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廚餘 有頭威無尾陣

據統計,本港平均每天在堆填區棄置三千六百多噸廚餘,佔城市固體廢物三成。如何改變處置方法,費煞思量。按環境局計劃,將推出免費廚餘收集先導計劃,邀有廚餘分類回收經驗的屋苑參與,預料每日處理五十公噸。局方強調會測試不同的廚餘收集模式,以減低回收期間對環境的滋擾。

鑑於分類回收廢物的經驗,回收廚餘同樣面對終極處理問題,現時小蠔灣第一期有機資源回收中心,每天只能處理二百噸廚餘,最後大批廚餘仍會棄置在堆填區。

政府「重回收、輕減廢」的政策,難以應對廚餘問題,社會要來一場大辯論,鼓勵源頭減產廚餘,長遠須研究焚化的可行性,以實質政策推行,才會見到曙光。

資料來源: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5/20190424/758384/

*** 回應 ***
《起初關愛受造世界》編者 Bereshith 

根據香港環保署的統計,在2017年,本港平均每天在堆填區棄置15,516噸的垃圾,當中的都市垃圾佔10,733噸;而在都市垃圾中佔首位的就是廚餘,有3,662 噸。

面對這大量的廚餘,政府及民間一直都聚焦在廚餘的收集模式、終極處置的方法  –          堆填、政府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焚化。民間亦有聲音批評政府「重回收、輕減廢」,筆者也認同不應「重回收、輕減廢」,但若要做到「重減廢」就應先對廚餘作一個全面性的「檢視」  (Review),只有透過檢視廚餘的各個組成部份,才可達到真正的減廢,策劃出最貼切的收集及處置方法。

香港現時人口約7百萬,若每人每日產生0.5 kg (即半包麵粉重量) 的廚餘,本港每天就會產生3,500噸的廚餘。可見本港的廚餘問題,其實亦是人口的問題。

廚餘的組成雖然被視為複雜,但它不竟仍是有機物,會腐爛。有些有機物在腐爛時會發出臭味,那是因為有機物含高量的蛋白質,當蛋白質在低氧或無氧情況下腐化,就會發出臭味。所以若將不會發臭的廚餘 – 蔬菜、水果的殘餘- 與會發臭的蛋白質廚餘 – 肉、魚、油 – 分開收集,就可達到更好的資源回收及減少需要堆填的廚餘量了,因為蔬菜、水果的殘餘若在屋苑內以正確的方法做堆肥,是不會發出臭味、引來蟲鼠的,屋苑可以將所得的堆肥用作屋苑內有機耕種的肥料。若屋苑用不了這些蔬菜、水果的殘餘,亦可將這些有機廢物送給本地有機農友們,讓他們在農場裏做堆肥,為支持本地有機農業出一分力。捐出有機廢物的屋苑若從接收的農場購買農產品,亦會更有信心保證。

至於會發臭的有機廢物,其實亦可以合適的方法收集及轉化成肥料,而這些肥料亦可用於本地農場而不需棄置在堆填區,又或用大量燃料去焚化,貢獻全球暖化。

然而,筆者認為,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對香港的願景,若香港人真的希望香港可以成為一個不會超出其承載力、合宜人居住的美麗家園,那麼就要真正的檢視人口          (本地及流動)、廢物組成的各部分及產生的原因,而不是以切割式的思維去思考問題,又或以為叫喊口號就可以推動政策的改變。

六旬拾荒婆婆哭訴搵工難

六十七歲拾荒者黃婆婆兩年來找了十份工,沒一份獲聘,僱主知道她年紀後,再沒下文,申請表亦拒提供。昨日她出席立法會公聽會哭訴淒酸,稱希望政府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

黃婆婆曾到連鎖快餐店應徵,但分店經理只向年輕申請者提供表格:「我問經理為何不給我,他問:『是你做嗎?』我說是呀,他望着我,笑了笑就走了。」結果黃婆婆只能執紙皮,又落淚謂希望政府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

資料來源:頭條日報/港聞   3/4/2019

*********周永新教授 回應*********

根據統計處數字,在過去十年間60-65歲人士尋找工作數字已增加了一倍,2016年人口普查資料顯示,60-64歲男士有差不多三分之二仍然就業。 現時,香港人壽命越來越長,健康情況也有改善,即使到60歲也可以繼續工作,但實際上對他們來說尋找工作實在不容易,歸納有以下因素:

  1. 現時60歲以上人士多是在戰後出生(Baby Boomer,指1945年~1965年出生的人),但香港在1971年才有免費教育,因此現時60歲以上人士部份未受惠於免費教育,學歷較低。
  2. 現時社會仍然存在年齡歧視,大多數僱主都傾向聘請較年輕有魄力的人士,特別一些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加上學歷較低,要尋找工作對他們來說實在非常困難。
  3. 政府沒有特別措施幫助60歲以上人士就業。一些國家好像台灣、新加坡、日本等都有很積極的措施去研究怎樣協助60歲以上人士就業,例如培訓。雖然香港亦有中高齡就業計劃,但實際推行不理想,一年只有二至三百人接受培訓,即使經過培訓後找到的工作,都是一些工時長,須體力的工作如看更、清潔工作等。

我們得承認,政府應推行一些積極的措施來協助較年長人士就業,例如日本、新加坡等國家,僱主若聘用60歲以上人士,政府會有補貼資助僱主。 從積極方面看,這措施是鼓勵僱主聘用較年長人士,從消極方面,政府反正都要補助失業人士,若補貼僱主而使更多有需要人士就業,自力更生,那不是更好嗎?

另一方面,政府應鼓勵僱主提供更多部份時間工作,或轉變一些工種,減少工時,以適合更多較年長人士工作,才能改善現況,但現時大部份中小型公司都不願意設立部份時間工作,因需要更多人手處理編更、計算薪酬等等繁複的行政工序。

就目前情況, 除非整體就業結構有適當的調整,現時60-64歲男士就業率有差不多三分之二已是極限!或者再過十年後,到時退休人士教育程度較高,社會上或會有較多適合他們工作的職位。

事實上,香港人基本上喜愛自力更生,若找到工作當然情願工作,而且收入一般都比綜援較高,只是部份人士限於身體方面未能應付而需要政府援助,香港人應多體諒及接納他們!

類似黃婆婆的情況在香港也不少,市民和政府應更多關心他們的需要,而事實上現時有大約四十萬獨居長者,他們只靠有限的綜援過活,社會各界人士應更多關懷及支援他們!

教師墮斃 校長失聯休假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女教師林麗棠墮樓身亡,辦學團體東華三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有李東海小學的老師在王賢誌Facebook留言,形容同事們的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冀王公平公正公開地還林老師一個公道,相信李東海小學會很快走出陰霾。

「 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 同事盼還公道
王賢誌在個人Facebook則透露,羅已正式休假,據他所知,該校現任兩位副校長不會擔任署任校長一職,人選仍有待公布。王又指,十日在學校跟傳媒見面後,曾與羅簡短地通了一次電話,問及對方會否交代事件、甚至發聲明解釋,當時對方僅回應要詳細考慮,但之後王已無法聯絡羅。

自稱在李東海小學任教的趙老師在王賢誌的Facebook留言,指現在是需要正能量的時候,形容同事們受創傷的程度各不同,他們的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希望各界多鼓勵學校每一位同事,因他們自事發後一直堅守崗位已是不易。有曾在東華三院其他學校任教的老師留言,指以往也經歷過類似的校內情況,她鼓勵趙老師及其他李東海小學的老師,要好好互相扶持。

資料來源: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313/00176_012.html

****** 麥基恩醫生 回應 ******

工作唔開心 女教師天水圍小學墮樓亡

小學女教師天水圍校園墮樓亡,今日(6日)早上7時23分,一名40餘歲女教師,被發現由校內高處墮下,倒臥在操場內昏迷。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女事主已傷重死亡,警方正調查女事主的墮樓原因。

死者的3名胞弟妹,先後趕抵現場協助警方調查,他們驚聞噩耗,均傷心不已,更一度相擁痛哭。據其中一名胞弟向傳媒表示:「佢(死者)就話校長畀咗好多無理要求,畀咗好多壓力佢。」其餘兩名弟妹亦稱,女事主與校方「關係唔好」,懷疑她因此尋死。

校校長在回應時表示正了解事件,詳情未有透露。該校的辦學團體亦派代表到學校了解,據悉,校方會先照顧老師及學生的情緒。教育局亦與校方等啟動危機小組,派出心理專家及社工到學校提供輔導。

資料來源:https://hk.news.yahoo.com/工作唔開心-女教師天水圍小學墮樓亡-034523160.html

****** 譚日新博士 回應 ******

前幾天從報章知道有一位老師自殺,心裏感到很難過。現在已有教育署心理學家正幫助學校處理即時的危機,也很放心。因不知這位老師實際真正輕生的原因是什麼,不方便評論這個案。故以下只會談及一些自殺的普遍現象及原則。

據調查資料顯示,教師在香港各行業中的壓力排名榜是頭幾位,這與筆者的臨床觀察吻合。老師長期的工作壓力可包括與上司下屬、校董、家長,甚至學生所造成的人際張力、過多工作量(特別是非教學工作)及公開試成績要求等而造成。當然也有些壓力是涉及個人、感情或家庭問題的。

筆者不時受邀到一些學校舉辦「情緒健康講座」,幫助老師學習辨識自己及學生的情緒問題及面對方法。而去年4月,環球天道傳基協會亦舉辦了一個關於學校調解的講座「左右做人難」,我與一位校長及牧師, 分別從心理、學校實務及基督教調解觀念,談及如何在學校處理及疏解人際壓力,希望可以幫老師提供一些出路,當日與不少老師也有不錯的交流。希望日後再有機會可以舉辦同類講座,幫老師打氣。

從心理的角度,一般的工作壓力可以透過學習一些壓力管理得到舒緩。另一方面,我們亦可留意身邊的同事或家人,長期的工作壓力是否已令他們去到一個地步,出現了精神或情緒問題,例如聽到一些別人聽不到的聲音、 在不足夠證據下深信有人想對付或傷害自己、胃口突然增加或減少、 情緒低落、失眠或過睡、精神不能集中 、對事物失去興趣、記憶出現問題或甚至出現輕生念頭等。 出現這些症狀顯示他們有可能需要專業的幫助,包括藥物及心理治療。

故此,假如我們見到一位朋友或同事不開心,請不要輕看我們一句簡單的問候或關心,這或許可以幫助一位正在想到輕生的人士,打消這個念頭,又或在有需要時可轉介他們尋求幫助,減少一件悲劇的發生。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近半學生稱教育制度與學童自殺有關

本港教育制度常被詬病「填鴨式」,學童壓力日增。有調查發現,逾9成半學生不滿整體教育制度,更直指學習壓力過大,近半受訪學生認為學童自殺與教育制度有直接關係,亦有逾9成學生認為本港升學評審方式單一。

調查又發現,49%學生認為學童自殺問題與教育制度有直接關係;另91.1%人認為香港升學評審方式過分單一,48.2%學生指職業教育認受性不足。

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成員何詩慧稱,防止自殺委員會於2016年曾出版《有困難,我撑你》指引手冊,希望就協助自殺人士提供相關指引,但有98.3%學生表示從未閱讀手冊,反映政府支援「離地」。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77174/近半學生稱教育制度與學童自殺有關

****** 倪紹強博士 回應 ******

這份由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所發出的新聞稿, 指出有近半數學生稱教育制度與學童自殺有關。 學童的學業壓力,以致輕生自殺的問題,向來受到社會人士的關注。 該組織更指出,學童自殺與教育制度的必然關係,尤值得教育界人士所關注。

然而,若果將學童自殺過份簡化的與教育制度扯上關係,倒是有點以偏概全的, 反而會模糊了問題的焦點。 其實, 教育局年前 委託了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教授為首的小組, 研究學童自殺的問題。 他們在2016年11月向教育局提交了報告,內中已經指出,青少年自殺原因多涉家庭丶感情丶學業及財政問題。其中學業的壓力自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是也大概不是問題的唯一原因。 而且每個自殺個案都有自身的複雜成因, 當事人走上絕路都是錯綜複雜的叠加因素。自殺行為是一個複雜的現象, 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

有論者指出,在新高中學制下,令到更多青少年普遍有強烈的失敗感。 現在香港於各級的學童身上,我們當然可以看到他們受著不同程度的學業壓力。而香港也是一個十分重視競爭的城市。

筆者相信,每一個自殺個案都是 十分令人傷痛的,既是無可挽回,也會令到身邊的親友自責和傷痛遺憾。我們真的要更多的關心青少年,了解他們的煩惱,作他們的同路人!

工作表現 不遜常人 倡設調適員 助殘障就業

殘疾人士就業不容易。有調查發現,殘障僱員的工作態度或較一般員工佳,對公司亦忠誠,有員工甚至認為他們效率更高。調查機構建議可設立「工作調適員」協助僱主,解決僱用殘障僱員的難題。

就業平台「e-Connect就業連網」去年底以問卷訪問267名前綫僱員,約一半曾與殘疾僱員共事。曾與殘疾僱員共事的受訪者就他們和一般僱員表現評分,前者於守時、誠信等工作態度的得分均較高。未與殘疾僱員共事的僱員中,有過半人支持聘用殘疾人士,當中7成人希望公司及自己能協助弱勢社群;另有一半認為殘疾人士的工作能力無明顯分別。普遍希望公司先安排培訓,以便了解殘疾者需要。

不過,調查亦發現殘疾僱員於獨立工作、溝通技巧和自信等方面表現較弱,另有受訪者擔心工作環境較小,設施不足。連網代表丁遠和則認為,前綫僱員普遍對殘障僱員有正面評價,以往外間憂慮的溝通和人際問題,並不如想像中嚴重。

協助職員之間溝通

患聽障的貝貝約2年前加入社企活髮社工作,其同事黃小姐指,聽障同事工作效率比常人高,但當初不懂手語,同事之間要「寫紙仔」溝通,盼政府多撥資源,幫助一般僱員了解如何與殘障同工溝通。貝貝則鼓勵殘障者多放膽嘗試,「我都做到,大家都可以。」

連網倡政府增撥資源,讓推動殘疾就業的機構設「工作調適員」,助僱主解決聘用殘疾人士遇到的問題,例如職員之間溝通和加設配套等,以及資助僱主開放更多實習空間,讓殘疾僱員掌握工作技能。另建議政府持續推廣殘障就業,於採購和服務招標中加入促進殘障就業的要求,並帶頭聘用更多殘障員工。016_01_a_20190125_L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59528/工作表現 不遜常人 倡設調適員 助殘障就業

調高長者綜援門檻續捱轟

社會福利署早前宣布,由下月1日起,將申領長者綜援的最低年齡規定,由60歲上調至65歲,事件引起社會爭議。社協指,政府做法違反《基本法》,今聯同一名59歲零8個月的長者,到法援署申請法援,就事件提請司法覆核,期望保留長者於60歲可申領「長者綜援」。

林正財:煞停與否待政府研究
今次改動年齡規定,激起不少社會反對,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昨出席城市論壇後,被問到政府應否考慮延遲推行政策時指,政府並非鐵板一塊,相信會考慮社會上眾多的討論,但是否煞停政策,則有待政府研究。

他又指,政府推行有關政策的基礎合理,期望能夠將退休年齡由60歲延後至65歲,但強調政策目標並非強迫60至64歲人士工作,而社會亦要解決職場年齡歧視的問題。他補充指,社署因應改動,或會優化措施,向沒有工作能力或身體狀況不適合工作的長者,提供其他補貼補回差額。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批評,政府未有研究60至64歲貧窮長者的特徵,是否能支撐到現在的工作環境,又指很多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的人士,年老後身體或「退化得好緊要」。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成員歐陽達初認為,政府收緊領取長者綜援資格,實為刻薄長者,逼使60至64歲長者就業。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調高長者綜援門檻

****** 周永新教授 回應 ******

政府將申領長者綜援最低年齡規定由60歲上調至65歲,是否變相強迫60至64歲人士繼續工作?

相信香港政府推行計劃的原意是因為香港人的壽命越來越長,人口老化情況嚴重,猶如海嘯般湧至。其實早在上屆政府的最後施政報告中已提出此議題,政策導向大致上獲個人及政黨認同。然而今屆政府在執行時未有周詳考慮,在未配合各方面需要及準備就急於推出,以致社會反對聲音甚大。

根據統計,現時60-64歲人士有47%仍會繼續工作,但因種種原因,例如:健康、體力問題等,使他們不容易找到工作,而大部分兼職工作也只適合較年輕人士。因此,在沒辦法找到工作的情況下,才申領綜援。

政府在推行政策時,沒有體諒達到60歲而需要申請綜援人士的真實需要。他們是因為有特殊困難才申請綜援,然而政府期望透過減少援助金額(大約1,000元)迫使他們繼續工作,這是本末倒置。若他們有能力找到工作,為何還要申請綜援呢?

在執行政策時,應給予充分時間部署,先讓市民明白及接受退休年齡由60調高至65歲;同時亦應提供適切措施協助60-64歲人士就業。

政策目的是否想減低社會保障支出?

根據統計,現時每年申領長者綜援人數只有大約5,000人(60-64歲申領綜援總數大約25,000人),若每人減少1,000元,全年可減少支出不會太多。因此,政府應該不是為節省社會保障開支。因為政府執行政策不善,以致令人感覺是為了節省金錢及強迫60-64歲人士繼續工作。

將退休年齡由60歲延後至65歲,對社會整體來說是好是壞?

個人同意推遲退休年齡。現今各國也趨向提高退休年齡至65歲,甚至有些國家是67-68歲退休,但這些國家都有較完善的退休保障。香港若要推遲退休年齡,應同時增強退休保障,例如:強積金供款至65歲,僱主須為繼續工作的僱員供款,以致僱員在退休後可領取更多強積金;政府可鼓勵僱主提供更多兼職予60歲以上人士;提供培訓及津貼等等。

為解決公眾人士對新政策之不滿,政府宣佈為60至64歲健全申領綜援人士發放1,060元就業支援補助金,是否奏效?

在政黨催促下,政府急促宣佈新增就業支援補助金,給予60-64歲工作人士。這方案在更急促下決定,帶來了更多問題及矛盾,例如:工作與否也可領取補助金、變相令領取就業補助金人士承受負面標籤,被人認為取了就業補助金而不工作人士是懶惰。其實現時60-64歲領取綜援人士已有其他補助金,例如:社區生活補助金、牙科等等。日後若政黨繼續要求政府增加更多補助,而政府迫於形勢順應要求,那便會有更多補助金,變相回復以前津貼金額,倒不如現時暫緩新政策,待準備更好時才推出。

總括來說,從推出這政策及最近三隧分流、派發4,000元事件等等,反映政府沒有經詳細考慮便推出措施。一旦政黨議員不支持,便撤回方案或臨時推出補救方案。政府應作出檢討,凡推出政策都不可只根據數字或政黨是否支持,實際應考慮市民福祉為最大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