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引致精神障礙的高危因素

根據RS Murthy及R Lakshminarayana在「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期刊《世界精神醫學》(2006年2月)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所述,他們確定了戰爭(無論是對內或對外)會嚴重影響當地人民之精神健康。作者綜合了在各地大小戰爭與精神障礙的研究,繼而列出一些高危因素,包括:

一、女性:雖然成年男性在戰爭中傷亡比較多,但生存下來的女性及兒童容易在戰爭環境下出現精神壓力;其中原因是他們容易受到暴力傷害。此外,在戰爭期間,缺乏社交上的支持,這樣對母親的心理尤其不利。

二、兒童:有研究指出:母親若然在懷孕前後有憂鬱情緒,其產下的嬰兒日後的成長會有負面影響;而青少年若經歷過戰爭創傷,患精神障礙的機會明顯增加,這種情況可以在「巴勒斯坦」的難民中看見。

三、創傷的嚴重性:很明顯,創傷越多,身心靈的困擾越嚴重,而精神障礙事件肯定因此而增加。

四、戰爭帶來人生經歷:假若要面對戰禍的各種艱難(例如:親人喪生、失業失學、貧窮與飢餓等),精神問題更容易出現,程度更嚴重。相反,若能經歷美好事件,例如能夠保持安居樂業,得到經濟支援等,則會減少心理後遺症。

五、社會心理支持:不少研究確定缺乏人際關係及社交上的支持,或者沒有宗教及文化上正向態度,便容易受到戰爭創傷的負面影響。

由此可見,若能針對上述高危因素而給予適當的教育、預防、輔導及康復補助,可以大大減少因為戰禍而來的精神障礙。

聖經雖然記載了大小不同的戰爭,但是耶穌教導信徒不要驚慌:「你們會聽見有戰爭和戰爭的風聲;你們要小心,切勿驚慌,因為這些事必須發生,不過結局還沒有到。」(太二十四6,《環球聖經譯本》)。此外,耶穌更要求他們善待敵人:「倒不如這樣:『你的仇敵如果餓了,就給他吃;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做,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不要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0-21,《環球聖經譯本》)。

麥基恩醫生

戰爭對社會心理的影響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似乎沒有大型的戰爭,但是不斷出現國與國的衝突(例如伊拉克與科威特戰爭)及民族間的內戰(例如斯里蘭卡「泰米爾」族與「僧伽羅」族的矛盾)。2022年的俄烏戰事會否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仍是未知之數!

戰爭不論大小,對於參戰國的社會及其人民之健康確實有災難式的影響。除了身體上的疾病及傷亡以外,精神及心理上的創傷也相當嚴重。因為戰爭破壞了社會及經濟結構,帶來各方面的社會心理困難,包括貧窮、營養不良、物資缺乏等等,導致社區、家庭及個人經歴相當大的適應壓力。這種心理障礙不單在戰爭時發生,更會在戰爭後出現,而且會延續相當長的時間,對醫療服務帶來沉重的負擔。有些特別脆弱的群組,尤其是兒童及青少年,戰爭創傷後遺症往往會影響他們的成長,甚至整個人生。2005年5月「世界衞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發表聲明,要求會員國加強保護在軍事衝突中的兒童。同年,「世界衞生組織」(WHO)執行委員會也要求所有國家實施及修補因戰爭、衝突及天然災害帶來的心理創傷之各項計劃。「世界衞生組織」在2001年《世界健康報告》指出:在世界有軍事衝突的地區,經歷創傷的人口中有十分一出現嚴重精神健康問題,而另外十分一會有行為上的困難,影響社會功能。最常見的病徵,包括憂鬱、焦慮、失眠及軀體化問題(例如:背痛、胃痛)等。

自古以來,民族間為了自身利益,發動戰爭很難避免。聖經舊約記載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進入迦南地,為了生存及宗教的理由,與當地阻擋他們的民族爭戰,其中有亞瑪力人(出十七16)和米甸人(民三十一2)。但是在後來的日子,他們卻渴望和平:「他們會把刀劍打成犁頭,矛槍打成鐮刀;這國不向那國揮刀,也不再學習戰事。」(賽二4)。

麥基恩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