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沙滿天 近10年最強沙塵暴侵襲北京

am730新聞圖片

中央氣象台昨(15/3/2021)早6時將沙塵暴藍色預警提升至黃色,新疆、甘肅、內蒙古、北京等12省區市昏黃一片。北京全市能見度普遍跌至1,000米以下,局部地區僅得300米,首都機場及大興機場截至昨午4時許共取消航班54架次,學校及校外教育機構暫停戶外活動。不少市民改戴防霧霾口罩,又戴上眼罩、穿上便利雨衣,或者用絲巾蒙面,遮擋沙塵。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news/

*** 何建宗教授回應 ***

《環保: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今年3月15-17日,北京出現了自2015年以來最猛烈的沙塵暴吹襲事件。漫天黃沙,令「兩會」前的首都黯淡無光;污濁的空氣迅即成為今春最有爭議的坊俗話題。北京市氣象局在沙塵暴次日,又發出了霧霾警告,打破了從前「有沙塵暴便沒有霧霾」的迷思。根據國家環境與生態部的專家解説:今年事出突然,主因是「氣候變化」。説真的,過去十多年來在大西北的植林計劃,頗有成績,起碼在過去六年,中國已很少沙塵暴的發生,目光反集中於空氣污染的嚴峻。去年,政府官員還高興地宣佈: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霧霾亦已逐漸受到控制。今次事件發生,足證環境保護問題真是十分複雜;它是一項長期艱苦工作,不能靠單方面做出某些成效便算,乃要整體規劃、科學地管理,還要公眾參與,刻不容緩!

專家之所以説沙塵暴與霧霾很少並存,乃因:(1)內陸強大氣流吹刮表土,才形成引致沙塵暴的PM10砂粒;而當北京上空風勢微弱,因工廠黑煙和汽車尾氣所產生的PM2.5才會積累不散;二者矛盾很少並存。(2)雖然兩種狀況均會嚴重影響肺部功能和身體健康,但其實病癥和醫療方法均不一樣;且兩種氣象情况很少共同在1-3天内一起發生;因此,北京人有所謂「二月吸霾、三月吹沙、四月飄絮、五月吃土」的連段套路。

am730新聞圖片

今年沙塵暴的起源地,不是在中國內疆和北京近郊,乃始自西北毗鄰的蒙古國。原來,今年初春內蒙古一帶嚴重昇溫,降雨量亦反常不多,在乾旱炎熱的環境下,表壤中的沙塵比以往更容易剝蝕而形成。而去冬的溫暖氣溫,氣象學上,也較容易令中亞大陸形成風勢強勁的氣旋。在高溫、降水少和強風吹拂等條件下,沙塵暴于短時間內橫掃內蒙古、新疆的南疆盆地、甘肅省和山西省,長驅直下河北省和北京。在沙塵暴達到「嚴重污染等級」那幾天,北京大部分地區的工業運作、上班上學,交通運輸管理一時未及配合調適,乃至污染物在黃沙萬里的天空中滲雜,產生了光化學霧霾。據悉,這幾天市中心區的能見度在800公尺以內;明明是清晨時份,街外卻仿如黃昏時刻,十分恐怖。

網絡圖片

沙塵暴和霧霾一樣,防護措施包括:緊閉門窗、出門配戴口罩、有長期呼吸道疾病的人、老人家和孩童盡量避免出門,排放污染物嚴重的工廠要及時停產,若使用化石燃料的小汽車和公共交通工具上街也可免則免。預防勝於治療,都市規劃要科學化和合理化,植樹綠化和防止沙土流失的工夫不可荒棄,工商企業也要做妥污染防治和環境評價。普羅大眾更須在日常生活中實踐減碳節能,而環境教育要積極推廣。

天地都是上帝所創造,世人要做個「地球好管家」。基督徒須榮神益人,以愛服事毗鄰,「著眼全球,本地入手;共同承擔,由我做起!」

何建宗教授
香港極地研究中心主任

全民減廢

政府望垃圾徵費 人均棄置廢物減45% 冀2035零堆填

晴報新聞圖片

為推動全民減廢,政府發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35」,新定立中期減廢目標是透過垃圾徵費,將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逐步減少4成半;長遠目標冀在2035年前達至「零廢堆填」。

綠領行動總幹事何漢威批評,上一份藍圖不達標且垃圾棄置量倒升,新藍圖目標是人均減至約0.89至0.81公斤,與早年目標相若,認為有欠進取;且回收率維持不變更是原地踏步。

何又稱,對比歐盟今年起全面禁用膠餐具,本港走塑政策最快2025年才實施是遠遠落後,批評港府歎慢板。他指焚化爐並非最佳減廢措施,當局未做好源頭減廢及回收工作,沒理據再興建新焚化爐。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74573/

****** 回應*****
《起初關愛受造世界》編者 BERESHITH

所有生活在地球上的生物都會產生廢物,只是人類所產生的廢物不一定可以自然降解,回歸大自然的循環。因此,廢物處置遇到的問題不是香港獨有,而是一個由古至今人類都要面對及處理的問題。只是這問題隨著現代人不斷產生種類繁多,且有嚴重毒害性的廢物,加上跨國利益角力,因而變得複雜化。

人類容易忽略,不能自然降解的廢物會佔用地球上的空間,甚至有時會與人類爭奪珍貴的土地空間。然而,廢物所佔用的空間是與它的體積而不是重量有關。就算廢物被焚化後,灰燼也不是零體積,也可以仍有或更甚的毒害性,需要進一步處理及處置,過程中也可以產生相當體積的二次廢物。況且,焚化廢物本身已是污染環境的活動。那麼,香港應以重量去訂定減廢目標嗎?

人類產生的廢物源於人類基本的「衣、食、住、行」等生活行為,現代人稱這些人類活動為經濟活動,而廢物量與經濟活動是成正比的。1 由於每一個人都會產生廢物,只是不同年齡的人所產生的廢物有些許差異。因此,廢物量也與人口及其結構有關。香港政府統計處預期人口將持續老化,其速度會在未來20年顯著加快,尤其以未來10年最為急劇。2  人口老化對廢物產生量及可回收性有甚麼影響呢?

自古以來,人類另一個有別於其他的地球生物,就是懂得耐用(durable)和回收重用(reuse and recycle),特別是在物資短缺的日子。然而,在現代環球消費主義文化下,這些人類的美德因為與營商利潤對著幹,而被環球企業視為眼中釘。在仍以國民生產總值(GDP)作為量度國家或地方政府管治成敗的情況下,耐用、回收重用、源頭減廢有甚麼位置呢?

環球回收率取決於環球回收市場,可回收的廢物只要有市場,就算政府不推動也會有回收。國內改革開放後,啟動了大量生產及經濟活動,因而成為環球可回收廢物一個重要市場。但當環球經濟改變時,回收市場也一定受影響。環球回收市場逆轉並非近年才發生,其實早於2008年環球金融和經濟出現問時已開始。環境保護署自2011年公佈的每年本地廢物回收率也反映了情況3,只是沒有被留意。

當環球經濟下滑,各國及各地政府就會以增加各類消耗物資的經濟活動去拯救經濟,回收、減廢、綠色經濟等政策,就只能靠邊站了。

香港是個外向形社會,其經濟也會受環球經濟及內部情況影響。環境保護署公佈的《2019年每年本地廢物產生情況報告》已指出,2019年香港的總廢物量因當年本地社會運動對經濟活動的影響而比2018年減少了2.8%。政府統計處於1月中公佈10月至12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6.6%,創16年來高位;就業不足率則維持3.4%。2020年,新冠病毒引發了科技及營商深遠的急速變更,這些都可以影響各階層市民的收入。消費與收入是分不開的,對廢物總產生量會造成怎麼樣的影響,暫時仍是未知之數。

無論世界政經環境如何,香港的減廢教育是極為重要,畢竟地球資源有限,今天隨手可得的物資不會永遠理所當然地出現在香港人面前。但是減廢教育必須是全面的,「以物換物」形式的環保宣傳教育活動或許能使回收量增加,但對源頭減廢、珍惜寶貴資源(包括堆填區珍貴的土地空間)卻是完全失效。當政府以公關活動代替真教育時,民間又可否加把勁呢?

注:

  1. Monitoring of Solid Waste in Hong Kong 2019 published by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epartment, pg1

2. 香港政府統計處 2017 年至 2066 年香港人口推算報告。

3. Monitoring of Solid Waste in Hong Kong 2011 to 2019.

4. Monitoring of Solid Waste in Hong Kong 2019 published by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epartment, pg1

日吸六公升海洋垃圾,Seabin 登陸維港

海面垃圾多,撈也撈不完。海洋垃圾筒Seabin早前登陸西貢白沙灣香港遊艇會,自動吸收海面漂浮的垃圾,尤其可放於人手難以清理的位置,每日可篩檢4.5至6公斤垃圾。

海洋垃圾筒Seabin在2015由兩名熱愛大海的澳洲青年Andrew Turton及Pete Ceglinski設計和研發,Seabin的運作原理是以12瓦水泵吸入海水連同垃圾,通過篩選程式,自動隔走油污和垃圾並排出海水,讓垃圾留在分隔袋再以人手處理,如同「吸塵機」自動吸入海洋污染物。

香港遊艇會已將Seabin移至銅鑼灣吉列島,助清理垃圾。瓦錫蘭銷售總經理(香港)李姬花(Nikitha Manoharan)表示Seabin清理的垃圾量或微不足道,但更重要是提升市民對保育海洋的關注度,「當小朋友親眼見到一大袋垃圾從大海撈起,就會留意自己平時製造多少垃圾。」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503366/日吸6公斤海洋垃圾%20Seabin登陸維港

****** 鄧允明博士 回應 ******

全球海洋垃圾問題越來越嚴重!

海洋的垃圾大部份都是來自陸地;所有海洋污染中有80%以上來自陸地活動,包括從陸地上人類生活之廢棄物,工農業生產過程中排出來的廢料或污水,經溝渠、河流流入海洋。又有人類將生活或工業的廢物,或其他污染性的物質,傾倒在海洋中而形成的。垃圾亦有來自海上運輸工具,包括洩漏出來燃料油污或者污水。一些污染物是透過大氣進入海洋而造成污染,例如看不見的輻射塵埃等等。無論是通過故意傾倒還是通過陸地自然流入海洋都會對環境造成衝擊。

許多污染物沉積在河口和沿海水域內,從而污染了海洋的食物鏈。其濃度的增加,有時會達到有毒的水平。上世紀中日本水俁灣中毒事件 (Minimata Bay Poisoning)就是因為海洋污染,許多人由於吃了食物鏈中積聚的污染物而死亡。在1932 至1968年期間一家在水俁灣的工廠將含有低濃度甲基汞 (Methyl Mercury) 的廢物排入海洋。當這種污染物通過食物鏈時,它變得更加集中在海洋生物的組織中,直至達到毒性水平。結果很多人食用被汞污染的魚和貝類,而引至汞中毒甚至死亡。醫學上稱為水俁病 (Minimata Disease),有時也稱為Chisso-Minamata病的就是由嚴重的汞中毒引起的神經系統綜合症。這禍禍延幾代人,截至2001年3月,已正式確認有2,265名受害者(其中1,784人死亡)。

有鑑於此,聯合國環境署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於2009年通過「Decision 25/5」制定具法律約束力的全球性汞要求,歷經4年討論,聯合國成員國代表於2013年1月19日在日內瓦會議中確認「水俁公約Minamata Convention」條文,並於同年10月正式公布。

海上丟棄的垃圾通常會被沖上岸邊的海灘上,污染了海岸線,透過潮汐漲退而帶來沿岸環境污染。這些垃圾包括塑料、木材、金屬、玻璃、紙張、繩索、紙製品、釣魚線、魚網、容器或者金屬絲,數之不盡。塑料容器和塑膠袋是最見的垃圾,每當有巨風的時候,風和大浪將垃圾拋起,沖上海岸,海灘就更多垃圾。有時海上油輪或者其他的船隻所帶來的油污更會沖刷到海灘上,不僅污染環境,更殺死許多海洋生物和海鳥。

最近有新聞報導,2017年澳洲有两位滑浪家青年Andrew Turton及Pete Ceglinski設計和研發了從海洋中吸走垃圾的器具,名為Seabin「海洋垃圾筒」。這器具利用潛水泵將水從海的表面吸入,隨著潮汐上下浮動,通過Seabin內部的收集袋,可以獨立隔離海水中的碎屑,包括小塑料、紙屑、膠袋等等,將垃圾殘渣留在容量為20公升的收集袋中,然後將海水排回大海。設計得到澳洲一家海洋技術開發公司推廣,目標市場是碼頭,港口遊艇俱樂部,所有封閉的海洋區域,在這些海洋區域中,Seabin可以捕獲所有漂浮物,包括油,紙,塑料和清潔劑。每年大概可以吸收半噸垃圾殘渣,耗電量亦不算很大。當中的微纖維過濾器、運用清潔能源如太陽能等功能亦正在研發中。

這類產品有助清潔局部性海水區域,可是浩瀚的海洋,當今人類永無止境製造海洋垃圾,都是杯水車薪。據保守估計,全球每年有至少800萬公噸的塑料進入海洋,相當於每分鐘向世界海洋傾倒一輛垃圾車的垃圾。 在全球範圍內,有663種海洋物種受到塑料碎片的纏結或攝入的影響。 來自微塑料的毒素,更可能沿著食物鏈累積在生物當中,最終威脅到人類健康。在香港,特區政府每年收集超過15,000公噸海洋垃圾。是故妥善處理垃圾,不要亂在海面拋垃圾,對保持海洋環境清潔,才能有積極的作用。至於漏油所造成的海洋污染,所有船主應經常維修他們的船隻,以確保船隻不會漏油。若船隻漏油事件不幸發生,便要承擔對海洋環境造成損害的責任。不當處理工業廢物或運輸過程中意外被拋掉在海中的廢物(例如塑料顆粒),也是污染物的來源,也應多加留意。

人類不能控制大自然,反而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無論我們對大自然做了什麼,到最後都會回到自己人類的身上。尊重環境,愛惜上帝所創造的世界是人類共同的美德。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