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封存與碳捕獲

碳封存(Carbon sequestration)就是從大氣中吸取、去除和儲存二氧化碳(CO2)的做法,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眾多方法之一;亦被認為是從地球大氣中除碳的關鍵方法。要達到在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每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都很重要。碳封存等方法展示人類如何與自然環境及科技協調,以應對氣候危機。

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中,約有45%留在大氣裡,這是全球變暖的一個主要因素。自然地發生在環境中的碳封存有兩種基本形式,就是通過生物環境及地質環境。

當碳儲存在自然環境中,就會發生生物碳封存,包括所謂的「碳匯」(Carbon sinks),例如:森林、草原、土壤、海洋和其他水體。這也被稱為「間接」或被動形式的隔離。

森林和林地(例如:田野、草原、灌木地等)被認為是天然碳封存的最佳形式之一。二氧化碳在光合作用過程中與植物結合,將其交換為氧氣作為淨化排放物。因此,保護這樣的自然環境對於確保碳匯有效吸取二氧化碳至關重要。過分砍伐森林來用作土地發展或密集耕作,對這一種自然過程構成最大的威脅。

通過沼澤、泥炭,碳也可以被吸取二氧化碳,並以碳酸鹽的形式儲存。隨著二氧化碳與其他礦物元素(如鈣或鎂)混合,這些碳酸鹽會在數千年的時間裡積累起來。最終經過很長的時間(不下70,000多年之後),從地球上釋放出碳來。

海洋及其他水生環境是二氧化碳的重要吸收體。海洋中的微生物每年產生總產量一半的氧氣,吸收超過2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主要存在於海洋的上層。然而,太多二氧化碳會使水酸化,對海洋下面存在的生物多樣性構成威脅,這也是我們誓要為大氣層脫碳的其中一個原因。

當二氧化碳儲存在地下地質結構或岩石等地方時,就會發生地質碳封存(Geological carbon sequestration)。這個過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是人為或「直接的」,是一種有潛質可發展的儲存方法。碳捕獲和儲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就是涉及捕獲由發電或工業活動(如水泥、煉鋼等工業)產生的二氧化碳;然後將這種二氧化碳壓縮,並運輸到地下深處的設施中,在那裡將其注入岩層中進行永久儲存。

但是自上世紀70年代初以來,全世界一直在試驗CCS;有很多項目開展,卻不幸地終結,主要是因為這些項目所需資金非常昂貴。支持經濟是支持政策的先決條件,希望各個已發展的國家能夠大力支持。

近來的創新科亦在大範圍內有效地處理封存的二氧化碳。石墨烯的生產需要二氧化碳作為原料;儘管僅限於某些行業,但是它大量用於生產我們日常使用的技術設備中,例如:智能手機或計算機處理器等。另外,一門相當新的科技有待發展。科學家可以通過從空氣中捕獲的碳來改變它的分子形狀,以製造新的化合物。即是可以提供一種在減少大氣碳的同時,又可以創造出原材料的方法。

如果能夠開發大規模CCS的技術,可以抵消在任何排放活動中捕獲的碳,將幫助我們更快地實現碳中和。擴大碳捕獲規模的最簡單方法就是讓已經存在的自然環境發展,重新造林將更有效地進行碳捕獲。除了採用清潔能源及對高排放行業(如建築、發電或運輸)進行高程度的脫碳外,我們亦可透過調整我們的生活及消費模式,使大氣的二氧化碳減少。

今天的CCS只是故事的一小部分,佔全球每年33GT碳排放量不到1%;未來將有更艱巨的旅程。若要兌現《巴黎協定》的承諾,環保専家估計到2050年CCS產能將從今天的56噸增加到4GT至8GT之間。這意味著從現在開始要加快碳捕獲和儲存升級進度。如果沒有CCS技術,要達到在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相信會比較困難。

神造人的時候,也有用氣。「耶和華神用土地的泥土塑造了亞當,把生命之氣吹進他的鼻孔,亞當就成了有生命的人。」(創二7)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全球塑膠公約

我還記得小時候在小商店(士多)買汽水飲品回家飲用,盛載飲品的玻璃瓶須繳付「按金」,我才可以帶走飲品,香港人稱之為「按樽」。其後,塑膠樽流行,沒有商户收回塑膠樽重用,故此用完的塑膠樽大部分送去了堆田區或在社區、自然環境中成為廢棄物。當年,在街市買肉類蔬菜,小販不是用塑膠袋盛載,而是用「禾稈草」和紙張(甚至是廢棄的報紙)包裹後讓顧客帶走。

自1950年代起,人類才開始使用塑膠材料,從那時起至2015年,英國衛報報道有研究指出:全球共產生了70億公噸廢塑膠,其中只有約9%得以循環再造,12%被焚化。香港在2020年棄置於堆填區的都市固體廢物,塑料廢物每日平均量有2,312公噸,佔整體都市固體廢物的21.4%。2020年從都市固體塑膠廢物回收之可循環再造物料的數量有102,000公噸,佔整體塑膠廢物只有約11%。

據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報道,目前全球每年生產多達4億噸塑膠,按趨勢更會於2040年倍增。其中每年最少有1,100萬噸塑膠流入海洋,除了危害海洋生物及整個食物鏈,令人類自食其果;而大部分塑膠源頭正是化石燃料產業,在生產過程,同步加劇氣候危機。還有研究顯示,連外來生物種都會隨著海洋塑膠污染物跨境遷徙,讓原不屬於當地的物種出現,使原有生態出現生存危機,可見塑膠污染的影響力。塑膠製品是海洋垃圾中最大、最有害和最持久的部分,至少佔海洋垃圾總量的85%。

也許有點遲,可幸在2022年2月底於肯亞首都奈羅比召開的聯合國環境大會(UNEA5.2)中,有175個國家及地區領袖於3月2日決議通過為制止塑膠污染,作出重大決定。聯合國成員國將共同制訂具法律約束力、涵蓋從生產、傾銷到棄置塑膠的整個周期之《全球塑膠條約》,並於年內展開商議程序,爭取於2024年將其落實執行。在製定新條約時會考慮以下要素:

– 解決海洋和其他環境中塑膠污染及其影響的全球目標

– 塑膠整個生命週期中,包括產品設計、消費和廢物管理等的防止污染的全球義務和措施。

– 提供與政策相關的科學信息和評估機制

– 為條約實施提供財政支持的機制

– 提供國家和國際合作的措施

– 預防、減少和消除塑料污染的國家行動計劃和報告

– 執行條約進度的評估

在過去的5到10年中,國家和地區政府,以及一些國際組織採用了很多行動計劃和工具來嘗試解決塑料污染及其污染對生物多樣性氣候變化、健康和社會問題的相互聯繫。在國家層面,許多國家已經開始限制或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用具。儘管如此,塑料目前仍然不受任何單一國際條約約束。此外,隨著國家和地區倡議增多,反而導致經常有不同和不兼容的規則,給受監管的行業帶來更大不便及增加生產成本。由於這些原因,這一項新的國際全球塑膠公約將期望規範全球塑料生產、使用和處置的關鍵步驟,以及尋求統一監管標準、可預測的國際標準及通用指標。

UNEA5.2決議承認塑料污染對所有環境構成威脅,並對人類健康構成威脅,更重要是認定了所有有關的機構在制定和實施該條約中的作用,並強調應該通過制定新條約須考慮的要素,制定解決從原材料的提取到塑料棄置的整個生命週期中所產生問題的措施,包括了有效的機制用於將資金引導至各有需要的國家、實施塑料廢物管理系統,以至使協議得以落實等。

我寄望藉著這個《全球塑膠公約》約束更多國家與地區政府落實走塑、實踐源頭減廢、建立重用的文化及循環系統,打造無塑的未來,讓後人擁有可持續發展的地球家園。應對塑膠污染危機,解決方案包括源頭減廢,建立「重用」的文化和循環系統,各地的政府也認知到壓制塑膠污染必須全面,在塑膠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都需要著力防範污染。

世界認識到塑膠污染的過犯,從而制定機制和措施補救,有點像人知道自己的罪惡,認罪侮改。基督徒追隨耶穌基督,都會承認人有罪,相信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流血為人贖罪。凡相信主耶穌的人,都得永生,罪被赦免,亦願意讓神進入內心,引領生命。

「我們如果承認自己的罪, 神是信實的,也是公義的,他會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太陽能太陽光

根據《巴黎協定》,很多行業在節能要求方面正在系統地提高。現在,許多政策制定者正在擴大零能耗的改革和行動。因此,企業生產亦積極使用綠色能源。太陽能光伏板(PV Panel)是一種普遍使用的可再生綠色能源工具,是太陽能的轉換器,將太陽能轉換成電能供電氣器具使用。

環保業生產界有人意識到太陽能光伏板的源頭材料多晶矽的製造過程與電池技術於生產時,大多倚靠高污染、便宜的燃煤發電廠電力,具有頗高的碳足跡。所以企業生產商在選購時,亦要考慮產品生命週期的碳足跡,以防止碳洩漏。整體而言,我相信使用太陽能光伏板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可再生能源。

碳洩漏是指有部分國家或者企業採取減排政策時,它所帶來的溫室氣體減排量可能被其他非減排地區或國家增加的排放量部分或者全部抵消。即是對於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而言,減排政策效果將被削弱。

直接使用陽光,也是一種有效使用太陽的方法,例如:用在建築物的照明上。陽光傳輸系統是能夠將太陽能引導到整個建築物的設備,並以自然光照明。該技術需適當使用鏡面光管、光纖、棱鏡光導、透鏡導引系統和丙烯酸纖維棒(acrylic rods)。光學原理是多重反射、全內反射或匯聚折射表面,可以顯著降低建築照明能源需求。

這項技術有兩種基本形式節省電能的機會:第一種形式是由於減少電氣照明而節省照明能源;第二種是由於冷卻能源而節省,它可以將紅外線和紫外從光譜中分離出來,這些分離出來的日光光譜光線對保護環境和人體健康有積極好處。這項技術發展的關鍵問題是有效捕獲、轉換和儲存巨大的自然陽光資源。

作為冷知識:事實上,在短短兩個小時內撞擊地球的太陽能總量足以滿足目前全球一整年的能源消耗。問題是如何攝取及維護這樣的能源。

在香港,建築物佔大量的電能消耗及碳排放。因此,開發陽光傳輸技術可能是在2050年實現淨零碳目標的背景下,有效減少碳排放的其中一個手段。然而,這項目需要技術創新和政府推動,以及相關人士與工程師和學者們的參與。

光對人很重要。世界本來沒有光,沒有光便沒有生命,所以神創造了光。「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一3)。神首先創造光,然後「神看見光很美好!神把光暗分開,神稱光為『晝』;黑暗,他稱為『夜』。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一天。」(創一4-5)。神看光是好的,衪的創造是美好的,衪從不美好中創造了美好出來。在黑暗、沒有秩序的混亂世界當中,神創造了光,就重新整理出世界的秩序來。神是可稱頌和讚美的,阿們!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香港綠色金融推廣策略

為了全球和區域氣候適應的綠色創新動力推動著香港的投資者去尋找可持續,並且符合環境、社會和管治(ESG)標準的投資機會。金融行業的不同持分者一直對具綠色或ESG目標的金融產品有需求,這些需求引導資金流向有正面影響的綠色項目或公司。

綠色金融有助解決全球或區域氣候適應性的問題,因為它顯示了一個普世共識,就是部署應對可持續性挑戰方面的透明資本去處理氣候適應力是必需的事情。

香港工程師學會──環境分部的Dr. Alex Gbaguidi* 認為可通過多種手段促進香港綠色金融的發展,包括:

1.創建地方主權綠色金融:

應設立地方政府主權的綠色標籤債券。它將為綠色金融收益使用的透明度提供一個例子,並量化香港在促進綠色金融增長方面的領導作用。

2. 加強綠色城市投資:

這可以通過在香港探索金融創新的試驗場來實施,並以經濟結構調整為目標。新興的智慧城市技術和項目將對綠色城市金融具有吸引力。

3. 企業綠色金融多元化:

應建立激勵機制,調動民間綠色債券和貸款的發行,適當透明和披露的民間綠色投資,鼓勵有個性化設計的金融產品。

4. 加強證券化:

在更加市場化的綠色金融體系中,資產證券化對於不願過度擴張資產負債的情況下去發展貸款和投資業務的銀行和企業家來說,至關重要。潛在發展領域包括開發銀行的綠色信貸、存倉設施、綠色資產擔保證券、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和碳債券等。

5. 確保綠色金融與環保產業發展的一致性:

所有綠色投資都必須與發展環保產業的需要一致。建立長遠評核系統,對綠色項目的環境影響進行評估和量化,簡化審批程序,提高綠色融資效率有所幫助。

6. 促進綠色金融的社會效益:

除了環保表現外,綠色金融還必需創新地與人類發展和優質生活指標有所關聯。

中央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並力爭在二○三○年前碳排放達峰,以及在二○六○年前實現碳中和。在香港,行政長官在《2020年施政報告》中宣布:香港特別行政區將致力爭取在二○五○年前實現碳中和。Dr. Alex Gbaguidi以上的綠色金融推廣策略有助香港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香港綠色金融市場的增長還在於降低資本成本、動員國內外直接投資作為資產、將個人儲蓄引入強大的零售綠色金融市場,以及確保國際認可。

香港政府一直提供有助於市場發展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的基建及推出有關措施,以鼓勵更多機構善用香港的資本市場、金融和專業服務作綠色項目的投融資和認證。在資訊披露方面,市場上仍然存在一致性、透明度及充分性的問題。高度關注環境的投資者亦期望金融產品的綠色相關表現能有更高的披露標準,以便作出有根據的投資決策。證監會於2019年4月11日,也就加強綠色或ESG基金的披露安排發出了指引,以協助業界解決問題。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Dr. Alex Gbaguidi是可持續發展及ESG方面的專家,現任香港工程師學會環境分部委員

窮途末路發泡膠箱

第五波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內地擔心用來盛載新鮮蔬果、魚類等發泡膠箱帶有病毒,因而拒絕回收再用;導致近日大量發泡膠箱堆積在本港各街市附近的街道。發泡膠箱在本年三月起,已不能像以往隨運菜車北上,轉回內地載貨。以往可重複使用的發泡膠箱變成垃圾,充斥香港市場。

顧名思義,發泡膠箱用發泡膠製成。發泡膠polystyrene foam(又叫泡沫塑料、保利龍泡沫,英文styrofoam)是聚苯乙烯(簡稱“PS”,化學式是C8H8)n,塑膠分類回收標誌“6”)的其中一種形態──發泡聚苯乙烯,或稱「可發性聚苯乙烯」(Expandable Polystyrene, EPS),具有相對密度小、熱導率低、吸水性小、耐衝擊振動、隔熱、隔音、防潮、減震、介電性能優良、透氣性以及耐洗性高等優點;又可以承受相當高的壓力。在200℃下,它也不會熔化。當溫度降至零下32℃時,其柔軟性依然可以。因此,它被廣泛應用於工商業的包裝材料上,是日常生活經常用到的一種塑膠。

聚苯乙烯是普遍認為不可生物降解的物質,而自然分解需要超過一萬年。隨著全球經濟飛速發展,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廢棄量與日俱增。這些廢舊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份量輕、體積大,本身又難腐蝕及分解,成為處理垃圾一大難題。近年,發泡聚苯乙烯再生利用成為環保再造業界最關注的問題之一。

2015年《香港海上垃圾的源頭及去向調查》報告指出:發泡膠佔本港海面垃圾第二位(22%),主要是「用於運載水產和蔬菜的大型發泡膠箱、市民在釣魚時用於存放漁獲的發泡膠箱,以及在康樂活動時使用的食品容器。」報告以 2013年收集的14,905公噸海上垃圾推算,廢發泡膠佔3,280公噸。海上用的發泡膠多數被直接丟進海洋;至於陸上用的,也因為回收成本太高,回收商沒有利潤可圖,最終棄置於堆填區。根據2019年《都市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數字顯示,香港的堆填區每日接收89公噸發泡膠,一年超過三萬二千公噸2020年的報告,環保署並沒有把發泡膠廢物種類數量劃分出來顯示。發泡膠一旦進入海洋環境,便會長時間飄浮在海面,影響海洋生態。因此,政府一直鼓勵從源頭減少使用發泡膠。

基於本港發泡膠回收渠道之貧乏及暫存空間的限制,香港全年發泡膠回收再造物出口量只佔整體發泡膠棄置量的 0.3%。由於發泡膠輕,但體積大,大量發泡膠經回收處理後,只可以製成少量塑膠原料,導致其物流和回收運作成本很高;加上發泡膠廢物多已被污染或夾雜其它雜質,所以發泡膠的回收效益相對低。

2019年香港爆發新冠病毒至今,政府推出一系列禁止食肆堂食安排,令外賣即棄餐具廢物大增。及至最近,發泡膠箱圍城,發泡膠垃圾大量產生,問題更加突出。要徹底解決問題,政府應考慮積極協助發展本地回收行業,例如:補貼回收商營運成本。務求達至本地廢料,本地處理,杜絕發泡膠箱圍城的困局。

在大自然的生態環境裡,物種完美地互相配合,能夠維持一個永續的生態。神全能的創造萬分美好,人類的發明製造無可媲美。「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詩九1)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環境、社會及企業管治ESG (1)

香港以至世界大型的企業近年積極推動環境、社會及企業管治ESG概念。ESG是三個英文單字的縮寫,E是Environment(環境保護),S是Social(社會責任),G是Governance(企業管治)。《聯合國全球契約》(UN Global Compact)於2004年首次提出ESG概念,被視為評估經營一間企業的指標。企業或者機構常常談到實踐社會責任,並標榜樂於承擔此等責任。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又是什麼意思呢? 根據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BCSD)的定義,一間企業貢獻經濟發展的同時,承諾遵守道德規範、改善員工及其家庭、當地整體社區、社會的生活品質,這就是企業的社會責任(CSR)。

早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時代及二十世紀初,已經有企業家十分關心社會,例如:美國首富鋼鐵大王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他致力於維護世界和平、教育、科研等慈善事業,並將自己絕大部分財富回饋社會,可視為對社會盡義務,感動、影響後世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看法。儘管負責任的企業早在一個多世紀前已經存在,「企業社會責任」一詞卻是在1953年由美國經濟學家霍華德鮑文(Howard Bowen)在其著作Social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Businessmen (中文譯名:《商人的社會責任》)中提出。到了1970年代,企業與社會之間的《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概念開始孕育;到1980年代,CSR繼續發展,越來越多組織開始將社會責任納入其業務實踐中。

粗略地說:CSR是一個廣泛的概念,而ESG則從環境、社會、企業的經營多角度提出實踐CSR的原則,亦是評估一家企業永續發展(sustainability)的指標。「永續發展」應該是企業追求的大方向,CSR是永續發展的重要概念,ESG則是其中一種衡量指標。投資者及企業家越來越重視ESG表現,因為它的表現直接影響相關企業的信譽、價值及投資前景。因為有不少企業對外聲稱自己關懷環境、關注社會責任、遵守道德規範,時常發佈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訊息吸引大眾,但是使投資者無所適從。ESG在這方面為投資者提供一個客觀的指標來評估企業到底做到多少有關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的責任。符合ESG標準對於企業競爭和獲取資本方面日益重要,不僅是對企業道德上的要求,而是企業長遠地賴以保持財務及發展可持續性和彈性的競爭優勢。

喬治亞大學商業管理作家兼教授Archie B. Carroll卡羅爾在其1991年的文章《企業社會責任金字塔》Pyramid of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中,概述了他認為對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至關重要的四個領域──經濟、法律、道德和慈善(Economic, Legal, Ethical and Philanthropic)。

企業的經濟責任是必須保持一家企業的財務穩健,這是企業活動的基礎。作為社會組成的一部分,在法律框架實現經濟目標自然是理所當然的法律責任。至於道德責任,公眾期望企業能遵循大眾的倫理規範;而慈善責任是企業自行決定貢獻社會的自願行為。卡羅爾把四個主要責任按其重要性列成一個簡單的金字塔框架。經濟元素最重要,放在金字塔最底部分,其上是法律,再上是道德,慈善的重要性最少。這是從企業自身利益和社會倫理角度去排列次序,而從基督教理念去看,我總覺得道德和慈善責任應該盡量履行多一點。

「你要全心、全意、全智、全力愛主你的神。其次是:『要愛鄰人如同自己。』再沒有別的誡命比這些更重要的了。」(可十二30~31,《環球聖經譯本》)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