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兒子學業一家四口移英 一父親不介意轉行

晴報新聞圖片

BNO港人居留簽證計劃2月初起接受申請,市民可到北角簽證中心辦理手續。有一家四口前往申請簽證,父親坦言移英的決定一半因社會因素,同時亦希望兒子接受更好教育,不介意抵英後轉行,亦無懼喪失中國籍身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68365/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移民與心理健康(二)

移民本身是一個過程,通常從考慮至行動牽涉很複雜的心理及社會因素。假若是突發性被迫逃亡(例如涉及政治或宗教),則社會心理壓力更為巨大。移民可以是個人性質,又可以是群體性質(特別是整個家庭),後者的準備及執行會非常困難和辛苦。很多時候,家庭移民只是其中一位成員的意願,其他家人其實並沒有如此打算。這可解釋為何有些研究發現,一些太太隨丈夫移民,日後容易出現精神障礙。就算是自願及有計劃的移民,在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問題要處理。

一、考慮移民階段:一般早有打算移民的人通常對現今狀況不滿意或恐懼,才立刻決心申辦手續。這便牽涉了個人因素,特別是心理和身體健康,更包括社會及經濟狀況。

二、選擇移民地方:世界上每個地方也有其優點與缺點,而且因人而異。故此,決定去一個地方長久居住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特別是與家人一起離開的話。

三、移民中的經歷:首先是離鄉別井的問題,離開相熟的親友及環境,有點像「連根拔」的感覺,很容易出現哀愁心態。通常離開一個地方,肯定要放棄一些東西(特別是住慣了的地方和用慣了的物件),多少帶來經濟上的損失;加上失去社交支持,往往是引發精神疾病的原因。

四、移民後的適應:在新的地方落腳不難,但扎根並不容易。除了語言差異及經濟上有壓力外,起居飲食及生活習慣也需要時間適應。一般來說,年紀愈大愈困難。若久久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或出現政治動盪的情況,緊張及後悔移民的心情很容易出現。有研究指出,在新移民間,具很高或很低教育水平的人找工作特別困難(尤其沒有特別專長),因而壓力感及無力感特別大。

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問題,就是移民對當地社區的影響。不少研究指出,太多外人(特別是避難群組)移居到某一個城市,很容易與當地人產生磨擦。雖然這些難民願意擔當低下工作,但間接影響當地人就業機會;又由於言語問題,新移民往往走在一起,保持原居地的生活習慣,間接拒絕融入當地文化,很容易被視為外人,甚至是異類。假若有一、兩位新移民的害群之馬(特別是反叛期之青少年)犯了一些當地社會不接受的事情,例如:大聲吵鬧、隨地吐痰、醉酒鬧事等,就很容易被排斥了。近年德國有些地方,由於接收太多敘利亞的回教難民,結果出現了「伊斯蘭入侵德國」的危言聳聽謠言,導致種族歧視及暴力事件。

麥基恩博士

BNO移英開跑 三口家要至少$8.4萬

晴報新聞圖片

蘊釀已久的BNO「5+1」簽證在本港時間1月31 日5時起開放申請,至2月23日更可在網上申請。若以父母加1名未滿18歲子女計算,申請30個月簽證費用、連移民保健徵費及能應付6個月開支,基本門檻費用約為8.4萬元。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67316/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移民與心理健康(一)

近年來香港發生相當重要的社會事件,從修例引致社會運動開始,繼而有新冠病毒爆發,再而出現「國家安全法」事件,導致不少香港人心煩意亂,考慮移民其他地方。其實移民問題是一個有長久歷史的故事,而香港也屬於由移民而成的地方。

移民一般的定義是指從一個地方遷徙到另一個地方居住(可以是同一個國家或另一個國家),並打算長居新地方。至於移民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為了教育、醫療、經濟,甚至政治等。在法律層面往往要多一個條件,對比到他鄉工作的人,移民就是要有「尋求庇護」的意識。

從社會學角度看,移民可以分為四大類:一、自願及有計劃的(例如投資移民);二、自願但沒有計劃過的(例如海外讀書而留下來);三、有計劃過,但非自願的(例如原居地出現問題,不能回鄉);四、沒有計劃過,又不自願的(通常是指「難民」)。

從精神健康看移民問題

移民確實是人生大事,不能即興行事。有研究指出,很多人在移民前、移民中及移民後出現精神困擾。2008年有一個研究,指移民瑞典的人有12%有患精神疾病的可能。假若他們是難民,或者年紀屬於兒童及青少年,出現精神健康問題會比當地同齡的人多出很多。最著名的一個研究,就是Odegaard教授在1930年比較移民紐約的挪威人,他們比一般停留在挪威的人民,在精神疾病(包括重性精神病)的發病率高出三至五成。

至於較高患病率原因,主要有兩個:

一、適應新環境問題:就是一個人到了一個新環境,適應不了而引發精神問題。假若新地方與原居地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經濟地位等等相差越大,發病的原因也越容易或越嚴重。有社會學家稱這些適應影響為「文化震盪」(culture shock)。

二、先天性不足問題:就是想移民的人,在自己本地已有適應問題,才會考慮移民。故此,到了陌生的環境之時,當然會更難適應,因而引發精神障礙。社會學家稱這為「選擇性傾向」(selective vulnerability)。

當然也有其他因素導致新移民較易有精神問題。其實,移民這個過程也是一個很大的壓力因素。移民的人之期望與實際面對境況之落差,也會令情緒波動。假若移居地與本土的差異越大(特別是兩地人民的感情及關係),產生精神問題的機會也越高。

但無論如何,移民適應與精神疾病是息息相關的,故在計劃移民前後,必須小心留意身心健康問題。

麥基恩博士

移民與心理健康(三)

大多數有計劃移民的人,一般會選擇自己熟悉的地方,特別有早已移居當地的親戚朋友(甚至有當地的華人社區),故此,一般都容易適應。但是,間中也會出現適應困難,有專家稱為「文化震盪」(culture shock)。根據分析,新移民的文化震盪一般會經歷以下的階段:

一、蜜月期(honeymoon stage):這是最快樂的一段時間。來到一個新環境,有很多新的東西去見識;又會見到一些新朋友,心情容易興奮。雖然要改變一下飲食及生活習慣,但與以前旅行的經歷相差不多。故此,除了睡眠之外,大多沒有問題。

二、挫折期(frustration stage):由於文化及語言溝通上確有一些困難,小小錯誤或人際間矛盾,漸漸積累成為煩惱;再加上懷念昔日在原居地出現過的美好時光,因而對新環境感覺不滿,開始出現思鄉情懷。

三、適應期(adjustment stage):時間是最好的治療藥物。一般移民在不如意的環境下,慢慢開始接受新的生活習慣。假若找到頗為滿意的工作,心情容易平復。如果建立了新的朋友網絡及社交(包括宗教活動),更容易習慣下來。

四、接受期(acceptance stage):隨着生活習慣開始適應當地情況,個人思維也隨着改變。原有的理想轉變為現實的接納,懷念昔日的光輝,也變成對明天的盼望;甚至動用自己的資源來創新事業。

如果想避免患上思鄉病或減少不適應問題,最好就是在移民前有好的準備。不要匆匆離開原居地,要多了解移居地的情況。最好是預先到那裡旅遊及小住,見見當地的人及事,明白當地的法例及教育福利等問題。假若自己有健康問題,更要了解當地的醫療制度及未入籍前的醫藥費用。

有些人說為了子女,所以要移民。假若自己不適應新環境,怎能令家人在異鄉得到快樂呢?以前移民潮的時候,有些人單獨移居海外或單獨回流香港工作,結果出現婚外情、導致「太空人」及「包二奶」的現象,實屬可悲!

在移民之後,不要心急購買房屋及找工作;先安頓下來,了解居住地方及附近環境。見見你認識的人或社群,並參加當地合宜的活動(包括宗教聚會)。雖然會有傾向了解離開了的原居地之近況,但最好不要太過着緊。若它蓬勃發達,則不要妒忌;若它混亂衰弱,也不要幸災樂禍。反過來,要多些認識移居地的新聞及社會動態。同理,很難不藉着社交媒體保持與原居地的親友接觸,但應該花更多時間與當地的人交往。

假若不幸適應不來,也不要立刻離開移居地返回原處;但也不要萎縮躲起來。反過來,要勇於尋求幫助,必要時尋求專業治療,讓自己一步一步面對及克服困難。

聖經中,也有不少記載遷移的歷史故事,最著名有亞伯拉罕舉家離開故鄉。這些先賢大都倚靠及順服上帝的帶領,雖然遇到大小困難,但是都能安然度過。還有但以理及他的三位年輕朋友,雖然被逼流氓巴比倫國,但是他們有屬靈的智慧應付各類危機,保持信仰,超越他鄉的人;甚至晉身高官尊爵,榮神益人!

麥基恩博士

移民與心理健康三

移民與心理健康(二)

移民本身是一個過程,通常從考慮至行動牽涉很複雜的心理及社會因素。假若是突發性被迫逃亡(例如涉及政治或宗教),則社會心理壓力更為巨大。移民可以是個人性質,又可以是群體性質(特別是整個家庭),後者的準備及執行會非常困難和辛苦。很多時候,家庭移民只是其中一位成員的意願,其他家人其實並沒有如此打算。這可解釋為何有些研究發現,一些太太隨丈夫移民,日後容易出現精神障礙。就算是自願及有計劃的移民,在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問題要處理。

一、考慮移民階段:一般早有打算移民的人通常對現今狀況不滿意或恐懼,才立刻決心申辦手續。這便牽涉了個人因素,特別是心理和身體健康,更包括社會及經濟狀況。

二、選擇移民地方:世界上每個地方也有其優點與缺點,而且因人而異。故此,決定去一個地方長久居住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特別是與家人一起離開的話。

三、移民中的經歷:首先是離鄉別井的問題,離開相熟的親友及環境,有點像「連根拔」的感覺,很容易出現哀愁心態。通常離開一個地方,肯定要放棄一些東西(特別是住慣了的地方和用慣了的物件),多少帶來經濟上的損失;加上失去社交支持,往往是引發精神疾病的原因。

四、移民後的適應:在新的地方落腳不難,但扎根並不容易。除了語言差異及經濟上有壓力外,起居飲食及生活習慣也需要時間適應。一般來說,年紀愈大愈困難。若久久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或出現政治動盪的情況,緊張及後悔移民的心情很容易出現。有研究指出,在新移民間,具很高或很低教育水平的人找工作特別困難(尤其沒有特別專長),因而壓力感及無力感特別大。

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問題,就是移民對當地社區的影響。不少研究指出,太多外人(特別是避難群組)移居到某一個城市,很容易與當地人產生磨擦。雖然這些難民願意擔當低下工作,但間接影響當地人就業機會;又由於言語問題,新移民往往走在一起,保持原居地的生活習慣,間接拒絕融入當地文化,很容易被視為外人,甚至是異類。假若有一、兩位新移民的害群之馬(特別是反叛期之青少年)犯了一些當地社會不接受的事情,例如:大聲吵鬧、隨地吐痰、醉酒鬧事等,就很容易被排斥了。近年德國有些地方,由於接收太多敘利亞的回教難民,結果出現了「伊斯蘭入侵德國」的危言聳聽謠言,導致種族歧視及暴力事件。

麥基恩博士

移民與心理健康二

移民與心理健康(一)

港版國安法|移民查詢激增 對比回歸前移民潮 學者憂失年輕人才

「港版國安法」消息曝光後,大數據分析顯示,搜尋關鍵字「移民」等字眼即急增四倍。有移民顧問表示,單日移民查詢急升十倍,有意移民的年輕人比例急升。

有學者分析,近幾年移民人數已見升幅,與社會累積不安與不滿有關,相信「國安法」出台會引起大圍衝擊,或加快移民趨勢,但引致的移民規模目前仍是未知之數,有待觀察。他認為,與回歸前的「移民潮」相較,現今考慮移民的年齡層趨年輕,關注或會流失年輕專業人才,即使從外地輸入人才填補,但後者「非長遠以香港為家」,社會基根改變,城市如何注入活力和創新力,將成課題。

資料來源: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476937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近年來香港發生相當重要的社會事件,從修例引致社會運動開始,繼而有新冠病毒爆發,再而出現「國家安全法」事件,導致不少香港人心煩意亂,考慮移民其他地方。其實移民問題是一個有長久歷史的故事,而香港也屬於由移民而成的地方。

移民一般的定義是指從一個地方遷徙到另一個地方居住(可以是同一個國家或另一個國家),並打算長居新地方。至於移民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為了教育、醫療、經濟,甚至政治等。在法律層面往往要多一個條件,對比到他鄉工作的人,移民就是要有「尋求庇護」的意識。

從社會學角度看,移民可以分為四大類:一、自願及有計劃的(例如投資移民);二、自願但沒有計劃過的(例如海外讀書而留下來);三、有計劃過,但非自願的(例如原居地出現問題,不能回鄉);四、沒有計劃過,又不自願的(通常是指「難民」)。

從精神健康看移民問題

移民確實是人生大事,不能即興行事。有研究指出,很多人在移民前、移民中及移民後出現精神困擾。2008年有一個研究,指移民瑞典的人有12%有患精神疾病的可能。假若他們是難民,或者年紀屬於兒童及青少年,出現精神健康問題會比當地同齡的人多出很多。最著名的一個研究,就是Odegaard教授在1930年比較移民紐約的挪威人,他們比一般停留在挪威的人民,在精神疾病(包括重性精神病)的發病率高出三至五成。

至於較高患病率原因,主要有兩個:

一、適應新環境問題:就是一個人到了一個新環境,適應不了而引發精神問題。假若新地方與原居地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經濟地位等等相差越大,發病的原因也越容易或越嚴重。有社會學家稱這些適應影響為「文化震盪」(culture shock)。

二、先天性不足問題:就是想移民的人,在自己本地已有適應問題,才會考慮移民。故此,到了陌生的環境之時,當然會更難適應,因而引發精神障礙。社會學家稱這為「選擇性傾向」(selective vulnerability)。

當然也有其他因素導致新移民較易有精神問題。其實,移民這個過程也是一個很大的壓力因素。移民的人之期望與實際面對境況之落差,也會令情緒波動。假若移居地與本土的差異越大(特別是兩地人民的感情及關係),產生精神問題的機會也越高。

但無論如何,移民適應與精神疾病是息息相關的,故在計劃移民前後,必須小心留意身心健康問題。

麥基恩博士

移民與心理健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