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殯葬

馬太福音第八章21至22節 :「又有一個門徒對耶穌說:『主啊,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吧!』」

按第一世紀猶太人的葬禮習俗,考古學家推斷這位門徒已完成了長達37天的哀悼期。他要求主耶穌讓他「回去安葬我的父親」是指一年之後的「撿骨禮」。那時,耶穌在世傳道已有一段日子。一年後,這門徒可以跟隨主耶穌基督的日子不多,甚至可能祂已為我們贖罪而被釘在十字架上流血死亡,使我們因信祂而得永生。耶穌並非想像中的絕情。經文提醒我們,若沒有把握機會跟從耶穌,便喪失寶貴的機會。

第一世紀的猶太人安葬先人的墳墓,不少是從石山挖掘出來的山洞,洞穴內安放剛去世的先人遺體。一年之後,等到屍體的肉和根在墓穴中完全腐化,便要舉行第二次葬禮「撿骨禮」,撿拾遺骨放在石骨盒內,並將盒和祖先的石骨盒同放在一處。*

不同文化民族、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葬禮方式,最近香港以至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先進國家極為推廣「綠色殯葬」,以達至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香港墓地難求,甚至連安放骨灰龕的龕位都十分缺乏。香港房屋居住問題嚴重,甚少循環再用龕位,帶來土地資源的壓力更甚。

香港政府推廣的綠色殯葬是指在紀念花園及海上撒先人的骨灰,是直接將骨灰灑向大自然的喪葬方式。將骨灰埋入土中,在其上栽種樹木、花壇、草坪,可以綠化環境,並藉以紀念、追思至愛逝去的親人。

廣義上,綠色殯葬是指以自然、環保、節能、簡約和可持續的方法,佔用較少的土地資源,用革新、有創意和低消費的方式創新世代的殯葬文化。(引自網上維基百科)

中國人的傳統提倡厚葬,反對薄葬;有時會花費很多金錢物料。棺木從砍伐木材而來,對於大自然是有些傷害。環保物料,例如減蜂巢紙板可以減少砍伐樹木,更能保護環境。環保棺木的物料一般較易燃燒,節省火化時間,從而減少燃燒能源及排碳。

以前,中國人認為將先人入土為安,才是子孫的孝道。每年春秋二祭要到先人墓地拜祭。時至今日,觀念已有所改變,火葬亦廣為接受,很多人都認識綠色殯葬概念。慎終追遠,紀念先人;到墳墓、龕位前憑吊是一種德行。除此以外,近年流行設立網頁悼念先人也十分可取,既環保又可隨時隨地上網懷念先人。聽聞有人更用先人骨植、骨灰製造飾物儲存,也是很有創意的做法。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對葬禮細節、經文解釋有興趣,可參考以下YouTube 網頁:

香港水資源(二)

事實上,香港本土天然的淡水水源十分匱乏,不得不尋求其它水資源途徑,用鹹海水沖廁以減少消耗淡水是其中一項。香港在1958年開始引入海水沖廁,是至今世界上廣泛使用海水沖廁的極少數地區之一。這措施節省約相等於香港兩成的總水用量,改善了水資源的可持續性。

除了用海水沖廁外,也有利用海水化淡技術來增加水資源;運用海水逆滲透法化淡技術的將軍澳海水化淡廠正在興建。當第一期建成後,可提供香港5%用水需求。現代海水化淡技術比以前的方法在耗能方面大大進步。其實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也曾經有海水化淡廠「樂安排海水化淡廠」,而且是當時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海水化淡廠,是用蒸餾加熱方法。因消耗大量化石能源,需用巨額運作費;因而於1982年正式關閉及停用,並於1992年進行爆破拆卸。

開發新水源、節約用水、使用再造水和管理水資源是香港現在必需的水資源策略。在《全面水資源管理策略》下,香港政府積極探討由中央系統使用循環再用次階用水,包括再造水、中水重用及雨水回收,以節省可用淡水源。「再造水」是指將經過污水處理廠處理的排放水,再加工處理後再次使用的水。昂坪污水處理廠便是首個試驗項目。「中水」是指從廚房洗滌盆、洗手盆、浴室和洗衣機等地方收集得來的水。政府已就新建政府大樓安裝和處理循環中水重用及雨水回收系統的設施發出指引。安達臣道石礦場用地發展項目中建設中央中水重用,處理居民的中水作沖廁用途的系統亦在進行當中。

除了開源,良好水資源管理,例如防止喉管滲漏、培養大眾節約用水的意識的推廣和教育,以至適當用水收費,運用科技智能用水、智能水錶等等,都是十分重要的措施。制定並改革以充份反映真實成本的水費系統,改變大眾不良用水行為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方向。另外,保護環境,確保水源不被污染,亦不能忽視。

聖經中列王紀上第十七章1至7節記述全地將要經歷旱災的時候,先知以利亞的經歷。神啟示他到亞哈王面前宣告:「我指著我所服侍的永活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這幾年除非有我口中的話,否則就不會有露水,也不會有雨水。」(1節)以利亞經歷並見證耶和華的話是真實的,天不降雨,大自然不在人的控制之下。他面對很大的挑戰,神卻行奇蹟妙事,叫他去到基立溪旁,吩咐烏鴉早晚叼餅和肉給他吃,又供應溪水給他,使他得以保存性命。這故事讓我們看見禱告很有決定性,並知道神才是掌管全地的主。我們可以從以利亞身上看見神的話語產生的效力。以利亞一方面身處其中,看見雨水乾旱對大自然帶來的影響;另一方面,又體會到神信實的供應。

「他裂開磐石,水就湧出;在乾旱之處,水流成河。」(詩篇第一零五章41節)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香港水資源(一)

1841年香港開阜初期,人口只有約7,000人。時至今日(直至2021年年底),香港人口初步統計數字已有740.31萬人,人口增加了超過一千倍。可以想像水資源的需求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隨著年代的轉變,用水需求日益增多。香港開埠前後,香港人用水都是倚靠天然水源,例如溪澗、河塘、地下水水井等。到1851年,港英政府動用公帑在市區挖掘5口水井,一般視之為香港公共供水歷史的開始。

為配合人口迅速增長,香港政府必須開發水資源。在十九、二十世紀,陸續興建多個大型儲水庫。香港第一個水塘是於1863年在薄扶林山谷興建而成的,現時全港共有17個水塘(灌溉水塘除外),總容量可達5.86億立方米,但是只能足以維持約四、五個月供給香港城市用水。

說到水塘,相信大家都知道是在海中興建的萬宜水庫。可是全球首個在海中興建的大型水庫卻是船灣淡水湖。由於欠缺土地興建新的大型水塘,從規劃及投資角度來說,當年是一個大突破。政府在1959年開始構思,工程於1961年展開,1968年完成。可是,年長一輩的香港人都不會忘記1963年香港大旱,市民經歷了四天供水四小時的慘痛經驗,當時船灣淡水湖仍在建築當中。這年港英政府需要尋求中國政府協助供水,以解決燃眉之急,也促成了往後與廣東當局安排的東江水輸港,大大舒緩港府供水問題的困擾。

東江是本港主要的供水來源,東江水自1965年起輸送到香港。現時本港有約七至八成水是輸入的東江水,只有大約兩成是由本地集水區收集的。東深香港供水系統現時的設計能為香港提供每年多達11億立方米的供水量。雖然東江水穩定了香港食水供應,隨著廣東深圳一帶的發展,氣候暖化的影響,東江水的供應仍有一定程度的潛在壓力和隱憂。香港必須要有良好的水資源管理。

「他裂開磐石,水就湧出;在乾旱之處,水流成河。」(詩篇第一零五章41節)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氫能源車(二)

目前,氫燃料電池是用俗稱「白金」的貴金屬鉑作催化劑。市場上,鉑的價格高而且產量低,因此國內外的專家們都在研製新型催化劑來代替鉑去解決困境。然而,污染嚴重的空氣對氫燃料電池有不良的影響,若輸入的助燃空氣裡含有過多污染物(如硫化物、一氧化碳、氮化物),會造成燃料電池的鉑催化劑中毒,降低了電池的發電性能。大概十年前,在北京郊區試行多台氫燃料電池發動機,但是行駛一年就損壞了,就是歸咎於北京的空氣污染太嚴重。空氣中含有固體顆粒和灰塵,容易堵塞燃料電池。因此,電動汽車氫燃料電池的研究必須考慮空氣污染的問題。

跟石油氣汽車一樣,採用氫能源汽車就必須興建足夠的加氫氣站,故此需要大量基礎建設。因為氫氣本身易燃,再加上要用高壓液態的方式儲存,使得加氫站都要採用高壓儲氫罐、特殊管線等高價設備,故此加氫的基礎設施需要很多資金投資。最近有新聞報道指煤氣公司期望將與香港數家巴士公司合作,推出以氫氣為燃料的巴士,煤氣公司負責從天然氣之中抽取氫氣。煤氣生產原料組合爲61%天然氣,38%石腦油及1%堆填區沼氣;化學成份為:氫、甲烷、二氧化碳、一氧化碳、小量的氮及氧氣。其中氫氣的含量佔46.3%-51.8%。所以用煤氣管線網絡運送到加氣點及抽取氫氣是可行的方法,此舉一來減低路面運輸的危險,亦可以減少成本。

說到底,用氫氣作汽車能源以防止碳排放最大的問題是在不產生溫室氣體的情況之下而生產出氫氣,這事是十分困難。有2020年的資料顯示,幾乎95%的工業製造的氫氣都是透過化石燃料生產,僅有5%是透過電解水的方式獲得,但是電解水的電能來源也幾乎是透過化石燃料產生。因此,不論是採用哪種方式,都不能保護環境。除非電解水的電力來源是出於再生能源,否則都會產生許多二氧化碳。

氫氣為燃料,吸引之處就是不會排出二氧化碳而是排出水蒸氣。創世記第一章1至2節記載:「起初,神創造天地。 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面一片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可見在神創造天地之時,水已經存在於混沌空虛的世界中。祂的靈在水面上運行,水與天地共存,乃是世界最自然不過的物質。創世記第一章6至8節再描述:「神說:『眾水之間要有穹蒼,把水和水分開!』事就這樣成了。神造了穹蒼,把穹蒼以下的水和穹蒼以上的水分開了。神稱穹蒼為天。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二日。」神把水有序地分開,造出有晚上,有早晨的穹蒼。接著神就造出美好的生態世界,生物和諧地存在穹蒼當中;水亦是生命之源。若能取水,又能排水,實是夢幻完美的環保方案!

「人如果喝了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泉源,湧流到永生。」(約四14)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氫能源車(一)

隨著世界走向脫碳的未來,全球對能源的需求持續上升。石化能源汽車要滿足需求,又要減少總體排放,的確有很大的挑戰。在此情況下,新能源汽車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其中氫氣作為汽車的燃料很有發展潜力。2022年北京冬奧會採用了超過1,000輛氫能源汽車作為冬奧會場地的交通工具,並配備30多個加氫站。至目前為止,這一次是全球最大規模燃料電池汽車的盛會。

氫能源車的操作並非直接燃燒,因為直接燃燒氫氣,危險程度高,而且續航能力比較低,所以一般氫能源車沒有內燃機(港人稱為「引擎」)。市場上,氫能源車基本工作原理是依靠氫燃料電池電堆中的氫氣與氧氣發生的化學電解反應所產生的電能,驅動傳動機器去推動汽車行走。氫燃料電池就相等於一般電車的電池。中學的化學知識告訴我們,氫氣和氧氣發生的化學反應會產生能量和水。故此,氫氣從氫燃料電池汽車裡的氫氣罐中進入燃料電池,並與氧混合;排放的唯一物質就是水(水蒸氣),對環境不會構成損害。

燃料電池汽車還有其他優點:氫能源車的核心部件是氫電池,這類電池不怕低溫,冬天不會像內燃機一般影響能耗,而且動力強,充能只需大約五分鐘,續航能力超過1,000公里。續航能力高是因為氫能的能量密度是汽油的3倍,更是鋰電池的150倍。氫氣罐的加油過程與汽油或柴油汽車差不多,只需插燃料管鎖定到汽車的燃料箱便可;加氫時間比電動汽車充電時間快幾十倍。燃料電池動力系統從氫氣中獲取能量的效率比傳統汽車從汽油或柴油中獲取能量的效率高很多,若大量使用,預期有朝一日燃料成本也會和汽油相當。

地球上並無天然存在的氫氣,現在工業上大致有兩類生產氫氣的方法。其一是蒸汽重組法,原理是採用高溫水蒸汽,分離甲烷中的碳和氫原子,製造氫氣。其二是利用電解的方法,電解水來分離水的分子H2O [2H2O +電→2H2 +O2],在電流負極棒得到高純度的氫氣,也在正極棒中得到氧氣。高溫水蒸汽和在電解過程中所需的電力,均需要能源,若生產過程中,不是用可再生能源來提供,碳排放便會很大,造成所謂的碳洩漏。水是一種充足的資源,配合利用可再生能源來電解水來製造氫氣,加上氫氣燃料電池推動汽車,是很有吸引力的綠化交通公具系統。

可是,事情並不是這樣簡單。2020年全球售出300萬輛電動車,而同年全球銷售的氫能源汽車合共約有9,000輛,相差超過300倍。2022年北京冬奧會運行的超過1,000輛氫能源汽車,也僅僅是示範試點而已。那麼,這樣好的「環保車」的發展困難在那裡呢?首先,車輛制造成本以目前來講,仍然比汽油或柴油汽車高,而且開發氫燃料技術並不便宜。氫能源汽車發展的最大難題在於高成本,它需要製氫、運氫、儲氫、加氫四個過程,全週期供應鏈每環節的成本不低。高濃度的氫氣是一種危險氣體,大量使用的話,於儲存和運輸方面的安全是一個需要關注的課題。不僅如此,製造氫過程要消耗能源;轉成氫氣後壓縮、運輸、充瓶也要消耗能源。製造複雜的燃料電池動力系統的汽車及其部件亦需能源,這些都在碳足跡計算以內。(待續)

『但人如果喝了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泉源,湧流到永生。』(約四14)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太陽能太陽光

根據《巴黎協定》,很多行業在節能要求方面正在系統地提高。現在,許多政策制定者正在擴大零能耗的改革和行動。因此,企業生產亦積極使用綠色能源。太陽能光伏板(PV Panel)是一種普遍使用的可再生綠色能源工具,是太陽能的轉換器,將太陽能轉換成電能供電氣器具使用。

環保業生產界有人意識到太陽能光伏板的源頭材料多晶矽的製造過程與電池技術於生產時,大多倚靠高污染、便宜的燃煤發電廠電力,具有頗高的碳足跡。所以企業生產商在選購時,亦要考慮產品生命週期的碳足跡,以防止碳洩漏。整體而言,我相信使用太陽能光伏板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可再生能源。

碳洩漏是指有部分國家或者企業採取減排政策時,它所帶來的溫室氣體減排量可能被其他非減排地區或國家增加的排放量部分或者全部抵消。即是對於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而言,減排政策效果將被削弱。

直接使用陽光,也是一種有效使用太陽的方法,例如:用在建築物的照明上。陽光傳輸系統是能夠將太陽能引導到整個建築物的設備,並以自然光照明。該技術需適當使用鏡面光管、光纖、棱鏡光導、透鏡導引系統和丙烯酸纖維棒(acrylic rods)。光學原理是多重反射、全內反射或匯聚折射表面,可以顯著降低建築照明能源需求。

這項技術有兩種基本形式節省電能的機會:第一種形式是由於減少電氣照明而節省照明能源;第二種是由於冷卻能源而節省,它可以將紅外線和紫外從光譜中分離出來,這些分離出來的日光光譜光線對保護環境和人體健康有積極好處。這項技術發展的關鍵問題是有效捕獲、轉換和儲存巨大的自然陽光資源。

作為冷知識:事實上,在短短兩個小時內撞擊地球的太陽能總量足以滿足目前全球一整年的能源消耗。問題是如何攝取及維護這樣的能源。

在香港,建築物佔大量的電能消耗及碳排放。因此,開發陽光傳輸技術可能是在2050年實現淨零碳目標的背景下,有效減少碳排放的其中一個手段。然而,這項目需要技術創新和政府推動,以及相關人士與工程師和學者們的參與。

光對人很重要。世界本來沒有光,沒有光便沒有生命,所以神創造了光。「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一3)。神首先創造光,然後「神看見光很美好!神把光暗分開,神稱光為『晝』;黑暗,他稱為『夜』。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一天。」(創一4-5)。神看光是好的,衪的創造是美好的,衪從不美好中創造了美好出來。在黑暗、沒有秩序的混亂世界當中,神創造了光,就重新整理出世界的秩序來。神是可稱頌和讚美的,阿們!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窮途末路發泡膠箱

第五波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內地擔心用來盛載新鮮蔬果、魚類等發泡膠箱帶有病毒,因而拒絕回收再用;導致近日大量發泡膠箱堆積在本港各街市附近的街道。發泡膠箱在本年三月起,已不能像以往隨運菜車北上,轉回內地載貨。以往可重複使用的發泡膠箱變成垃圾,充斥香港市場。

顧名思義,發泡膠箱用發泡膠製成。發泡膠polystyrene foam(又叫泡沫塑料、保利龍泡沫,英文styrofoam)是聚苯乙烯(簡稱“PS”,化學式是C8H8)n,塑膠分類回收標誌“6”)的其中一種形態──發泡聚苯乙烯,或稱「可發性聚苯乙烯」(Expandable Polystyrene, EPS),具有相對密度小、熱導率低、吸水性小、耐衝擊振動、隔熱、隔音、防潮、減震、介電性能優良、透氣性以及耐洗性高等優點;又可以承受相當高的壓力。在200℃下,它也不會熔化。當溫度降至零下32℃時,其柔軟性依然可以。因此,它被廣泛應用於工商業的包裝材料上,是日常生活經常用到的一種塑膠。

聚苯乙烯是普遍認為不可生物降解的物質,而自然分解需要超過一萬年。隨著全球經濟飛速發展,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廢棄量與日俱增。這些廢舊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份量輕、體積大,本身又難腐蝕及分解,成為處理垃圾一大難題。近年,發泡聚苯乙烯再生利用成為環保再造業界最關注的問題之一。

2015年《香港海上垃圾的源頭及去向調查》報告指出:發泡膠佔本港海面垃圾第二位(22%),主要是「用於運載水產和蔬菜的大型發泡膠箱、市民在釣魚時用於存放漁獲的發泡膠箱,以及在康樂活動時使用的食品容器。」報告以 2013年收集的14,905公噸海上垃圾推算,廢發泡膠佔3,280公噸。海上用的發泡膠多數被直接丟進海洋;至於陸上用的,也因為回收成本太高,回收商沒有利潤可圖,最終棄置於堆填區。根據2019年《都市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數字顯示,香港的堆填區每日接收89公噸發泡膠,一年超過三萬二千公噸2020年的報告,環保署並沒有把發泡膠廢物種類數量劃分出來顯示。發泡膠一旦進入海洋環境,便會長時間飄浮在海面,影響海洋生態。因此,政府一直鼓勵從源頭減少使用發泡膠。

基於本港發泡膠回收渠道之貧乏及暫存空間的限制,香港全年發泡膠回收再造物出口量只佔整體發泡膠棄置量的 0.3%。由於發泡膠輕,但體積大,大量發泡膠經回收處理後,只可以製成少量塑膠原料,導致其物流和回收運作成本很高;加上發泡膠廢物多已被污染或夾雜其它雜質,所以發泡膠的回收效益相對低。

2019年香港爆發新冠病毒至今,政府推出一系列禁止食肆堂食安排,令外賣即棄餐具廢物大增。及至最近,發泡膠箱圍城,發泡膠垃圾大量產生,問題更加突出。要徹底解決問題,政府應考慮積極協助發展本地回收行業,例如:補貼回收商營運成本。務求達至本地廢料,本地處理,杜絕發泡膠箱圍城的困局。

在大自然的生態環境裡,物種完美地互相配合,能夠維持一個永續的生態。神全能的創造萬分美好,人類的發明製造無可媲美。「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詩九1)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環境、社會及企業管治ESG (1)

香港以至世界大型的企業近年積極推動環境、社會及企業管治ESG概念。ESG是三個英文單字的縮寫,E是Environment(環境保護),S是Social(社會責任),G是Governance(企業管治)。《聯合國全球契約》(UN Global Compact)於2004年首次提出ESG概念,被視為評估經營一間企業的指標。企業或者機構常常談到實踐社會責任,並標榜樂於承擔此等責任。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又是什麼意思呢? 根據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BCSD)的定義,一間企業貢獻經濟發展的同時,承諾遵守道德規範、改善員工及其家庭、當地整體社區、社會的生活品質,這就是企業的社會責任(CSR)。

早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時代及二十世紀初,已經有企業家十分關心社會,例如:美國首富鋼鐵大王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他致力於維護世界和平、教育、科研等慈善事業,並將自己絕大部分財富回饋社會,可視為對社會盡義務,感動、影響後世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看法。儘管負責任的企業早在一個多世紀前已經存在,「企業社會責任」一詞卻是在1953年由美國經濟學家霍華德鮑文(Howard Bowen)在其著作Social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Businessmen (中文譯名:《商人的社會責任》)中提出。到了1970年代,企業與社會之間的《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概念開始孕育;到1980年代,CSR繼續發展,越來越多組織開始將社會責任納入其業務實踐中。

粗略地說:CSR是一個廣泛的概念,而ESG則從環境、社會、企業的經營多角度提出實踐CSR的原則,亦是評估一家企業永續發展(sustainability)的指標。「永續發展」應該是企業追求的大方向,CSR是永續發展的重要概念,ESG則是其中一種衡量指標。投資者及企業家越來越重視ESG表現,因為它的表現直接影響相關企業的信譽、價值及投資前景。因為有不少企業對外聲稱自己關懷環境、關注社會責任、遵守道德規範,時常發佈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訊息吸引大眾,但是使投資者無所適從。ESG在這方面為投資者提供一個客觀的指標來評估企業到底做到多少有關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的責任。符合ESG標準對於企業競爭和獲取資本方面日益重要,不僅是對企業道德上的要求,而是企業長遠地賴以保持財務及發展可持續性和彈性的競爭優勢。

喬治亞大學商業管理作家兼教授Archie B. Carroll卡羅爾在其1991年的文章《企業社會責任金字塔》Pyramid of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中,概述了他認為對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至關重要的四個領域──經濟、法律、道德和慈善(Economic, Legal, Ethical and Philanthropic)。

企業的經濟責任是必須保持一家企業的財務穩健,這是企業活動的基礎。作為社會組成的一部分,在法律框架實現經濟目標自然是理所當然的法律責任。至於道德責任,公眾期望企業能遵循大眾的倫理規範;而慈善責任是企業自行決定貢獻社會的自願行為。卡羅爾把四個主要責任按其重要性列成一個簡單的金字塔框架。經濟元素最重要,放在金字塔最底部分,其上是法律,再上是道德,慈善的重要性最少。這是從企業自身利益和社會倫理角度去排列次序,而從基督教理念去看,我總覺得道德和慈善責任應該盡量履行多一點。

「你要全心、全意、全智、全力愛主你的神。其次是:『要愛鄰人如同自己。』再沒有別的誡命比這些更重要的了。」(可十二30~31,《環球聖經譯本》)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