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過勞 團體倡設防過勞政策

本港超時工作問題普遍且嚴重,有機構調查發現,逾60%受訪者每周平均工作時數44小時以上,更有近5%多於75小時工時,關注團體要求政府研究制訂「工作過勞」定義,並盡快制訂預防工作過勞的相關政策。

資料來源: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2332810/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工作過勞而死?

1969年,日本一位在著名新聞企業的海外運輸部工作的29歲男職員,在工作期間突然中風離世,是首位被報道的工作而死個案。但直至1978年因類似情況增加,才為日本傳媒嚴肅留意,稱之為「過勞死」(英文譯作karoshi)。這些人大多是因心臟病或中風而去世,以男性為多,屬於中年或以上年齡,但不限於勞動低下階層,也包括管理高層。

社會學家認為是當時日本社會從二次大戰後復原過來,需要工人努力長時期工作來振興經濟。直至後來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有一段時間經濟泡沫爆破,需要大量裁員;結果留下來的員工便要額外加班去保持產量。有統計當時一般工人平均每周60小時或以上,而部份更是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而且長年無休(假),因而「過勞死」情況越是嚴重。在引起世界注意之後,日本勞動省及國際勞工組織,也陸續作出一些回應。

至於致死原因,眾說紛紜。目前醫學上還沒有足夠證據,因單純工作忙碌會令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死亡。故此有認為是死者本身早有一些已知或未知的疾病,但因工作導致疲勞過度,缺乏足夠睡眠及營養飲食,導致病情惡化。也有認為是工作上精神壓力太大,影響了抵抗力及濫用酒精藥物,因而增加了糖尿病、血壓高、心臟病、癌症等致死疾病。

除了突發死亡,也出現一些員工自殺,稱為「過勞自殺」。原因除上述以外,更多了以下兩點:

一、服務多年而又忠心的員工,因被公司解僱、被迫辭職或受上級欺凌,因而產生自殺念頭。

二、在中層及管理階層的員工,因一方面要保護員工福祉,但另一方面則為了公司要栽員,在兩難之間感覺絕望。

其實這種情況並不限於日本地方,在其他急速發展的國家也有出現。此外在疫情爆發需要「封城」的時候,不少人的工作時間及辛勞更被增加,因此提升了風險。

要減少這種「過勞死」的情況,一個最基本的方法就是法定「最高工時」。只可惜目前很多國家尚未能有此等法例,而他們的勞工團體也只着重爭取「最低工資」。當然也有不少僱主擔心這法例會導致成本增加,但研究指出過長工作時間,反而會使工作效率及產品質量下降。假若有僱員因工作時間過長而倒下來,反而會增加醫療保險費用,甚至影響公司信譽。 在聖經中,保羅教導僱主這樣說:「你們作主人的,要公平地對待僕人,因為知道你們也有一位主在天上。」(歌羅西書四章一節)

麥基恩醫生

網上圖片

疫下近2成家庭現心理創傷徵狀 近半無尋求情感支持

晴報新聞圖片

疫情影響市民精神健康,理大一項研究發現,約1至2成人面對疫情都產生心理創傷徵狀,惟近半人在面對逆境時不會從他人尋求情感支持,反之約6成人更會自我批評。

專家指,家庭抗逆力高,能減輕壓力對人造成的負面心理影響,建議家人之間互相包容,共同解決問題。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229543/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COVID-19與創傷後遺症

在經歷過生命威脅、嚴重受傷、性暴力及其他人生巨變之後,心理創傷是很容易發生。其中部分特別脆弱的人士,更會出現「創傷後壓力綜合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這是一種相當嚴重的精神障礙,若不適當及時處理,病情會持續下去並影響生活及社會功能。其主要病徵包括以下:

(一)侵入性(停不了)的創傷回憶,及與事件有關的惡夢。

(二)積極逃避對於與創傷事件有關的事物,例如不敢出現在事發現場或附近地區。

(三)過度警覺性,導致睡眠不安及生活緊張。

(四)負面情緒,包括內疚、羞愧及憤怒等,並失去了自己喜歡的活動興趣。

在COVID-19疫情之中,不少人的心理受到各種因素而感覺受創,特別是不幸患上了疫症的病人及其親屬,面對死亡的威脅,感受的壓力特別嚴重。根據意大利2020年4月的一個研究,381名曾出現在急症室的COVID-19染病者,在其康復後的健康檢查中,發現有30.2%康復中的病人出現PTSD,比美國911恐怖襲擊後的20%更多。在這研究中,女性病人、患精神病史、發病時出現譫妄或激動病徵的人,乃高危人士。此外,這批PTSD病人,很多時都感覺康復後有持續的健康問題。詳情可見Delfina Janiri 等人(2021年2月18日)《美國醫學學會期刊-精神科》。

另一方面,也有研究指出,前線醫護人員十分容易出現PTSD症狀。根據Y X Wang 等人2020年二月至三月間,向中國湖北省(包括武漢市)對接觸過COVID-19的211名願意接受訪問的護士的一個調查(見2020年6月26日《Medicine (Baltimore)》期刊),發現有16.83%出現有關PTSD症狀,特別是逃避的病徵。此外,女性及在工作不得滿足乃明顯有關因素。至於在兒童及青少年方面的研究實在不多。根據「沙地阿拉伯」的一個研究(Mohamed Sayed 等人2021年8月4日《PLOS ONE》期刊),在隔離政策開始兩個月後的橫切面網上透過社交媒體的普查,在537名青少年當中(男女各半),出現輕微或潛在PTSD症狀的人達到40.4%(27.4及13.0% )。

由此可見,在COVID-19爆發後,不少人出現了各類型的精神障礙,包括較嚴重的PTSD。若不及時處理(包括預防及治療),日後將帶來精神醫療服務的嚴重負擔,影響了個人、家庭甚至整個社會的功能。

聖經提及一個經歷重大創傷的人,就是「大衞王」。他年輕時曾經被當時的「掃羅王」所追殺,作王之後又因兒子「押沙龍」叛亂要逃亡。在他寫的詩篇中,顯露出了驚慌、害怕及無助感覺:「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我因愁煩眼目昏花,因眾多的仇敵視力衰退。」〈詩篇6﹕6-7〉他甚至埋怨上主不理會他﹕「我的 神!我的 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我的 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詩篇22﹕1-2〉幸而他對上主非常有信心〈詩篇13、30、63、71、121篇),藉著祂得到安慰及勇氣,終於化險為夷,成就國家大事。

麥基恩醫生

網絡圖片

DSE開考 疫情影響備試進度 近八成自評壓力高

新聞圖片

中學文憑考試暫定於4月22日開考,團體調查發現,79.71%受訪考生在「疫情影響備試進度」自我評估較高壓力,八成考生希望政府盡快落實後備方案,而不是被動地視乎疫情發展。另外,兩成半不認同當局要求他們前往試場前自行做快速測試並申報結果。有應屆考生擔心測試劑或有假陽性結果,致無法赴考。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

*** 羅裕安校長回應 ***

為應屆考生打氣

無可否認,應屆中學文憑考試考生比起師兄師姐承受更大的壓力;他們三年高中階段都在網課與實體混合的學習模式下度過,學習效能受損;校園生活時間不足,難免影響師生、同學的相處;許多課外活動(例如:參觀、境外學習、學界比賽)被迫取消,中學生涯似乎少了一些珍貴的經歷。相信有些考生會慨嘆:「是時代揀選了我!」近幾月,新冠病毒第五波疫情較之前來得恐怖、嚴峻,考生必須步步為營以防感染病毒;但可能身邊已有不少親友確診,更不幸是考生自己也中招,親嚐疾病之苦。

這些考生不過是十七、十八歲的青少年,大多數人在父母、師長照顧下成長,公開考試可能是他們出生以來最重要的一件事。要爭取優異的考試成績固然不容易,同樣他們也在思考未來的出路及面對未來的抉擇,這種不確定性很容易令人焦慮。以往同學們可以向信任的老師或親密的同學傾訴,聽取意見,以及獲得鼓勵;但是在長期生效的《限聚令》之下,人與人之間靜靜地疏離了,相約見面也要思前想後。雖說現時可以藉著手機、視像科技來溝通,但是這些互動形式總是隔著螢幕,哪比得上促膝而談或圍桌討論事情來得親切真實?在這情況下,考生的人際相處,在質量上大不如前。感恩社會上有很多有心的機構提供支援考生的熱線、講座,我也相信考生的父母、老師、朋友也很樂意陪伴他們經歷這場考試。因此,請考生們不要自覺孤單無助。

正由於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政府相關部門一直不敢落實考試安排,一切要視乎疫情發展。作為校長、老師,我們也很焦急。雖然理解政府的難處,無奈這種狀態實在為考生帶來另一層壓力。如今疫情回落,安排敲定,希望考生們能夠放下不滿和疑慮,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目標全力以赴。《戰國策》說:「行百里者半九十。」提醒我們:在漫漫長途中,最難走的就是最後一段路了;因為這時人的身心已疲累,容易放棄。如果沒有頑強的意志、清晰的目標和必勝的決心,人便會在距離終點不遠處倒下。

各位考生,你們已經進入「最後十里路」的階段了!你們身心疲累,是的;承受著很大壓力,是的;但是希望你們能夠咬緊牙關,邁開大步,奮力前進。加油!

羅裕安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協中學

青協疫下首季接逾萬學生求助逾半涉情緒問題

第5波疫情嚴峻,全港學校提早放暑假。青協今年首季共接獲及處理逾1.1萬宗求助,其中超過一半求助個案都與情緒有關,比去年同期增近2成半。

青協「關心一線」今年1月至3月處理1.1萬多宗求助,較去年同期升7%,其中6,404宗為與情緒相關的求助個案,比去年同期增24%。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224711/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COVID-19—對精神健康長遠的挑戰

新冠病毒不斷變種,仿如揮之不去,不少專家更認為終會變成風土疫症。事實上,除了長期感觸及嚴厲社會隔離措施影響以外,患病者身體出現的後遺症,也會帶來長遠的精神健康影響。有研究指出,「長新冠」將會出現,以腦霧、疲勞、氣喘為主要病徵,與精神健康息息相關。

在疫情嚴重爆發時候,醫療設施及資源大多集中於身體方面的問題,因而對疫情產生的精神障礙相對被忽略了,故在疫情緩和之後,精神及心理問題陸續浮現,而早已忙於奔命的精神治療服務,更是百上加斤。香港有研究,在200名COVID-19成年病患者痊愈後作了問卷調查,證實病人即使在痊愈後仍然有明顯的焦慮、憂鬱及創傷壓力的病徵,特別是那些在患病時感覺生命受到威脅、缺乏情緒支援、入院時病情並不嚴重、住院時間較長的人(見Wu 等人2022 的East Asian Archives Psychiatry)。

其實,在疫情嚴重爆發導致高留院率及死亡率的地區,例如香港區,病人家屬更容易出現憤怒、內疚及哀傷情緒,需要高度心理支援,假若政府在這方面的投資不足(經濟上、人力上),精神健康服務也會有崩潰的可能!另外,以往對大型的天災人禍後遺症之研究指出,在災難之後若不注意災情精神健康後遺症,會出現嚴重的「缺勤」及「工作力不足」,影響社會運作及經濟活動。

根據外國的研究,在疫情過後,出現「輕性精神病」(特別是焦慮及憂鬱症)的人數雖然明顯減少,但仍然有十份一人口持續感覺壓力。其中28-30歲的婦女、患有身體及精神障礙的病人、少數族裔及居於貧困地區的人,精神健康最受負面影響(見Sitt Weich 2022年2月16日《英國醫學雜誌》之編者話)。不過作者也指出,目前尚未十分清楚「長新冠」引發的精神疾病之發病率及其影響,更不知道會對醫護人員及患「重性精神病」應該怎樣有效處理,及如何定出優先次序!

事實上,很多天災人禍會有短期及長期的後果。在舊約聖經出埃及記7至11章,記載埃及的法老王,因不容許受壓制的以色列人離開,因而受上主降以一波又一波的災禍疫情,影響了公眾衞生及健康,終令埃及人的長子都死亡,直至法老王容許以色列人出埃及才結束災禍。只可惜,埃及法老王因心有不甘,帶領軍隊追趕以色列人,結果令全軍葬身於紅海之中!

麥基恩醫生

晴報新聞圖片

COVID-19—溫水煮蛙綜合症

溫水煮蛙推與病毒共存

特區政府4項原本的防疫措施在不驚動立法會下被取消,顯示港府把「與病毒共存」做成「米已成炊」的既成事實, 香港市民都無奈地只能默默忍受,而且漸漸變得麻木,在「天天講」的催眠下,百姓已不知不覺地被「溫水煮蛙」而半推半就、迷迷糊糊、習以為常地「與病毒共存」。

資料來源:

https://orientaldaily.on.cc/content/要聞港聞/odn-20220316-0316_00184_008/不平則鳴:溫水煮蛙推與病毒共存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COVID-19—溫水煮蛙綜合症

2007-2009年美國「雷曼兄弟」事件導致全球經濟出現信貸危機,不少人都歸咎於美國之房屋泡沫爆破。而在早前,美國經濟已出現了負面因素及危機跡象,只是大部分人卻不以為然,直至股票「斷崖式」下滑才恍然大悟。對於這個社會現象,有心理學家用「溫水煮蛙綜合症」(Boiling frog syndrome) 來作了一些解釋。

「溫水煮蛙」是一個傳說故事,就是把一隻青蛙放進一鍋熱水裡,它會奮力跳出來逃生;但假若放進一鍋冷水中,然後慢慢把水加熱,直至沸點,青蛙便會在不知不覺之中被煮熟。原因何在?因為當冷水漸漸加熱時,青蛙會嘗試去適應,甚至相信水溫也會變回正常。但是,當水溫升至不能忍受熱度時,青蛙再沒有能力跳出熱鍋,最後慘被煮熟。

雖然這個說法並不符合科學實證,青蛙一般在水溫相當熱的時候便會跳離熱鍋,除非沒有逃生之路,但這故事確實指出很多反思之處,就是當我們在舒適環境(溫水)中習以為常,對漸漸惡劣起來的環境全不察覺,亦毫無戒心,直接危機(滾水)爆發才恍然大悟,那時已是為時已晚,覆水難收了!

心理學家亦有一些認知上的理論,來解釋這種「後知後覺」的情況:

(1)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由於事實不一定按照線性推論漸進式發展,因而出現錯誤估計,沒有考慮大變化的可能。

(2)葡蔔正常(Creeping normality):漸漸改變會被視為正常,駱駝漸漸霸佔主人的帳幕之故事便是最佳例子。

(3)連鎖悖論(Sorites paradox): 因模糊的預測而產生意外的結果。假若把一堆沙的沙粒逐粒逐粒拿走,似乎沒甚麼影響,但不斷重複之下,沙堆最終會在某關鍵時刻消失。

這比喻亦可應用在其他社會現象,例如最近有人藉此形容新冠病毒變種株Omicron的疫情爆發情況。當患病人數以個位數出現時,政府以為可用一般方式應付,無需嚴厲收緊防控措施,但Omicron病毒傳播迅速,短時間內的染疫人數以幾何式的倍數上升,全城的疫情爆發至不可收拾,導致大量人命傷亡之時,政府及防疫人員便後悔莫及了。

聖經也有類似溫水煮蛙的教訓,就是提醒信徒,務必小心世界各種的引誘會在不知不覺之間把純潔的心靈擄掠。在新約約翰一書2章15-16節:「不要愛世界和世上的東西。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原來世上的一切,就是肉體的私慾,眼目的私慾和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而是從世界來的。」

麥基恩醫生

網絡新聞圖片

塑膠袋垃圾

膠包裝可繞地球兩圈 環團促訂全面「走塑」藍圖

環團就4類貨品塑膠包裝調查,2020年間,市民買米、即食麵、中式麵和糖近2億件,包裝體積推算總長達8萬公里,足以圍繞地球兩個圈。

環團促當局訂定全面走塑藍圖,走塑藍圖應加上管制時間表、各階段管制目標,並強調積極推動無包裝及可重用容器才是可持續發展的正確路向。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救救地球|膠包裝可繞地球兩圈-環團促訂全面「走塑」藍圖-296248

*** 鄧允明博士回應 ***

根據環境保護署去年(2021年) 12月發表的 「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2020年的統計數字」,2020年都市固體廢物的棄置量為平均每日10,809公噸(全年總量396萬公噸)。這每日於堆填區棄置的都市固體廢物當中,廢塑膠棄置量估算為每日2,312公噸(全年總量85萬公噸,佔整體都市固體廢物的21%)。這21%廢棄塑料中,約有一半是常見的廢棄膠袋、廢棄塑膠瓶、廢棄塑膠/發泡膠餐具。其中廢棄膠袋又佔的這三類廢棄塑料約三分之二,佔整體棄置於堆填區的都市固體廢物的7.4%,全年總量約為30萬公噸。

網絡圖片

於新冠病毒疫情下,市民花更多時間在家工作及用膳。明顯地,2020年棄置在堆填區的塑膠/發泡膠餐具每日平均266公噸比 2019 的200公噸多了33%,而膠袋的每日平均棄置在堆填區的量由768公噸增加至804公噸,亦多了5%。

可幸的是廢棄物料並不是全都是棄置在堆填區內。2020年都市固體廢物的產生量約549 萬公噸,其中除了以堆填方式處置的棄置量如上面提到的396萬公噸 (72%)外,其餘回收供循環再造的廢棄物料有154萬公噸(28%)。其中回收的循環再造塑料總量10萬2千公噸。 本地循環再造有94,700公噸,而運往外地作循環再造塑料有7,300公噸 ,出口貨值超過6千7百萬港元。在各回收物品中,塑膠回收物料的回收率由2019年的8%上升至2020年的11%。

這份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指出:「由於進口塑膠回收物料經濟體更嚴格執行進口管制政策,本地回收業已逐步轉變營運模式應對,同時政府亦實施不同的新措施進一步推動廢塑膠回收,包括陸續開展「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劃」,塑膠物料本地循環再造量由2019年的74,400公噸顯著上升至2020年的94,700公噸。此外,《巴塞爾公約》修正案自2021年開始加強對廢塑料越境轉移的管制,因此本地回收業需要時間來調整和適應影響全球貿易市場的這種變化。」環保回收行業的生存空間很大程度受著海內外等政府管制政策影響,政府對行業的支持也促進環保回收行業的發展。

從數據看,廢棄膠袋是堆填區棄置塑膠中,量最多的。似乎處理膠袋的使用、 棄置、及回收,在環保策略上十分重要。四大環團(綠色力量、綠色和平、綠惜地球及綠領行動)去年從常用四種常見超巿食品包裝着手,估量即棄塑膠包裝「用膠量」,上月(2021年12月) 聯合公佈了結果,數據雖未必全面,但足以反影港人用塑膠包裝的量十分驚人。環保局黃錦星局長的星星網誌稱近年在香港堆填區,塑膠購物袋的棄置量每年逾40億個,即平均每個家庭,每年丟棄逾千個塑膠購物袋!

避免膠袋垃圾,最佳方法就是棄用或者減少使用,退而求其次,就是循環再用。若不能即時棄用、重用或循環再用,也應妥善處理膠袋廢物。做好一般垃圾、塑膠分類回收,確實非常重要。若我們購物時,自備重用袋或容器(BYOB – Bring Your Own Bag) 或實行「裸買」與「走塑」,從根本做起,減少使用膠袋,每人少用一點,累積的減塑量就會非常可觀。

我們愛惜這個世界,盡量避免讓塑膠廢物污染上帝所創造美好的世界,就是愛上帝愛人的表現和見證。創世記一章31節指出,「一切所造的都甚好」,讓我們不要污染這個世界。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

聯合國氣候會議達成史上首個減煤協議

2021年11月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達成了一項協議,旨在延緩危險的氣候變化。《格拉斯哥氣候協議》是首個明確計劃減少煤炭用量的氣候協議。煤炭是產生溫室氣體的最糟糕的化石燃料。該協議還敦促減排要更具緊迫感,並承諾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更多資金,幫助它們適應氣候影響。但這些承諾還不足以將氣溫升幅限制在1.5攝氏度。

資料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9280536

*** 何建宗教授回應 ***

應對氣候變化成為新世代主流,教會是否已經積極裝備?

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 (簡稱COP26)終於在呼一口氣的掌聲中落下幃幕。儘管在會前世界各地媒體和綠色組織一致看淡,瑞典籍「環保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更現身格拉斯哥街頭,向數以千計年輕示威者斷言大會將「失敗亅和「浪費時間」,在艱苦拉鋸中,各國終達成了「格拉斯哥協定」,亮點是允諾在2022年底前強化「2030年減排目標」,並加速致力於分階段削減「未使用碳捕捉技術的燃煤發電」(unabated coal)。大會又呼籲淘汰「無效率的化石燃料補貼亅,並且確定了巴黎協議中「碳排放交易亅條款的落實,專家學者估計未來將有至少三十億美元流入所謂「綠色金融亅市場。此外,美國和歐盟率先發起了一項全球甲烷減排倡議,他們承諾在2030年前將甲烷排放量(在2020年的基礎上) 減少30%。參與各國更同意在2030年前終結並逆轉森林濫伐活動,可說是今年十月底在中國雲南舉行的「生物多樣性國際大會」成果的延伸,得來不易。

會後輿論紛紛,褒貶各有。無論如何,這是歷史上首個達成減少煤碳使用的協議,雖未就「完全淘汰」達成共識,遑論完全棄用化石燃料(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如此渺無邊際,但終亦可以求同存異,各國領袖看到環境保護和氣候變化對人類共同命運之重要,攜手走出了重要一步,在目前「單邊主義」泛濫的國際政治舞上吹起清風,難能可貴!

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上承諾: 「中國將提高自主貢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 : 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番說話最近又在國內多個重要政策會議中重申: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我國向世界作出的莊嚴承諾,也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變革,絕不是輕輕鬆鬆就能實現的。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拿出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勁頭,明確時間表、路線圖、施工圖,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建立在資源高效利用和綠色低碳發展的基礎之上。」可以預見,在未來幾年,全國各地的官員和產業將進入以降碳為重點戰略方向、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的新思維和新局面,無論在經濟、社會改善、教育、科研、創新技術,甚至文學、藝術、倫理和宗教發展上,也會帶來新思維和新動向。可持續發展其實本質上就是一個因發展而帶來的問題和挑戰,而發展是人類文明的主要成因和後果,文明的發展基於善用智慧和核心價值觀,至終是信仰和信念的取捨抉擇。

基督徒常自誇我們信仰的上帝是大自然的主宰,而美好的世界是由祂所創造。可惜,因著過去千多年來教會對信徒缺乏了「地球管家」職責的教導,造成了西方國家自工業革命以來對環境和生態系統的濫耗濫索 ,破壞至今目不堪虞。其次,近世福音派教會太注重個人心靈的悔改,也強調了末世的到臨,令很多信徒冷待了社會關懷並人與大自然的和諧,迄今雖有很多信徒投身環保行業,惟集結不成力量,遑論在世界形成清流,帶領現世迎向氣候變化這又大又難的挑戰!我看,神學教育和研究急須填補這一片空白,而教會也要作鹽作光,投放更多相關注意力在教導牧養和社福服務之中。進一步而言,「愛護地球」其實蘊含了很多傳福音的元素,如罪與罰、愛與欣賞、心靈進深與上帝契合、悔改與服侍等,我們不要浪費了上帝賦予的智慧和機遇。「人應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祕事的管家,所求於管家的,是要忠心!」(林前 四:1-2) 時代的使命和職責不容輕忽,願主内弟兄姊妹更多儆醒,追上並掌握潮流脈搏,榮神益人!

何建宗教授
香港極地研究中心主任

全球暖化|加時討論 措辭弱化惹議 氣候峰會協議減用煤炭

新聞圖片

美國和歐盟牽頭的「全球甲烷宣言」(The Global Methane Pledge)十一月二日在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第二天正式推出,有逾100個國家簽署,包括一半甲烷最大排放國,如巴西、加拿大和墨西哥等。簽署國承諾在2030年前,將甲烷排放從2020年的水平減30%,期望能控制地球溫度上升。

今次峰會首次開宗明義針對被視為全球暖化主因的煤炭,但協議所用字眼在最後一刻有異議,有份導致會議加時——協議本來呼籲各國「逐步淘汰」(phase out)煤炭發電,但在中國及印度反對下,措辭減弱至「逐步減少」(phase down)。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氣候峰會|影響暖化第二大溫室氣體-美歐牽頭全球減排30甲烷-291545

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全球暖化|加時討論-措辭弱化惹議-氣候峰會協議減用煤炭-292946

*** 麥基恩博士回應***

對「地球暖化」及「環保參與」反應冷淡的心理

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26國氣候變化大會,提出現在已經進入緊急時期,必須把全球氣溫升幅減至攝氏1.5度或以下。這是延續《巴黎協議》的工作,在過去多年這方面的發展進度似乎非常緩慢,所以必須要認真合作處理。其中一個障礙就是不少國家及很多人不積極參與,反應非常冷漠。除了本身資源問題之外,國家領導人及市民(特別是選民)的心理因素也相當重要。綜合各方面的說法,可以點出以下七種心理因素:

一、這不是現在的問題:氣候暖化帶來的害處是將來會發生的事,對目前情況沒有直接影響,不如留待下一代人(或下一屆政府)去處理。

二、這不是我的問題:根據分析,因氣候暖化而受影響最嚴重是赤道國家,不是我身處的地方。這樣,應該由身受其害的國家率先做起,我只可以從旁協助。

三、我無能為力:我只是一個微小的單位(「小馬鈴薯」),能力有限,不如留待富裕國家及政府去做,這樣方能成功。

四、我即使參與也沒有作用:以往經驗證實我的參與無關重要,對這重大環保事情似乎毫無貢獻。

五、其他人也不積極:這麼多年來,大部分人只有說說聽聽,沒有甚麼具體成功行動,那我為甚麼需要這樣做?

六、這工程太昂貴了:環保的措施需要很多投資,對我來說負擔不起,除非有富裕國家大力支持。

七、目前已經覆水難收:這麼多年來進展這麼緩慢,現在已經太遲了,沒有甚麼可以確保成功的補救方法。不如把資源放在其他即時可以享用的服務上。

此外,還有一些人(包括一些專家),不承認氣候變化屬於「無歸路」的說法,又認為科學可以應對氣候暖化帶來的問題;所以無需過分恐慌,更無需作出勞民傷財的改變。最後,更有一些人有聽天由命、逆來順受的心理。他們認為世界末日既然要來及阻擋不了,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或「認罪悔改上天堂」好了。

由此可見,若要《格拉斯哥宣言》能夠落實成功減排,上述各種個人或群體的心理障礙(或是藉口),必須認真處理及解決。

聖經曾談及一個諸多藉口的事情。在路加福音九章五十七至六十二節,記載耶穌邀請人來跟從他,各人卻以不同藉口推辭;包括:安葬父母及回家道別等等。表面上的理由看來相當合情理,但是耶穌看穿他們背後的心理,有感而發:「手已經放在犁上卻往後看的,不配在神的王國裡。」(《環球聖經譯本》)

麥基恩博士

歷來最大宗 海關檢$5500萬受管制藥

新聞圖片

海關搗破一個由跨國犯罪集團控制的藥物分銷集團,檢獲約160萬粒受管制藥物,當中約110萬粒屬受管制壯陽藥,市值共約5,500萬元,是海關歷來破獲單一市值最高的非法出口受管制藥物案。

海關有組織罪案調查科表示,機場關員上月底抽查一批寄往西班牙的空運郵包時,發現4萬粒受管制藥物,又突擊搜查紅磡一工廈單位,搜獲131萬粒受管制藥物,包括91萬粒壯陽藥及7萬粒冒牌壯陽藥,亦包括抗抑鬱藥和前列腺藥等。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3090374/

*** 麥基恩醫生回應 ***

催情藥

「催情藥」(aphrodisiacs)又稱為「媚藥」(俗稱「春藥」),是指一些可以增強性慾的藥物,也包括一些飲品或其他食物;甚至包括某些動物或其部分(例如:生蠔、鹿尾巴等)。此外,也有人把能夠提升性興趣或動力的物質稱為「春藥」。由於部分可以令男性的陽具堅挺勃起,所以又稱為「壯陽藥」。催情藥有中藥(例如:淫羊藿)及西藥(例如:威而鋼,俗稱「偉哥」),也有天然的類別(例如:酒精)或人工製造出來的(例如:育亨賓)。

「催情藥」的英文名稱“Aphrodisiacs”,字源於希臘神話之中的「阿芙蘿迪蒂」(Aphrodite),是代表美麗與性愛的女神。她有最完美的身段和樣貌,表現出女性的美麗;她又掌管人間一切的愛情,而且她身旁常常出現愛神「厄洛斯」(Eros),羅馬神話稱為「邱比特」(Cupid),他掌管人間愛情與性慾。根據神話故事,阿芙蘿迪蒂下嫁了火神Hephaestus,卻有不少婚外情人,而且產下不少子女。因此導致不少紛爭,甚至戰爭。

從藥物角度來看,催情藥一般可分為以下各類:

一、催情藥:提高男性或女性性慾;二、春藥(又稱「壯陽藥」):令男性性器官充血而勃起,但服用過量會有過度持續勃起危險;三、興奮劑:刺激大腦活動,令人感覺(包括性)興奮,但會影響小便頻密度;四、性激素:包括雄性及女性荷爾蒙,可促進性器官發育;五、傳承藥:由民間習俗或口傳,未經化驗的藥物。

中國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類似的藥物,例如:漢朝的「慎血膠」、唐朝的「醒酒花」及「助情花」、清朝的「阿肌蘇丸」等等。至於其真實效用,仍然需要科學研究。不過無論如何,這些藥物往往有強烈的心理作用,在乎病人對這些藥物或推介人的信任。因此有些時候,賣得越貴,效用越大,可算是一種安慰劑效用。

不過所有藥物也有其副作用,故此要審慎小心,不能濫用;否則有傷身及致命危險。服用之前,應該諮詢專業人士意見,甚至進行有關的身體檢查。況且性愛是兩個人的親密關係,應該雙方互相配合,一起了解對催情藥的需要,方能美滿。

聖經哥林多前書六章十二至十三節有很好的提醒:「『所有的事我都可以做』,但並非都有益處。『所有的事我都可以做』,但我不會受任何事的轄制……身體不是為了淫亂,而是為了主,主也是為了身體。」

史上最熱5月天

網絡圖片

文台於5月23日錄得36.1度高溫,成為有紀錄以來最熱5月天。酷熱天氣警告連續生效3日,創今年最高溫。天文台前助理台長梁榮武解釋,本港位處南方,屬於亞熱帶氣候,5至6月應較多梅雨,「俗語的龍舟水,多雨潮濕」,但今年遇上異常天氣,原本於7月始出現的副熱帶高壓脊,提早於5月來臨,帶來雲少雨少的天氣,又熱又乾旱,相信與全球暖化有關。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964191/

****** 鄧允明博士回應 ***

五月高溫

端午節還未到,天氣已經熱得不得了。今年五月份的氣温似乎悄悄地為地球發出了求救的訊號。五月本來是春末夏始的季節,氣温不應太熱。從中國二十四節氣來說,「立夏」在五月(5月5日)象徵夏季的來臨;「立秋」(8月7日)標誌夏天的結束。看近數十年的趨勢,夏天不但變得更熱,同時也會變得更長;夏天變長,相對冬天便會變得更短,而這樣的季節長短變化將會成為常態,並非偶爾一、兩年的現象。

據天文台在二零二一年五月的天氣回顧報告顯示,由於覆蓋華南的副熱帶高壓脊較正常強,二零二一年五月是香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五月。五月平均氣溫有29.0度及平均最低氣溫27.0度,較各自正常值(1991–2020年)高2.7度及2.5度,兩者皆是五月份最高紀錄;平均最高氣溫32.1度,則較正常值(1991–2020年)高3.3度,是有記錄以來五月份的第二高溫[香港自1885年有記錄以來,五月最高平均最高氣溫是在1963年5月的32.5度。]。副熱帶高壓脊一般都是7月才出現的,今提早於五月來臨,帶來異常的天氣,雲少雨少,又熱又乾旱,從而出現持續高溫的日子。

二零二一年五月是香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五月,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最值得留意是二零二一年五月共記錄得總數達14天的「熱夜」數目,是有紀錄以來五月份最多的數目。首先,說一說何謂「熱夜」?據香港天文台的定義,「熱夜」是指全日最低溫度在28°C或以上。由於全日出現最低溫度的時間都在晚間或凌晨時分,所以稱之為「熱夜」,而非「熱日」。如果有酷熱天氣警告的日子,出現熱夜的機會亦會較高。

自1884年以來(除1940-1946年外),5月份首次出現熱夜的年份是在1932年,而1932年5月才錄得一次熱夜。其後,香港的5月零星地有些年份出現過不多於2個熱夜[除1991年5月有5個以外] 。但2005年以後,5月份有熱夜的年份明顯頻密。2012年之後,就幾乎每年都出現熱夜。2018年5月更首次出現6日熱夜。今年錄得14日熱夜的數目是超過過往最高記錄雙倍以外,實在令人驚訝!由今年5月16日起,出現了連續6個熱夜,亦刷新5月份最長連續熱夜的紀錄。

全年熱夜總數的數目差不多每年都增加,去年2020年更創出全年50日熱夜的新記錄。看來今年更會「屢創新高」。從天文台歷來的記錄,四月份或之前的月份從未出現過熱夜,但平均氣温持續上升,也難保有朝一日,四月份也會「失守」。

造成熱夜數目不斷增加,除了特殊氣候變化,諸如較強副熱帶高壓脊外,全球暖化和城市熱島效應是兩個主要原因。熱島效應是大城市的一個地區性氣候現象,城市與周圍地區的溫度有著很明顯的差異。城市異常溫度上升的主要原因,是來自於樓宇及街道瀝青路面對陽光的蓄熱、城市內部林立的工商大廈和住宅中的空調設備排出來的熱空氣、有助降温的樹木減少等等因素。新建的各類大廈愈來愈高,城市及沿岸被建築物覆蓋,遮擋著風的流動,加劇了內部的高溫化。另外,全球温室氣體增多,亦影響氣温上升。不得不提,全球暖化導致海平面上升,加劇風暴潮災害,又令極端天氣、超級颱風的頻率增多,人類不能忽視問題的嚴重性。若環球碳排放不能加以控制,香港熱夜的數目勢必不斷增多。

「耶和華這樣對我說:『我要從我的居所安靜觀看,像日光中閃爍的熱氣,又像收割時的熱氣中有露水的雲彩。』」(以賽亞書18:4)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