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賭求助近半月急增

網絡圖片

新冠疫情持續超過一年,市民不能「過大海」到澳門賭場,合法賽事的投注亦減少。提供戒賭服務的錫安社會服務處勗勵軒輔導中心指出,自政府放寬限聚措施以來,最近半個月的求助個案急升,顯示有更多賭博成癮人士,趁疫情緩和時尋求支援。而更多人轉到地下賭局或外圍網參賭,賭客的欠債紀錄均較有嚴重化趨勢。

資料來源: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916725/

****** 陳玉麟醫生回應 ******

「生意淡薄,不如賭博。」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行者一無所有;令不少人因此而家散人亡。

雖然很多賭博塲所在過去一年多都關閉了,但是近日有戒賭機構在報章上指出賭博問題在疫症下趨嚴重,以及賭徒求助個案上升。其實現今的賭博活動已不太受防疫限聚措施影響,很多人是透過互聯網進行賭博;一些普及的金融產品亦可成為賭博的工具。賭博之誘惑已無聲無息地滲入我們日常生活中,賭博已成為輕而易舉的隱蔽私人活動了。

經過新冠肺炎肆虐全球超過一年,很多生意被迫結業,香港失業率近日上升至7.2%,可謂「民不聊生」。對於賭徒必然有一定的影響,壓力是賭徒翻賭的重要因素。他們面對如斯大的社會環境壓力,很容易因一念之差而重蹈覆轍。希望在財困時能博一些「應急錢」回來維持生計,但往往失控的賭癮一觸即發,瞬間便債台高築。所以在這危機四伏的時候,賭徒需要更加抓緊家人及戒賭群體,彼此守望;要常常緊記過往立志戒賭的決心。若有需要,便應盡早向戒賭專業人士尋求適切幫助。

對於未曾受賭博困擾的人士,包括基督徒而言,在經濟艱難時搵快錢是一大試探。須知道魔鬼很少誘惑信徒作奸犯科,但常常在似是而非的選擇中推波助瀾。當失業時,把剩餘的資產作投資來維持一家人生活可算是合情合理;但人因貪婪和自我,很容易離棄上帝。投資、投機、賭博只是心靈剎那間之轉念,那失控下滑的速度可令人驚訝!

在疫症蔓延和經濟蕭條的當下,基督徒固然要恆切祈禱和讀聖經;但不要忘記在群體中彼此實質關懷與分享。不單止主內的弟兄姊妹,更需要延伸到鄰舍的關愛。

陳玉麟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為兒子學業一家四口移英 一父親不介意轉行

晴報新聞圖片

BNO港人居留簽證計劃2月初起接受申請,市民可到北角簽證中心辦理手續。有一家四口前往申請簽證,父親坦言移英的決定一半因社會因素,同時亦希望兒子接受更好教育,不介意抵英後轉行,亦無懼喪失中國籍身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68365/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移民與心理健康(二)

移民本身是一個過程,通常從考慮至行動牽涉很複雜的心理及社會因素。假若是突發性被迫逃亡(例如涉及政治或宗教),則社會心理壓力更為巨大。移民可以是個人性質,又可以是群體性質(特別是整個家庭),後者的準備及執行會非常困難和辛苦。很多時候,家庭移民只是其中一位成員的意願,其他家人其實並沒有如此打算。這可解釋為何有些研究發現,一些太太隨丈夫移民,日後容易出現精神障礙。就算是自願及有計劃的移民,在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問題要處理。

一、考慮移民階段:一般早有打算移民的人通常對現今狀況不滿意或恐懼,才立刻決心申辦手續。這便牽涉了個人因素,特別是心理和身體健康,更包括社會及經濟狀況。

二、選擇移民地方:世界上每個地方也有其優點與缺點,而且因人而異。故此,決定去一個地方長久居住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特別是與家人一起離開的話。

三、移民中的經歷:首先是離鄉別井的問題,離開相熟的親友及環境,有點像「連根拔」的感覺,很容易出現哀愁心態。通常離開一個地方,肯定要放棄一些東西(特別是住慣了的地方和用慣了的物件),多少帶來經濟上的損失;加上失去社交支持,往往是引發精神疾病的原因。

四、移民後的適應:在新的地方落腳不難,但扎根並不容易。除了語言差異及經濟上有壓力外,起居飲食及生活習慣也需要時間適應。一般來說,年紀愈大愈困難。若久久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或出現政治動盪的情況,緊張及後悔移民的心情很容易出現。有研究指出,在新移民間,具很高或很低教育水平的人找工作特別困難(尤其沒有特別專長),因而壓力感及無力感特別大。

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問題,就是移民對當地社區的影響。不少研究指出,太多外人(特別是避難群組)移居到某一個城市,很容易與當地人產生磨擦。雖然這些難民願意擔當低下工作,但間接影響當地人就業機會;又由於言語問題,新移民往往走在一起,保持原居地的生活習慣,間接拒絕融入當地文化,很容易被視為外人,甚至是異類。假若有一、兩位新移民的害群之馬(特別是反叛期之青少年)犯了一些當地社會不接受的事情,例如:大聲吵鬧、隨地吐痰、醉酒鬧事等,就很容易被排斥了。近年德國有些地方,由於接收太多敘利亞的回教難民,結果出現了「伊斯蘭入侵德國」的危言聳聽謠言,導致種族歧視及暴力事件。

麥基恩博士

BNO移英開跑 三口家要至少$8.4萬

晴報新聞圖片

蘊釀已久的BNO「5+1」簽證在本港時間1月31 日5時起開放申請,至2月23日更可在網上申請。若以父母加1名未滿18歲子女計算,申請30個月簽證費用、連移民保健徵費及能應付6個月開支,基本門檻費用約為8.4萬元。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67316/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移民與心理健康(一)

近年來香港發生相當重要的社會事件,從修例引致社會運動開始,繼而有新冠病毒爆發,再而出現「國家安全法」事件,導致不少香港人心煩意亂,考慮移民其他地方。其實移民問題是一個有長久歷史的故事,而香港也屬於由移民而成的地方。

移民一般的定義是指從一個地方遷徙到另一個地方居住(可以是同一個國家或另一個國家),並打算長居新地方。至於移民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為了教育、醫療、經濟,甚至政治等。在法律層面往往要多一個條件,對比到他鄉工作的人,移民就是要有「尋求庇護」的意識。

從社會學角度看,移民可以分為四大類:一、自願及有計劃的(例如投資移民);二、自願但沒有計劃過的(例如海外讀書而留下來);三、有計劃過,但非自願的(例如原居地出現問題,不能回鄉);四、沒有計劃過,又不自願的(通常是指「難民」)。

從精神健康看移民問題

移民確實是人生大事,不能即興行事。有研究指出,很多人在移民前、移民中及移民後出現精神困擾。2008年有一個研究,指移民瑞典的人有12%有患精神疾病的可能。假若他們是難民,或者年紀屬於兒童及青少年,出現精神健康問題會比當地同齡的人多出很多。最著名的一個研究,就是Odegaard教授在1930年比較移民紐約的挪威人,他們比一般停留在挪威的人民,在精神疾病(包括重性精神病)的發病率高出三至五成。

至於較高患病率原因,主要有兩個:

一、適應新環境問題:就是一個人到了一個新環境,適應不了而引發精神問題。假若新地方與原居地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經濟地位等等相差越大,發病的原因也越容易或越嚴重。有社會學家稱這些適應影響為「文化震盪」(culture shock)。

二、先天性不足問題:就是想移民的人,在自己本地已有適應問題,才會考慮移民。故此,到了陌生的環境之時,當然會更難適應,因而引發精神障礙。社會學家稱這為「選擇性傾向」(selective vulnerability)。

當然也有其他因素導致新移民較易有精神問題。其實,移民這個過程也是一個很大的壓力因素。移民的人之期望與實際面對境況之落差,也會令情緒波動。假若移居地與本土的差異越大(特別是兩地人民的感情及關係),產生精神問題的機會也越高。

但無論如何,移民適應與精神疾病是息息相關的,故在計劃移民前後,必須小心留意身心健康問題。

麥基恩博士

解構男性在婚姻中被虐打的心理

受虐男士多啞忍 半數高學歷高收入 普遍3年以上才求助 有個案拖10年始離婚

早前一對「姐弟戀」情侶,女方因涉多次虐待男友,被裁定4項蓄意傷人罪名成立,引起全城關注。據社署數字,今年上半年呈報的配偶或伴侶受虐個案中,已有逾180宗受害人為男性。「和諧之家」每年亦接獲約50宗同類求助,約半數求助男性更屬高學歷、中高收入人士,但礙於各種原因未有及早求助,普遍忍受伴侶暴力3年以上,更有人拖近10年才與妻子離婚。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86266/

*** 譚日新博士回應 ***

解構男性在婚姻中被虐打的心理

一般來說,當我們聽到家庭暴力時,大多聯想到妻子被丈夫虐打。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在家庭暴力個案中,六名受害者當中有一位為男性,當中更有些人是高學歷人士。到底這類男士內心有什麼掙扎?以下讓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心境。

男性哪方面較易受虐

虐待一般可分為身體、精神或性三方面。丈夫受妻子虐待,大多是精神方面,其次是身體。這也可以理解,因女性一般比男性更懂得用言語表達自己。當然包括在爭執時,用言語表達不滿或憤怒。在一些丈夫被虐打的個案中,妻子大多先在精神方面虐待丈夫;當丈夫未能達到妻子期望而關係進一步惡化時,有些妻子會虐打丈夫發洩其盛怒的情緒,也有些人希望達到操控或震懾之目的。

男性傳統角色

在傳統觀念中,典型被推崇的男性形象一般是流血不流淚、勇者、剛強與及身材健碩的英雄。假如一位男性向他人透露自己被配偶虐打,這好像很違背傳統形像,也擔心別人不相信。故此一般來說,他們不大願意被人知道,因為這事會使他人覺得自己很「無用」、很不濟,像「小男人」一樣的感覺。事實上,在大眾文化一直也有不少「怕老婆」男士心境的描述。大多是拿來作笑話,最經典應該是八、九十年代一系列的港產電影《小男人週記》。在媒體這樣渲染下,更令一些受虐打男士不願意透露其困難。

另外,假如被虐情況不能改善,有部分男士會選擇在外結識其他異性,彌補心中渴望一位溫柔和諒解自己的女性的需要,形成「婚外情」。到被妻子發現時,他們便會被認為不忠於婚姻。雖然社會一般認為「婚外情」不道德,但是在這類男士當中,歸咎其起初的原因,可能是被妻子虐打所致。

男性求助心態

一般來說,當男性有困難時,大多是自己尋求解決方法,不容易向人提出需要或求助;特別是一些在關係和心理上的困擾。故此,通常婚姻出現問題,大多是妻子去找輔導員或教會中的傳道人求助。當男性被配偶虐打時,基於以上的男性傳統角色,大多也不願意求助。

男性在社會中,比較願意求助於專業人士,可能是醫生。因為「身體有病去看醫生」這原因較容易接受。故有些受虐男士如能信任其家庭醫生,可能會透露被虐打的情況。一方面,因為長期受虐可能已形成情緒困擾,需要服用改善情緒藥物以維持正常功能和回復生活平衡。另一方面,也有些人會考慮讓醫生驗傷,留下被虐的醫療紀錄以作日後之用。如有需要 ,醫生也可能會轉介其到合適的專業協助。

另一個可能會令這類男士求助的原因,是夫妻的問題已影響了家中的孩子在學校出現情緒、行為或學業等問題;學校的老師或社工要求與家長會面。假如會談的過程中得到這類男士的信任,他們或許會向老師或社工透露被虐打的情況,從而得到幫助或轉介求助。

在較嚴重的處境中,這類丈夫在家中與妻子爭吵或被打的聲浪已騷擾了鄰居。被鄰居報警投訴時,向警方透露被虐打,事情才曝光,因而得到協助。

為何不離開被虐關係?

家庭暴力一般來說也有一個循環圈。當這類夫婦發生衝突時,妻子會虐打丈夫去發洩其不滿的情緒,又或想達致操控的效果。無論丈夫是否願意屈從於妻子,當關係稍為緩和時,妻子可能出於想挽回丈夫的心,又或者內疚,會做一些事去討好丈夫,令夫妻間的感情好起來,有時甚至有短暫甜蜜的感覺。可是,關係上的問題卻從來沒有解決,到下一次出現問題時,妻子會再一次用虐打的方式去解決他們之間的事情。之後,又會再討好丈夫;一個周而復始的循環圈便出現了。

故此,受虐男士不是全年365天也被妻子虐打。或許不少時間受到妻子管束,只要願意聽從妻子,仍可以在關係中生存下去;有時妻子甚至對他不錯。這類男士亦較傾向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深信忍一忍就會風平浪靜。有些人會考慮到兒女們的需要,不想拆散家庭,形成這類男士一般也不願意離開這段關係。

關心同行,鼓勵求助

在這類受到妻子精神及身體虐待的男士中,他們大多是用「忍」的方法去面對妻子。如以上提及,有些人可能已形成情緒問題,甚至需要接受藥物及心理治療。但是,也有些人可能會用一些不良的沉溺方法,例如:飲酒、吸毒、賭博或濫交等,去舒解其情緒困擾。另外,他們有些人會透過「婚外情」去彌補親密關係上的需要。

須知道任何人的忍耐也有一個限度。當被虐的情況越來越頻密或去到一個很嚴重的地步,有些男士會把積存在心中的憤怒一次過爆發出來,做出一些無法想像的嚴重後果;例如:傷害自己或他人等。假如我們留意到身邊有這類男士,要好好關心他們,與他們同行。在適當時,鼓勵他們去求助,以解決困擾他們已久,但又不容易向人透露的隱情。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又是聖誕節

前幾天,科榮分享:「快到聖誕節了,今天是將臨期第四主日,象徵著平安、主與我們同在。上年在這裡,我提過這節期對我有很大意義。一個預備普世歡騰慶祝主耶穌降生,又是預備好自己,期待衪在末世再來的日子;我曾經在這天背著一大袋PET/CT片子和報告,在街頭尋訪醫生求醫治頑疾;心中卻有了預備離世的準備。年尾因為天氣寒冷,往往有癌症或慢性病病人出現併發症而入院。我又常遇到在這月份去安息禮拜特別地頻密。

12月初,我照PET/CT時,向神祈禱,我很想有一個平安的聖誕。我很少再求要有一個正面的報告了。真的,當人人慶祝的日子,周遭瀰漫節日氣氛,自己卻遇著困境艱難、離別痛悲,心裡特別難受。

聖誕節卻叫人發現有真光出現照遍世界,真正能拯救世人的神降生為人,知道我的苦況,要使我們得著平安的福音。

快樂不能時刻都有,但是平安卻是一個長期安於現狀,又抱有盼望的狀態;因為我們知道聖誕節的主角是『耶穌基督』。祝福大家聖誕平安!

『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的名必稱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恆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6)」

我每年都期望有一個享受內心寧靜的聖誕節,但常常都是很忙碌的。今年可能真是會很寧靜了!

我想起一件事,就是我在初中的時候,媽媽和我在聖誕節去般咸道合一堂崇拜。回到家裡,看到一張字條。爸爸寫下一段說話,他埋怨聖誕節並沒有給他快樂,因為他自覺命運不好。

媽媽對我說:「他(爸爸)是自找的,不跟我們去教會!」幾十年後,爸爸就在北角合一堂洗禮了,又是聖誕節。現在爸爸媽媽已經在天家了。

科榮分享一首詩歌《世界真光》

「世界真光,你照亮黑暗世界,開我雙眼能看見,

  主你榮美使我心敬拜你,我願一生跟隨你。」

「……你因著愛來世間成為人子……」

「……你是何等奇妙我的主。」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交心的突破

今天由Jessica 分享:「心中迴盪著這首詩歌『 因你與我同行,我就不會孤寂……』大家有否嚐過複診等見醫生、等聽報告,等上幾小時的滋味呢?也許,癌友們對這種等待一點也不陌生啊!

那天是我派成績表(癌情報告)的日子。因為早前癌指數曾一度上升,所以心情份外緊張;丈夫也請假陪我見醫生。雖然知道這些癌指數像是數字遊戲,也不盡然反映癌病實況,但我就是不能自控地擔心,也真知道自己的信心是何等不足!

DBS查經班的Jenny 姊妹也是那天回到腫瘤科複診,太開心了!因為疫情緣故,就是我們住在附近,也未有機會相見;都只是跟 DBS癌友們一起『網上情緣』。那天竟然因為複診,讓我們實體相見。兩個女子樂透了,就是停不了地分享。苦等醫生的時間,在搖晃之間便過去,讓本來的擔心也忘掉在腦後。

當人處身擔憂和掛慮中,有人明白您、陪伴您是何等的恩典!感恩姊妹近乎同步和我見完各自的醫生,更能夠第一時間分享我得好成績的喜悅!

我體會到聖經說:『朋友常顯愛心,兄弟為患難而生。』(箴言 17:17)」

Jessica說出了很多女士的心聲,在孤單的時候有近似自己感覺的人真的不容易。我想起很多人被親友問:「我來陪你啊?」通常回答:「不用陪!不用陪……」

有人在身旁未必就等於能夠解決孤單,我們需要的人是知心人。

很多男士面對壓力時,卻需要獨處。男人抗拒談話,只想獨處一下,以為就可以從壓力中恢復過來。男士大多沒有習慣辨認自己的感受,為了避免茫茫然的心境,男士就把生意、新聞、財經、運動變成他們的「知心友」。

值得留意:很多男士信了耶穌,加入教會之後,在團契中漸漸容易與人交心。因為他們內心有被上帝關懷的信仰經驗,他們也容易進入別人的內心世界。

Jessica分享一首詩歌《因你與我同行》

「歡笑時你同喜,憂傷時你共泣;」

「困乏軟弱中有你賜恩,我就得剛強。」

「經風暴,過黑夜,度阡陌,越洋海,」

「處處留下有你同在的恩典痕跡。」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疫症疲勞(Pandemic Fatigue)

7成受訪者感抗疫疲勞 部分人批防疫措施太寬鬆

本港新冠疫情持續近一年,不少專家均擔心市民會因「抗疫疲勞」而鬆懈防疫。一項調查顯示,有逾7成市民承認自己出現「抗疫疲勞」,部分受訪者直指政府的抗疫措施令人難以適應;若以10分為滿分,市民認為政府防疫措施平均只為4.82分,有近4成半人認為過分寬鬆,而其中最感不足是入境管制措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48926/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假如因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或斷斷續續)而感覺厭倦及不適,卻沒有可診斷的身體疾病,則可能出現了「疫症疲勞」。這綜合症並非一個專有的醫學名詞,而它出現是由於人們因為疫情需要,長時期自我保護及照顧其他的人。雖然做足了預防及隔離措施,卻未能確定自己能讓家人安全,不被感染。

另外,有一些人因為長期社交隔離,困在家中無所事事,對防疫意識漸漸疏於注意,甚至對感染與否,也不甚介懷。當防疫政策稍為放鬆的時候,便趁機會與親友來往社交,很容易忽略衛生消毒習慣。當疫情較大規模爆發,防疫措施一再收緊的時候,霎時間的熱情迅速冷卻下來,突然感覺生活沒有趣味,沒有意義。

結果上述各類人士,部分人會隨著疫情延續減低(甚至失去)了日常生活的應有動力,又或從新聞看到其他國家的情況,出現悲觀的情緒,甚至灰心失意。不過,當問及現況如何的時候,大部分人除了疲勞之外,卻很難具體說出有什麼問題,但心裡卻感受到焦慮、孤單、無形壓力及悲觀心情。

有指這現象主要受到兩大很難確定的因素影響:一、自己或至親染上疫症的機會多大?二、一旦染上,病情變為嚴重的機會多大?若是機會很高的話,疫症疲勞便更為普遍。

不過,疫症疲勞與真正染上病毒或治療之後出現的身體疲倦有所不同。後者通常會有肌肉酸痛及思想緩慢的病徵,但疫症疲勞的人思想仍然十分活躍,且經常在警覺狀態當中。

這種疫症疲勞情況的出現,不分年齡、性別,也沒有分職業貴賤。上至政府官員,下至販夫走卒,同樣可以產生這種現象。不過,在醫務人員中間,這種情況可能較常出現。原因是疫情好轉了又轉壞,一時因疫情受控感覺興奮,但轉眼間又爆發,因出現大量病人而感覺頹喪。這種情況若不改善,會出現「同情疲勞」(compassion fatigue)及身心耗盡(burnout);甚至產生了輕性或重性的精神疾病。

要幫助這類疲勞的人,基本有下列原則:

一、要明白他們,了解他們的心情及引發疲勞因素。

二、要鼓勵他們自助,脫離這困境。

三、提供一些合宜的活動,可幫助心情愉快,但不會增加患病機會。

著名管理顧問機構McKinsey & Co. 建議參考美國海軍副上將James Stockdale的方法。他在越南戰爭時成為戰俘,但要帶給他下屬有希望的感覺。他發現那些過度樂觀地認為可以在聖誕前返國的軍人,較容易出現精神問題及難適應被俘虜的生活。反觀那些接受囚禁可能有一段長時間而又盡量適應的人,心理健康較佳。這種有限度的樂觀,後來被稱為 「史托克悖論」(Stockdale Paradox)。從這方面看,負責統籌疫情的負責人,一方面要帶給市民一種樂觀希望,但另一方面切忌輕易說出無數據支持及不切實際、討人歡心的承諾。反過來,他們要懂得如何用務實、能夠長久有紀律及有實效的防疫方法,以勵志的心態去面對殘酷的現實。

此外,面對已有或會出現這種現狀的人,要給他們合適的關懷及聯繫,不要令他們感覺孤單、無助。如有可能,便給予休養生息的時間,減少工作壓力,並且鼓勵作帶氧運動及其他鬆弛活動,以能恢復元氣。

加拿大社會學Arthur Frank教授建議在長時間危機過程之下,培養正面思想,把不能改變的環境當作探索新的「人生旅程」,化作一個成長及發展的挑戰。

對於信神的人,聖經有很多激勵的說話。在舊約約書亞記一章九節:「我不是吩咐過你要堅強勇敢嗎?所以,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你無論到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

聖經又鼓勵我們要振作,說:「因為神賜給我們的聖靈不會使人膽怯,而會使人有能力、仁愛、審慎自制。」(提摩太後書1:7)

麥基恩醫生

何必難為自己

科榮分享:「十多年來一直與不同癌患者及其家人同行,當中看到癌患者除了要面對病帶來的煎熬之外,最大的挑戰是與神、與人和好。 如果能夠在這時的生活中締造和諧,對治療和康復有極大的幫助。

於患難的漩渦中,往往拉扯著身邊人來正視彼此的關係;是否能夠妥善處理,尤其是要面臨離世之時。要帶著怨恨和未處理好的關係離別,總會有遺憾。

記得我病重,身體狀態很差,要等待換肝,好像快要離開世界的時間,知道父親一點也不管、不過問。團契中某弟兄留給我的最後贈言,竟然是我的好好先生性格令他難受,因此一直暗中對我有嫌隙。這些不由自主的傷害,好像無法即時處理。因為要有長時間和正面心態才有機會修補。

活著不去面對和處理問題,命危卻沒有時間和心力去承載。到有一天面見神,還說出『天堂有佢冇我』 的言語,天堂又怎樣容納得了你呢?

我入手術室換肝前,聖靈讓我清楚知道沒有人虧欠我什麼,只有自己難為自己。當時,我求主憐憫,使我也有時間與自己和好。

『如果有人說「我愛神」,卻恨自己的弟兄,他就是說謊者,因為人不愛他已經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他還沒有看見的神。』(約翰壹書4:20)」

科榮這一句「只有自己難為自己」使我很感慨!

每一個人都想自己有一條好生命,就算身體多病痛,仍然希望自己的心靈是舒服的。生病,通常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但是結怨,必定是自己也有責任。

何必要自己痛苦下去呢?

耶穌降生及釘死在十字架上,是要消除聖潔的神與罪人之間的怨,也要消除人與人之間的怨。神、人和好,就是基督教的真理。這不是什麼深奧的神學思想,看看上面科榮幾百字,就是應用版本。雖然科榮今天仍然是癌症病人,但是心靈多麼舒服,去到哪裡都有笑容和可以幫助人。

大家羨慕嗎?今天開始不要難為自己,向神祈禱要求心靈舒服。

科榮分享的詩歌《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一起走過危難有多美,同分擔喜與悲,

  互勵互勉體恤,彼此分擔代求,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人生志向

Tony分享:「最近香港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病)第四波疫情,聰仔也因此停學。太太每天也留意新聞,關注確診人數的數字。我明白現在很多人擔心第四波的疫情,但是香港每天幾十人染疫,相對歐美等地,香港的情況已算是很輕微。

香港人都很自律,全部人出街都願意戴口罩;再加上衞生署累積了頭三波疫情的經驗,已經把很多漏洞堵塞了,而且現在市面上口罩的供應十分充足,所以真的不用太擔心。

約了一位癌友到中環,陪他去見腫瘤科醫生取第二意見。他的情況令我感到十分無奈!因為他的醫生處方了一些標靶藥給他,可是一個月要花幾萬元。他跟我說他吃不起,但又申請不到資助。我知道若他不吃這些標靶藥,他的病情可能會惡化。

人生總會遇上一些無奈的事情,問題是我們怎樣去面對。有些人當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的時候,總會擔心和憂心,甚至會演變成為情緒病和抑鬱症。要解決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將擔心和憂心轉化為安心和放心。怎樣轉化呢?我們需要一個轉化器,便是主耶穌基督。

聖經上說:『我把這些事告訴了你們,是要讓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鼓起勇氣吧!我已經戰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 

願我們都能將千萬個擔心和憂心轉化為安心和放心。願主祝福帶領,願一切榮耀歸於主。阿們!」

對大部分癌症病人來說,負擔不起長期的藥費支出就等於希望完結。因此,癌關事工重要的訊息就是把徬徨的心情放在神的計劃裡。相信神與我們同在,就等於平安與我們同在,我們需要抓著平安成為我們的人生志向。

我在足球總會裁判部周年大會主講「球證EQ」,現場有幾十位資深球證,另外有二百人在網上看現場直播。我很敬重這些多年在綠茵場上奔跑的球證,我告訴他們這是一個人生志向,不只是工作,不只是事業。他們能夠面對球員和球迷隨時不友善的責備,能夠在電光火石之間作出快速的判斷。雖然有時候未達到完全的準確,但是仍然要在下一分鐘堅持繼續公正地執行職務。這種毅力是一種高貴的情操。

離開會場後,我想起人生就是在這片綠茵場上,每個人都追逐一個理想象徴──皮球。

究竟這個理想象徵每天能夠令我們振奮嗎?

Tony分享了一首詩歌《耶穌已經勝過世界》

「在急難中,我要仰望祢」

「我的神,我的救主」

「求祢賜給我力量,給我更多信心」

「我要依靠祢,堅持到底」

「雖在世上有苦難,但我心中有平安」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

憂子女墮色情陷阱 惟近半家長無性教育

民建聯於9月23日至10月30日訪問616名有子女的家長,結果顯示82.5%受訪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但有47.9%人從沒與子女談及性教育,主因是不知從何入手、難於啟齒、認為長大自然明白等,而71.9%家長則認為現時學校推行的性教育及德育不足。

民建聯引述警方數字指,今年首半年已錄得206宗裸聊勒索案,超越去年總數171宗,建議若有人以私密照勒索,政府可研究將罪犯列入性罪行名冊,並加強宣傳,警告青年切勿發布、下載或管有不當色情影片或相片。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05607/

*** 黃葉仲萍博士回應 ***

網絡是一個虛擬世界,對一些入世未深的年輕人,這網絡所提供的刺激、大量的資訊與及自由度是他們難以抗拒的誘惑。

從民建聯所做的民間訪問,我們可以粗略地歸納出以下的心態﹕

  • 家長未有足夠的警覺性及能力去處理網絡的吸引力。
  • 大部份人期望學校去處理這問題。
  • 學童生活無聊,好奇探索的天性需要被滿足。
  • 家庭成員之間的疏離感。

這份訪問特別關注性教育。假如上面的心態未能處理,那性教育的責任只會被推來推去。家長本身可能對性有關的題目感覺不自然,難以啟齒;所以很容易採取迴避、推卸的態度。

性教育像其他的家庭教育一樣,最實在和到地的方法是身教。假如家長能夠接受孩子的提問,遇到困惑能夠與孩子共同商量,家庭生活關係密切,没有許多空間讓網絡偷偷進來霸佔位置;那性教育就像其他教育一樣,很容易成為家庭生活的一部份。

黃葉仲萍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家庭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