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意義來推動

「護心行動」資深義工兼好友科榮又來分享:「到2020年了!大家估計我2006年確診『冇得醫』當日,會想像到有今天嗎?一年之計在於春。這十三個春天我會否計劃將來?不妨聽聽我這個將近十四年癌症病者的心聲。

我剛確診肝癌,被判最多只餘三個月性命的時候,為將來打算,甚或只是想到一個星期後、一個月後、一年後、五年後,都感覺痛苦、無望、傷感。倒不如過得一日是一日,免得失望、難受!當時有人問我最想完成甚麼心願?我不敢說出來,因為想做的事全都不可以在三個月內完成。只有向神祈禱,想在世陪伴身邊所愛的人長些時間。後來一天天過去,忍耐標靶藥帶來的副作用,治療有些少成效;繼而在極困難的情況下換了肝。後來雖然三至六個月復發一次,又要承受各樣治療和手術,但是都没有影響我的生活質素。於是,我開始明白,雖然我患有重病,但是神願意讓我存活。即使生活上有很多未知和艱難,但人能衝破生理、心理上的限制,仰望、依靠神,忍耐到底,選擇過有意義的生活。究竟我怎樣打算呢?

(一) 計劃自己的安息禮拜,寫好平安紙和墓誌銘,向世界萬物和親友善別,預設善終安排,都有做過。這取向也不錯,而且很有意思。在自己還清醒的時候,正向地把這些都做好。

(二)不過,原來我還有日子,於是以半年一次PET/CT為里程碑。如果沒有出現腫瘤,就繼續之前的計劃,不然就首先專注醫治和復康的事情。過了幾年,雖然不少計劃都因治療而中途被腰斬,未能順利完成,但這些零碎的經驗造就今天的我了。我没有停止教會聚會,有穩定的團契生活;我没有停止工作,有為公司去進修;上過幾個癌症關懷課程,是教會癌關小組成員;學習口琴,參加樂團,且有上台演出。有機耕種六年,120平方尺田地所出的都分享給親友和癌症病友…… 還有與我最愛的人結婚,組織家庭。

(三)十年裡癌症不斷復發,有三年多時間没有用抗癌藥物,也能穩定病情。心裡問神,我對祢的信心是否不足?我本應可以定5年,甚至10年計劃,達到長遠的目標。我望向書架上無數的安息禮拜場刊和紀念冊,神對我說:『雖然你有身體軟弱的時候,但我未曾拿走過你與哀哭的人同哭,與喜樂的人同樂的時間。你的生命就在我的掌管裡,你不知道嗎?你即管做你想做的事吧!』十三年就此過去了,大家不要像我這樣發現得太遲。2019年我雖然肋骨出現了新的腫瘤(Sarcoma),但今年我會定5年計劃來榮耀主!首先,就是參加『護心喜藥團』。求主成全。一生之計在乎神……」

我相信讀者和我一樣驚訝,看到科榮說的「但這些零碎的經驗造就今天的我了。」誰敢說「五餅二魚」是一個小作為?科榮的生命活出的質素,可以是幾十條命的質素總和。我在講題「如何計劃改善生活」的課堂內,不斷鼓勵參加者不要為了「生存」投放太多改善計劃、儲備金錢和移民計劃。因為到最終只是一個生存的空殼。活著是為了生活,生活需要意義來推動,產生活力、喜樂和長久的澎湃影響力。這幾個月在這裡與我對談的好朋友,都是過著「不再是我」的生活。

我們思考聖經加拉太書二章二十節的經文:「我已經與基督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活在我裡面;我如今在肉身活著的這生命,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愛我,為我捨己。」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012420癌症關懷D

認識生命的希望(下)

Tony繼續傳來楚耀的見證:「『(4)絕望:一次又一次的治療帶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的希望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我絕望了!為了留點錢給太太,我為自己設計了一個自殺計劃。我買了兩份意外保險,心想著一年後,我死也要死在意外中。這樣,太太就可以得到保險賠償金。沒有人明白當完全失去生存盼望的感覺是怎樣的!當我知道自己已經一步一步走向死亡,逃不了、避不開、死定了的時候,我最希望不是慢慢死,因為對我和家人的折磨太大了;我希望快快死。我不想再這樣活著,一天都難以忍受。但是,我又放不下親人,不捨得太太,心情十分矛盾!就這樣,我在絕望中度過人生最漫長、最痛苦的一年。2005年6月尾,癌病再度急速惡化,頸項的淋巴系統受到癌細胞攻擊而紅腫疼痛。同一時間,頸項肌肉因電療後遺症收縮向右拉緊,頭向右邊嚴重傾側僵硬,頭頸無法左右轉動;面部劇痛使我無法進食,晚間無法入睡;體重再暴跌,只餘下90多磅。不單如此,腋下淋巴腺又長出如乒乓球般大的腫瘤,非常痛楚。我見過很多醫生,他們建議我做化療舒緩當下的痛症。由於只是舒緩性治療,而且又要承受眾多的副作用,我一直堅持不做化療。其實,背後真實的原因是那進行中的自殺計劃,我沒有必要白白忍受化療之苦。我極度絕望了!我極不想再忍受了,我的存在對自己、對家人都是極大的折磨。我決心「痛快地」終止這無止境的痛苦和墜落。

(5)主耶穌的拯救:然而人跌倒,怎會不伸手?人遇災禍,怎會不呼救呢?在我正走去自殺的途中,有聲音不停在心中呼喚我,叫我信主耶穌。從前我心剛硬不信,此時此刻,自己已走投無路。當時有個意念好似一道強光,射進原本黑暗的心,彷彿對我說:「不信會死,信也許不用死。為何不信一次?給自己一個『最後的機會』?更何況信主耶穌可得永生,將來在天家可以和親人相聚。但是,如果現在自殺……甚麼都沒有。」我冰封的心被溶化了,我就在街頭向著心中那呼召我的主決志跟隨主耶穌。我知道這是我最後的機會,我要破釜沉舟全心全意去跟隨主耶穌,不能有異心,不能懷二意。我回到家,即時拆掉家中所有從前供奉的偶像,從那天起決心專一跟隨主。為何在最後關頭有180度轉變呢?事後才知道,雖然我心硬不接受主耶穌,但是太太和她的教會朋友暗地裡為我病得醫治禱告,搖動神的手;祂在最後一刻施恩、拯救我。感謝主耶穌!

(6)口中承認:決志次日,媽媽來探我,她帶來「一道符」,吩咐我拜拜家中四角,然後燒了沖水飲用。從前一直心硬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小父母反對我信耶穌。這個時候,我不想臨死前逆父母意、傷他們心。正在忐忑不安之際,決志後的那些「意念」在心中迴響。我靜下來向主耶穌禱告,求主保守爸爸媽媽的身心。禱告後,媽媽問我:「你信主了?」我親口在她面前承認「我已經信了主耶穌!」她知道後沒有說甚麼話就走了。當天晚上,爸爸致電給我說:「阿耀,如果你覺得信耶穌能夠幫你,阿爸100%支持你!」感謝主耶穌幫助我完成完整的決志,就是「心裡相信主,口裡承認。」』」

我與越南教會一群青年人詳談對外人佈道的看法,我引用經文與他們思想一個策略──「越認識耶穌,信心越堅定去相信祂。」

(一)馬太福音八章八節百夫長說:「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會痊愈。」這位外邦人可能以前曾聽過人說耶穌曾經醫病,於是就產生了信心。

(二)迦南的婦人對耶穌說:「主啊,大衛之子,可憐我吧!我的女兒被鬼纏得很慘!」(馬太福音15:22)耶穌拒絕她,因為她是外邦人,但她竟然不放棄哀求。可以推想,她從認識耶穌是大衛的子孫就產生了信心。

(三)更重要是人對聖經越認識,信心越堅定。「當耶穌從死人中復活以後,門徒想起了他說過這話,就信了聖經和耶穌所說的話。」(約翰福音2:22)

神把耶穌的生命賜給我們,是要我們信祂從死裡復活,信祂創造天地,信祂是我們的主,信祂的人不致滅亡。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011720癌症關懷C

認識生命的希望(上)

2020年的第一天,繼續收到Tony的分享:「8月22日我安排了一次『癌關小組』出隊……這次出隊也是楚耀弟兄第一次參與出隊關心癌病友,更讓我有機會了解楚耀的經歷。感謝主!主藉著楚耀弟兄的見證正向地感動其他癌病友。楚耀給我他的完整見證:『(1) 墜落:2004年3月尾,我跟太太結婚才三個多月,蜜月的喜樂仍在心中,惡夢卻突如其來。我因小感冒,意外發現患上鼻咽癌。出報告當日,我無法接受事實,在街上發呆,覺得所有建築物好像不斷地轉,腦中一片空白。我不停自問:「為何是我?為何是我?為甚麼這樣殘忍對我呢?」還想到在婚禮中對太太許下的諾言;我不停地問……拿著報告回到家中,望著正在忙做飯的太太,欲說無言,欲哭無淚。那夜真是一個漫長的夜晚,我和太太抱頭哭泣,直到天亮。整個晚上,腦中只懂不停地問沒有答案的問題:「為何是我?將來的日子怎樣過?甚至問自己,我還有沒有未來?」天亮了,帶著紅腫的眼睛和沉重的腳步到診所,醫生發現我鼻咽處有四粒癌腫瘤。當天腫瘤科醫生給我一個重生的希望,他說我的鼻咽癌是初期,透過電療有98%機會治好。因為醫生這句說話,我鼓起極大的勇氣接受電療。醫生很快為我準備好療程,而我接受了38次電療。到了第10次左右,喉嚨和口腔開始潰爛,連吞口水都劇痛。口水分泌減少,使我食不下嚥;味覺漸失,食不知其味。後來連放沙糖入口也不覺甜,口腔內的吊鐘也被電療熔化了。種種的副作用使我不能進食,甚至食慾全失。每次進食前,要先食4種止痛藥和看著烹飪書美食最少半小時,培養食慾,才能勉強吃下一碗水蒸蛋。當時進食,可說是極大的折磨,只是為求生存的任務。晚上不能入睡,體重在三個星期內暴跌28磅,身體虛弱到無力走路。

(2)癌病復發:忍受了不能言語的苦楚,經過接近兩個月的電療,我身心俱疲,被電到不似人形。最後,好不容易挨過那段日子。當我以為所有苦難已經過去,正要重新展開新生活,惡夢又回來,復發了。我不甘心!為何之前所承受這麼大的痛苦,只是換來不足一年的希望呢?主診醫生說我不能再電,因為癌病復發得太快,他認為我的癌細胞有抗電性,癌細胞已是電不死。他沒有辦法醫治我,立時轉介我給另一位外科醫生幫我做開面手術,切除鼻咽內的癌腫瘤。那外科醫生是全港甚至全世界有名的,他檢查後說:『手術風險很高!因為腫瘤太近大動脈,如刺穿大動脈,輕則變成植物人,重則馬上死亡。如果手術順利,我只有20﹪痊癒希望,可以同我博一博。20%?博一博?我問自己憑甚麼博一博?之前說有98%成功率的電療,最後失敗;不但醫不好,更帶來一大堆副作用,白白受苦,被電成殘障。我向天吶喊:「天呀!我哪處得罪你?要有這下場?」我決定不做手術,我不知憑甚麼,而手術費很貴。我沒有錢,更害怕希望又落空!

(3)黑暗的深淵:癌病把我再次推落深淵極深之處,看不見光明,找不到出路。每天走在死蔭幽谷,徘徊在死亡威脅下。生命如同失去動力的孤舟,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漫無目的、不由自主地隨水漂流。我歇斯底里地爭扎,西醫幫不到我,我找中醫,中醫幫不到我,我便找中西合壁治癌的醫生。可惜,他也幫不到我。我沒有放棄,轉去用民間徧方,如:做針炙、練太極吸收天地靈氣、做運動加上食健康排毒餐、飲清菜湯等等。一切我所知的徧方我都試,甚至飲尿治癌,我都信。不是無知,只是在絕境中,任何能帶來一絲希望的方法,我都試……」(待續)

多麼驚險的歷程!我們在看以上見證的時候,有否想過不要發生在自己身上?齊來思想一段聖經經文,是基督徒嚮往的人生觀。「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詩篇37:3-5)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011020癌症關懷B

真正康復者經歷歡呼收割

今次輪到Tony傳來分享了!「感謝余博士的邀請,今年11月2日有幸參加在香港理工大學舉辦的『癌症康復者心靈的覺察療癒』講座,並成為台上分享嘉賓之一。余博士最初告訴我這個講題的時候,我才發現癌症康復者有時候真是被人忽略的一群。當有人患癌的時候,很多人會自動自覺去關顧他,但當他康復以後,就很多時候被人遺忘。感謝主的恩典,我也是康復者之一。相信康復對所有癌症患者來說,肯定是最渴望得到和最珍貴的事情。但是,當癌症病人康復以後,他們有時候往往不經意想到「復發」這兩個字。每當想到自己可能會癌病復發,便會產生不安、焦慮等感覺。因此,完全康復,除了身體之外,心靈也要得到完全的康復。

過去三年,我十分享受每星期返主日崇拜及參加小組聚會。因為在敬拜、唱詩歌的時候,我得到完全的釋放;在聽牧師講道的時候,藉著神的話語能夠令自己得安慰。那一刻,完全不會記得自己曾經患過癌病。面對復發這個問題,我會以正向的心態面對。我會改善自己的生活習慣,盡量作息定時,有均衡的飲食,做適當的運動及定時到醫院複診和接受檢查。至於會否復發或甚麼時候復發,一切交託給神,由神掌管帶領。阿們!康復對我自己有多一重意義,康復是神賜给我的加時人生下半塲。感謝神帶領我過去三年的癌關事奉,在服侍癌病友的過程更加領略到生命的意義。人的生命真是不在乎長短,只在乎質量,只在乎追求主的道。每當看見一些末期癌病友,他們雖然仍然在治療期間,但是也四出關懷初確診的癌病人,並向他們傳福音。有時候我會思想,這些末期癌病友是否才是真正的康復者?哈利路亞!最後,我想分享「康復」對我的人生意義是捱過患難,得到重生,再度啟航。感謝主!願一切榮耀歸於主。阿們!」

我非常認同Tony說的「這些末期癌病友是否才是真正的康復者」,一個真正的康復者還要是一個心靈健康的人。

我在越南教會的主日崇拜分享經文:「那些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著種子流著淚出去撒種的,必帶著禾捆歡呼快樂地回來。」(詩篇126:5-6)詩篇作者正是運用了以色列亡國的體會,以色列人拜偶像得罪真神,到最後亡國,被擄到巴比倫,幾乎滅種,最後神讓他們歸回的歷史背景。我們生命的更新,也好像以色列人絕望時悔改,生命重新經歷神饒恕的愛。這種感動使我們把神的愛放在其他人面前,最終其他人的生命也得著改變,變成「歡呼收割」。一個有見證的癌症康復者,也同樣會經歷「歡呼收割」。

Tony分享一首詩歌《醫治的活泉》:

「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耶穌基督能將我們,從破碎中拾回完全……」

「醫治的活泉,為我們湧流,赦免我一切罪孽,醫治我一切疾病,醫治的活泉,為我們湧流,舉目仰望耶穌,我真實的救主。」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010320癌症關懷A

 

有「永生江河」可倚靠

好友Tony的分享:「看看Sunny手術前後的感悟。這封信是他做全喉切除手術前,寫給一位弟兄的。『親愛的呂弟兄:神愛我們!神與我們同在!這次被送院前,我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险。我蒙神憐憫幫助,我從上海乘火車趕回香港的醫院接受手術,保住性命。神在途中(八個半小時車程)一直保守我,我不害怕。我有神和妻子看守我,神一直為我開路。下星期四早上我要做全喉切除手術,我的心很平安。神既然給我這個考驗,我就安然面對吧!感謝弟兄送給我的聖經經文,非常寶貴。我終於感受到有主在我心裡,祂與我同在,祂必看顧我們。祝願弟兄和我早日康復!天父必帶領我們邁向前面光明的道路。彼此加油,彼此鼓勵!神愛我們!』

Sunny在全喉切除手術之後寫道:『我真實地感到神與我同在,神已經幫我安排了人生的下半場。我一直害怕失去的,這次全都失去了,卻換來一身輕鬆。我盼望自己將來能為神所用。』感謝神,神讓Sunny有所領悟。即使失去十分重要的喉嚨,永遠失去聲音,卻換來一身輕鬆。感恩Sunny在患難的時候,仍然懂得數算神的恩典,盼望能為神所用。從五月至十一月,我探訪過Sunny很多次。其中兩次癌關小組出隊,印象比較深刻;有一次是邀請『護心行動』成員Roy及太太Amy和元福、楚耀弟兄一起出隊。另一次是邀請『護心行動』組長科榮弟兄和元福、黎師母一起出隊關心Sunny和Tracy。跟Sunny分享見證的Roy、科榮、楚耀有一個共通點:他們幾位都是醫生判斷只剩幾個月生命的癌症患者,卻存活了九年至十多年。三位弟兄另一個共通點,就是熱心事奉神。感謝神!」

讀者可以慢慢思想Sunny這句多麼精彩的病後反省「我一直害怕失去的,這次全都失去了,卻換來一身輕鬆。我盼望自己將來能為神所用。」

今早我們一起思想聖經說:「群山尚未生出,大地和世界你未曾造成,從永遠到永遠,你是神。」「我們一生的日子都在你的震怒中消逝,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歎息。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如果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可誇耀的,不過是勞苦愁煩;我們的年日轉眼即逝,我們也如飛而去了。」「求你教導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使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篇90:2,9-10,12)

Sunny和Tracy分享了他們喜歡的詩歌《誰曾應許》:

 

「誰曾應許,一生不撇下我?每段窄路,誰陪我去走過?

  誰還領我,於青草恬靜處躺臥,豐足恩惠比海沙更多?

「誰還以愛驅走心裡懼怕怯懦,那懼路途捲動著漩渦?」

「因你是我主我避難所,我盾牌和詩歌,你是我的高臺我隨

  時幫助……唯你有永生江河,除你以外不倚靠別個,我究竟

  算甚麼,神你竟這般顧念我。」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122719癌症關懷D

祂笑臉幫助我

我看到科榮的分享,我也在他引述的聖經經文中有一些反思。「我和Ivy(科榮太太)過往在困境、傷心、失意的多個晚上,連向神祈禱的力都没有的時候,就會一同讀詩篇;而詩篇第23篇是我倆覺得最能夠使人得安慰的篇章,我會將自己與神同行的經歷完全套入每節經文裡。另外,詩篇第1、13、37、103、139、146、150篇等等都很好。對於我個人,最能夠令自己的情感得釋放是第42篇和43篇。回想起來,兩篇經文對我13年的癌病經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論到兩篇詩歌的體裁,要一起讀才算完整,是一首哀歌或叫申訴詩。對!我們可以向神哀求和申訴。詩人使我們知道神明白我們的苦情,容讓我們在祂面前坦誠、毫不隱藏地說出心中所想,甚至向祂呼求、吶喊、申冤。只看第42篇1-8節,已足夠說出在困境中的人難以表白的複雜心情。有人能夠代自己形容說不出來的心情,而神能明白、了解、憐憫和幫助,不是醫治心靈的良方嗎?

看看神怎樣一次又一次用這詩篇醫治我。『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1節)當我確診身患絕症,而且時日無多,又或不斷復發時,特別渴想神;因為祂是我唯一的出路。『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的對我說、你的神在那裏呢。』(3節)道出我心靈深處極苦,比以眼淚洗面更苦;連周圍的人都質疑我的信仰。我所信的神在哪?為何不醫治我?『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裏、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4節)我不是個個禮拜返教會,又事奉神,做錯甚麼?竟落得如斯田地!心有不甘!『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5節)思想和情感分裂,頭腦訪問內心,抑鬱加上亢奮,心情複雜至極。但是,聖靈竟然提醒我要仰望那以往一直樂意救拔又施恩憐憫人的那一位神,還要讚美祂!『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7節)神帶我到小山丘與祂相遇,使我知道就是瀑布、深淵、波浪洪濤是出於祂,必有祂的美意,只是我現在未能明白。『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8節)無論是白晝或黑夜、黎明或黃昏,都要敬畏神。

我們要接受自己在患難中心情複雜。因為神也邀請人向祂訴苦,而且是說得出來的苦,這樣才會快得醫治。我們與落在困苦中的人同行,也是如此,人的情感真複雜,不容自己和外人用理性去質疑。失落變為盼望,懷疑變為信靠,訴苦變為讚美,此起彼落間,就顯出神醫治人的大能。我親身經歷過,而且不只一次,感謝主!」

我最多經歷的經文就是「應當仰望神,因他(神)笑臉幫助我。」中學時代青年團契的團友曾經用這句說話鼓勵我。後來,我就用這句說話多次鼓勵心靈軟弱的人。苦悶的時候,抬頭望天真能提升情緒。因為高天的高使我們知道自己的方法有限,處理不到困難不出奇。「是否把自己估計得太高了?」但話得說回來,灰心的人常常仰天長嘆,因為天空的白雲是不會回應我們的。除非我們相信有神,向祂祈禱,祂不會對我們袖手旁觀。神愛我們,不會嘲笑我們低能,祂笑臉幫助我們,表示樂意與我們同在。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122019癌症關懷C

人對神有信心才看到神蹟

科榮今次給我的訊息:「常常有戰友提到醫生要他們試用最新的治癌療法,好像做白老鼠,心裡很不平安。他們一方面覺得有一線希望,另一方面又擔心即使有效,也會因為抗藥和費用昂貴而不能繼續下去。現實不容許,也不想吃一世!我通常對他們說:『捉著這希望,感恩領受。』最有效的藥落在終日愁眉苦臉的人身上,也大打折扣。

13年前,醫生給我的新療法就是標靶藥,早期這種治肝癌的藥有很多副作用。因為没有多少亞洲人用過,所以我在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數據下做白老鼠試食。因為我病情嚴重,不能入研究組免費得藥。這種吃到人爛手、爛腳,行500米路,就肚瀉;使人抑鬱,脫掉身上所有毛髮,令到頭手腳水腫,血壓、心跳飆升,還要每月花4萬元購買,卻不一定有療效的藥,為甚麼要吃呢?因為這是神當時使我和身邊人感到有一線希望,所以我就感恩領受。過程真艱辛,財政也出現困難,但神一直保守、安慰和供應,使我能越過這些限制,還能做到有意義,得喜樂的事情。我比很多人更早用肝癌標靶藥,無論關於副作用、舒緩方法、成效檢測都可以分享給有嚴重肝癌的人。

三個月後,癌腫瘤没有增多和增大,有些還縮小了;成為第一個列入公立醫院藥物名單上肝癌標靶藥的成功個案。在藥廠的記者發佈會上,我的正電子報告就公諸於世。這種藥很有效嗎?藥當然有一定作用,但我深信這只是神用來醫治我的其中一個工具而已。祂要醫治人的身、心、靈。抗癌藥要吃一世嗎?不知道。不應該用的時候,神自會停用它。我没有食標靶藥等抗癌藥物已經有6年了。神有醫治的主權!」

「藥當然會有一定的作用,但我深信這只是神用來醫治我的其中一個工具而已。」科榮說的「深信」,使我想起:「有一回,耶穌在一個城裏,有人滿身長了大痲瘋,看見他,就俯伏在地,求他說:「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路加福音 5:12)人若對神沒有信心,就看不到神蹟。

利未記十三章規定麻瘋病人「必須穿撕裂的衣服,要披頭散髮,遮住臉的下部,喊叫:『不潔淨,不潔淨!』,麻瘋病人要住在營外,跟別人隔離。穿破衣、披散髮讓人注意,為了讓街上的人跑開,以免被感染。耶穌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吧!」人棄絕的人,耶穌接納,要注意的是耶穌伸手摸麻瘋病人。耶穌顯示了神的憐憫,回答「我肯」,回應人用信心向神說的「只要你肯」。我體會到人對神有信心才能夠看到神蹟。

科榮送來一首詩歌《再次站起來》:

「窄路難走困倦了心,惟有你的恩典夠我跨過,

  心存感恩來到你寶座前,禱告讚美,歌頌愛我的主。」

「你賜我新生命,安慰我,你是我在暴風中避難所,

  把我下垂的手,再次舉起,發酸的腿再次站起。」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www.cytchk.com

 

121319癌症關懷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