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211宗懷疑虐兒舉報 八成懷疑施虐者為家庭成員

家長是兒童的照顧者,但近八成虐兒個案施虐者卻是家庭成員。防止虐待兒童會公布於2018至2019年度共接到211宗為懷疑虐兒個案舉報,涉及246名兒童,79%懷疑施虐者是兒童的家庭成員。該會更估計數字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大量個案隱藏在社區。

懷疑虐兒個案中,涉及262名懷疑施虐者,79%是兒童的家庭成員,包括母親(29%)、父母二人(21%)、父親(19%)、祖母(5%)、姐妹和繼父各2%。防止虐待兒童會總幹事黃翠玲(圖左二)指,家庭成員是兒童親近之人,向他們施虐會,導致兒童產生恐懼、抑鬱、性格變得內向,甚至缺乏安全感,以致自信心及自我形象低落,對自身價值產生懷疑,對人的信任程度也會較低,或在人關係上產生障礙。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接211宗懷疑虐兒舉報-八成懷疑施虐者為家庭成員-197250

******黃曼君女士回應 ******

面對虐兒,預防勝於治療反思父母角色的重要

家庭原是一個讓孩子經歷愛的地方,父母應是孩子最能依賴的人。不幸地,有些父母會虐待自己的兒女,因為本身有一些問題解決不了,常見的情況如下:

  • 研究顯示,本身被自己父母照顧的經驗,會影響人日後成為怎樣的父母。例如有些人小時候被父母虐待,除非經過思想的整理及行為的改變,否則長大後可能會用相似的方式對待兒女。
  • 有些父母本身有情緒精神問題,所以他們在管教兒女上,很容易失控,形成對兒女情緒或身體的虐待。
  • 而一些嚴重的情緒精神病患者,因本身的病患令他們不能履行作為父母職分的責任,形成對兒女的疏忽照顧。
  • 有些會將自己的在工作、經濟或其他事情的壓力爆發出來,變成虐兒的情況。
  • 也有些是因為本身的婚姻出現了問題而把孩子成為「出氣袋」,也有些會透過虐待兒女作為引起配偶注意或報復配偶的手段。
  • 假如涉及性虐待兒女方面,可能是父母本身在性上面有偏差或病態的情況。

故此,從積極方面,父母值得重新思想自己的角色:

父親角色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父親在孩子成長中有以下三個重要任務:

()供應者
為兒女提供足夠和穩定的基本需要,包括舒適和安穩的家、衣食住行、醫藥、教育等的實際需要。故此,一般來說父親也會有穩定的收入達到這些目標。

() 保護者Love heart house
為兒女提供身體、心性和情感上之保護,並以合宜之方式管教孩童,即既不溺愛、也不嚴懲,其中最重要是要讓兒女從關係中培養出對人的安全感,並相信衝突可以化解,不同意見可被接納與及達至共識。

() 心靈導師
為兒女提供人生方向、意義和建立正確之世界觀和價值觀,可幫助孩子在不同人生階段遇到問題時能得到啟導和方向。如求學期在選科上之選擇,青少年期交友時遇到的困難,成人早期在戀愛和事業上之抉擇等。另外,亦要幫助兒女建立紀律生活、培養美德,兒女因被肯定而慢慢培養出自信,漸漸能獨立面對自己的人生決定,和有勇氣承擔選擇的後果。

母親角色
另一方面,心理學家也指出母親的三個重要任務:

() 餵養
為嬰孩喂哺「奶」與「蜜」。「奶」意即提供身體上的貼身需要,如食物、尿片、擁抱和親親等,讓嬰孩相信自己的需要會得到滿足和適當的照顧,從而對餵養者培養出一份安全和穩妥的感覺。而「蜜」即為孩子生活上帶來歡樂氣氛,如為兒女慶祝生日和建立快樂童年回憶等。這些正面經驗日後能為兒女帶來盼望,特別是在逆境中,需要積極思想和動力的時候。另外,這「蜜」亦能使兒女學會享受生活,為自己及家人帶來幸福感。

() 安慰
當兒女漸長,無論是身體的疾病或心靈的創傷,除了實質的醫治外,心靈也需要得到撫慰,如受驚時需要透過安慰而得到平復等。另外,也要花時間聆聽孩子快樂和不快樂的心聲,如在學校中與同學和老師相處的苦與樂,讓兒女經驗到在成人眼中的重要性,相信日後自己在傷心或失意時,別人會願意傾聽其心聲。與此同時,亦學會在別人需要時去安慰人。img201711201600070

() 鼓勵
當兒女感到挫敗、迷失或懷疑自己時,肯定他們的信心,容許他們冒險,讓他們有勇氣嘗試超越其極限,突破自己。經驗告訴我們,單單計算事情的正反面,往往不足夠幫助我們作出決定,反而是一份對自己的認定,才能度過難關,作出勇敢的決定。另外,當兒女真的不能超越其極限時,讓其能接納自己,不認定自己為失敗者,從此一蹶不振。反之,若能檢討失敗因素,鼓起勇氣,重新振作起來,這就是「逆境智商」了。

故此,如父母能認定自己的角色對兒女成長的重要性,非但不會虐待他們,反而能好好培育他們有一個健康快樂的童年,為他們日後面對人生的逆境打好一個重要的基礎。但假若不幸有些父母察覺自己真的有以上提及的問題,發覺無論怎樣也改變不了,可考慮尋求一些專業的協助,例如找一位專業的心理輔導員,去面對自己的問題。一方面可幫助自己去面對過去的創傷或現在的問題,另一方面亦都可減低對自己子女的傷害。特別是我曾接觸過一些父母,真的不想傷害兒女,只是他們無論怎樣也做不到。盼望特別在這紛亂的社會環境當中,父母能在家庭發揮積極的作用,培育子女有良好待人接物的基礎,以應付現今這瞬息萬變的香港社會。

黃曼君女士
恩跡中心 心理輔導員

日吸六公升海洋垃圾,Seabin 登陸維港

海面垃圾多,撈也撈不完。海洋垃圾筒Seabin早前登陸西貢白沙灣香港遊艇會,自動吸收海面漂浮的垃圾,尤其可放於人手難以清理的位置,每日可篩檢4.5至6公斤垃圾。

海洋垃圾筒Seabin在2015由兩名熱愛大海的澳洲青年Andrew Turton及Pete Ceglinski設計和研發,Seabin的運作原理是以12瓦水泵吸入海水連同垃圾,通過篩選程式,自動隔走油污和垃圾並排出海水,讓垃圾留在分隔袋再以人手處理,如同「吸塵機」自動吸入海洋污染物。

香港遊艇會已將Seabin移至銅鑼灣吉列島,助清理垃圾。瓦錫蘭銷售總經理(香港)李姬花(Nikitha Manoharan)表示Seabin清理的垃圾量或微不足道,但更重要是提升市民對保育海洋的關注度,「當小朋友親眼見到一大袋垃圾從大海撈起,就會留意自己平時製造多少垃圾。」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503366/日吸6公斤海洋垃圾%20Seabin登陸維港

****** 鄧允明博士 回應 ******

全球海洋垃圾問題越來越嚴重!

海洋的垃圾大部份都是來自陸地;所有海洋污染中有80%以上來自陸地活動,包括從陸地上人類生活之廢棄物,工農業生產過程中排出來的廢料或污水,經溝渠、河流流入海洋。又有人類將生活或工業的廢物,或其他污染性的物質,傾倒在海洋中而形成的。垃圾亦有來自海上運輸工具,包括洩漏出來燃料油污或者污水。一些污染物是透過大氣進入海洋而造成污染,例如看不見的輻射塵埃等等。無論是通過故意傾倒還是通過陸地自然流入海洋都會對環境造成衝擊。

許多污染物沉積在河口和沿海水域內,從而污染了海洋的食物鏈。其濃度的增加,有時會達到有毒的水平。上世紀中日本水俁灣中毒事件 (Minimata Bay Poisoning)就是因為海洋污染,許多人由於吃了食物鏈中積聚的污染物而死亡。在1932 至1968年期間一家在水俁灣的工廠將含有低濃度甲基汞 (Methyl Mercury) 的廢物排入海洋。當這種污染物通過食物鏈時,它變得更加集中在海洋生物的組織中,直至達到毒性水平。結果很多人食用被汞污染的魚和貝類,而引至汞中毒甚至死亡。醫學上稱為水俁病 (Minimata Disease),有時也稱為Chisso-Minamata病的就是由嚴重的汞中毒引起的神經系統綜合症。這禍禍延幾代人,截至2001年3月,已正式確認有2,265名受害者(其中1,784人死亡)。

有鑑於此,聯合國環境署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於2009年通過「Decision 25/5」制定具法律約束力的全球性汞要求,歷經4年討論,聯合國成員國代表於2013年1月19日在日內瓦會議中確認「水俁公約Minamata Convention」條文,並於同年10月正式公布。

海上丟棄的垃圾通常會被沖上岸邊的海灘上,污染了海岸線,透過潮汐漲退而帶來沿岸環境污染。這些垃圾包括塑料、木材、金屬、玻璃、紙張、繩索、紙製品、釣魚線、魚網、容器或者金屬絲,數之不盡。塑料容器和塑膠袋是最見的垃圾,每當有巨風的時候,風和大浪將垃圾拋起,沖上海岸,海灘就更多垃圾。有時海上油輪或者其他的船隻所帶來的油污更會沖刷到海灘上,不僅污染環境,更殺死許多海洋生物和海鳥。

最近有新聞報導,2017年澳洲有两位滑浪家青年Andrew Turton及Pete Ceglinski設計和研發了從海洋中吸走垃圾的器具,名為Seabin「海洋垃圾筒」。這器具利用潛水泵將水從海的表面吸入,隨著潮汐上下浮動,通過Seabin內部的收集袋,可以獨立隔離海水中的碎屑,包括小塑料、紙屑、膠袋等等,將垃圾殘渣留在容量為20公升的收集袋中,然後將海水排回大海。設計得到澳洲一家海洋技術開發公司推廣,目標市場是碼頭,港口遊艇俱樂部,所有封閉的海洋區域,在這些海洋區域中,Seabin可以捕獲所有漂浮物,包括油,紙,塑料和清潔劑。每年大概可以吸收半噸垃圾殘渣,耗電量亦不算很大。當中的微纖維過濾器、運用清潔能源如太陽能等功能亦正在研發中。

這類產品有助清潔局部性海水區域,可是浩瀚的海洋,當今人類永無止境製造海洋垃圾,都是杯水車薪。據保守估計,全球每年有至少800萬公噸的塑料進入海洋,相當於每分鐘向世界海洋傾倒一輛垃圾車的垃圾。 在全球範圍內,有663種海洋物種受到塑料碎片的纏結或攝入的影響。 來自微塑料的毒素,更可能沿著食物鏈累積在生物當中,最終威脅到人類健康。在香港,特區政府每年收集超過15,000公噸海洋垃圾。是故妥善處理垃圾,不要亂在海面拋垃圾,對保持海洋環境清潔,才能有積極的作用。至於漏油所造成的海洋污染,所有船主應經常維修他們的船隻,以確保船隻不會漏油。若船隻漏油事件不幸發生,便要承擔對海洋環境造成損害的責任。不當處理工業廢物或運輸過程中意外被拋掉在海中的廢物(例如塑料顆粒),也是污染物的來源,也應多加留意。

人類不能控制大自然,反而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無論我們對大自然做了什麼,到最後都會回到自己人類的身上。尊重環境,愛惜上帝所創造的世界是人類共同的美德。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

 

非華語生學中文配套不足 平機會倡建資歷階梯

為幫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教育局自2014/15學年開始為學校提供「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但平機會研究發現,現時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有8個問題值得留意,包括學習架構的第二語言元素及配套不足、欠清晰進度指標等。有少數族裔指,女兒在香港土生土長,至小學畢業的中文水平與華裔生無異,但升中後卻被安排少數族裔班別,令中文水平大不如前。

平機會署理營運總裁朱崇文建議,教育局可參考現時中學文憑試中數學科的設計,把中文科分為必修和選修兩個單元,讓非華語學生能夠根據自己程度,選擇合適的課程。報告倡議,建立一個非華語學生常考中文考試的資歷階梯,客觀反映非華語學生的中文水平,為少數族裔人士在高等教育及就業市場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非華語生學中文配套不足-平機會倡建資歷階梯-190310

****** 倪紹強博士回應*****

在香港的非華語人士其實為數不少,其中尤其以南亞裔為最多。他們不少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 礙於教育水平偏低的關係,他們長期處於社會底層, 只能從事體力勞動或者一些非技術性的工作,長期被社會邊緣化。 非華語人士雖然大都會說流利的廣東話, 但要他們書寫中文便不行了。 沒有具水平的中文程度,造成他們不能尋找理想工作的障礙。因此,非華語生學習中文成為這個族群的長期問題。

他們學習中文的困難其實是可想而知的。 中文作為有幾千年歷史的語文, 可能是這世界上其中一種最難學懂的語文,只是我們生於香港的華人較有條件去駕馭中文吧。

香港教育局其實曾經也有調撥資源去幫助非華語生,包括早年設立了一些名為指定學校,專供這一類人士入讀。 但是因為教育效果未符理想而已經取消了。 至於提升他們的中文水平方面, 近年也是教育局希望能夠重點提升的。制定中文水平階梯,我覺得是一項好提議, 因為起碼可以作為階段性的目標,幫助非華語生漸次學習和提升,也可以更有效的加以支援。 更重要的似乎是: 讓 非華語生在應聘工作的時候,至少給僱主知道其達到的中文水平。 若規定所有非華語生都要達到香港文憑試(DSE) 中文科的某個水平,門檻根本太高,就只是緣木求魚了。

當然,單單制定水平階梯遠遠不足夠。 筆者建議要大力度的加強師資培訓。 長久以來,根本沒有系統性的丶針對性的相關培訓。 一般而言,香港的師資培訓機構所培訓出來的中文科老師, 為香港主流學生教授中文,當然是專業純熟的。 但是要教授非華語生,需要特殊的培訓課程和相關資源,以至教學技巧等等。 另一方面,教授非華語生需要有更好而適切的教科書和相關的視聽教材。 據我所知,目前正在教授非華語生的主流學校老師,都需要在現成的教科書之中自行剪裁合用的資料。 這是不理想的,我會用「土法煉鋼」來形容這一現象,勞而少功。 教育局或者出版商要聘請專家來制定合用的教學材料, 統一運作,才會達到高水準且見到成效。

我相信非華語學生以致他們的非華裔 家人,其實他們都是香港人了,值得香港社會為他們提供資源和機會。 我又想起《雅各書1章27節》的經文,這裏提到要「照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其實意思是要我們照顧社會中的弱勢群體。 而非華語生也正正是香港社會其中的一群弱勢人士,值得為他們提供資源和機會,令他們學好中文,並且輾轉貢獻香港社會!

心理支援4個月接169求助 7%想自殘傷人

修例風波持續逾4個月,截至10月4日,紅十字會心理支援熱綫共接獲169個求助,約7%有傷害自己或他人想法;而在整體求助個案中,約2成是須轉介臨床心理學家處理。專家認為,港人心理健康每況愈下,情緒與人際關係等日益轉差,部分求助者每天只能睡2至3小時,擔心若衝突持續,未來情況會再惡化。

求助個案不一定經歷事件,可能是目睹相關畫面,對現況感無助、憤怒或不開心等,因而造成情緒困擾,甚至影響生活,另有部分則涉及人際關係衝突。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469555/心理支援4個月接169求助%207%2525想自殘傷人%20專家憂每況愈下

****** 鍾維壽醫生回應 ******

從六月香港社會運動的開始,到近期頻密的暴力衝突,對無論是參與者,或者是,只在電視機前觀看的市民,帶來情緒忐忑不安。失眠、恐慌和無助感等的焦慮和抑鬱徴狀,都經常從身邊的朋友和家人中聽到,所以向社福機構熱缐求助人數,有上升的趨勢,完全是預料之中,不過當然是令人擔心,尤其是對已經患有精神問題的朋友來説,狀況必然更普遍和嚴重。

麼怎樣可以減少這影響呢?我們可以從「創傷後壓力障礙」認識多點:患者經歷了一次嚴重意外事故後,腦海裏便不停重現當時的恐怖場面,特別是那些影像,一次又一次引發起驚恐的感覺,久而久之,影像便揮之不去,於是整個症候群的病徴便型成了。其實早在一百年前的心理學研究中,已經發現視覺上的刺激,然後印在我們腦海裡作為回憶,遠比聲音、觸覺,或者其他的感官,明顯容易產生一個活生生的腦海印象。所以我會建議,如果心情上已經受了影響,或者過往有情緒病的朋友,可能需要盡量避免看有關的新聞動態影象,轉一轉,只聽收音機新聞,或是只看新聞重點題目。又或者,若有身邊家人的體諒,只需要請他們告訴你近日的重要新聞,已經足夠。這個並不是消極方案,而是「明知山有虎」的預防措施。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醫生

Ref:

Schifferstein, Rick. (2008). Comparing Mental Imagery Across the Sensory Modalities. Imagination, Cognition and Personality. 28. 371-388. 10.2190/IC.28.4.g.

長期篤手機 近3成中學生腰痛

民建聯家庭事務委員會在5至6月訪問433位中小學家長。結果發現,有36.1%小學家長及63.5%中學家長表示,其子女最近3個月內出現頭痛、頸痛、腰痛與脊骨相關的問題。當中,29.6%中學生及8%小學生有腰痛,相差逾3倍,估計是長時間用智能產品有關。

香港脊醫學會教育委員會主席吳珏儒脊醫表示,長時間不郁動會令肌肉、關節等過度負荷;打機圖片據其臨床經驗,肌肉緊張、過勞、姿勢不良會增加脊骨壓力,而關節受壓、拉扯會引起發炎致痛症。

香港脊醫學會醫務道德委員會主席曾世昌脊醫稱,寒背是胸椎向前傾,而背部不可伸直,呼籲家長留意子女坐姿、使用手機時間,並減少低頭玩手機。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458224/長期篤手機%20近3成中學生腰痛

****** 雷同德醫生回應 ******

小朋友與手遊

四十年前,手持電子遊戲機已經通行香港。當時很多小學生都有一部,只有咭片大小,玩的遊戲也簡單,但也開始影響小孩及青少年人的健康。

今天手機的普及,引致無論老,中,青,幼,男女,都會或多或少的玩手遊。小朋友當然不例外,甚至有是被父母用手機餵大的。手機屏幕大了一倍,但遊戲的色彩,光度,複雜性,吸引性等,卻以百倍增。遊戲中的人物,不再是跳來跳去,而是戰場,球場,宮殿,太空等等。更快,更強,更精細,更複雜。小朋友一機在手,浸沉在虛擬世界中,何能自拔?在不知不覺中上癮了。

所以許多健康的問題出現了。除了聽覺,心智,學習,心理健康的問題之外,可能最大的就是眼科和骨科的問題。骨科問題中,近日社會關注腰骨的病態;長時間的不當姿勢,是會影響腰骨的。但更加常見的,是頸骨和手指,手腕的問題。電腦屏幕的興起,改變了辦公室的文化。案頭工作變為青年,中年人的頸,手等問題多了。隨著手機文化,小朋友也捲入了狂潮。成年人工作需要,也必定有自覺,自制。但小朋友未有此能耐,長期在不良環境中玩手機,甚至在被窩中進行,受害更深。成年人身體生長完全了,受害就引起退化。小朋友生長未全,受害影響了正常生長發育,卻是一生之禍。

因為遊戲複雜快速,需要長時間的專注。頸項姿勢是垂頭,屈頸,久而久之,頸椎受到壓縮,頭後肌肉被長期拉緊,兩肩縮上高聳,逐漸就引起頸椎退化病,頸痛頭痛肩痛。前臂有時也有影響。因為手機和遊戲機都是雙手同持,用拇指飛快點擊,就引起拇指的屈指腱鞘炎(俗稱彈弓手) ,或手腕拇指後方的手腕腱鞘炎。兩者一前一後,應於拇指的一屈一伸。這些以前發病於老年人,主婦,常用手工作者的病,今天就年輕化了。越來越多青年,甚至兒童,都開始有這些問題,而需要治療。

適當的運動,休息,姿勢,不再是老年或辦公室工作者的注意和需要;作父母的,為子女前途,也應有所認識了。身,心,社,靈的健康習慣,是應當從小就養成的。

雷同德醫生
Dr. Tony Loy
骨科專科醫生

父母不要外判教育權

最近有團體進行家長調查,當問到培養孩子禮貌的責任時,分別有54%家長認為是學校責任,18%認為是政府責任,只有28%家長認為家庭教育有最大責任。如果不是調查方式出了問題,情況便令人擔憂,這顯示家長們喜歡諉過於人,連本來最受自己影響的事情,也推卸落其他人身上。 

如果家長抱着這樣的心態,至少會衍生兩個問題。首先,他們錯過了或放棄了對孩子的影響。孩子來到這個世界,最先接觸的就是他們的父母,父母也是他們最親密的,最能影響他們的人,如果家長將這影響力外判給學校或政府,當孩子長大了,更受朋輩影響的時候,想收回這個教育權也無能為力。 

第二,他們不容易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正如我說,父母最能影響孩子,父母習慣諉過於人,孩子在耳濡目染下,也喜歡諉過於人。將來人生發生了甚麼問題,他們不會先反省自己,而是把責任推卸給其他人,是別人的責任、父母的責任、社會的責任、政府的責任,總之就不是自己的責任。除了放棄從總結經驗中得到進步外,認為自己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時,人生也不會快樂。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column/Family/父母不要外判教育權-187310

****** 余德淳博士 回應 ******

54%家長認為家庭教育是學校的責任,這個偏高的百分比使人憂慮到現今社會的家庭教育,這調查也反映家長忽視自己的天職。

怎樣鼓勵家長改善這觀點?其實任何在家庭鍛鍊出來的品格,最大得益者仍然是父母,因為他們享受到生兒育女最大的快樂,就是子女能模仿到自己優美的生活準則。

兒女對父母的回報,就是尊重他人與愛護家人。禮貌孩子

家長若然不提倡禮貌,或由他人代為執教,孩子對父母未必會向他們感激與尊重;我更憂慮的是父母可能欠缺信心實施禮貌教育,因為自己自覺品德示範也不甚好。這個情況常見於夫妻關係,若然父母不是相敬如賓,反之常常借故爭執然後積累怨氣,那麼怎能做到表達禮貌的榜樣呢?

禮貌是一個先示範後解說的教育過程,要經過長時間的重複學習和被欣賞的過程,孩子才會很自然地向人流露禮貌和遵守待人友善的要求。

在不普遍展示禮貌的場合,孩子就容易隨波逐流,甚至摒棄曾經在學校所受的尊師重道教育;所以家長應該盡快檢視自己在家中向孩子需要做好的榜樣,不要把教導品格的責任倚賴學校。

雙職家長壓力大 5.3%情緒不穩有自殺風險

作為雙職家長,既要工作又要兼顧家務及照顧子女,一天有48小時亦不足夠,生活倍感壓力,有調查發現,雙職家庭的精神健康不理想,37.7%受訪者表示情緒欠佳,同時有5.3%人表示曾出現情緒不穩情況,有潛在自殺的風險。

調查顯示,中低收入、年齡在25至40歲間、每周工時長(55小時或以上)、育有兩歲或以下子女及女性,較容易出現工作與家庭失衡。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雙職家長壓力大-5-3情緒不穩有自殺風險-182871

****** 黃葉仲萍博士 回應 ******

根據近期民建聯家庭事務委員會所作的一份調查,反映雙職家庭的壓力,有六成受訪者認為工作時間長,令到父母難以履行家庭責任。在受訪人士中一半表示工作壓力大,甚至是感受經濟壓力!

雖然上述發現不是陌生,但調查結果,直接指向工作與家庭的矛盾,特別對雙職家庭來說,他們因為經濟的原因所以只有犧牲家庭生活,與及與孩子相處的時間,這些無奈與吃力感都是侵蝕家庭的重要因素。

家應該是遮風擋雨的地方,但是依據上述的調查,雙職父母容易把工作上的壓力帶回家裡,構成小孩子無名的壓力,這會構成社會問題屯積,情緒鬱結難以舒解的原因。

一個人在情緒困局,受壓底下,會產生壓力賀爾蒙(Cortisol)[1],如果長期處於高壓力的情況,人的反應容易過敏,因為壓力賀爾素會折斷通往理性分析回應的路,遇到任何刺激人會偏激、緊張或易怒!

小孩子正值腦發育最快的年齡,壓力及創傷更會阻礙腦部發育及成長。所以雖然壓力影響家庭生活,但是特別對於一些低收入的雙職家庭來說,無疑這種壓力更會構成沉重的代價。

黃葉仲萍博士
宏恩基督教學院心理學系副主任
伯特利神學院聯繫講師
資深家庭治療師

[1] Morgan, M.(2013) Hakomi Forum, Issue 26, p. 63

其他有關的參考:

Briere, J. (2001). Treating adult survivors of childhood abuse and neglect: Further development of an integrative model, in J.E.B. Meyers The APASC Handbook on Child Maltreatment, 2nd edition. Newbury Park, CA: Sage Publications.

Schore, A.N. (1994). Affect regulation and the origin of the self. Hillsdale,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Teicher, M.H. (2002). Scars that won’t heal: The neurobiology of child abuse. Scientific American, 286(3), pp.5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