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子女升中的焦慮抑鬱情緒,家長可做甚麼?

63%中一學生升中壓力大 逾半現抑鬱及焦慮徵狀

新聞圖片

中一派位結果於7月26日公布,有調查發現,63%受訪的中一學生表示升中壓力大,55%學生有輕度至重度的抑鬱徵狀,壓力來源包括應付測驗考試、成績未如理想和學科增加等。約72%稱要需時1至3個月適應。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

*** 譚黃曼君女士回應 ***

面對子女升中的焦慮抑鬱情緒,家長可做甚麼?

筆者過去曾任中小學老師十多年,深明升中學生及家長的壓力;旣要面對新的學習環境及科目,亦要適應教學語言轉變和繁重的功課;再加上近幾年因疫情而縮短了上課時間,網課亦難以集中,有時難於追上進度,壓力倍增。如新聞所言,容易出現抑鬱及焦慮情緒,家長可先留意子女有沒有以下徵狀:

焦慮徵狀

與成人相似,青少年會出現焦慮徵狀身體方面:口乾、吞嚥困難、呼吸困難、心跳加快、氣喘、冒汗、顫抖、頭暈、頭痛、周身骨痛、痳痺、胸口疼痛、腸胃不適、肚瀉、尿頻或失眠等。思想方面:大驚小怪,無法停止或控制憂慮,經常想著學校的事,過分憂慮不同的事情,精神難集中,記憶力減弱,做決定有困難、怕黑、怕死,以及怕鬼怪等。情緒方面:擔心、害怕、容易心煩或脾氣暴躁等。行為方面:心緒不寧,以至坐立不安;對噪音和光線敏感,精神緊張,難以鬆弛,不想上學,不敢獨自在家或外出,甚至有暴力行為等。

抑鬱徵狀

青少年的抑鬱徵狀,與成人相似,會持續兩週以上,可能出現情緒低落,對大多數事物失去興趣,食慾或體重顯著下降或增加,失眠或睡眠過多,感到疲倦,思想或行動遲緩,難以集中注意力,有不合理的內疚或絕望感,甚或有自殺念頭及行為等。有些人可能會發脾氣,甚至有暴力傾向,更嚴重可能有妄想和幻覺等。

因為有些青年人仍未懂得表達以上的情緒,有時不容易被發現,家長和老師可留意他們日常出現的變化,例如突然無心向學、成績下降、與家人或朋友疏遠,以及平常很喜歡上網卻忽然停止等。

家長可做甚麼?

從筆者的教學及輔導經驗發現,家長是幫助子女減輕抑鬱及焦慮情緒的良藥。

聆聽鼓勵

家長應多聆聽子女,支持他們渡過難關,可及時改善焦慮及抑鬱情緒,令他們較易適應升中學習。事實上,子女很懂得看父母的「眉頭眼額」,如父母對成績過分緊張,縱使沒有說出來,子女因為不想令父母失望會感到受壓。如父母能多說鼓勵及安慰的話:「不要緊,盡力就可以。」子女因得到父母明白及體諒,反而能發揮應有的水準。

調節期望

縱使子女在小學時名列前茅,但是上到一些第一成績組別(Band 1)的中學盡是尖子,不應給予太大壓力,甚至因成績打罵或不理睬他們。這樣往往弄巧反拙,令子女對讀書反感、考試不用功及拒絕作答,甚至不想上學等。如在功課上真有需要,可請補習老師幫忙,但是最好先與子女達成共識,不要勉強。

重整步伐

在小五、小六年級,因為呈分試而把大部分時間放在讀書上;到升中一,便可與子女一起重新修改日程安排,以致作息平衡;再定立目標,迎向新挑戰。因距離中六文憑試仍有六年時間,不需過早預備。在生活上,應重拾以往的興趣,增加正面和成功經驗,例如攀石或做義工等等。這些活動能夠建立自信及積極的生活,更能令子女有信心去面對困難。

尋求幫助

假如文中提及過的焦慮抑鬱的徵狀已經維持了一段時間,在提供協助下仍未能緩解,家長要考慮盡早尋求學校社工或專業人士的幫助。

譚黃曼君
恩跡中心兒童、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DSE開考 疫情影響備試進度 近八成自評壓力高

新聞圖片

中學文憑考試暫定於4月22日開考,團體調查發現,79.71%受訪考生在「疫情影響備試進度」自我評估較高壓力,八成考生希望政府盡快落實後備方案,而不是被動地視乎疫情發展。另外,兩成半不認同當局要求他們前往試場前自行做快速測試並申報結果。有應屆考生擔心測試劑或有假陽性結果,致無法赴考。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

*** 羅裕安校長回應 ***

為應屆考生打氣

無可否認,應屆中學文憑考試考生比起師兄師姐承受更大的壓力;他們三年高中階段都在網課與實體混合的學習模式下度過,學習效能受損;校園生活時間不足,難免影響師生、同學的相處;許多課外活動(例如:參觀、境外學習、學界比賽)被迫取消,中學生涯似乎少了一些珍貴的經歷。相信有些考生會慨嘆:「是時代揀選了我!」近幾月,新冠病毒第五波疫情較之前來得恐怖、嚴峻,考生必須步步為營以防感染病毒;但可能身邊已有不少親友確診,更不幸是考生自己也中招,親嚐疾病之苦。

這些考生不過是十七、十八歲的青少年,大多數人在父母、師長照顧下成長,公開考試可能是他們出生以來最重要的一件事。要爭取優異的考試成績固然不容易,同樣他們也在思考未來的出路及面對未來的抉擇,這種不確定性很容易令人焦慮。以往同學們可以向信任的老師或親密的同學傾訴,聽取意見,以及獲得鼓勵;但是在長期生效的《限聚令》之下,人與人之間靜靜地疏離了,相約見面也要思前想後。雖說現時可以藉著手機、視像科技來溝通,但是這些互動形式總是隔著螢幕,哪比得上促膝而談或圍桌討論事情來得親切真實?在這情況下,考生的人際相處,在質量上大不如前。感恩社會上有很多有心的機構提供支援考生的熱線、講座,我也相信考生的父母、老師、朋友也很樂意陪伴他們經歷這場考試。因此,請考生們不要自覺孤單無助。

正由於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政府相關部門一直不敢落實考試安排,一切要視乎疫情發展。作為校長、老師,我們也很焦急。雖然理解政府的難處,無奈這種狀態實在為考生帶來另一層壓力。如今疫情回落,安排敲定,希望考生們能夠放下不滿和疑慮,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目標全力以赴。《戰國策》說:「行百里者半九十。」提醒我們:在漫漫長途中,最難走的就是最後一段路了;因為這時人的身心已疲累,容易放棄。如果沒有頑強的意志、清晰的目標和必勝的決心,人便會在距離終點不遠處倒下。

各位考生,你們已經進入「最後十里路」的階段了!你們身心疲累,是的;承受著很大壓力,是的;但是希望你們能夠咬緊牙關,邁開大步,奮力前進。加油!

羅裕安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協中學

青協疫下首季接逾萬學生求助逾半涉情緒問題

第5波疫情嚴峻,全港學校提早放暑假。青協今年首季共接獲及處理逾1.1萬宗求助,其中超過一半求助個案都與情緒有關,比去年同期增近2成半。

青協「關心一線」今年1月至3月處理1.1萬多宗求助,較去年同期升7%,其中6,404宗為與情緒相關的求助個案,比去年同期增24%。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224711/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COVID-19—對精神健康長遠的挑戰

新冠病毒不斷變種,仿如揮之不去,不少專家更認為終會變成風土疫症。事實上,除了長期感觸及嚴厲社會隔離措施影響以外,患病者身體出現的後遺症,也會帶來長遠的精神健康影響。有研究指出,「長新冠」將會出現,以腦霧、疲勞、氣喘為主要病徵,與精神健康息息相關。

在疫情嚴重爆發時候,醫療設施及資源大多集中於身體方面的問題,因而對疫情產生的精神障礙相對被忽略了,故在疫情緩和之後,精神及心理問題陸續浮現,而早已忙於奔命的精神治療服務,更是百上加斤。香港有研究,在200名COVID-19成年病患者痊愈後作了問卷調查,證實病人即使在痊愈後仍然有明顯的焦慮、憂鬱及創傷壓力的病徵,特別是那些在患病時感覺生命受到威脅、缺乏情緒支援、入院時病情並不嚴重、住院時間較長的人(見Wu 等人2022 的East Asian Archives Psychiatry)。

其實,在疫情嚴重爆發導致高留院率及死亡率的地區,例如香港區,病人家屬更容易出現憤怒、內疚及哀傷情緒,需要高度心理支援,假若政府在這方面的投資不足(經濟上、人力上),精神健康服務也會有崩潰的可能!另外,以往對大型的天災人禍後遺症之研究指出,在災難之後若不注意災情精神健康後遺症,會出現嚴重的「缺勤」及「工作力不足」,影響社會運作及經濟活動。

根據外國的研究,在疫情過後,出現「輕性精神病」(特別是焦慮及憂鬱症)的人數雖然明顯減少,但仍然有十份一人口持續感覺壓力。其中28-30歲的婦女、患有身體及精神障礙的病人、少數族裔及居於貧困地區的人,精神健康最受負面影響(見Sitt Weich 2022年2月16日《英國醫學雜誌》之編者話)。不過作者也指出,目前尚未十分清楚「長新冠」引發的精神疾病之發病率及其影響,更不知道會對醫護人員及患「重性精神病」應該怎樣有效處理,及如何定出優先次序!

事實上,很多天災人禍會有短期及長期的後果。在舊約聖經出埃及記7至11章,記載埃及的法老王,因不容許受壓制的以色列人離開,因而受上主降以一波又一波的災禍疫情,影響了公眾衞生及健康,終令埃及人的長子都死亡,直至法老王容許以色列人出埃及才結束災禍。只可惜,埃及法老王因心有不甘,帶領軍隊追趕以色列人,結果令全軍葬身於紅海之中!

麥基恩醫生

晴報新聞圖片

老師認為學生上網課懶散 八成半憂上網成癮損健康

網上新聞圖片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本港教師已經歷了逾1年的網上授課,有團體早前透過調查發現,有八成老師仍在改善網上教學模式,包括增加網上的互動交流等。但調查亦發現在此新常態下,八成半老師認為學生比以往懶散,憂慮對學生健康造成影響及上網成癮。

對於改善基層學生的網上學習,最多老師認為需要改善他們上網課時的環境,其次是穩定的網絡及提供上網器材。另有七成及兩成老師認為要協助SEN學生維繫於網上學習的專注力,以及個別指導協助。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網上學習-老師認為學生上網課懶散-八成半憂上網成癮損健康-282584

*** 鄭建德校長回應 ***

學校教育新常態

新冠疫情自2020年初於全球爆發,至今已逾一年半。雖然各國應對疫情的策略不一,但是無論如何,我們的日常生活也隨之進入了新常態,學校生活也不例外。這一年多以來,我們經歷了停課,上網課,又恢復面授課……凡此種種,皆令原本穩定有序的校園生活變得混沌多變。究竟這個新常態對莘莘學子而言,是危,還是機?

「關注傳媒對青少年影響聯席」(下稱「聯席」)最近發表了一份網上問卷調查報告,問卷訪問老師進行網上教學一年後的感受。根據報章報導,近八成老師表示仍在改善網上教學的模式,亦有近四分三老師認為實體課的教學模式較佳,只有四分一人認為網課結合實體教學的模式較好。事實上,教育局在1998年發表《第一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至今已超過二十年。然而,無論是老師運用資訊科技教學,抑或學生運用資訊科技學習,在這二十多年來的進展都相當緩慢。箇中原因十分複雜,難以用三言兩語說清楚。只是,一場世紀疫症來襲,加快了資訊科技教育發展的步伐,令習慣循序漸進地應對變化的學校和老師彷彿要在一夜之間作出改變。這種劇變帶來的陣痛也不難想像。是以一年過去了,仍有八成老師認為須改善網上教學的模式,增加學生在網上互動交流。此外,世界各地的教育學者與專家都在探討新常態下學校教育的模樣。歸納所得,大抵就是:若學生可在家自行完成的任務,例如資料搜集、整理、分析等,老師就讓他們在家學習,務求在學生回校上課時能善用課堂時間進行分組討論、演示、評估等活動。

網上新聞圖片

今天,大部分中小學仍然維持半天面授課堂,不少學生和家長都愛上了半天課的安排,認為這既能讓學生學習到知識技能,又有半天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然而,這些學生和家長似乎只著眼於學校傳授知識、發展智育的功能(這是應試文化下的本能反應),卻忽視了學校於培養學生在德、體、群、美、靈各方面的均衡發展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事實上,經過長時間停課、上網課的日子,老師也發現學生因長時間缺乏正常的社交生活,缺少與同伴吃喝玩樂、抒發傾訴的機會,出現了情緒變化。「聯席」所發表的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八成老師認為學生在上網課時的學習態度較以往懶散,超過七成老師擔心長時間進行網課會為學生帶來健康和上網成癮的問題。

學習本來就是一種群體活動,許多個人的潛能亦是在群體學習中併發出來的。筆者希望教育局在防疫與學生成長這兩項重要課題上取得平衡,在安全可控制的情況下,讓學校有限度恢復課堂以外的學習活動,讓莘莘學子得以健康成長。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揚威物理數學奧運 港生奪4金5銀1銅

新聞圖片

兩隊由香港學生組成的代表隊,早前分別參加第51屆「國際物理奧林匹克」及第62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最終奪得4金5銀1銅。

「國際物理奧林匹克」共有來自76個國家或地區約370名學生參賽,結果香港3名學生奪得金牌及2名學生奪得銀牌;而「國際數學奧林匹克」亦有來自107個國家或地區約619位學生參加,結果香港學生奪得1金、3銀及1銅。

港隊學生在賽事表現卓越,除了在物理學和數學方面盡顯才華,還展示了在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STEM)方面的解難能力及非凡的創造力。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015522/

**** 倪紹強博士回應 ***

香港學生在國際性的物理和數學比賽之中獲獎,成績驕人,實在可喜可賀。其實香港學生的整體成績頗為理想,不少學生在國際的比賽之中屢獲殊榮。較為人熟知的有「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lSA),香港學生在科學、數學和閱讀等等的領域,多年以來都排在眾多國家和地區之中的前列。根據不久之前的新聞報道,香港學生在國際文憑(lB課程)的成績也十分驕人,擁有極多的滿分尖子。所以我們真的不用低估香港教育的優勢。

物理和數學科可以說是理科的基礎學科,它們的重要性其實不用多說。凡是要進修自然科學及應用科學的各科學生,裝備著良好的物理和數學基礎知識,對日後的學習當然是無往而不利。而且,不同層次的比賽,當然都會對不同的學生產生鼓勵和挑戰的作用。當然,要涉及具有國際性質的比賽, 那就只有成績最前列的尖子可以染指了。

新聞圖片

另一方面,在全世界都飽受疫情大流行的氛圍之下,無論是地區層面的正規的課堂,以至國際性的比賽,大抵只可以透過和依賴用綫上的形式進行虛擬活動吧!這樣,可能意味著,像這樣的國際比賽,只有最發達的國家和地區,以及資源最多的所謂名校學生優先參與。

當然我不是不鼓勵為地區之中最優秀的學生加以拔尖,而參加比賽並且得獎,實在是很好的學習機會。然而,疫情實在過得太久了,在這新常態之下,弱勢學生在資源匱乏和缺乏支援下,學習的進程實在進一步落後了。我祈求全能的上帝,讓疫情盡快退去,讓莘莘學子可以有更公平的平台,邁步學習!

倪紹強博士

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

憂子女墮色情陷阱 惟近半家長無性教育

民建聯於9月23日至10月30日訪問616名有子女的家長,結果顯示82.5%受訪家長擔心子女墮入網上色情陷阱,但有47.9%人從沒與子女談及性教育,主因是不知從何入手、難於啟齒、認為長大自然明白等,而71.9%家長則認為現時學校推行的性教育及德育不足。

民建聯引述警方數字指,今年首半年已錄得206宗裸聊勒索案,超越去年總數171宗,建議若有人以私密照勒索,政府可研究將罪犯列入性罪行名冊,並加強宣傳,警告青年切勿發布、下載或管有不當色情影片或相片。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05607/

*** 黃葉仲萍博士回應 ***

網絡是一個虛擬世界,對一些入世未深的年輕人,這網絡所提供的刺激、大量的資訊與及自由度是他們難以抗拒的誘惑。

從民建聯所做的民間訪問,我們可以粗略地歸納出以下的心態﹕

  • 家長未有足夠的警覺性及能力去處理網絡的吸引力。
  • 大部份人期望學校去處理這問題。
  • 學童生活無聊,好奇探索的天性需要被滿足。
  • 家庭成員之間的疏離感。

這份訪問特別關注性教育。假如上面的心態未能處理,那性教育的責任只會被推來推去。家長本身可能對性有關的題目感覺不自然,難以啟齒;所以很容易採取迴避、推卸的態度。

性教育像其他的家庭教育一樣,最實在和到地的方法是身教。假如家長能夠接受孩子的提問,遇到困惑能夠與孩子共同商量,家庭生活關係密切,没有許多空間讓網絡偷偷進來霸佔位置;那性教育就像其他教育一樣,很容易成為家庭生活的一部份。

黃葉仲萍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家庭治療師

日花 12小時用電子產品 7歲女速變「四眼妹」

有調查發現疫下學童日均花近10小時使用電子產品,其中有7歲女童在10個月間由無近視變有逾百度近視。有視光師及教授擔心疫情反覆,學童近視度數增幅將不堪設想,籲家長及早關注。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66091/

*** 任卓昇醫生回應 ***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嚴重影響小朋友身心健康,近視日趨嚴重。

近視是屈光不正的一種,患者看東西的時候,焦點在視網膜的前方,導致看遠模糊,看近清晰。近視日趨普及,東亞地區尤其嚴重。全球近視人口日益增加,有研究顯示,估計到2050年全球有一半人口近視,並將會成為致盲眼疾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香港近視比率冠絕全球,我們中文大學的研究指出,六歲兒童近視比率有12%,到九歲時更達至44%;成人約八成人有近視,當中深近視的人佔14%。近視可分為三個等級:少於300度屬輕,300-600度屬中,多於600度屬高。

深近視增患致盲眼疾機會

很多家長都誤以為近視只需要佩戴眼鏡,為日常生活帶來一些不便而已。其實,近視影響深遠。其成因是由於眼球拉長,導致視網膜組織持續變薄、變得脆弱;而視網膜內佈滿感光細胞和神經線組織,是負責塑造影像的。久而久之,近視愈深,眼球愈長,愈容易患上深近視引致的併發症;如:青光眼、視網膜脫落、黃斑裂孔、黃斑病變等。這些併發症是不能逆轉的。因此,要避免近視帶來的眼疾,當然要從根源著手,在孩童階段防患於未燃。

過去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引致減少戶外活動時間,而增加閱讀時間,導致近視不斷加深。

我們的研究團隊比較了數百名小朋友在疫情前後的近視比例及近視度數。我們發現患有近視的小朋友人數增加,而近視加深的速度比疫情前加快了最少一倍。因此,大家一定要留意小朋友在疫情期間眼睛的發展情況。

有幾個預防近視的方法,可供大家參考:一、增加戶外活動時間,平均一日最少兩個小時;二、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A避免長時間閱讀,每30分鐘要休息一次;B 避免近距離閱讀,最少要有30 cm的閱讀距離;C 避免在光線不足的環境閱讀,閱讀的環境一定要有足夠的光線。小朋友閱讀的時候,最少要有一盞枱燈和房燈以增加閱讀的光線。

除此之外,要定期帶小朋友檢查眼睛,特別在六至八歲期間是小朋友近視加深的高發期。現時醫學界有不同的方法能有效減慢近視加深,包括: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的治療、離焦眼鏡及隱形眼鏡。

任卓昇醫生
中大醫學院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副教授

近八成中學生 感網絡失實資訊趨增

「現今資訊爆炸,青協一項調查則發現,中學生普遍認為網上充斥假資訊,並以社交媒體及通訊平台最多,更有近6成半學生稱因看了假資訊變得多疑;而為應對假資訊年代,不少學生都希望學習「事實查核」(fact-checking)技巧,以明辨真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730616/

*** 倪紹強博士回應 ***

現今科技發達,資訊爆炸,有調查發現青少年已經意識到資訊真偽難辨。因為假資訊而困惑多疑者,希望掌握「事實查核」(fact checking) 的技巧。這項調查的結果其實很正面,因為年青人自身已有所警覺。

年青人以至其他不同年紀的人也許不會不留意瞬息萬變的訊息, 也在不同程度上緊貼著社交媒體,那裡也是資訊的來源之處。 但是,這些媒體卻往往就是不實資訊的溫床。

現代的科技進步,要製作有聲有畫的多媒體訊息或純文字檔案,真是何其容易。基於不同立場去製作自身所演繹的,甚至不惜歪曲事實的資訊;那些避重就輕、無中生有者,其實可謂普遍。

另一方面,要傳播這些資訊實在極其容易。彈指之間,不同的資訊便會不脛而走,輾轉複製流傳;有些再經過轉載,然後再加工,又成為另一則的資訊。

不少製造資訊者要推銷自身的信念和立場,人傾向相信與自身立場相近者,也會將相關資訊輾轉傳播出去。

我想起聖經中,哥林多後書11章14節的經文:「這並不希奇,因為撒但自己也裝作光明的天使」。這提醒我們,有些資訊其實是不懷好意而又言之鑿鑿的,有些可能心存邪惡。這些事都足以催促我們務必慎重處理。

我認為要檢視不同的訊息的真偽,總有三種向導:

一、該資訊大抵是真的;二、或者部分真確而被誇大了;三、也有可能是無中生有的偽真相。我本人總帶著這三種向導去檢視不同的訊息。

我又相信去理解一項信息的時候,首先需要明白發放者或所屬機構的背景和立場。然後,再按其公信力去釐定相信的程度。另一方面,每當我們有意欲去轉發訊息的時候,務要慎重,不要成為傳播假訊息的幫兇。再者,在社交媒體或其他較為公開的場合轉發或評論訊息,其實是一種表態。有時候,當我看到親友們在評論一些事件時,帶有惡毒的攻擊用語,我心裡有不以為然的感慨。事實上,這一、兩年間社會的撕裂情況實在嚴重,我也眼見不同陣營的朋友表述著自身的立場,援引和建構他們關心的故事。我時常提醒自己,不要作出無根據的評論斷語,更加不會使用惡毒的用語。一方面,因為自己未必掌握事實的全部;另一方面,也不想令持有相異見解的人太失望。

我又想起聖經的另一處經文,哥林多前書6章12節:「『所有的事我都可以做』,但並非都有益處。」我總不希望,漫不經心的評論會在有意無意中,傷害了持有相反觀點的人。

倪紹強博士

與子女用英語溝通

自評能力一般 不足1成家長 與子女用英語溝通

有調查發現,不少家長雖普遍學歷水平高,但卻自評英語能力一般,ABC更少於1成家長會在日常生活中常與子女用英語溝通。有專家指,0至7歲是子女學習語言的最佳時機,家長不應「驚教不好」便避開英語教學。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82624/

*** 倪紹強博士回應 ***

與子女用英語溝通

回歸前,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英語一向擁有超然地位。 回歸之後,其實英語作為國際語言,其地位仍然十分崇高。 有教育學者曾經形容,英語在社會上可以視作為一種霸權。某程度而言,這一評論其實可以視作中肯。

普世大部分的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香港的中產家長一向望子成龍,所以大都認為能夠讓自己的子女多接觸英文,以致有良好的英語水平是無以尚之的。正因為如此,多年以來,以英語授課為主的英文中學,往往較以中文授課的中文中學,更為得到家長的青睞。有不少家長都願意花資源讓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多和更好的英語培訓。有些家長甚至在家中試圖與子女用英語溝通,以營造更多英語學習的氛圍。當然有些家長自身的英語水平有限,力不從心,也只好假手於人,讓子女到補習學校等等場所學習英語。也有一些經濟能力較強的家長,早早將自己的子女送到英語世界的國家接受教育,骨子裏是相信英語教育的優勢。

要用盡機會與子女用英語溝通,令我再次思想到教育的意義,也包括親子溝通和關係的意義。 我牢固的相信,用自己的母語來溝通是最自然不過的。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如此密切,若果單單是為了要子女的英語水平進步而放棄了深層溝通的可貴之處,豈不是十分可惜呢! 作為基督徒, 我也會再三思考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作用。 我也是一位父親,當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兒在學業上達標,甚至是成績優異和學有所成,但學業成功或者事業成功也不應是生命的全部。基督徒家長在望子成龍之餘,也實在應該祈求上帝,讓自己的孩子們能夠有全人發展,榮神益人!

倪紹強博士

DSE 放榜之後

疫情下DSE放榜 萬八考生達標 1.4人爭一學位

莘莘學子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應考文憑試,考評局昨天公佈整體成績,大部份中學考生今天可經校方網站取得成績,並透過網上報讀大部份大學學科。今屆考生共五萬多人,人數為歷年最低,其中約一萬八千人考獲入讀八所資助大學門檻的成績,但八大總學額僅一萬五千多個,即平均一點四名考生爭一個學位。至於未考取最低進入大學的考生,則須循其他途徑升學。

資料來源:https://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870006/

****** 倪紹強博士回應 ******

bkn-20150714110401246-0714_00822_001_01b
網上圖片

今屆的文憑考試, 可以說是在驚濤駭浪之中完成,就連放榜的安排也要在線上進行。 其實每一次考試放榜之後, 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文憑考試乃是香港 許多人人生的里程碑或者拐點。 多年之前仍然有兩個公開考試, 近年已經二合為一, 可以說是壓力倍增。

其實考生應該對自己大概的成績心裏有數, 我相信最失望者應該是高期望而落差大的考生;成績遠高於預期的就會喜出望外吧。

我認為總要對自己的前途有所規劃, 這也應該在放榜之前已經做好,搜集相關的資料。 無論如何, 當下就要睇餸食飯, 謀定後動;要坐言起行,劍及履及。切忌紙上談兵,怠於作為而失之交臂。

年長人士總會說,現在學生升學的機會已經較以往的多很多。 若果從各方面的數據來分析, 這個講法當然成立, 文憑試畢業生要升學,途徑是多的。 不過, 總也不能說,現在的中學畢業生比以往的壓力為輕。 正如我聽過一個說法, 二三十年前, 由於升讀大專或者大學的機會是少的, 所以那些考不上的情況是意料中事。 直到如今, 由於家長和身邊的其他人,普遍都期望自己可以考上大學,所以自是有另一番的壓力感受。 我也覺得這個說法具有道理。 而且三數十年前的中學畢業生,畢業後還有就業這個選項,但現在的中學畢業生要就業的話,機會似乎更為渺茫了。

我總相信世事乃是萬變千迴的。 今次在疫情之下進行考試,考生們首先可以體驗到人生的無常。 若果今次考試失利, 也是人生裡眾多挫折的其中一個而已。

我建議考生們都嘗試安靜下來,沉澱一下這段日子以來的各樣領受。 其實人生的許多領悟,都發生在人生不同階段的拐點之中,甚至是挫敗和逆境之中。 我呼籲考生們嘗試去祈禱,向創天造地的上主禱告,求祂指引自身的路向。原來聖經曾經作出應許,會向尋求上帝旨意的人,賜下出人意外的平安!

應當毫無憂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恩的心,把你們所要的告訴神。這樣,神所賜超過人能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聖經新譯本,腓立比書4:6-7》

倪紹強博士

202007_40_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