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肺炎與精神病藥物

根據英國的數據分析,疫情前已經有精神障礙的人,患上冠狀病毒肺炎的機會,比精神健康的人明顯地高,而染疫後需要入院治療甚至死亡的比率也較沒有精神疾病的人高(見Yang 等人於2020年《刺針醫學雜誌,健康長壽版》)。雖然這種關連原因尚未確定,但精神病本身及用藥情況,對身體健康,特別是免疫系統及內分泌的變化,確實與染病有關係。

其實精神障礙包括了很多種疾病,而患上焦慮症及憂鬱症的病人,抵抗力一般比其他人差,故較容易感染各類身體毛病;但當精神康復時則免疫力回復正常。至於患有重性精神病(特別是精神分裂症)的人,這方面的研究比較分歧,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報告。

由於精神病藥物會影響病人的免疫系統,因此引起藥物與新冠肺炎有沒有因果關係的討論。精神病藥物也有很多種,主要可分為抗精神病藥物、抗憂鬱藥物及抗焦慮藥物。由於一些(並非全部)抗精神病藥物較容易引起新陳代謝綜合症(高血糖及血脂,服用者容易肥胖),可能影響免疫力而容易感染。但對於新冠病毒肺炎感染及後遺症,上述Yang 等人發現並沒有關連。反過來,有研究發現因服用抗焦慮的「苯二氮卓」類鎮靜劑,患者會減低心理壓力,有可能進而減少感染社區肺炎的機會(Almirall 等人於2013年《Thorax》雜誌)。至於抗憂鬱藥物,例如血清素,有研究指出會增強免疫反應,因此有抵禦傳染病的好處。

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期間,更有一些研究發現,血清素(尤其是其中的一種fluvoxamine)明顯有減低病毒的繁殖率,故可以預防患者病情惡化。美國加州柏克萊的臨床研究顯示,服用這藥物的人在兩星期內病徵完全消失,而那些拒絕服此藥的病人中有12.5%病況惡化需要住院,其中兩人需要呼吸機幫助,一位最終死亡(見Seftel及Boulware於2012年2月1日Open Forum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其實這保護作用,早於2019年在老鼠身上已證實對這病毒有效;但當然這類病人研究需要跟進及作進一步的實驗。

聖經接納藥物治病的需要性。新約的保羅勸他的弟子提摩太要服藥:「因為你的胃不好,而且身體常常軟弱,不要單單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提摩太前書5章23節〉昔日酒是當治病的藥。

麥基恩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