到其他國家的情況,出現悲觀的情緒,甚至灰心失意。不過,當問及現況如何的時候,大部分人除了疲勞之外,卻很難具體說出有什麼問題,但心裡卻感受到焦慮、孤單、無形壓力及悲觀心情。

有指這現象主要受到兩大很難確定的因素影響:一、自己或至親染上疫症的機會多大?二、一旦染上,病情變為嚴重的機會多大?若是機會很高的話,疫症疲勞便更為普遍。

不過,疫症疲勞與真正染上病毒或治療之後出現的身體疲倦有所不同。後者通常會有肌肉酸痛及思想緩慢的病徵,但疫症疲勞的人思想仍然十分活躍,且經常在警覺狀態當中。

這種疫症疲勞情況的出現,不分年齡、性別,也沒有分職業貴賤。上至政府官員,下至販夫走卒,同樣可以產生這種現象。不過,在醫務人員中間,這種情況可能較常出現。原因是疫情好轉了又轉壞,一時因疫情受控感覺興奮,但轉眼間又爆發,因出現大量病人而感覺頹喪。這種情況若不改善,會出現「同情疲勞」(compassion fatigue)及身心耗盡(burnout);甚至產生了輕性或重性的精神疾病。

要幫助這類疲勞的人,基本有下列原則:

一、要明白他們,了解他們的心情及引發疲勞因素。

二、要鼓勵他們自助,脫離這困境。

三、提供一些合宜的活動,可幫助心情愉快,但不會增加患病機會。

著名管理顧問機構McKinsey & Co. 建議參考美國海軍副上將James Stockdale的方法。他在越南戰爭時成為戰俘,但要帶給他下屬有希望的感覺。他發現那些過度樂觀地認為可以在聖誕前返國的軍人,較容易出現精神問題及難適應被俘虜的生活。反觀那些接受囚禁可能有一段長時間而又盡量適應的人,心理健康較佳。這種有限度的樂觀,後來被稱為 「史托克悖論」(Stockdale Paradox)。從這方面看,負責統籌疫情的負責人,一方面要帶給市民一種樂觀希望,但另一方面切忌輕易說出無數據支持及不切實際、討人歡心的承諾。反過來,他們要懂得如何用務實、能夠長久有紀律及有實效的防疫方法,以勵志的心態去面對殘酷的現實。

此外,面對已有或會出現這種現狀的人,要給他們合適的關懷及聯繫,不要令他們感覺孤單、無助。如有可能,便給予休養生息的時間,減少工作壓力,並且鼓勵作帶氧運動及其他鬆弛活動,以能恢復元氣。

加拿大社會學Arthur Frank教授建議在長時間危機過程之下,培養正面思想,把不能改變的環境當作探索新的「人生旅程」,化作一個成長及發展的挑戰。

對於信神的人,聖經有很多激勵的說話。在舊約約書亞記一章九節:「我不是吩咐過你要堅強勇敢嗎?所以,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你無論到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

聖經又鼓勵我們要振作,說:「因為神賜給我們的聖靈不會使人膽怯,而會使人有能力、仁愛、審慎自制。」(提摩太後書1:7)

麥基恩醫生

何必難為自己

科榮分享:「十多年來一直與不同癌患者及其家人同行,當中看到癌患者除了要面對病帶來的煎熬之外,最大的挑戰是與神、與人和好。 如果能夠在這時的生活中締造和諧,對治療和康復有極大的幫助。

於患難的漩渦中,往往拉扯著身邊人來正視彼此的關係;是否能夠妥善處理,尤其是要面臨離世之時。要帶著怨恨和未處理好的關係離別,總會有遺憾。

記得我病重,身體狀態很差,要等待換肝,好像快要離開世界的時間,知道父親一點也不管、不過問。團契中某弟兄留給我的最後贈言,竟然是我的好好先生性格令他難受,因此一直暗中對我有嫌隙。這些不由自主的傷害,好像無法即時處理。因為要有長時間和正面心態才有機會修補。

活著不去面對和處理問題,命危卻沒有時間和心力去承載。到有一天面見神,還說出『天堂有佢冇我』 的言語,天堂又怎樣容納得了你呢?

我入手術室換肝前,聖靈讓我清楚知道沒有人虧欠我什麼,只有自己難為自己。當時,我求主憐憫,使我也有時間與自己和好。

『如果有人說「我愛神」,卻恨自己的弟兄,他就是說謊者,因為人不愛他已經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他還沒有看見的神。』(約翰壹書4:20)」

科榮這一句「只有自己難為自己」使我很感慨!

每一個人都想自己有一條好生命,就算身體多病痛,仍然希望自己的心靈是舒服的。生病,通常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但是結怨,必定是自己也有責任。

何必要自己痛苦下去呢?

耶穌降生及釘死在十字架上,是要消除聖潔的神與罪人之間的怨,也要消除人與人之間的怨。神、人和好,就是基督教的真理。這不是什麼深奧的神學思想,看看上面科榮幾百字,就是應用版本。雖然科榮今天仍然是癌症病人,但是心靈多麼舒服,去到哪裡都有笑容和可以幫助人。

大家羨慕嗎?今天開始不要難為自己,向神祈禱要求心靈舒服。

科榮分享的詩歌《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一起走過危難有多美,同分擔喜與悲,

  互勵互勉體恤,彼此分擔代求,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人生志向

Tony分享:「最近香港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病)第四波疫情,聰仔也因此停學。太太每天也留意新聞,關注確診人數的數字。我明白現在很多人擔心第四波的疫情,但是香港每天幾十人染疫,相對歐美等地,香港的情況已算是很輕微。

香港人都很自律,全部人出街都願意戴口罩;再加上衞生署累積了頭三波疫情的經驗,已經把很多漏洞堵塞了,而且現在市面上口罩的供應十分充足,所以真的不用太擔心。

約了一位癌友到中環,陪他去見腫瘤科醫生取第二意見。他的情況令我感到十分無奈!因為他的醫生處方了一些標靶藥給他,可是一個月要花幾萬元。他跟我說他吃不起,但又申請不到資助。我知道若他不吃這些標靶藥,他的病情可能會惡化。

人生總會遇上一些無奈的事情,問題是我們怎樣去面對。有些人當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的時候,總會擔心和憂心,甚至會演變成為情緒病和抑鬱症。要解決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將擔心和憂心轉化為安心和放心。怎樣轉化呢?我們需要一個轉化器,便是主耶穌基督。

聖經上說:『我把這些事告訴了你們,是要讓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鼓起勇氣吧!我已經戰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 

願我們都能將千萬個擔心和憂心轉化為安心和放心。願主祝福帶領,願一切榮耀歸於主。阿們!」

對大部分癌症病人來說,負擔不起長期的藥費支出就等於希望完結。因此,癌關事工重要的訊息就是把徬徨的心情放在神的計劃裡。相信神與我們同在,就等於平安與我們同在,我們需要抓著平安成為我們的人生志向。

我在足球總會裁判部周年大會主講「球證EQ」,現場有幾十位資深球證,另外有二百人在網上看現場直播。我很敬重這些多年在綠茵場上奔跑的球證,我告訴他們這是一個人生志向,不只是工作,不只是事業。他們能夠面對球員和球迷隨時不友善的責備,能夠在電光火石之間作出快速的判斷。雖然有時候未達到完全的準確,但是仍然要在下一分鐘堅持繼續公正地執行職務。這種毅力是一種高貴的情操。

離開會場後,我想起人生就是在這片綠茵場上,每個人都追逐一個理想象徴──皮球。

究竟這個理想象徵每天能夠令我們振奮嗎?

Tony分享了一首詩歌《耶穌已經勝過世界》

「在急難中,我要仰望祢」

「我的神,我的救主」

「求祢賜給我力量,給我更多信心」

「我要依靠祢,堅持到底」

「雖在世上有苦難,但我心中有平安」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

憂子女墮色情陷阱 惟近半家長無性教育

民建聯於9月23日至10月30日訪問616名有子女的家長,結果顯示82.5%受訪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但有47.9%人從沒與子女談及性教育,主因是不知從何入手、難於啟齒、認為長大自然明白等,而71.9%家長則認為現時學校推行的性教育及德育不足。

民建聯引述警方數字指,今年首半年已錄得206宗裸聊勒索案,超越去年總數171宗,建議若有人以私密照勒索,政府可研究將罪犯列入性罪行名冊,並加強宣傳,警告青年切勿發布、下載或管有不當色情影片或相片。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05607/

*** 黃葉仲萍博士回應 ***

網絡是一個虛擬世界,對一些入世未深的年輕人,這網絡所提供的刺激、大量的資訊與及自由度是他們難以抗拒的誘惑。

從民建聯所做的民間訪問,我們可以粗略地歸納出以下的心態﹕

  • 家長未有足夠的警覺性及能力去處理網絡的吸引力。
  • 大部份人期望學校去處理這問題。
  • 學童生活無聊,好奇探索的天性需要被滿足。
  • 家庭成員之間的疏離感。

這份訪問特別關注性教育。假如上面的心態未能處理,那性教育的責任只會被推來推去。家長本身可能對性有關的題目感覺不自然,難以啟齒;所以很容易採取迴避、推卸的態度。

性教育像其他的家庭教育一樣,最實在和到地的方法是身教。假如家長能夠接受孩子的提問,遇到困惑能夠與孩子共同商量,家庭生活關係密切,没有許多空間讓網絡偷偷進來霸佔位置;那性教育就像其他教育一樣,很容易成為家庭生活的一部份。

黃葉仲萍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家庭治療師

從精神科的角度看殺妻案

殺妻後 屍移辦公室

港大機械工程學系副教授張祺忠涉殺妻後藏屍辦公室案昨 (16/11/2020)續審。被告自辯時被問及為何將妻子屍體搬到辦公室,被告即嚎哭指「我不想把她拋到海裏,或者不想把她掉到垃圾站。」

控方其後對被告盤問時指,被告曾供稱妻子會以不雅字眼辱罵他,被告回應指他認為是侮辱。控方又指雖然死者不時罵被告「廢」,但實際上被告並不認為自己「廢」,其自尊心亦沒受傷害,被告回應指他當然不覺得自己「廢」,但被辱罵時仍感生氣難過。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04535/

*** 張鴻堅醫生回應 ***

殺妻案

         從精神科的角度看張祺忠殺妻案,可以得出以下幾點:

A. 暴力與性格──不同的性格產生不同的暴力模式:

1.Under-controlled Type 低控型──這種人自制能力低,少少事情就會動怒。暴力容易發生,但暴力程度多為輕至中度。

2. Over-controlled Type 高控型──這種人自制能力高,平時盡量壓抑情绪。危險是當情緒積累至超越臨界線,所產生的暴力就可能異常強烈,使所有認識他的人感到驚訝。

張祺忠應屬後者。

B. 愛與恨──這兩種情緒經常交織一起。張祺忠本來可以用其他方法棄置屍體,但他竟然把它放在自己的辦公室。照他的解釋是「我不想把她拋到海裏,或者不想把她掉到垃圾站。」可見充滿了恨的同時,卻仍帶著一絲的愛。

C. 刑事責任──根據被告的精神狀態有下列法例可以依據作為考慮:

1.Acquittal on grounds of insanity基於精神錯亂的理由而被裁定無罪《刑事訴訟程序條例》221章74節──法庭對此條例的要求非常嚴格,一般需要因精神錯亂導致下面兩種情況其中最少一項:a) 患者在犯案時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麽;b)患者在犯案時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行為屬於違法。

2. Diminished Responsibility神志失常減責《殺人罪行條例》339章3節──法庭可以考慮神志失常對被告的認知判斷和自我控制所產生的實質影響,將謀殺罪改為誤殺罪。

3. Provocation激怒《殺人罪行條例》339章4節──被控人所受刺激是否足以令一個合理的人作出被控人當時的作為的問題,須由陪審團裁定。倘若陪審團裁定符合此準則,可將謀殺罪改為誤殺罪。

張祺忠知道自己殺人,也知道殺人是違法。因此,也並不符合第1項。他的意圖是以第2項(犯案時他患上抑鬱症)和第3項(被死者激怒)作為理據,希望將謀殺罪改為誤殺罪。筆者行文時已知判決:陪審團並不認為他的抑鬱症足以減輕他的刑責,也不認為他被激怒的程度去到要殺人的水平。唯一的判決只可以維持謀殺罪名成立。

精神科專科醫生
前青山醫院院長

重點在你願意改變

今次由Jessica分享:「聖經說:『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像金蘋果鑲在銀的器物上。』(箴言25:11)在癌病的歷程中,曾經聽過不少病友受到醫生言語的傷害,甚至打擊,以致失去繼續治療的信心。

初確診四期胃癌的我,也不例外。權威人士如醫生的說話建構著、影響著我們對自我身份及價值的認同。感恩我能夠遇上關醫生!第一次見他是年廿八的下午,我是他『歲晚收爐』前最後一個病人。


他知道我的病情嚴重,也經歷被放棄醫治。他告訴我,他見過四期病人康復,也見過一期病人離去。他說:『管他是第幾期癌症呢!重點是你想嘗試去醫治嗎?你想的話,就一齊努力吧!』

就是因為他的鼓勵和仁心仁術的診治,叫我走過首階段的『激進式』化療,也堅強面對了全胃、膽切除手術。感謝神給我一位好醫生!在治療的日子,神──我們大能的醫生,也同樣賜下安慰和鼓勵給我;叫我深深經歷神的話語帶著醫治的權柄和能力。」

多謝Jessica的分享!醫生這句說話:「管他是第幾期癌症呢!重點是你想嘗試去醫治嗎?」應用在我們生活上也很有威力:

「管他是什麼級別的學生,重點是他想發奮讀書嗎?」

「管他是收多少薪水的人,重點是他想盡量學習去增值嗎?」

「管他信了耶穌多少年,重點是他有完全根據聖經活出基督嗎?」

「管他沒有讀過幾多書,重點是他想聽清楚及相信為他的罪死了,然後第三天復活的耶穌嗎?」

重點在於你是否完全願意改變。


Jessica 分享一首英文詩歌 I Am The God That Healeth Thee (中譯:《全能醫治者》)

「主耶和華,我醫治者,祂是全能醫治者;
  祂已發命來醫治我疾病,主耶和華,我醫治者。」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每天的「至親旅行」

今天由Lillian 分享:「每次陪媽媽複診,等待見醫生的時候,就是我們傾心事的最佳時間。自從媽媽最近變成全身無力、行動不便後,從前開朗、健談的她變得沉默了。

我知道媽媽心裡的鬱結未解開,便趁著等待的時間和她聊聊心事。我和媽媽一起回顧這四年多我們兩母女的經歷:從2016年開始,媽媽確診癌症,並做了2次大手術及10次化療。到了2018年,她復發;8月化療期間曾發生醫療事故,險象環生。2019年我也確診患癌。到今年6月,政府醫院醫生說媽媽已經沒有藥可用;7月媽媽身體狀況轉差,以為她要返天家,但是又遇上一位仁心仁術的醫生。直到今天,我們又再次遇上困難……

説著説著,我們的結論是:每一次天父都施恩保守,一次也沒有落空。感謝主賜下這一段寶貴的時間,媽媽的心再次被堅立起來。『我靠著那賜給我能力的,一切都能夠應付。』(腓立比書4:13)」

我想問讀者:「是什麼時候讓我們可以與至親最交心呢?是旅行的時候嗎?有時是共享美食和看到美麗的風景的時候。但是,我們可能講最多的只是美食和風景。最交心可能是生離死別的時候,因為我們講:『我不捨得你,我愛你!』

不如我們把每天都看為生命的旅程,有上帝賜的糧食、上帝創造的大自然美景、上帝賜的寶貴生命;與家人一起感謝每一天共聚的機會吧!」

Lillian 分享一首詩歌《凡事都能做》:

「信是未曾看見,依然仰望十架,信是完全交托,深知主已掌權。」

「……或風浪或低谷,主平安在我心,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