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母與患長期病女兒墮樓亡

將軍澳一名7旬婦人與其患病的中年女兒,昨同被發現由新都城一單位高處墮下身亡,警方調查後暫列作「自殺協定」案,現正跟進調查。有社工指出,年長照顧者會面對較大身心壓力,籲應多關心個人情緒,如遇問題應尋求專業協助。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48764/

*** 陳華發醫生回應 ***

2020年5月21日報章報導:一名71歲姓蘇婦人與其患長期病的41歲幼女,在5月20日從將軍澳新都城一單位墮下身亡,警方暫列作「自殺協定」案 。

這是一宗不幸的事件。 「自殺協定」是指二人或多於二人所作的共同協議,其目的為造成所有訂立協議的人的死亡,不論協議內容是否由訂立協議的人各自結束自己的生命。

蘇婦生前經營毛冷舖,與丈夫及幼女住在私人屋苑。相信經濟條件應該可以。 所以事件應該與經濟困難關係不大。

蘇婦要長期照顧患病的女兒。可能在目前新冠肺炎防疫措施下,大部分的康復服務及幫助都被迫暫停;令兩位當事人相處的時間增加了,照顧壓力也隨著增加,引致憂鬱反應,而出此下策。

事發時間是上午約九時。蘇婦的丈夫正在外踩單車。似乎丈夫並不知道兩人有自殺念頭或計劃。蘇婦還有另外兩名女兒,她們在事前有沒有察覺什麼呢?研究顯示,有超過一半自殺的人在事前一個月看過醫生,所以醫生在防止自殺方面,與自殺者的家人及親友都有一個重要角色。

相信蘇婦及幼女在事前應該有或多或少的先兆,而且時間應該有多天甚至多星期,但家人或親友們似乎察覺不到。先兆可包括情緒不穩、不開心、哭泣、茶飯不思、睡眠困擾、身體多了不舒服;甚至提及前路茫茫、生無可戀、看不到將來等念頭。如果家人或親友知道或察覺到當事人有困擾,應該盡量鼓勵他們講出問題,疏導他們的情緒。如果沒有進展,應該建議及鼓勵他們尋求專業人士協助。 雖然蘇婦及幼女沒有寫下遺書,但任何人如果知道他們有強烈的自殺念頭,應該立即打999,或送他們到醫院接受評估及治療,防止悲劇發生。要知道,情緒問題大部分是可以治療及康復的。

蘇婦是71歲的老人。 在香港,老人自殺問題多年來都高踞難下、位列世界前列!超過一半都與憂鬱病有關。醫院管理局約20年前已開始老年精神科速治診所服務,可快速(通常七個工作天內)接觸當事人或照顧者作評估及治療。於防止香港老人自殺方面作出貢獻。有關資料可參閱醫館局網頁。

望公眾及專業人士對老人自殺(或任何年齡層的自殺)問題,都可以保持警覺、關注及重視,一齊合作努力減低香港的自殺率!

陳華發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家居辦公綜合症

istockphoto-1093488374-1024x1024近月來,這個WFH 是「在家辦公」的簡寫(Work From Home)。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多政府部門及私人機構都要求職員部份時間在家工作。假若有家人是感染者或被懷疑感染,就要求他們全時間在家辦公。對一些人來說,不用乘搭交通工具回辦公室上班,實在省卻不少車費及時間。但是,另外一些人卻發現在家工作與在辦公室的環境下工作,實在有很多不同之處,且有些適應困難。可能因此工作散漫及無效率,甚至出現了「郊遊辦公」(利用辦公時間去旅行散心)的表現。社會心理學家因此討論一個新的社會現象,就是「辦公室綜合症」。

這個綜合症形成的主要原因,就是雇員分不出家庭及工作的界限。首先,工作受到家庭因素干擾,特別是子女的影響。因疫情關係,兒童及青少年無需返學校上課,改為在家中網上學習。由於年紀尚小,他們往往需要在家的父母照顧,甚至協助完成功課。故此,有時候很難專心辦公室的事情,特別是雙職(家庭及事業)婦女。假若家庭有甚麼需要執漏的地方,若在家就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了。有小部份人甚至同樣受到家庭的寵物騷擾。

此外,家庭的環境實在不是辦公的地方。在睡房或大廳工作都不自然,就算有書房可用,其書桌及座椅比較辦公室的傢俬,在設計上差很多,很難長時間坐下來工作。另外,即使有電腦及上網設備,也不及寫字樓的方便及齊全(例如:影印機、碎紙機等等)。

假若在家工作時遇到問題,往往不似在寫字樓般方便,可以直接請教上司或其他同事。況且昔日在辦公室的互相交往、談天說笑的情景再不能出現,影響心情。長時間埋身工作,很容易感覺疲累,結果效率往往下降。還有身為上司的,也發覺很難遙遠控制同事的表現。若不管理,下屬偷懶也不知道;但若管理過分,下屬會有被監控的不快,甚至乎會感覺私隱被侵犯。

假如要減少這家居辦公綜合症的話,可以作以下安排:

一、為自己或同事編訂時間表,有正常的工作及休息時間。在休息時間不能騷擾其他同事,但要有彈性,容許個別不同。

二、制定溝通機制,定時透過資訊科技討論工作進展,但不要過分要求,須考慮到同事在家庭中工作的不方便及煩悶心情;更不要失驚無神致電考問對方,要求立刻有答案。

三、鼓勵在工作時段中,同事間透過網絡見見面、談談笑,互相關心及鼓勵。假若知道某同事有特別困難(如子女生病),應加以體諒或提供協助。因有研究指出,在危機發生的時候,同事的健康及心情對公司的業務及日後復原,有很重要的關係。

「遊手好閑的,招致貧窮;勤力工作的,得到富足。」箴言10章四節

「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着次序行。」哥林多前書十四章40節

麥基恩博士

202004_22_original

前線醫護在疫症嚴峻下的壓力

受訪醫護近半抑鬱

疫情持續,東區醫院精神科醫生向港島東聯網逾8,400名醫護及職員等進行調查,了解其精神健康,回覆的69人中,近半有抑鬱徵狀,其中24名職員出現輕微抑鬱,10人更出現中度抑鬱。有maxresdefault45%受訪者擔心個人保護裝備是否足夠,近2成則擔心受感染,有2人需求助。

聯網危機處理小組雖未接到醫護的情緒困擾求助,但應進行廣泛調查,了解疫情爆發對醫護心理影響,內地亦已就醫護精神健康制定全國指引。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07815/受訪醫護近半抑鬱

****** 鍾維壽醫生回應 ******
前線醫護在疫症嚴峻下的壓力

看了這個本地調查,我們首先要知道它不能反映一般醫護人員的真實心理,因為只得0.8%的受訪者回應,欠缺了全面的推論基礎。

一般來說,醫學文獻只會接受最少有10%的回應率而作出的結論。不過,話得說回來,當看到 這裡的三十多位同事要面對感染的威脅,心理上很自然會出了問題。 我們不能不承認,他們的確是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工作壓力,難怪還有10位回應者有中度抑鬱徽狀。

其實,在今年三月的 JAMA Psychiatry 醫學期刊中,20190221-CR-抑鬱1也有記載一個類似研究,調查在內地的三十四間醫院,在當中的千多名前線醫護人員,發現有50%有抑鬱症狀,45%有焦慮情緒,和34%失眠問題,其中特別在女性和護士中 更是明顯。

很容易想像到,他們如同在戰場上的軍人,恐懼是其中的壓力來源。對新病毒的不認識,防禦物資供應缺乏,和對上級或政府的不信任,這與恐懼的産生有關。

怎樣面對恐懼呢?  我們可以仿效軍人的訓練:

1) 謹慎但不慌張 ( react but not overreact):
    只要緊守防禦措施和跟隨防疫手則,其他事件便不用多費神。

2) 承認自己内心的恐懼:
     知道及接受這份工作的風險,並且多些表達自己感受,但以沉著應戰的心態去面對。

3) 投入工作,不給自己時間胡思亂想:
    軍隊上級不會給軍人在戰場上悠閑的,必須有小差在手,當忙於工作,有明確的日程表,便沒有空間恐懼了。

4) 與夥伴一起作戰:
    很多時,軍人在戰場上作戰,不會想起國家⺠族的聳高理想,而是為了同僚而勇往直前,與夥伴的出生入死的精神才是他們的動力。

5) 靜觀深呼吸: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訓練中,也注重每隔一段時間便要做這個鬆弛動作,希望訓練到軍人無論多緊張也可以隨時入睡休息。

不過無論什麼訓練,什麼工作,都會有心理疲勞和耗竭(burnout)的機會,預防的方法簡單如每一段時間便須轉換dirty team 的成員。這個世界疫症戰事是個長久戰。

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他們,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和你同去。他切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申命記31:6》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醫生

Ref:

Lai J. 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Mental Health Outcomes Among Health CareWorkers Exposed to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JAMA Network Open Psychiatry 2020; 3(3)

https://nieman.harvard.edu/wp-content/uploads/pod-assets/microsites/ NiemanGuideToCoveringPandemicFlu/AboutThisGuide.aspx.html

202004_18_original

種族恐懼症與「定型」偏見

近日有些中國人(包括香港人及海外華僑),在外地受到當地人士當面批評、指責、侮辱,甚至被說成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帶菌者。

網上新聞圖片
網上新聞圖片

他們被拒諸門外或被趕出車廂,甚至叫他們返回祖國。

這種排外的現象,可稱為外來人(或陌生人)恐懼症(xenophobia)。被排擠或針對的對象可以是某一類人或某一宗教信仰的人。若是單單針對中國人,則屬中華民族恐懼症 (sinophobia)。這現象是對一些非我族類的人士出現恐懼、憎恨、拒絕的心態,通常這些被針對的人士屬於當地的少數族裔。這種現象歷史上經常出現,特別是在戰爭期間;最嚴重的一次可算是納粹德國針對猶太人的屠殺行為。雖然文明社會鼓吹共融,但歧視、恐懼、排擠他人的事件近年也有出現。事情的發展有大有小,有強有弱。在社會層面可發生「憎恨案件」,例如:在紐西蘭槍擊回教寺事件。嚴重起來,可以出現群體流亡及種族清洗的殘酷事件。

20200131_canada_v2_1024
網上新聞圖片

至於這心態及行為出現的原因,實在是非常複雜。有理論說這種排外的心態,早已於人類血液之中,是先祖為了保護自己人而產生的防衛方法。若非這樣,恐怕會被其他族群欺負、擄掠,甚至殺害。持有這樣心態的人,因有了共同敵人,可以放棄自己的主見,而動員同聲同氣的人一起合作。這思想形態,在國際舞台上有相當大的吸引力,很多時被政治家所利用。

究竟這種種族恐懼,是否屬於精神疾病呢?

表面看來,若是真正的恐懼,可以當是「恐懼症」的其中一種;特別是出現以下情況:首先,這種恐懼或焦慮是比平常的焦慮過分很多。當恐懼的目標(即某類人士)出現時,會出現恐懼的心理,甚至會有不適的生理反應(如心跳、手震、冒汗、頭暈眼花等),從而出現逃避現場的行為。但最重要是當事人明白自己的反應過分,卻不能控制自己。假若不是恐懼而是憤恨或討厭對方,又不覺得自己的想法錯誤或過分,則不可以算是這種焦慮恐懼性的精神障礙了。

故此這種不太理性的思想,或者可以算是一種偏見或歧視心態。有這種思想、情緒及行為,往往跟當事人的成見有關。這成見在心理學上也稱為「板印偏見」(stereotyping bias)。我覺得翻譯為「定型偏見」更易理解!這是一種先入為主的心態,是受着從小聽到他人的講說或個人經歷過的類似事情,而慢慢養成的一種習慣思維,可以是意識體會或在存在潛意識中。若得到其他人的認同或找到一、兩個例子,成見便被加強及鞏固,例如:南非洲早年的種族隔離政策,白人小孩子自小便被教育黑色人種屬次等族裔的成見。當他們漸漸長大,打從報章看到黑人犯罪的新聞,會加強他們對黑人歧視的合理化。

至於如何減少這樣的認知偏見呢?事實上,有這等歧視或恐懼並不是偶然發生,而是慢慢形成。故此,要完全消除並不容易。首先,大家應有自知之明,反省自己對他人的想法,更不要過分自信,正如聖經所說:不要論斷,免得被人論斷。(馬太福音7:1)反過來,我們應有謙卑的心,正如聖經也說:各人要看別人比自己強。(腓立比書2:3)不過,對於別人所說的話,特別是較為偏激的批評,也要嘗試尋找佐證方可接納。若時間許可,更可請教廣受敬重的人之意見。在未有確定證據之前,即使有恐懼思想也不要作出不合社交禮儀的行為,也不要認同別人所作的過分反應。

假若有控制不了的驚慌思想或情緒,應尋求心理專家的輔導。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003_32_original (1)

「不作為」之錯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引起全球恐慌,而各地政府在處理疫情上,有成有敗。日本橫濱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事件,更引來很多負面的批評。為何日本政府不提早讓乘客下船?又為何不把船上的人遷移到比較安全,感染機會少的地方呢?

當然實際的原因現在尚未清楚,或者太複雜至永遠不可能知清楚。不過就這樣的事情,使我想起一個「認知偏見」的議題:「不為之」的錯誤(omission bias)。這個心理學的現象就是很多人認為,若做一件事情而產生不良後果,比較不做這件事情而產生同樣後果,前者的心理或道德罪過感覺更為嚴重。這種現象最常見於突發事情,在未有先例可循的有效方法之時最易產生。故此,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官員 可能考慮到若果放旅客下船,會把傳染病散播全國;這樣比不積極作任何干預更不可取,有可能做成更大的罪惡或更大機會受到批評。

對於這種現象,心理學家常用一個情節作為例子,稱為「有軌火車」困惑。內容大致是一輛行駛快速的火車,突然失控超速前行。你在駕駛室裡看見路軌前面有五位鐵路工人正在工作。你打算立刻更換路軌,讓火車走向另一路線,避免死傷。正當你打算這樣做的時候,你突然發現這條新路軌前,也有一位農夫行在上面。在這兩難之間,你會不會轉軌?雖然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但大部份人當下會舉棋不定,選擇不作甚麼行動。主要的心理就是我沒有做甚麼明顯不對的事啊!

我感覺武漢市「封城」行動,也許會有這樣的道德矛盾。怎能肯定這樣做之後,疫情便能受控制而不擴散?因為歷史上似乎未有類似的措施實行過。當然事後孔明,會知道這措施對與不對,甚至會想到其他更佳的方法。但在緊急關頭,上述這種心理認知偏見,往往會妨礙理性的抉擇。故此,一個勇敢、果斷,又願意承擔責任,又有彈性思維,在出現反效果的時候,可以改變決定的主管,就是危機處理成敗的要素。

其實基督教信仰,對犯罪的看法也分兩類:一、做錯的罪(sin of commission),例如:犯十誡;二、不做的罪(sin of omission),例如:雅各書四章十七節所講「知道行善,卻不去行」。兩者皆是罪,無分輕重。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00302_不作為

 

傳染病疫情對精神健康的影響(下)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由爆發至今已超過一個多月,本地愈來愈多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巿民大眾對疫情的擔憂又加添幾分,擔心自己和家人受感染,一旦中招要隔離,點算?家裏口罩存貨不足?消毒酒精斷市……面對不確定的疫情,心理上或多或少出現焦慮不安。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麥基恩醫生繼續與大眾分享疫情對精神健康的影響。

被隔離的心理健康

近月來的疫情導致不少被感染的人或被懷疑受感染的人要被迫或自願隔離,與其他親友斷絕接觸一段時間。這種禁閑(confinement)時間越長,會對心理壓力造成不良的影響。從大眾傳媒的報道看來,相信被困在橫濱港郵輪上的旅客,正正出現這種負面的情緒。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根據一些研究,被禁閑時的心理壓力不單令人有不安的感覺,實際上更會影響生理反應及個人行為。最常見的便是睡眠問題,淺睡多夢,甚至失眠。由於睡眠不足,白天精神不振,容易疲倦,抵抗力因而下降,更容易受到感染。當人睡眠不足的時候,心情容易激動煩躁,會對人、對事、對措施感到不滿及憤怒,因此容易與人發生衝突。嚴重者甚至出現憂鬱的症狀,也有發生過自殘或自殺的行為。

「社會隔離現象」

這期間的心理,又稱為「社會隔離現象」(Social Isolation)。大部份情況是指與家人分開,但其實與相熟的朋友失去聯繫,同樣是很重要的問題;特別對於那些喜歡社交、活動及工作的人士或沒有家室的成年人。「社會隔離現象」不單在患病(懷疑染病)的人身上發生,也經常出現在被囚禁(特別是單獨囚禁)的人士當中,更曾出現在太空站裡的太空人身上。

更有一些研究指出,這種心理可分為主觀及客觀兩方面。客觀禁閉是指有實質的隔離,如房間、圍牆等等。主觀禁閑則是指心理上與人斷絕關係,有孤單、疏離及缺乏支持的感覺。一般來說,客觀的隔離最初很難受,但慢慢便接受了。至於主觀的隔離,若處理得不好,就會變成心靈枷鎖,產生心理問題。當然,與個人本身的身體或精神健康也有關係。若早已患上疾病,更容易出現精神障礙。

與親友重新連繫

要預防禁閑或隔離帶來的後遺症,最重要是能夠讓他們與其他人(特別是親友)重新連繫起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電話或其他網絡傳播工具,與別人接觸。其餘的時間,鼓勵他們進行一些有意義的活動,特別是運動。看電視劇或上網雖然可以,但是能夠唱歌或進行繪畫等藝術活動,應該較有幫助。若能以小組形式進行,更會減少隔離的感覺。假若出現心理或生理的問題,就應該接受合宜的治療了。

麥基恩醫
執業精神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