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抗逆力

筆者在輔導個案中,看見一些在年幼有不愉快經歷的求助者,因著父母對其學習持高期望、被同學欺凌、感情煩惱,對前路失去方向等因素而產生心理陰影,即使日漸長大,這些不愉快的經歷仍揮之不去,並持續地烙印在心靈中,隨之而來出現做事不起勁、對前途沒方向及出現逃避現象等後果;甚或輟學後在家中沈迷電子產品、逃避尋找工作或成隱青,更嚴重者有輕生的念頭等,真是令人感到痛心及惋惜。另一邊廂,筆者看到有些求助者因病、金錢問題或個人的能力,未能完成大學課程,步入成年階段後才後悔錯失讀書黃金機會,以致局限日後晉升機會及個人發展方向。提升抗逆力2.jpg

一個抗逆能力高的人,能夠彈性地面對逆境、積極樂觀、發揮創意找出解決方案,有不屈不撓精神,愈挫愈勇,表現卓越,不易輕言放棄自己的理想。他們會為自己的前途而努力尋求改變,或許回到校園去增值自己會是個上策,筆者也是這群成年人的其中一員,曾於十多年前,重踏校門,連續修讀了六年全日制的學士及碩士課程。現回想起來,一開始便訂立目標,在成為一個輔導心理學家的崎嶇路途上,自己的確也曾孤單及想過放棄,靠著神,不斷為自己祈禱、交托,明白到路雖然難行,怎樣也能行得過。的確,訂立明確目標的人們是較易朝著方向邁步向前,讓目標成為自己的推動力和挑戰,既然選擇了一條不平坦的路,就必須貫徹始終並相信逆境是人生無可避免的挑戰。然而,怎樣才能提高抗逆力呢?細數抗逆力高的人士,Viktor Frankl(弗蘭克)是個表表者,他是個值得稱讚的心理學家。Viktor Frankl生於維也納,曾任精神科教授,也是虔誠教徒。二次大戰後,他在集中營,經歷被剝奪了自由和目睹同伴死在煤氣房的痛苦,但仍然可以從悲慘的困境中得到的盼望,源自於堅信人是為著追尋意義而生存,他生存的意義是掛念到自己的妻子和女兒。

此外,他亦黃愛蓮拍攝13「話你知」通識資料室受到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的熏陶下,縱然無可避免地被困在這集中營內,忍受著肉體、心理、精神的局限,他仍然可以自由去選擇自己在極度痛苦狀態中繼續活下去,全因體驗到人在不能改變的苦難中,要保持平穩的心態。雖然身體被困在獨立監倉內,但是他的心靈不會因外在環境捆綁著而情緒低落至一蹶不振。相反地,他認為監倉只能困著身體,卻未能捆綁著自己的內心,只要內心感覺到自由便可以了。在他堅強的信念下,這種獨特的自由是旁人用盡方法也無法奪去。他要從自己和其他囚犯同伴的這一場苦難中,探索生命的意義,實在又是另一種挑戰。提升抗逆力.JPG

從另一角度看,轉化苦難和看到生命的意義,不只在享樂中獲得,亦能在受著苦難中得到。倘若當事人知道所受的苦難可以成就對別人有益,這樣或許當事人會較為樂意去承擔這份苦難。在承擔這份苦難的時候,感受到生命富有一份特殊的意義,而這份特殊意義是旁觀人無法像當事人般深刻體會到。筆者在決定重投學業的時候,希望可以為這個社會做點事,因此願意承受短暫讀書生涯的辛苦,為了可成為別人的祝福,並明白到輔導工作是一份非常有意義的使命,希望用輔導的專業去協助別人解決困難。因而,讓自己感受到這份痛苦所帶來的獨有價值,它反過來亦喚起當事人的抗逆意志,變得成熟及充滿自信去面對長時間的逆境。面對逆境,當事人需要持著處之泰然的心態,能夠勇於征服困難的精神,並且堅持不放棄的態度,盡力去發揮其內在的無限潛能,努力尋找外界資源,持有克服挑戰。每一個青少年生命都潛伏抗逆特質,在子女步入青春期的角色需要保持良好溝通及同理心(設身處地從別人角度,了解他人的感受、想法和需要);父母明白朋輩影響力大,需盡量在子女面前放下以往的權威,扮演好朋友角色,常要提醒自己保持忍耐,體會他們需要一段情感親密親子關係;孩子透過觀察,吸收父母思想、感受,透過情感經驗交流,父母和孩子譜出生命樂章。

作為父母,現今工作時間長,往往忽略抽時間陪伴子女,有不幸事情在家發生(生病/死亡),應與子女坦誠地討論,鼓勵孩子抒發感受;勤於與子女共同解決困難,壓力沉重低落時找人傾訴,每天做適量運動、增加腦部氧分及鬆弛神經,保持樂觀,讓以往成功事例,重燃希望。
最後, 總括一下,提升抗逆力和回應逆境的本領很重要,「少一分時間抱怨,就多一分時間提升抗力」。逆境商數的高手,遇到突發性的事情時,會在挫折的事情中尋找優勢,並將挫折的力量轉化成可以令自己進步的動力。容讓今天的你活得更好,協助孩子在成長中讓抗逆力駕馭人生。

#2018年談天季刊第一期
康志敏 Janet Hong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家庭治療師
婚姻兒童啟導中心

關愛校園

newproject_1_original (7).jpg

這天,初見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蔡世鴻校長,他開門見山地談師生的情緒壓力問題。他說,教師工作壓力甚大,長期辛勞工作,身體毛病也漸多,學校管理層是不能坐視不理。但如何透過學校管理來減少教師的工作壓力呢?「本港心理學家梁天明博士指出,教師的壓力來源分為外在環境工作環境人因素三大類別;更有研究證實,這個工作壓力模式與本地教師工作壓力因素吻合。」

教師的壓力三大來源老師
外在環境 包括經濟氣候,例如經濟低迷時期,入職薪酬偏低;教育政策:縮班殺校、學校編制教席數量減少、合約制度等等…..都會影響老師繼而增加工作壓力。

校內因素 包括學校對老師的需求,包括工作量、角色分工、團隊合作,如課外活動、家長活動等各樣課堂教學以外工作、學校對老師的期望等。

個人因素 來自老師自己的家庭因素、財政狀況、他們的性格特徵等。

從梁博士指出的三大教師工作壓力來源,都與學校的管理有關。
如何做?「面對外在環境,縱然外面橫風橫雨,我們也應該為教師抵擋衝擊,將學校變成一個安心教學的地方,如中學面對縮班潮,中學校長會便極力爭取,為教師提供更多實缺職位,減少學校的震盪。

校內因素方面,學校領導更是責無旁貸,廣開溝通之路,優化學校管理,老師壓力便可減少,學校管理亦更具效益。

個人因素方面,研究giphy證實個人性格特質、工作經驗、同事的支持及相信自己的能力和自主權(Belief in Locus of Control),都是減少壓力形成的關鍵。因此每一個人都可以改變自己與環境之間的協調,增加可承受壓力的程度,所以遇到老師面對個人壓力,如家庭狀況出了問題、性格緊張而感到工作壓力,我們都應該關心、支援和鼓勵他們,始終學校是人與人相處的地方,如何處理教師的情緒和壓力,也是管理層的工作。」

為學生建立關愛校園
對於學生的教育,他指出﹕「現代學生在抗逆力、堅忍精神、磨練方面等比較薄弱,有強烈『以我為主』的自我中心,互聯網互相欺凌攻擊的情況也是自我中心的表現。故此,學校的成長課是幫助他們建立正向的人生觀、感受愛和將愛付諸行動。」他認為「感受愛」,不是紙上談兵,而必須讓學生身體力行,敢於行動才會成功。學校推行的「感愛、敢動」關愛校園計劃,包涵了「學習」、「實踐」、「反思」三方面。「這套關愛校園的教材套,是透過個人(個人自理、培養好習慣)、家庭(做家務、向家人表達愛)、學校(與同學相處、守規有禮)、社會(認識社區、關愛他人)、團體(中華美德—孝義禮、做個好公民)、地球(環保由我做起、關心世界和身旁的事)等六方面,由小一至小六層層遞進,讓學生在不同年級學習實踐關愛和反思;教曉他們先愛自己,然後愛家庭、愛學校、愛社區、愛香港、愛地球,以及關愛身邊的人。」
至於學生的學習支援成長規劃,蔡校長說,學校會『拔尖補底』、反思功課量和照顧學生的學習多樣性等。「我們一切站在小朋友角度去想,學校設立家課政策小組,檢視各級的家課情況,組員有家長、牧師、社工、科主任和校長。現代教育孩子不能硬碰,需要談心鼓勵和給予空間。我們希望從學生六歲多入讀至升中學的這六年時間,教曉他們懂得如何面對和處理問題。

父母的支持不容忽視
他說,為了幫助家長關懷孩子和增加家庭支援,學校也加強家長教育,以幫助學生的成長規劃。「事實上,父母的角色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視。有聽過一個小六的學生,父母離婚,他們對於孩子的照顧和教育是互相推卸責任,父親每天只放下飯錢給孩子生活。這孩子年紀小小,不懂抒發和處理情緒,故沉迷打手機遊戲,甚麼也不做,打機等於他的全部人生。當有一天,手機突被父親奪走時,他憤而打開窗門,就向外一躍而下。」至於學校如何讓學生有表達或宣洩情緒的方法?蔡校長表示,學校將由2018年開始推行「聽聽孩子心計劃」,於校園內設置四個「寫信給校長、老師、牧師和社工」的信箱,學生可將「開心」和「不開心」的情緒寫下感言,投進不同的信箱,負責的老師和社工收信後會跟進。「希望可以達至直接了解學生情緒反應的實用渠道。」

學校多元的發展支持
多年來,協和小學(長沙灣)陸續推行多項發展計劃,除了英文課程加強閱讀、寫作和會話;更於數年前獲教育局投入100萬元添置平板電腦,學校最近的發展是熱門的STEM(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教育計劃。蔡校長告訴記者,學校編制了「校本STEM課程」的同時,也成立了一個科學小組。「在STEM中,我們選擇了『科學Science』作重點發展,主要因素是小學的科學教育與中學完全脫軌,學校可善用這筆撥款,推動自身的科學發展,加強中、小課程銜接;同時也希望發掘一些『滿腦子奇妙想法』的男孩或女孩,為香港培育一些科學小尖兵。」他期望將來的科學文化活動課程能夠化「零碎」為「整全」,發展成一個主線的課程。

#2018談天季刊 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