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與精神健康

最近參加了ECNP(國際性精神醫學組織)舉辦的網上學術會議的其中一個專題研討會,主要討論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引發的精神健康問題。近月來,不少主流的精神醫學雜誌也刊出一些文章討論有關問題。我嘗試把一些重點列出來,內容如下:

  • 除了COVID-19突然爆發會引起的心理恐慌及精神負面影響之外,疫情持續蔓延更會產生不良後果,甚至出現自殺數字增加。
  • 雖然每個國家採取的防疫措施有所不同,但是同樣會造成很多社會心理的不良反應,例如:造成不安全感及孤單感;要被隔離及形成社交距離;經濟收入減少,甚至失去工作;在家無聊,缺少運動,但進食增加;酗酒、濫藥及沉溺網上遊戲及賭博;被感染及有親友死亡的疑慮恐懼等等。結果導致個人心理不平衡,容易與家人磨擦,甚至出現家暴行為。
  • 根據一個國內分析(包括分散在194個城市的1,200名回應人士),超過半數人感受到疫情帶來中度及嚴重的心理衝擊。其中28.8%的人有焦慮病徵、16.5%人有憂鬱病徵,以及8.1%人有壓力;其中有憂鬱病徵的人以女士為多。
  • 較特別的現象是年輕的人比年長的人更容易有憂鬱症狀,原因可能是年輕人情緒反應較大,也有可能被一些特別的社會因素影響,例如:青少年不能上學進行社交、成年人找工作困難及失業危機。但是,老人家自殺的成功率卻是最高。
  • 社會傳播媒介會增加焦慮及憂鬱的發病率。原因是疫情使不少人增加了觀看電視及網上資訊的時間。由於新聞多報道負面消息,故此,情緒受影響的機會較大。
  • 安眠藥、抗焦慮藥及抗憂鬱藥的處方在過去數月不斷增加。在發達的國家,網上精神疾病診斷及醫療個案大增,而且可能成為新常態。
  • 加拿大有一個研究推論,因為新冠肺炎病毒導致的自殺率會隨著失業率快速攀升。因此,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社會問題。
  • 有一個有趣的研究發現,不同文化的人對預防疫情的措施、心理感受也有分別;例如:亞洲人在日常生活中,戴上口罩會有安全感覺;但是西方國家有不少市民卻認為戴口罩是多餘及煩惱的事情。
  • 美國八月份進行的一個調查發現,在5,400成年人中,40%的人承認出現心理健康及濫用物品的問題,而有11%的人曾認真考慮自殺。
  • 最受疫情影響而產生精神問題及自殺行為的高危人士,包括:疫情出現前已有精神障礙,但尚未治療人士;社會被邊緣化人士、前線醫療工作人員及照顧者、年長及青少年、要照顧就學兒童的雙職父母。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肯定會出現精神病徵,而且很多人即使遇上疫症及其他壓力也會適應得很好。不過,上述各類問題的嚴重性雖然會因不同國家的應對措施、疫情嚴重性及死亡率等社會心理因素而有所分別,但確是普世公認的現象,需要積極面對。社會上出現危機並不罕見,但如何面對而又不致影響精神健康乃為重要。

舊約聖經但以理書一至六章,但以理經歷各種不同性質的危機,用信心倚賴上帝及運用智慧,成功脫離危難。他不單保守自身安全,也保護了同袍,甚至同胞的性命;更能影響在位之人而榮耀上主。

麥基恩醫生

瀝源邨三級火死者患抑鬱躁狂

沙田瀝源邨榮瑞樓5樓一單位發生火警,消防員在一單位發現一名姓陳(37歲)男子當場死亡;據悉,姓陳死者為一名無業男子,2年前由內地來港,與來港6年及4年的父母,以及姓梁祖母(94歲)同住;陳8年前開始患有抑鬱及躁狂症,曾經求診,而該單位以往並無家暴記錄。

資料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瀝源邨-3-級火死者患抑鬱躁狂-事發前向祖母擲鑊-001456072.html

*** 鄺保強醫生回應 ***

早前(9月25日)看到以上一則新聞,一位三十七歲男子不幸在這場火警中喪生,令人惋惜!據新聞報道,這男士兩年前來港與家人團聚。未來港前已患有「抑鬱躁狂症」(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 來港後未有工作。他「曾經求診」,這可能表示因種種原因,他沒有繼續接受適切的治療。報章報道又顯示,出事當天他的精神很不穩定;火警可能是自殺引起,也可能是精神極度混亂下發生的嚴重意外。

一般人或多或少曾經有情緒低落的經驗,比較容易明白「抑鬱」是什麽一回事。但「躁狂」(Mania)卻未必能完全了解。「躁狂」是一種不尋常和病態的「過度興奮」。患者會因為反常的高漲情緒而變得極為暴躁,口若懸河,說話滔滔不絕,精力充沛,睡眠需要減少;又因為這時自信心極高或過度自大,思想速度變快,不斷想出新穎、特別,甚至是不切實際的主意。由於自制力下降,行為變得魯莽和輕率,例如:胡亂揮霍金錢或作衝動不智的投資等,也會有不恰當的社交行為,如對別人過度熱情或不顧禮儀直接作出批評。

「抑鬱躁狂症」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發病率約為人口百份之一。病人既有極痛苦低落的時候(depression is painful),但也會出現有相當大破壞力的躁狂時段(mania is harmful)。如果不認真治療,患者有百份之十五死於自殺,整體的自殺機率更比一般人高出二十五倍。其實「抑鬱躁狂症」是絕對「有得醫」丶「有得控制的」。臨床所見,許多病人在病情受控後,可以如常生活和工作。但這個病有較大的復發傾向,所以不應隨便停止藥物治療。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照顧者因壓力而產生的心理障礙(下)

對於一些照顧他人的人,特別是那些身兼數職、期望甚高、盡心盡力的照顧者,經過一段時間的透支,很容易出現慢性的情緒及心理問題。其中兩種容易被忽略的情況,就是同情疲勞及關懷耗盡了。

一、同情疲勞(compassion fatigue)特徵就是生理及心理精力透支,導致減少關懷及同情別人的能力。有時稱為「照顧的負面代價」或「繼發性創傷壓力」。照顧癌症及舒緩治療病人的照顧者最常出現這種情況,而服侍兒童的社會工作人員也是高危。有些行業在特殊而且長時期的社會事件中,包括今次的疫情,也容易出現這種情況;如消防員、救護員、記者,甚至是衛生福利人員。在個人方面,完美主義、過分盡責、毫無私心、情緒收斂及缺少社交支援的人,會較其他人容易出現這種同情疲勞。

同情疲勞的症狀:

  • 長期的身心疲倦
  • 失去個人個性(好像生活在飄渺的時空當中)
  • 感覺付出太多,回報太少。
  • 煩躁,對自己行為不滿。
  • 體重減少、睡眠困難、頭痛等。

最近有些研究指出,同情疲勞應改為「同理心疲勞」。同理心是感覺到對方的感受。因為過分照顧他人,以致筋疲力盡,同理心漸漸麻木起來,甚至反過來出現負面反應。

二、關懷耗盡(caregiver burnout)

這是照顧者經過一段時間積聚的壓力而產生的身心靈透支現象,通常明顯出現態度轉變;從積極的關心他人變成麻木不仁,甚至負面的心態,討厭受助者。假若關懷者得不到所需要的支援,或是做到超過自己能力(體力、思想能力、經濟能力)所能應付,這種現象更容易出現。

患上這種情況的人不單感覺疲勞,而且對服侍人的工作感覺很大壓力,產生焦慮及憂鬱情緒。假若發覺花了很多時間、精神關注自己健康,則會對受助者產生內疚。

這種情況的發生好像一支燃點了的蠟燭,初時火光熊熊,但慢慢失去光芒,終於熄滅。這裡的照顧者通常是非常熱心照顧他人,甚至有不現實的期望;希望受助者能夠痊癒。實際上,不少受助者情況只有越來越壞(例如:腦退化、癌症復發病人),以致越照顧越困難,使失望及失敗感覺增加。

關懷耗盡的症狀:

  • 有筋疲力盡的感覺
  • 對以往喜歡的事情失去興趣
  • 逐漸退出家庭及親友的社交圈子
  • 感覺沉悶、煩躁、無助、無用、無望。
  • 胃口及體重改變(增加或減少)
  • 睡眠失調(失眠或喝睡)
  • 很容易身體不適,甚至患上輕微疾病。
  • 對自己及受助者產生傷害的感覺
  • 開始酗酒或濫用藥物(特別是安眠藥)

上述病徵假若出現一段長時間,則可算是患上憂鬱症了。

同情疲勞與關懷耗盡之分別

雖然兩者皆有筋疲力竭的感覺,而且會出現情緒波動。但是同情疲勞多是突發性的,當遇到突然的創傷或受助者特別的不良反應,以致突然無心無力起來。反過來,關懷耗盡是慢慢出現的,自己也應該感覺到或周邊的親友也察覺到,主要就是因為精力不繼,消耗過多而不支倒下。

解決方法:

一、自我醒覺:留意自己身心健康,勇於承認出了問題,無需有羞恥感覺。

二、自我接納:認識自己並不完美,無需過分犧牲,返回現實接受自己的軟弱。

三、自我照顧:生活要有規律,有足夠的休息、營養食物及鬆弛時間。

四、尋找支援:保持與同事及朋友的聯絡,若不能面對面也要透過社交媒體接觸。

五、假若仍然感覺不適,則要有勇氣主動求助,包括接受輔導或心理治療。

假如在疫情之中,更要小心保護自己,根據疫情調節自己生活。此外,你也可以選定一人在需要時代替你關懷受助者。這樣,最少可以減少一下心理負擔,萬一你真是感染了疫症(或患病的時候),受助者也有人照顧。

麥基恩博士

照顧者因壓力而產生的心理障礙(上)

由於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響,很多病人及其照顧者都受著不少社會心理的壓力,包括以下:

一、擔心自己或病人受感染,或者感染其他人。

二、因實施社交隔離措施,不能探望受照顧者,感覺不安及內疚。

三、擔心沒有足夠防護設備。

受照顧者有嚴重身體疾病或者臨危病人,照顧者的心理壓力更會增加。照顧者在這裡包括了家人、親友、義工、專業醫務人員。

一、急性壓力精神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DSM5分類,急性壓力精神障礙是在壓力出現的一個月內發生,會有以下病徵:

a.心跳、呼吸困難、胸痛、胃痛、頭痛、作悶、冒汗等身體病徵。

b.對壓力產生極度恐慌,情緒低落,有虛空感覺,容易煩躁及憤怒,感到有心無力等心理病徵。

c.重複不能自控的思想及回憶,注意力不能集中等認知病徵。

二、適應性精神障礙(Adjustment Disorder)

同樣根據DSM5的診斷標準,也有類似上述急性壓力精神障礙的各種病徵。不過,適應性精神障礙在壓力超過一個月之後才發生,而壓力本身通常未有急性壓力之嚴重。

三、犧牲綜合症(The Sacrifice Syndrome)

對於一些照顧者來說,他們身兼數職(照顧者、家務助理、家人、賺錢養家),肩負重大責任;而且很多時要在短時間內有成效,結果造成廢寢忘餐,透支起來,出現了以下症狀:

越勤勞越不滿意結果,即使有足夠時間睡眠仍感覺疲倦。為了減少休息時間,過量飲用咖啡等提神飲品。放棄正常的假期、娛樂、運動及社交等活動,對喜歡的或新鮮的事物沒有興趣。有時,雖然感覺煩惱,但似乎沒有其他人明白自己苦況。故此,也無瑕與人傾訴,感覺非常孤單。

麥基恩博士

偷窺狂-戀童癖

涉小學內偷拍女生如廁 IT助理囚3個月

小學資訊科技助理涉兩度潛入校舍女廁偷拍小學女生如廁,早前承認2項製作兒童色情物品罪。裁判官昨判刑時指出,家長與校方對學校職員信任,被告有預謀犯案,判監3個月。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72170/ 

*** 張鴻堅醫生回應 ***   

根據本案案情推論被告的精神狀況,依照美國精神科醫學會出版的「精神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5版(DSM-5) ,可考慮下列4種可能:

  • 偷窺狂 (Voyeuristic Disorder) 302.82

(A) 在最少6個月的時段內,有重覆的幻想衝動或行為,透過偷窺另一個正在裸體更衣或進行性行為的人,從而達到强烈的性與奮。

(B) 該人仕有把上述的性衝動付諸行動。 —– 倘若只限於幻想衝動而未有行動,則該等幻想衝動已造成相當大的精神困擾或功能損害。

(C) 該人仕最少已年滿18歲。

  •  戀童癖 (Pedophilic Disorder) 302.2

(A) 在最少6個月的時段內,有重覆的幻想衝動或行為,透過舆未發育兒童(一般是13歲以下)的性活動,從而達到强烈的性與奮。

(B) 該人仕有把上述的性衝動付諸行動。 —– 倘若只限於幻想衝動而未有行動,則該等幻想衝動已造成相當大的精神困擾或人際關係的損害。

(C) 該人仕最少已年滿16歲。 —– 倘若未滿16歲,則必須比他侵犯的兒童起碼大5歲。

  • 反社會人格障礙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301.7

(A) 自從15歲後,廣泛性地漠視其他人的權益,可從下面7項中起碼有3項顯示出來:

  1. 重覆地參與觸犯法律的行為。
  2. 重覆的欺騙或欺詐行為,以獲得個人的利益或歡樂。
  3. 衝動,缺乏長遠的看法。
  4. 暴燥,暴力。
  5. 妄顧自己或他人的安全。
  6. 缺乏責任感,例如工作態度輕忽、債務不願償還等。
  7. 對造成別人傷害缺乏悔意。

(B) 該人仕現在起碼有18歲。

(C) 該人仕其實在15歲前已出現一些操守行為問題。

(D) 上述反社會行為並非只在「精神分裂」或「燥鬱症」發作時才出現。

  • 任何其他情绪或精神障礙

   例如抑鬱症、精神分裂症、濫用毒品等, 皆可能導致異常行為。

* * * * * *

根據上述4種可能去推論本案被告的精神狀況,可得如下結論:

  • 偷窺狂 —–倘若被告有此傾向已超過6個月,則此診斷正式成立。
  • 戀童癖 —–要確立此診斷,要偵查被告除了偷窺外是否還有其他戀童傾向。
  • 反社會人格障礙 —– 根據多名老師替被告撰寫求情信,應不似患有此障礙。
  • 任何其他情绪或精神障礙 —–資料並無顯示被告患有其他情绪或精神障礙。

至於特殊「性癖好」的治療,倘若對患者或他人並不造成困擾又不觸犯法律,其實不一定需要治療。 —– 在需要治療的個案(例如本案),治療可包括心理治療、認知行為治療、性技巧訓練、社交技巧訓練、藥物治療、家庭治療、生活方式和環境的調校(例如有戀童傾向的人應考慮是否適宜在小童基構中工作)等。至於法庭判處的刑罰,其實也可以視為「認知行為治療」的一種方式,受了懲罰得了教訓,以後的行為就會改變,倘若不能收效,那就需要加強其他的治療了。

張鴻堅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前青山醫院院長

 

七旬母與患長期病女兒墮樓亡

將軍澳一名7旬婦人與其患病的中年女兒,昨同被發現由新都城一單位高處墮下身亡,警方調查後暫列作「自殺協定」案,現正跟進調查。有社工指出,年長照顧者會面對較大身心壓力,籲應多關心個人情緒,如遇問題應尋求專業協助。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48764/

*** 陳華發醫生回應 ***

2020年5月21日報章報導:一名71歲姓蘇婦人與其患長期病的41歲幼女,在5月20日從將軍澳新都城一單位墮下身亡,警方暫列作「自殺協定」案 。

這是一宗不幸的事件。 「自殺協定」是指二人或多於二人所作的共同協議,其目的為造成所有訂立協議的人的死亡,不論協議內容是否由訂立協議的人各自結束自己的生命。

蘇婦生前經營毛冷舖,與丈夫及幼女住在私人屋苑。相信經濟條件應該可以。 所以事件應該與經濟困難關係不大。

蘇婦要長期照顧患病的女兒。可能在目前新冠肺炎防疫措施下,大部分的康復服務及幫助都被迫暫停;令兩位當事人相處的時間增加了,照顧壓力也隨著增加,引致憂鬱反應,而出此下策。

事發時間是上午約九時。蘇婦的丈夫正在外踩單車。似乎丈夫並不知道兩人有自殺念頭或計劃。蘇婦還有另外兩名女兒,她們在事前有沒有察覺什麼呢?研究顯示,有超過一半自殺的人在事前一個月看過醫生,所以醫生在防止自殺方面,與自殺者的家人及親友都有一個重要角色。

相信蘇婦及幼女在事前應該有或多或少的先兆,而且時間應該有多天甚至多星期,但家人或親友們似乎察覺不到。先兆可包括情緒不穩、不開心、哭泣、茶飯不思、睡眠困擾、身體多了不舒服;甚至提及前路茫茫、生無可戀、看不到將來等念頭。如果家人或親友知道或察覺到當事人有困擾,應該盡量鼓勵他們講出問題,疏導他們的情緒。如果沒有進展,應該建議及鼓勵他們尋求專業人士協助。 雖然蘇婦及幼女沒有寫下遺書,但任何人如果知道他們有強烈的自殺念頭,應該立即打999,或送他們到醫院接受評估及治療,防止悲劇發生。要知道,情緒問題大部分是可以治療及康復的。

蘇婦是71歲的老人。 在香港,老人自殺問題多年來都高踞難下、位列世界前列!超過一半都與憂鬱病有關。醫院管理局約20年前已開始老年精神科速治診所服務,可快速(通常七個工作天內)接觸當事人或照顧者作評估及治療。於防止香港老人自殺方面作出貢獻。有關資料可參閱醫館局網頁。

望公眾及專業人士對老人自殺(或任何年齡層的自殺)問題,都可以保持警覺、關注及重視,一齊合作努力減低香港的自殺率!

陳華發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家居辦公綜合症

istockphoto-1093488374-1024x1024近月來,這個WFH 是「在家辦公」的簡寫(Work From Home)。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多政府部門及私人機構都要求職員部份時間在家工作。假若有家人是感染者或被懷疑感染,就要求他們全時間在家辦公。對一些人來說,不用乘搭交通工具回辦公室上班,實在省卻不少車費及時間。但是,另外一些人卻發現在家工作與在辦公室的環境下工作,實在有很多不同之處,且有些適應困難。可能因此工作散漫及無效率,甚至出現了「郊遊辦公」(利用辦公時間去旅行散心)的表現。社會心理學家因此討論一個新的社會現象,就是「辦公室綜合症」。

這個綜合症形成的主要原因,就是雇員分不出家庭及工作的界限。首先,工作受到家庭因素干擾,特別是子女的影響。因疫情關係,兒童及青少年無需返學校上課,改為在家中網上學習。由於年紀尚小,他們往往需要在家的父母照顧,甚至協助完成功課。故此,有時候很難專心辦公室的事情,特別是雙職(家庭及事業)婦女。假若家庭有甚麼需要執漏的地方,若在家就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了。有小部份人甚至同樣受到家庭的寵物騷擾。

此外,家庭的環境實在不是辦公的地方。在睡房或大廳工作都不自然,就算有書房可用,其書桌及座椅比較辦公室的傢俬,在設計上差很多,很難長時間坐下來工作。另外,即使有電腦及上網設備,也不及寫字樓的方便及齊全(例如:影印機、碎紙機等等)。

假若在家工作時遇到問題,往往不似在寫字樓般方便,可以直接請教上司或其他同事。況且昔日在辦公室的互相交往、談天說笑的情景再不能出現,影響心情。長時間埋身工作,很容易感覺疲累,結果效率往往下降。還有身為上司的,也發覺很難遙遠控制同事的表現。若不管理,下屬偷懶也不知道;但若管理過分,下屬會有被監控的不快,甚至乎會感覺私隱被侵犯。

假如要減少這家居辦公綜合症的話,可以作以下安排:

一、為自己或同事編訂時間表,有正常的工作及休息時間。在休息時間不能騷擾其他同事,但要有彈性,容許個別不同。

二、制定溝通機制,定時透過資訊科技討論工作進展,但不要過分要求,須考慮到同事在家庭中工作的不方便及煩悶心情;更不要失驚無神致電考問對方,要求立刻有答案。

三、鼓勵在工作時段中,同事間透過網絡見見面、談談笑,互相關心及鼓勵。假若知道某同事有特別困難(如子女生病),應加以體諒或提供協助。因有研究指出,在危機發生的時候,同事的健康及心情對公司的業務及日後復原,有很重要的關係。

「遊手好閑的,招致貧窮;勤力工作的,得到富足。」箴言10章四節

「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着次序行。」哥林多前書十四章40節

麥基恩博士

202004_22_original

前線醫護在疫症嚴峻下的壓力

受訪醫護近半抑鬱

疫情持續,東區醫院精神科醫生向港島東聯網逾8,400名醫護及職員等進行調查,了解其精神健康,回覆的69人中,近半有抑鬱徵狀,其中24名職員出現輕微抑鬱,10人更出現中度抑鬱。有maxresdefault45%受訪者擔心個人保護裝備是否足夠,近2成則擔心受感染,有2人需求助。

聯網危機處理小組雖未接到醫護的情緒困擾求助,但應進行廣泛調查,了解疫情爆發對醫護心理影響,內地亦已就醫護精神健康制定全國指引。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07815/受訪醫護近半抑鬱

****** 鍾維壽醫生回應 ******
前線醫護在疫症嚴峻下的壓力

看了這個本地調查,我們首先要知道它不能反映一般醫護人員的真實心理,因為只得0.8%的受訪者回應,欠缺了全面的推論基礎。

一般來說,醫學文獻只會接受最少有10%的回應率而作出的結論。不過,話得說回來,當看到 這裡的三十多位同事要面對感染的威脅,心理上很自然會出了問題。 我們不能不承認,他們的確是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工作壓力,難怪還有10位回應者有中度抑鬱徽狀。

其實,在今年三月的 JAMA Psychiatry 醫學期刊中,20190221-CR-抑鬱1也有記載一個類似研究,調查在內地的三十四間醫院,在當中的千多名前線醫護人員,發現有50%有抑鬱症狀,45%有焦慮情緒,和34%失眠問題,其中特別在女性和護士中 更是明顯。

很容易想像到,他們如同在戰場上的軍人,恐懼是其中的壓力來源。對新病毒的不認識,防禦物資供應缺乏,和對上級或政府的不信任,這與恐懼的産生有關。

怎樣面對恐懼呢?  我們可以仿效軍人的訓練:

1) 謹慎但不慌張 ( react but not overreact):
    只要緊守防禦措施和跟隨防疫手則,其他事件便不用多費神。

2) 承認自己内心的恐懼:
     知道及接受這份工作的風險,並且多些表達自己感受,但以沉著應戰的心態去面對。

3) 投入工作,不給自己時間胡思亂想:
    軍隊上級不會給軍人在戰場上悠閑的,必須有小差在手,當忙於工作,有明確的日程表,便沒有空間恐懼了。

4) 與夥伴一起作戰:
    很多時,軍人在戰場上作戰,不會想起國家⺠族的聳高理想,而是為了同僚而勇往直前,與夥伴的出生入死的精神才是他們的動力。

5) 靜觀深呼吸: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訓練中,也注重每隔一段時間便要做這個鬆弛動作,希望訓練到軍人無論多緊張也可以隨時入睡休息。

不過無論什麼訓練,什麼工作,都會有心理疲勞和耗竭(burnout)的機會,預防的方法簡單如每一段時間便須轉換dirty team 的成員。這個世界疫症戰事是個長久戰。

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他們,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和你同去。他切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申命記31:6》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醫生

Ref:

Lai J. 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Mental Health Outcomes Among Health CareWorkers Exposed to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JAMA Network Open Psychiatry 2020; 3(3)

https://nieman.harvard.edu/wp-content/uploads/pod-assets/microsites/ NiemanGuideToCoveringPandemicFlu/AboutThisGuide.aspx.html

202004_18_original

種族恐懼症與「定型」偏見

近日有些中國人(包括香港人及海外華僑),在外地受到當地人士當面批評、指責、侮辱,甚至被說成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帶菌者。

網上新聞圖片
網上新聞圖片

他們被拒諸門外或被趕出車廂,甚至叫他們返回祖國。

這種排外的現象,可稱為外來人(或陌生人)恐懼症(xenophobia)。被排擠或針對的對象可以是某一類人或某一宗教信仰的人。若是單單針對中國人,則屬中華民族恐懼症 (sinophobia)。這現象是對一些非我族類的人士出現恐懼、憎恨、拒絕的心態,通常這些被針對的人士屬於當地的少數族裔。這種現象歷史上經常出現,特別是在戰爭期間;最嚴重的一次可算是納粹德國針對猶太人的屠殺行為。雖然文明社會鼓吹共融,但歧視、恐懼、排擠他人的事件近年也有出現。事情的發展有大有小,有強有弱。在社會層面可發生「憎恨案件」,例如:在紐西蘭槍擊回教寺事件。嚴重起來,可以出現群體流亡及種族清洗的殘酷事件。

20200131_canada_v2_1024
網上新聞圖片

至於這心態及行為出現的原因,實在是非常複雜。有理論說這種排外的心態,早已於人類血液之中,是先祖為了保護自己人而產生的防衛方法。若非這樣,恐怕會被其他族群欺負、擄掠,甚至殺害。持有這樣心態的人,因有了共同敵人,可以放棄自己的主見,而動員同聲同氣的人一起合作。這思想形態,在國際舞台上有相當大的吸引力,很多時被政治家所利用。

究竟這種種族恐懼,是否屬於精神疾病呢?

表面看來,若是真正的恐懼,可以當是「恐懼症」的其中一種;特別是出現以下情況:首先,這種恐懼或焦慮是比平常的焦慮過分很多。當恐懼的目標(即某類人士)出現時,會出現恐懼的心理,甚至會有不適的生理反應(如心跳、手震、冒汗、頭暈眼花等),從而出現逃避現場的行為。但最重要是當事人明白自己的反應過分,卻不能控制自己。假若不是恐懼而是憤恨或討厭對方,又不覺得自己的想法錯誤或過分,則不可以算是這種焦慮恐懼性的精神障礙了。

故此這種不太理性的思想,或者可以算是一種偏見或歧視心態。有這種思想、情緒及行為,往往跟當事人的成見有關。這成見在心理學上也稱為「板印偏見」(stereotyping bias)。我覺得翻譯為「定型偏見」更易理解!這是一種先入為主的心態,是受着從小聽到他人的講說或個人經歷過的類似事情,而慢慢養成的一種習慣思維,可以是意識體會或在存在潛意識中。若得到其他人的認同或找到一、兩個例子,成見便被加強及鞏固,例如:南非洲早年的種族隔離政策,白人小孩子自小便被教育黑色人種屬次等族裔的成見。當他們漸漸長大,打從報章看到黑人犯罪的新聞,會加強他們對黑人歧視的合理化。

至於如何減少這樣的認知偏見呢?事實上,有這等歧視或恐懼並不是偶然發生,而是慢慢形成。故此,要完全消除並不容易。首先,大家應有自知之明,反省自己對他人的想法,更不要過分自信,正如聖經所說:不要論斷,免得被人論斷。(馬太福音7:1)反過來,我們應有謙卑的心,正如聖經也說:各人要看別人比自己強。(腓立比書2:3)不過,對於別人所說的話,特別是較為偏激的批評,也要嘗試尋找佐證方可接納。若時間許可,更可請教廣受敬重的人之意見。在未有確定證據之前,即使有恐懼思想也不要作出不合社交禮儀的行為,也不要認同別人所作的過分反應。

假若有控制不了的驚慌思想或情緒,應尋求心理專家的輔導。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003_32_original (1)

「不作為」之錯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引起全球恐慌,而各地政府在處理疫情上,有成有敗。日本橫濱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事件,更引來很多負面的批評。為何日本政府不提早讓乘客下船?又為何不把船上的人遷移到比較安全,感染機會少的地方呢?

當然實際的原因現在尚未清楚,或者太複雜至永遠不可能知清楚。不過就這樣的事情,使我想起一個「認知偏見」的議題:「不為之」的錯誤(omission bias)。這個心理學的現象就是很多人認為,若做一件事情而產生不良後果,比較不做這件事情而產生同樣後果,前者的心理或道德罪過感覺更為嚴重。這種現象最常見於突發事情,在未有先例可循的有效方法之時最易產生。故此,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官員 可能考慮到若果放旅客下船,會把傳染病散播全國;這樣比不積極作任何干預更不可取,有可能做成更大的罪惡或更大機會受到批評。

對於這種現象,心理學家常用一個情節作為例子,稱為「有軌火車」困惑。內容大致是一輛行駛快速的火車,突然失控超速前行。你在駕駛室裡看見路軌前面有五位鐵路工人正在工作。你打算立刻更換路軌,讓火車走向另一路線,避免死傷。正當你打算這樣做的時候,你突然發現這條新路軌前,也有一位農夫行在上面。在這兩難之間,你會不會轉軌?雖然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但大部份人當下會舉棋不定,選擇不作甚麼行動。主要的心理就是我沒有做甚麼明顯不對的事啊!

我感覺武漢市「封城」行動,也許會有這樣的道德矛盾。怎能肯定這樣做之後,疫情便能受控制而不擴散?因為歷史上似乎未有類似的措施實行過。當然事後孔明,會知道這措施對與不對,甚至會想到其他更佳的方法。但在緊急關頭,上述這種心理認知偏見,往往會妨礙理性的抉擇。故此,一個勇敢、果斷,又願意承擔責任,又有彈性思維,在出現反效果的時候,可以改變決定的主管,就是危機處理成敗的要素。

其實基督教信仰,對犯罪的看法也分兩類:一、做錯的罪(sin of commission),例如:犯十誡;二、不做的罪(sin of omission),例如:雅各書四章十七節所講「知道行善,卻不去行」。兩者皆是罪,無分輕重。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00302_不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