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墮斃 校長失聯休假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女教師林麗棠墮樓身亡,辦學團體東華三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有李東海小學的老師在王賢誌Facebook留言,形容同事們的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冀王公平公正公開地還林老師一個公道,相信李東海小學會很快走出陰霾。

「 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 同事盼還公道
王賢誌在個人Facebook則透露,羅已正式休假,據他所知,該校現任兩位副校長不會擔任署任校長一職,人選仍有待公布。王又指,十日在學校跟傳媒見面後,曾與羅簡短地通了一次電話,問及對方會否交代事件、甚至發聲明解釋,當時對方僅回應要詳細考慮,但之後王已無法聯絡羅。

自稱在李東海小學任教的趙老師在王賢誌的Facebook留言,指現在是需要正能量的時候,形容同事們受創傷的程度各不同,他們的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希望各界多鼓勵學校每一位同事,因他們自事發後一直堅守崗位已是不易。有曾在東華三院其他學校任教的老師留言,指以往也經歷過類似的校內情況,她鼓勵趙老師及其他李東海小學的老師,要好好互相扶持。

資料來源: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313/00176_012.html

****** 麥基恩醫生 回應 ******

工作唔開心 女教師天水圍小學墮樓亡

小學女教師天水圍校園墮樓亡,今日(6日)早上7時23分,一名40餘歲女教師,被發現由校內高處墮下,倒臥在操場內昏迷。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女事主已傷重死亡,警方正調查女事主的墮樓原因。

死者的3名胞弟妹,先後趕抵現場協助警方調查,他們驚聞噩耗,均傷心不已,更一度相擁痛哭。據其中一名胞弟向傳媒表示:「佢(死者)就話校長畀咗好多無理要求,畀咗好多壓力佢。」其餘兩名弟妹亦稱,女事主與校方「關係唔好」,懷疑她因此尋死。

校校長在回應時表示正了解事件,詳情未有透露。該校的辦學團體亦派代表到學校了解,據悉,校方會先照顧老師及學生的情緒。教育局亦與校方等啟動危機小組,派出心理專家及社工到學校提供輔導。

資料來源:https://hk.news.yahoo.com/工作唔開心-女教師天水圍小學墮樓亡-034523160.html

****** 譚日新博士 回應 ******

前幾天從報章知道有一位老師自殺,心裏感到很難過。現在已有教育署心理學家正幫助學校處理即時的危機,也很放心。因不知這位老師實際真正輕生的原因是什麼,不方便評論這個案。故以下只會談及一些自殺的普遍現象及原則。

據調查資料顯示,教師在香港各行業中的壓力排名榜是頭幾位,這與筆者的臨床觀察吻合。老師長期的工作壓力可包括與上司下屬、校董、家長,甚至學生所造成的人際張力、過多工作量(特別是非教學工作)及公開試成績要求等而造成。當然也有些壓力是涉及個人、感情或家庭問題的。

筆者不時受邀到一些學校舉辦「情緒健康講座」,幫助老師學習辨識自己及學生的情緒問題及面對方法。而去年4月,環球天道傳基協會亦舉辦了一個關於學校調解的講座「左右做人難」,我與一位校長及牧師, 分別從心理、學校實務及基督教調解觀念,談及如何在學校處理及疏解人際壓力,希望可以幫老師提供一些出路,當日與不少老師也有不錯的交流。希望日後再有機會可以舉辦同類講座,幫老師打氣。

從心理的角度,一般的工作壓力可以透過學習一些壓力管理得到舒緩。另一方面,我們亦可留意身邊的同事或家人,長期的工作壓力是否已令他們去到一個地步,出現了精神或情緒問題,例如聽到一些別人聽不到的聲音、 在不足夠證據下深信有人想對付或傷害自己、胃口突然增加或減少、 情緒低落、失眠或過睡、精神不能集中 、對事物失去興趣、記憶出現問題或甚至出現輕生念頭等。 出現這些症狀顯示他們有可能需要專業的幫助,包括藥物及心理治療。

故此,假如我們見到一位朋友或同事不開心,請不要輕看我們一句簡單的問候或關心,這或許可以幫助一位正在想到輕生的人士,打消這個念頭,又或在有需要時可轉介他們尋求幫助,減少一件悲劇的發生。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近半學生稱教育制度與學童自殺有關

本港教育制度常被詬病「填鴨式」,學童壓力日增。有調查發現,逾9成半學生不滿整體教育制度,更直指學習壓力過大,近半受訪學生認為學童自殺與教育制度有直接關係,亦有逾9成學生認為本港升學評審方式單一。

調查又發現,49%學生認為學童自殺問題與教育制度有直接關係;另91.1%人認為香港升學評審方式過分單一,48.2%學生指職業教育認受性不足。

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成員何詩慧稱,防止自殺委員會於2016年曾出版《有困難,我撑你》指引手冊,希望就協助自殺人士提供相關指引,但有98.3%學生表示從未閱讀手冊,反映政府支援「離地」。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77174/近半學生稱教育制度與學童自殺有關

****** 倪紹強博士 回應 ******

這份由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所發出的新聞稿, 指出有近半數學生稱教育制度與學童自殺有關。 學童的學業壓力,以致輕生自殺的問題,向來受到社會人士的關注。 該組織更指出,學童自殺與教育制度的必然關係,尤值得教育界人士所關注。

然而,若果將學童自殺過份簡化的與教育制度扯上關係,倒是有點以偏概全的, 反而會模糊了問題的焦點。 其實, 教育局年前 委託了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教授為首的小組, 研究學童自殺的問題。 他們在2016年11月向教育局提交了報告,內中已經指出,青少年自殺原因多涉家庭丶感情丶學業及財政問題。其中學業的壓力自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是也大概不是問題的唯一原因。 而且每個自殺個案都有自身的複雜成因, 當事人走上絕路都是錯綜複雜的叠加因素。自殺行為是一個複雜的現象, 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

有論者指出,在新高中學制下,令到更多青少年普遍有強烈的失敗感。 現在香港於各級的學童身上,我們當然可以看到他們受著不同程度的學業壓力。而香港也是一個十分重視競爭的城市。

筆者相信,每一個自殺個案都是 十分令人傷痛的,既是無可挽回,也會令到身邊的親友自責和傷痛遺憾。我們真的要更多的關心青少年,了解他們的煩惱,作他們的同路人!

工作表現 不遜常人 倡設調適員 助殘障就業

殘疾人士就業不容易。有調查發現,殘障僱員的工作態度或較一般員工佳,對公司亦忠誠,有員工甚至認為他們效率更高。調查機構建議可設立「工作調適員」協助僱主,解決僱用殘障僱員的難題。

就業平台「e-Connect就業連網」去年底以問卷訪問267名前綫僱員,約一半曾與殘疾僱員共事。曾與殘疾僱員共事的受訪者就他們和一般僱員表現評分,前者於守時、誠信等工作態度的得分均較高。未與殘疾僱員共事的僱員中,有過半人支持聘用殘疾人士,當中7成人希望公司及自己能協助弱勢社群;另有一半認為殘疾人士的工作能力無明顯分別。普遍希望公司先安排培訓,以便了解殘疾者需要。

不過,調查亦發現殘疾僱員於獨立工作、溝通技巧和自信等方面表現較弱,另有受訪者擔心工作環境較小,設施不足。連網代表丁遠和則認為,前綫僱員普遍對殘障僱員有正面評價,以往外間憂慮的溝通和人際問題,並不如想像中嚴重。

協助職員之間溝通

患聽障的貝貝約2年前加入社企活髮社工作,其同事黃小姐指,聽障同事工作效率比常人高,但當初不懂手語,同事之間要「寫紙仔」溝通,盼政府多撥資源,幫助一般僱員了解如何與殘障同工溝通。貝貝則鼓勵殘障者多放膽嘗試,「我都做到,大家都可以。」

連網倡政府增撥資源,讓推動殘疾就業的機構設「工作調適員」,助僱主解決聘用殘疾人士遇到的問題,例如職員之間溝通和加設配套等,以及資助僱主開放更多實習空間,讓殘疾僱員掌握工作技能。另建議政府持續推廣殘障就業,於採購和服務招標中加入促進殘障就業的要求,並帶頭聘用更多殘障員工。016_01_a_20190125_L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59528/工作表現 不遜常人 倡設調適員 助殘障就業

調高長者綜援門檻續捱轟

社會福利署早前宣布,由下月1日起,將申領長者綜援的最低年齡規定,由60歲上調至65歲,事件引起社會爭議。社協指,政府做法違反《基本法》,今聯同一名59歲零8個月的長者,到法援署申請法援,就事件提請司法覆核,期望保留長者於60歲可申領「長者綜援」。

林正財:煞停與否待政府研究
今次改動年齡規定,激起不少社會反對,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昨出席城市論壇後,被問到政府應否考慮延遲推行政策時指,政府並非鐵板一塊,相信會考慮社會上眾多的討論,但是否煞停政策,則有待政府研究。

他又指,政府推行有關政策的基礎合理,期望能夠將退休年齡由60歲延後至65歲,但強調政策目標並非強迫60至64歲人士工作,而社會亦要解決職場年齡歧視的問題。他補充指,社署因應改動,或會優化措施,向沒有工作能力或身體狀況不適合工作的長者,提供其他補貼補回差額。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批評,政府未有研究60至64歲貧窮長者的特徵,是否能支撐到現在的工作環境,又指很多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的人士,年老後身體或「退化得好緊要」。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成員歐陽達初認為,政府收緊領取長者綜援資格,實為刻薄長者,逼使60至64歲長者就業。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調高長者綜援門檻

****** 周永新教授 回應 ******

政府將申領長者綜援最低年齡規定由60歲上調至65歲,是否變相強迫60至64歲人士繼續工作?

相信香港政府推行計劃的原意是因為香港人的壽命越來越長,人口老化情況嚴重,猶如海嘯般湧至。其實早在上屆政府的最後施政報告中已提出此議題,政策導向大致上獲個人及政黨認同。然而今屆政府在執行時未有周詳考慮,在未配合各方面需要及準備就急於推出,以致社會反對聲音甚大。

根據統計,現時60-64歲人士有47%仍會繼續工作,但因種種原因,例如:健康、體力問題等,使他們不容易找到工作,而大部分兼職工作也只適合較年輕人士。因此,在沒辦法找到工作的情況下,才申領綜援。

政府在推行政策時,沒有體諒達到60歲而需要申請綜援人士的真實需要。他們是因為有特殊困難才申請綜援,然而政府期望透過減少援助金額(大約1,000元)迫使他們繼續工作,這是本末倒置。若他們有能力找到工作,為何還要申請綜援呢?

在執行政策時,應給予充分時間部署,先讓市民明白及接受退休年齡由60調高至65歲;同時亦應提供適切措施協助60-64歲人士就業。

政策目的是否想減低社會保障支出?

根據統計,現時每年申領長者綜援人數只有大約5,000人(60-64歲申領綜援總數大約25,000人),若每人減少1,000元,全年可減少支出不會太多。因此,政府應該不是為節省社會保障開支。因為政府執行政策不善,以致令人感覺是為了節省金錢及強迫60-64歲人士繼續工作。

將退休年齡由60歲延後至65歲,對社會整體來說是好是壞?

個人同意推遲退休年齡。現今各國也趨向提高退休年齡至65歲,甚至有些國家是67-68歲退休,但這些國家都有較完善的退休保障。香港若要推遲退休年齡,應同時增強退休保障,例如:強積金供款至65歲,僱主須為繼續工作的僱員供款,以致僱員在退休後可領取更多強積金;政府可鼓勵僱主提供更多兼職予60歲以上人士;提供培訓及津貼等等。

為解決公眾人士對新政策之不滿,政府宣佈為60至64歲健全申領綜援人士發放1,060元就業支援補助金,是否奏效?

在政黨催促下,政府急促宣佈新增就業支援補助金,給予60-64歲工作人士。這方案在更急促下決定,帶來了更多問題及矛盾,例如:工作與否也可領取補助金、變相令領取就業補助金人士承受負面標籤,被人認為取了就業補助金而不工作人士是懶惰。其實現時60-64歲領取綜援人士已有其他補助金,例如:社區生活補助金、牙科等等。日後若政黨繼續要求政府增加更多補助,而政府迫於形勢順應要求,那便會有更多補助金,變相回復以前津貼金額,倒不如現時暫緩新政策,待準備更好時才推出。

總括來說,從推出這政策及最近三隧分流、派發4,000元事件等等,反映政府沒有經詳細考慮便推出措施。一旦政黨議員不支持,便撤回方案或臨時推出補救方案。政府應作出檢討,凡推出政策都不可只根據數字或政黨是否支持,實際應考慮市民福祉為最大目標。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向教育局提交檢討報告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於十二月二十七日向教育局提交檢討報告。

專責小組主席張炳良教授說:「在過去一年多,專責小組檢視了與自資專上界別發展相關的事宜,包括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角色、規管架構和支援,以及副學位教育的未來等。專責小組參考了其他經濟體的做法,並於今年六月底展開為期約兩個月的公眾諮詢,聽取持份者及公眾人士的意見。」

他表示,檢討報告以「並行發展 促進多元」為題,重申肯定政府支持公帑資助和自資專上界別並行發展的政策,有助香港高等教育的多元發展。

專責小組在檢討報告提出13項建議,包括應制定清晰的自資專上教育發展政策、更加明確區分副學士學位和高級文憑資歷的定位、加強對自資專上院校及學生的支援,以及更新和統一自資院校的規管架構等。建議一覽表載於附件。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收到專責小組的檢討報告後表示:「我衷心感謝主席張炳良教授及各專責小組成員的努力及對檢討所作的貢獻。專責小組自去年十月成立,全面檢討與自資專上界別未來發展相關的多項重要議題,並獲持份者廣泛參與。」

「專責小組為自資界別的發展及定位訂立明確方向。檢討已參考香港以外經濟體的做法,並適當地納入持份者的主要意見。教育局會仔細研究檢討報告及其建議,以訂定未來發展方向。」

檢討報告全文可於教育局網頁(www.edb.gov.hk/tc/edu-system/postsecondary/policy-doc)瀏覽。

「因為耶和華賞賜智慧,知識和聰明都由他口而出。他為正直人珍藏健全的知識,給行為純正的人作盾牌,為要保護公正的路,庇護虔誠人的道。」
箴言2:6-8

旁人施援急救倡立法免責

消防處早前以「任何仁」宣傳急救引起熱議,但市民有知識亦未必敢做。有團體分別引述以往研究,指出香港僅16%心臟停頓患者獲旁人施救,原因之一是救人者可能反被索償,建議政府仿效外國立例,免除急救者法律責任,並考慮將急救知識納入學校課程。

香港心肺復蘇委員會會長引述過往港大普查,發現2012至2013年5,100個醫院外心臟停頓的個案中,只有16.6%患者獲旁觀者施行心肺復蘇法,當中更只有2.3%患者能被救活出院;而根據聖約翰救傷會2010年的調查,即將參與急救課程的學生中,僅38%願為陌生人急救。

市民可能因缺乏訓練,以及害怕法律風險對急救遲疑,建議政府可以仿效外國訂立《好撒瑪利亞人法》。有執業大律則指,該法詳細條文各地不同,但大意為只要拯救行動是出於助人之心,施行急救者應可免除法律責任,避免被患者或其家人索償。香港心肺復蘇委員會希望立法可以減輕急救者心理負擔,同時着力加強急救教育,期望急救知識未來可以納入學校課程。

*************專業骨科醫生雷同德醫生回應*****************

好撒瑪利亞人法
「好撒瑪利亞人法」,在中國稱為「好人法」。講到撒瑪利亞人,香港人的第—個印象就是防止自殺會。又如何「好人」?是否又是防止自殺?兩者,都需要由源頭說起。

好撒瑪利亞人,出自聖經的路加福音。為了原汁原味,玆將一段經文錄出,以饗讀者。是耶穌答問題「誰是我的鄰舍呢」時所說的的故事。「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你想這三個人、那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罷。」路加單福音十章29-37節。

27.12.2018耶路撒冷是個山城,而耶利哥是在世界最低的死海附近的。是一條一直下山1400公尺,24公里的路。當時盜賊眾多。撒瑪利亞人,是混雜而不純正的猶太人,與當年的猶太人彼此鄙視敵對,不相往來。祭司是聖品人—工作是獻祭,沾染了可能死去的撒瑪利亞人,會影響他的潔淨和工作。利未人是祭司的助手,也不方便。但路過的撒瑪利亞人,卻有愛心和憐憫,出錢山力出時間,不怕麻煩和隔膜,來幫助路邊垂死的人。所以被譽為好撒瑪利亞人。故焦點不在自殺的幫助,而在於路邊有受傷,垂死的人,見義勇為,慈心,照應,憐憫和愛鄰居。

今天路邊受傷或垂死的人,通常有三大類。第一類是跌傷,意外,引致簡單斷手腳,或流血的。普通的急救,包扎止血就夠了。第二類是嚴重骨折,脊椎受傷或大量內部出血的;需要特殊醫療處理。第三是昏迷的,可能心臟病,中風,血糖低等。除了找出原因和對症下藥之外,路過的人可以救命的,主要就是維持呼吸暢順;除去痰,嘔吐物,以防呼吸受阻。第二就是維持心臟跳動,讓血液進入腦部,防止腦缺氧。前者通常是讓病人側臥,以免舌頭塞住呼吸,並清理口腔內的廢物。後者是用心外施壓,希望停了的心會再跳起來。

因為香港最近推行CPR心肺復甦,許多人都學過,有機會就想應用一下。並且有「任何仁」的勸勉,更讓人躍躍欲試。不過,心肺復甦並不是萬無一失的。例如,有時是錯用了,診斷問題不確。有時太大力的操作,會折斷了肋骨或胸骨等。如果救援者是普通人,出事後告無可告。但若有「仁醫」出手,而有醫學併發症出現,則「仁醫」有可能惹禍上身。因為好心未必一定有好結果,所以就需要「明哲保身」了。難怪有些醫生,在飛機上不敢自告奮勇而出手,因為在不知詳細情形,又沒有適當設施,或自己沒有適當訓練之下(如病理學醫生不會接生,骨科醫生不會救腎衰竭等) ,貿然出手,是危險的。再加上偶有見之的「踫瓷黨」勒索,「彭宇案」(且無論誰是誰非,可能是途人相助而惹禍 ) 等,就更令人覺得好人難做。

此時,若有了「好撒瑪利亞人法」或「好人法」,讓旁人自覺性,因動了慈心,因為愛鄰舍,有憐憫,有願意助人的動機,就算是出了併發症,意外等,也可免去刑責;就可以放心助人了。願意作「仁醫」,或「任何仁」的,也可以因沒有心理負擔而按良心行事,社會更多愛和憐憫的心和行動,始終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