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名牌大學畢業,事業一定比普通大學畢業生優勝?

哈佛大學#大塘小魚#happy-bottom-quarter

為甚麼普通水準大學最優秀的學生,在頂尖經濟學期刊刊登論文的數目,幾乎都勝過在頂尖學府的優異生呢?

能夠成功入讀名牌大學的,都應該十分用功、聰慧、訓練有素、領悟力高,而且有雄心抱負。為何他們讀書時那麼優異,離開大學或研究院後,卻變得平庸呢?是大學有負於學生,還是學生辜負了大學?

早在1960年代,Fred Glimp受聘於哈佛大學擔任招生處主任,他制定了「happy-bottom-quarter」政策。他說︰「任何一班,不論多麼優秀,一定有四分之一的墊底者,在一個很優秀的團體中感受到自己的平庸,那種心理會產生甚麼影響?是否有甚麼心理類型或某某類型的人,縱使其課業成績在班上包尾,但他們仍然能夠忍受,而且依舊快樂,或是對教育機會作出最充分利用?」

他知道大池塘對於那些非最優秀者的信心與士氣打擊有多大,所以他的職責是去找一些夠堅韌,在課堂外有足夠成就而能夠在哈佛的巨大池塘中承受當小魚壓力的學生。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column/article/2635282/哈佛大學#大塘小魚#happy-bottom-quarter

*** 倪紹強博士回應 ***

閱讀完這一則關於名牌大學畢業生與普通大學畢業生,在事業上誰勝誰負的比較。文章令我想起一連串的命題,包括學以致用的問題, 誰辜負了誰的問題, 成功與快樂的問題,優秀與平庸的問題,多元智能的問題,以及何謂成功的問題。 在此我還是希望簡單的回應一下。

一丶 學以致用的問題

我相信無論是中小學以致大學的教育,課程目的應該都是向達至—Pngtree—student college students graduation graduation_3924879學以致用為依歸的。當然那些職業導向的課程,較容易被理解為能夠學以致用, 而純理論學科為主的課程,似乎讓人有不實用的感覺。 但我認為教育應從宏觀的角度出發,尤其是大專大學的教育,應該裝備學生邁向全人的發展。 當然,隨著世界的瞬息萬變,經濟的轉型,社會人士或許需要不斷思考與時並進和學以致用之定義。

二丶 誰辜負了誰的問題

換一個角度說,這也是誰以誰為榮的問題。 一個地方或者一間大學,會因為一位顯赫的人物而知名。 另一方面,一個人也會因著在某處知名的地方而感到與有榮焉。舉例說,香港大學會因為有孫中山先生作為畢業生而感到自豪。我又相信,當孫先生在香港大學就讀的時候,他或許會以在港大醫科畢業為榮。

三丶 成功與快樂的問題

若我們問自己,究竟人生是應該追求成功還是追求快樂,我相信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答案。 當然要看成功的定義和快樂的定義在哪裏。我相信很少人會說自己因為要追求成功而完全放棄快樂,也只有很少人會因為要追求快樂而放棄成功。而成功的感覺也會帶來快樂的感覺。

四丶 優秀與平庸

不少人會立志追求卓越,不甘於平庸。當然那些嚮慕率性而豁達的人,也會說自己是樂於平庸的。其實我認為所謂優秀與平庸都只是相對而言。在一個群體之內,無論是一個家庭或者一個機構,甚至在一個教會之中,總有些人在某一方面較為出色。某人的平庸彷彿鋪墊了某人的優越。若果刻意要比較,各方都無益。

五丶 多元智能的問題

我傾向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若純粹以智能來評價一個人,我認為並不全面。多元智能理論提醒我們,對許多人來說,他們總有一兩項相對優越的能力,有機會的話要爭取發揮出來,加以優化,不宜妄自菲薄 ,也不辜負上帝所賜的潛能。

六丶 何謂成功的問題—Pngtree—successful people on the books_808138

這也是筆者時常思考的問題。每個時空的人們,總有一套成功的標準。當然這套標準是因時因地而有所差異的。當然許多人都會以家庭美滿丶職業高尚丶家道豐厚為成功的指標。 作為基督徒,並且有人到中年的生活閱歷,只覺得是否成功其實許多時候都不在自己掌握之內,人生的際遇與順逆,千回萬轉, 許多時都不在自己掌握之中。當然,我們還是要敬業樂業,戒慎自省,警醒禱告,並不一定要追求什麼成功,只求無愧於心,並回應著上帝的厚賜供應!

倪紹強博士

恐慌性拋售的心理

恐慌性拋售一切卷土重來!?全球市場或又要全面大跌……

市場概述:周三(4月15日)歐市盤中,恐慌性拋售c市場恐慌性拋售一切似乎卷土重來,資金只為湧入美元。歐美股市下跌,美國道指盤初跌超600點;美元全線反彈,歐元、英鎊等G10貨幣全線下挫;油價今天再度暴跌,現貨黃金跌幅收窄,回到1720附近……

資料來源:https://forex.fx168.com/2004/3780185.shtml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當一些對股票市場不利的消息出現時,很多投資者在未經過深思熟慮,便把手上的股票一次性或盡快拋售。結果不久股票回升,便非常後悔。這種現象背後有一些強烈的心理因素。

早前,我曾談及恐慌性購物(搶購)心理偏差情況。其中也有一些適合於恐慌性拋售,例如:看到某些未曾肯定的新聞報告或某時事專家誇張的分析,為了保障自己及家人的權益,很多人便以最快的時間做一些衝動的搶購(impulse buying)或恐慌拋售(panic selling)行為。

對於在投資市場拋售的現象,也有其特殊的心態。根據心理學的「前景理論」(prospect theory),大部份人都會恐懼局勢發展的不穩定、不明朗因素,擔心快將有最壞結果出現。故此,他們認為把所有投資拋售出去,最少也可以有些資金回籠,不至全軍覆沒。

但是,為何拋售者會擔心市場將會越來越差呢?這就牽涉另一種心理,稱為「逃避損失」(loss aversion)的偏見。一般人在考慮賺或蝕的結果時,很多時寧願選擇減少損失而放棄增加收入,例如:某一種交易可以賺到$500,但也可以倒蝕$500;有「逃避損失」偏見的人便會放棄這種交易,寧可沒有賺錢,也不要損失。有這欺騙自己的偏見的人,潛意識是十分懼怕損失。有研究指出,怕損失對心理影響比成功賺錢的大兩、三倍。這可以從「血本無歸」、「傷亡慘重」等詞語看到。當然也有一些悲觀的人凡事都向最差的一方面看。

另外一個認知心態就是「嶄新偏見」(recency bias):就是受到剛剛出現的現象影響,認為會繼續這個趨勢。因此,當股票指數大跌的時候,很多人便自動感覺情況會持續下去,故此必須立刻拋售手中的股票。殊不知市場已經跌到轉捩點了,但仍然有不少人繼續拋售,以致指數回彈時後悔莫及。

最後還有一種現象導致股票大瀉,心理學稱為「流行花車效應」 (bandwagon effect),是一種羊群心理,就是看見別人這樣做,就毫不猶豫地跟着去做。這種盲目「跟風」現象,也很常見,特別是那些抱有投機心態的人。但通常的結果是得不償失,而且造成投資市場大幅波動,甚至出現危機。

如何避免上述情緒化的投資呢?

首先,就是要保持鎮靜,不要驚慌。因為大部份情緒化的決定,長遠結果都是負面的。反而要冷靜觀看形勢,以及參考專家的意見。除非你有確定的情報,好像有些超級投資者(俗稱「大孖沙」),也許可以比別人更早進行拋售行動。假若看不清方向,仍可以分期放售部份(但不是全部)資產,最重要是保持冷靜。當然可以按兵不動,看看形勢發展,然後小心按部就班,放賣或重新購買相關資產。

投資肯定會有賺錢及蝕錢的機會,很多時不受個人控制;但自己的情緒確是可以自控的。當然也有一些人因衝動投資而發達,但大部份人感性的拋售及衝動的購入方式,長遠大多是失敗收場。

近年,心理學提出在危急的關頭,不單是經濟危機,也包括發生天災人禍,最首要就是使自己刻意安靜(deliberate calm),方能作出理性的決定。當然若一早有危機感的心理準備,並作出理性的部署,當然會減少恐慌拋售心理,甚至會化危為機!

聖經有很多教導信徒不要害怕的章節。舊約出埃及記記載,年輕的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攻迦南地之前,上主就對他說:「我不是吩咐過你要堅強勇敢嗎?所以,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你無論到哪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一章九節)

麥基恩博士

202005_30_original

港府採逆周期措施力保香港經濟

新冠肺炎疫情放緩,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行政會議前見記者,她表示,本港今年首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年下跌8.9%,是有紀錄以來最差,比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沙士、2008年金融海嘯時更差,但政府會採取逆周期措施,透過政府投資和開支,力保經濟,基建亦不會停下來。

資料來源:
http://www.jdonline.com.hk/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45&id=50729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逆周期財政措施與聖經猶太歷史

從宏觀經濟學來看,政府的財政預算,一般可分為順周期與逆周期預算措施。順周期即是在社會經濟增長的時期,政府的開支增加及減低稅率;以及在經濟減退時減少開支和增加稅率。 反過來,逆周期預算是在經濟衰退的時候,政府仍然增加開支及減稅。 至於那一種措施比較合宜,經濟學家不斷研究及討論,並且爭辯。不過,從社會心理方面來看,一般人特別是對經濟學不太認識的人,多是支持順周期的。反過來說,對經濟學比較認識深入的人,會較多同意逆周期措施。當然沒有絕對的答案。

其實舊約聖經,很早已經有記載類似逆周期經濟的故事。在公元前1600至1700年期間,當時在埃及執政的法老王,發了一個奇怪的夢無人能解,結果由一位年輕的猶太囚犯,給他解了這個關乎豐年與荒年的夢。這個少年人名叫約瑟,因解夢及其見解被法老王封為宰相,處理國事。結果在連續七年的豐收期間,他沒有亂花公帑去賄賂人心,或大興土木炫威耀武。反過來他卻把所有農產五穀徵收20%,放入國家倉庫,甚至多到不能計算。雖然可能令到大地主的不滿,但也防止人民過分消費。這可算得上是一種逆周期的經濟措施。

及後七年饑荒出現,約瑟大開倉庫,把糧食分給國民及賣給其他地區的人。這種逆境管理的措施,也可算是逆周期的經濟。但由於疫情持續,異族的人金錢用盡,終於把自己的牲畜、土地及個人自由賣給埃及。有專家指出,約瑟藉此統一了當地的貨幣及土地制度,甚至推行了影響深遠的人口遷移及奴隸政策的出現。結果埃及並沒有出現暴亂或作反的局面,反而國勢激増,是歷史上的強盛時期。

由此可見,逆周期的經濟措施有其可取的一面。唯一的危險就是假若逆情過長,國庫會因增加開支過度而提早被掏空。這會出現被他人追擊的危機。

昔日猶太的名言:
智慧人家中積蓄寶物、膏油,愚昧人隨得來隨吞下。《箴言21章20節》

順周期的經濟措施與心理偏見

在經濟蓬勃的時期,不少政府都大花金錢,大興土木或增加福利,不單可以討好民心,也可以在刺激經濟,增加政府收入。這是稱為順周期的措施,是資本主義的重要發展方法。

不過在這種經濟發展的時期,很多時出現了一個特殊現象,就是不少信貸服務,特別是銀行,因現金及存款過多,都各出奇謀去鼓勵借貸,甚至造成惡性競爭。以致有些銀行作出一些似乎是對銀行本身帶來很高風險的服務。導致這種過分高危的行為,有心理學家就此指出以下五種認知偏見:

一、遊行花車偏見(bandwagon bias):一間銀行眼見其他銀行有寬鬆借貸活動,故不甘後人模仿類似行為,以免日後出現嚴重差距成績。這種盲目跟風的羊群心理,實際十分危險。

二、自我肯定偏見(confirmation bias):銀行的負責人,雖然面前有足夠的市場資料,會不自覺地選擇那些與自己原有想法相似的數據,及不理會相反的資料。這種選擇性的偏差,雖然可以為自己產生思維共鳴(cognitive resonance),但對機構會帶來傷害。

三、新近記憶偏見(recency bias):決策者專注於目前的經濟繁盛情況,而忘記了昔日出現過的經濟爆破受創的歷史。這種災害性的短視,往往造成重蹈覆轍。

四、錨定過去偏見(anchoring bias):相反的,有些人卻沉澱於昔日放寬貸成功經驗,雖然知道今非昔比,而繼續堅持這曾經有效的措施。這種建構性的記憶(institutional memory),卻忽略了時代的不斷轉變及變革需要的道理。

五、持份者與代理的困境(principal agent dilemma):一般來說,銀行真正的持份者是大小股東,而經理只是代理身份而已。心理學研究指出,後者的最大興趣是短期的盈利,而較容易忽略長遠的利益。結果為了短期收益,而犧牲了長期的好處。

以上的認知偏見,其實不限於銀行的冒險行為,也解釋了不少商業機構的高危經營手法和失敗原因。

聖經舊約有對金錢管理的提醒。
不勞而得之財,必然消耗,勤勞積蓄的、必見加增。《
箴言13章11節》
富戶管轄窮人,欠債的是債主。《箴言22章7節》

麥基恩博士

202005_14_original

黑臉琵鷺留港量減兩成

雖然黑臉琵鷺在全球數量再創新高!但最新調查發現,在香港棲息的黑臉琵鷺數量卻顯著下降,今年在后海灣(包括香港及深圳)錄得361隻,十年減22%,按年跌1.4%。香港觀鳥會指,顯示后海灣濕地生態環境的質素正在惡化,估計適合黑臉琵鷺的食物減少,保護后海灣生態環境刻不容緩。

資料來源:
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全球數量創新高-黑臉琵鷺留港量減兩成-214698

*** 鄧允明博士回應 ***

全球有六種琵鷺品種,包括白琵鷺、 黑臉琵鷺、非洲琵鷺 、皇家琵鷺、黃嘴琵鷺及粉紅琵鷺,而黑臉琵鷺是全球六種琵鷺的唯一一種頻臨絕種邊緣的琵鷺品種,20130322_CR_黑臉琶鷺_屬全球瀕危物種類別之一。

我很高興知道今年一月由香港觀鳥會統籌的「黑臉琵鷺全球同步普查2020」發現黑臉琵鷺普查統計到的數目是有紀錄以來最高,達4,864隻,較去年上升9%,即增加了401隻,而且過去五年來,四度錄得創紀錄的新數字。

從該會的網頁〔1〕,查看地區的結果, 比較2019年的數據趨勢,列表如下:

地區 2020年數量 比較2019年趨勢
台灣 2,785隻 +378隻(+15.7%)
香港 361隻 -22隻(-5.7%)
中國大陸
(浙江、福建、廣東、廣西、海南、上海)
1,034隻 +44隻(+4.5%)
日本 544隻 +6隻(+1.1%)
越南 60隻 -5隻(+7.7%)
澳門 40隻 -13隻(-24.5%)
韓國 37隻 +14隻(+60.9%)
菲律賓 3隻 沒有改變
泰國 0隻 -1隻(-100%)
柬埔寨 0隻 沒有改變
總數 4,864隻 +401隻(+9.0%)

可是今年在香港觀察到的數量比2019年有5.7% 的下降。雖然比較該會2018年統計的數量350隻仍為較多。以單一地點觀察,黑臉琵鷺的數量每年都會有升降,但十年來整體數字的趨勢還是下降的 [普查統計2011年有460隻到 2020年只有361隻] 。十年來減了22%,按年平均跌1.4% 。然而相對全球整體數量不斷的增加 [ 2011年約有2300隻到 2020年有4864隻] ,黑臉琵鷺在香港的數量相反減少,因此香港在這方面的保育工作極需要多加努力,而且刻不容緩。不然將來要觀賞黑臉琵鷺,便要跑到外地去了。

回顧過往,在1982年,香港錄得的黑臉琵鷺數目不足20隻;根據香港鳥類學家暨香港觀鳥會負責人之一 ,甘乃利 ( Peter R. Kennerley) 在1990年進行的覆核結果顯示,黑臉琵鷺全球的種群,當時少於300隻。慶幸及後在有關地區的國家積極的保育下,全球包括香港境內的黑臉琵鷺數目,相繼穩定上升。可見相關國家及地區在黑臉琵鷺保育工作上的盡了很大的努力,亦見成效。自1997年開始,香港生態顧問公司負責人戴名揚(Thomas D. Dahmer)邀請全球黑臉琵鷺觀察者於每年一月下旬同步進行調查,直到2003年,香港觀鳥會便開始接手這鳥類族群的統計工作。

黑面琵鷺是一種大型的白色涉水的鳥類動物,具有獨特的喙狀形狀,看起來像湯匙或中國樂器“琵琶” 的模樣,而裸露的面部皮膚是黑色的,故此得名叫黑面琵鷺。牠在三月至九月之間在朝鮮半島西海岸延至中國遼寧省的小島上繁殖產卵。北朝鮮和韓國之間的非軍事區是最大、最成功的繁殖地區,原因可能是因為該地區禁止一般人出入。到冬季,牠們會向南遷移至越冬地,包括在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台灣、香港、澳門、越南等的沿海地區,再過到越南,泰國、柬埔寨和菲律賓也偶爾發現牠們的蹤影。台灣和珠江三角洲地區(香港大埔及內後海灣,福田自然保護區和澳門)是黑琵鷺的主要越冬地點。每年到台灣過冬的黑面琵鷺數量更達族群量的50%以上。

網上新聞圖片要確保黑臉琵鷺不斷地聚集和數量的增加,其前提是必須要有足夠的棲息地來容納逐漸增長的族群。那地方必需有足夠的食物,並且有健康的食物鏈,水質要不受污染。黑臉琵鷺一般棲息於內陸湖泊、水塘、河口、蘆葦沼澤、水稻田以及沿海島嶼和海濱沼澤地帶等濕地環境。黑臉琵鷺喜歡群居,每群為三、四隻到十幾隻不等,更多的時候是與大白鷺、白鷺、蒼鷺、白琵鷺、白鹮等涉禽混雜在一起。

黑臉琵鷺的性情比較安靜,所以常常悠閒地在海邊潮間地帶、紅樹林以及鹹淡水交彙的基圍泥灘上覓食,水底層的魚、蝦、蟹、軟體動物、水生昆蟲和水生植物等都是牠們的食物。香港大埔及米埔內後海灣的沿岸濕地和魚塘,都有牠們合適的棲息地。可是近年港珠澳附近一帶工程建設的頻密,雖然當局已盡力減少工程對環境的衝擊,但黑臉琵鷺是一種對環境警覺性很高的鳥類,這些建設施工對牠們的聚集或會有影響。更甚的是大灣區城市發展將繼持續,沿岸環境由泥灘濕地變為城市,適合黑臉琵鷺的泥灘生態境將更趨減少,黑臉琵鷺或許會有一日在後海灣及澳門一帶消失。 若其他地區諸如台灣、中國大陸東南沿海一帶有更好的棲息地,便有機便會減少牠們來港或東南亞一帶越冬。也許讓我帶著說笑的語調說 :「良禽擇『岸』而棲!」

另外地球暖化亦有可能令黑臉琵鷺的越冬地北移,而令牠在南方港深澳地區減少棲息,其地方如越南,菲律賓亦相繼減少;泰國及柬埔寨,等地更困難看見其蹤跡。

黑臉琵鷺是受《野生動物保護條例》及《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保護,捕獵、 蓄意騷擾、管有、售賣或出口等都是違法。與其他地區的相關法例,近二,三十年都有效防止黑臉琵鷺滅絕。要吸引黑臉琵鷺來港棲息,有關當局或許要提供合適環境給黑臉琵鷺覓食,包括減少濕地污染,而令合適牠們的食物增多,又甚至可以把一些野外漁塘基圍內外的的植物修剪或清除,以及控制黑臉琵鷺主要棲息的基圍的水位深度,以方便牠們覓食。

天父創造這個世界是美好的,衪亦看為好(創世記一章4、10、12、18、21、25、31節),所有生物都各從其類與人類和諧共處。我們不應忘記天父於創世時已託付給我們作管家的職責(創1:28 , 2:15),做好環保保育,將地球環境改善,將榮耀歸給天父。

「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中的,都屬耶和華。」詩24:1

「願耶和華的榮耀存到永遠!願耶和華喜愛自己所造的!」詩104:31

上帝說:「水要滋生眾多有生命之物;要有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創1:20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

參考網頁 :
〔1〕
http://www.hkbws.org.hk/BBS/viewthread.php?tid=28913 (2020年4月25日查閱)

港人看書習慣 創調查以來新低

香港出版學會公布「全民閱讀調查報告2020」結果,發現有閱讀印刷書習慣的被訪者,只有65.3%,而回應「沒有」則佔34.7%,是歷年調查的有紀錄新低。

學會稱,疫情期間市民留家時間較多,27%受訪者稱看書時間增加;其中18歲以下受訪者中,4成人稱在疫情期間有多看書,比例高於其他年齡層。學會聯同香港出版總會,推動「自家慢讀」行動,鼓勵市民留家享受慢讀以減壓。

資料來源: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624070/65%25

*** 倪紹強博士回應 ***

有閱讀印刷書習慣的人士不斷減少,每況愈下,其實並不是新事物,早已成為趨勢。隨著電子媒體的發達,互聯網的方便,影片和圖像似乎總比文字吸引,而且不少是免費的,也是垂手可得的。 然而,實體書刊其實保留其價值,不可偏廢。 英國一所大學的發現:只需要花費六分鐘閱讀就能有效減壓,相對於無處不在的電子資訊,閱讀實體書籍應該更有效讓我們能夠安靜下來,達到減壓和增進知識的效果。

eps30015書刊的好處其實不用多言。閱讀前人所書寫的書籍時,可以尚友古人,彷彿與作者隔時空的交流。 近年我們常常稱呼那些書不離手,或者有書卷氣的青年男女為「文青」。而有些人士只會謙稱自己是「偽文青」, 足以見得書不離手彷彿是頭上的一個光環,就是正所謂的:「腹有詩書氣自華」吧。 當然讀書的好處遠遠不止於建立自身的形象。

雖然聖經《傳道書12章12節》曾經說過:著書多,沒有窮盡;讀書多,身體疲倦。 我相信只是勸戒不宜過多。 其實任何事情過多也不宜。 例如多飲開水是好的,但若果飲水過多也不是一件好事,於身體無益。 看來,閱讀書籍也一樣。 任何事情都要避免過猶不及。 然而,大多數人實在太少安靜下來閱讀書籍的習慣了。

我又記起宋朝學者黃庭堅曾經講及對讀書的睇法,後人將之歸納如下:三日不讀書,便覺言語乏味,面目可憎。

這個說法似乎也有點不近人情,不過讀書其實是蠻有好處的。 我覺得喜歡閱讀是一種情操,能夠暫時排除其他俗務,安靜一刻,沉默一瞬,壓根兒是一種享受,也是一項操練吧!

倪紹強博士

 

 

世界衛生組織是大疫症失控的「代罪羔羊」嗎?

停世衛撥款 老特尋代罪羊                                                                                   

全球確診新冠肺炎人數突破 200 萬人,在各國團結遏制疫情之際,美國總統日前卻宣佈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撥款,他指稱世衛沒有做好本分、必須要對疫情失控負責。但他口中所說的世衛「錯誤」華府亦有犯過,今次卸責世衛明顯只是為抗疫失敗尋找代罪羔羊。

資料來源:http://www.lionrockdaily.com/2020/04/16/10.pdf

***麥基恩博士回應***

世界衛生組織是大疫症失控的「代罪羔羊」嗎?

找尋代罪羔羊 (Scapegoating) 的意思是指刻意把一個人或一群人,一個組織、政府甚至國家,給予不合情理的怪責及懲罰。一般來說,一個人為了掩飾自己的錯誤或困難,怪責在他人身上;又把所有的失敗或劣行的責任,解釋及推卸在那人身上,希望藉此可以維持自己良好的形象。

depositphotos_82937976-stock-illustration-seamless-pattern-lamb-themex其實Scapegoat這個字,源於聖經的記載。在舊約利未記16章,上帝指示摩西每年獻祭兩隻山羊。第一隻羔羊會被宰殺,而把它的血灑在約櫃上。祭司跟着會把手按在第二隻羊頭上,代表以色列人認罪,然後第二隻羊便被釋放象徵罪惡被赦免了。第二是逃走的羊 (escape goat),是代罪羔羊英文字的源頭。但真正的代罪羔羊,卻應該是被宰殺的第一隻羊。這有點類似中國的名句「白狗得食、黑狗當災」之意思。

歷史上確實出現了不少找尋代罪羔羊的例子。著名的有在中世紀時候,天主教教廷在反對巫術之餘,把不合作的信徒(包括不少婦女)稱為巫妖,加以逮捕審判甚至判處極刑。此外在18世紀,法國皇帝路易十六的皇后Marie Antoinette ,因為是奧地利人,被法國人民稱為「婊子」,不斷地侮辱及批評,藉此去解釋當時因為路易十五揮霍過度,以致國家貧窮的一個藉口;終於被判為叛國罪,而遭斬首。此外在美國歷史上,當經濟蕭條的時候,當地的美國黑人也多次被指為搶奪白人工作機會的不良分子,備受歧視及傷害。而近代最殘酷的一個例子,就是在世界第二次大戰的時候,希特拉怪責猶太人是導致德國經濟不振的原因,而引發藉口去屠殺猶太人。

根據心理分析學的理論,這種找尋代罪羔羊的行為,是因為當事人為了減少自己的不安感覺,產生至少兩種自我防禦系統的心態:

一、轉移機制 (displacement mechanism):把自己的憤怒、仇恨、內疚、羞辱等不安心情,轉嫁在別人身上。

二、投射機制 (projection mechanism):自己不想要的思想及情緒,潛意識地加於別人身上。通常這代罪羔羊,是比較體質柔弱、權力較少、不易反抗(類似羊的特性)的人或組織。

不過這種損人利己的行為,其實也會有弄巧反拙的時候,就是當被推卸責任的目標作出強而有力的反駁或反抗、不再作羊而是老虎的時候,則反而會自招羞辱及傷害。

新約聖經有多處談到與羊有關的比喻,其中有教導要提防會傷害羊的狼。其實在政治上真的有很多狼出現,吞噬軟弱無力的羊。至於世衛是否真是代罪羔羊,還是披着羊皮的狼,歷史會有答案。

麥基恩博士

202004_25_original (1)

 

 

經濟低迷與民望的社會心理

特朗普疫境民望升 英揆支持度飈      

民調機構Morning Consult數據顯示,10個民主國家領袖民望平均上升9個百分點。早前確診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升幅最大,自2020年初至今上升逾25個百分點,支持度淨值達29%,十國中排第三;就算抗疫表現備受批評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其支持度淨值自今年初也升了5個百分點,雖然仍屬負淨值,但在其任內算高水平。

資料來源:https://news.mingpao.com/pns/%E5%9C%8B%E9%9A%9B/article/20200402/s00014/1585766958646/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傳統的思想,就是每當經濟下滑的時候,政府及其首長的民望會下跌,而當經濟復甦或蓬勃的時候,民望就會上升。 但最近美國特朗普總統的支持度,在新型冠狀病毒大爆發、經濟大受打擊的時候,反而達到在任以來的最高點。何解呢? 從一些專家的觀點,可能有以下的社會心理因素:

一、由於政府大灑金錢,全民派錢

根據Stubsger教授的分析,在經濟衰退的時候,民眾會擔心失業及其他經濟損失憂慮。但對政治家來說,這正是爭取支持的良好機會。對於有經濟能力(實質或看似)的政府來說,派錢是增加執政者的聲望。

二、自我確認心理偏見

每個人對自己認同的團體(包括宗教、社交、政治等組織),都會比較偏愛及袒護。故當發生一些美好的事情,會很容易將功勞歸於所屬的團體,可能間接是對自己身份的褒獎。反過來,當所屬組織似乎發生了一些困難或問題,就會找其他的理由去解釋及袒護。根據Busgaard 及Slothuus 之分析,在政治上政黨的黨員往往也是這樣的偏幫自己人及其領袖,在經濟危機之時會用諸多解釋,去化解別人的批評及自己心裏的矛盾。相反,在野黨的支持者,也會找一些證據(真的或是捏造的)去指責執政黨。這有如某些球會的球迷,無論球隊戰績如何,也會全力支持及堅持球會的實力。

政治分析員指出還有一點,就是教育水平偏低的選民,會多以經濟實惠到自己與否,來決定政府及首長做得好不好。反過來說,教育水平偏高的人,多會以政黨的理念及對社會事件的主張為依歸,故很自然繼續支持自己所屬的政黨。

由於目前美國特朗普總統,一路以來在美國人心中有相當高的支持率(基本擁躉),故在疫情之下仍然有足夠的支持。特別是由於疫情是全球爆發,要控制並不容易且涉及很多複雜程序;故有教育及知識的人,會明白很難全面怪責政府或其元首。再加上特朗普簽署史無前例的經濟救援措施,廣派金錢,雖有謂偏幫大企業,但實在是人人受惠,直接得益。故此他的民望支持率不跌反升,是可以理解的。當然美國日後的疫情及經濟發展,對這種似乎怪異的選民趨勢,也很可能有大改變。

其實真正的政治領袖,是真正的以民為本,以自身量力及合乎政治及經濟的原則及道德標準,作出重大的社會措施;再加上清晰及透明的解釋讓大眾明白其施政原理,而不是以説出偉大抽象而不實際的口號爭取支持。聖經中大衞王的標榜戰績、所羅門王的智慧斷案,就自然得到以色列人的擁戴及支持!

麥基恩博士

202004_10_original

           

歸咎文化的心理及偏見

美國官員指責中國耽誤美國疫情防控

近日有美國官員稱因中國分享疫情資訊不夠公開透明,才耽誤了美方的疫情防控。據美國彭博社3月20報導,特朗普在19日於白宮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抱怨說,中國「本可以阻止」肆虐美國的病毒。

資料來源:https://www.hk01.com/即時中國/450547/新冠肺炎-特朗普指責中國耽誤美國疫情防控-外交部列證據回擊

****** 麥基恩博士回應 *****

近年來不單在香港,就是在外國,—Pngtree—business people silhouettes_669032_cut2越來越多人把社會發生的不幸事情歸咎於某一個人或某些人,甚至是一個政黨、一個國家。這種情況不但發生在普通市民身上,也出現於政府官員,甚至國家元首身上。漸漸形成了一種社會現象:歸咎文化(blame culture),又稱為「推責文化」。

歸咎就是以負面的意見批評他人,要求他們對一些後果不良的社會或道德問題負上全部或大部份責任。它的反面當然就是讚賞!

其實,這是一個相當普遍的自我防衛心理。我們一般都會為發生在自己周遭的事情找出一個成因。由於成因往往是從人而起,最簡單是找一個人負責任。若不能找到真正的始作俑者,就選擇其他有關的人作為「代罪羔羊」。

很多時候,我們會把成功歸給自己或自己喜歡的人,而把失敗的因由推給他人,特別是自己不喜歡的人。這樣會間接把自己的地位提升,心裡感覺良好。況且,這樣簡單地歸咎他人,實可以減少了尋根究底的煩惱。假若事情因自己的行為發生,這種反應便可成為一個藉口,又可以逃避自己犯錯的責任。有時甚至可以藉此對那些曾傷害過自己的人,作為一種攻擊或報復的手段。

其實歸咎他人的行為往往是一種認知的偏見,是心理學上一種「歸因偏見」(attribution bias)。這就是有意無意,但錯誤地推論事情的前因後果或其成敗得失,而不作客觀的資料蒐集或有系統地分析因由。這與新約聖經所說的「論斷」有所相似。假若批評是根據事實或客觀分析而作出的,是針對事而非針對人,則可稱為「判斷」。

雖然這種行為表面上及短時間內似乎對自己有利,但實際上對自己未必有益處,而且會妨礙自己的成長。難從錯誤中學習,例如:一個同學考試成績差了,便歸咎老師教導無方或同學不合作。結果不會反省問題所在,更不會改善自己學習的方法或考試技巧;甚至因此破壞自己和老師及其他同學的人際關係。假若日後被證明自己的推責錯誤,更會影響別人對自己的信任。

這種認知偏見,雖然可以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但在某些類別的人士更容易出現。一般來說,自我形象較低或自卑心重的人容易有這偏見,藉著譴責他人來提升自己的形象。相反,高傲的人(例如有些國家元首)也很容易推責他人,免得別人把責任歸咎自己,影響了他澎湃的自我。

上述兩種人,都有一個共同心理,就是非常自我中心,甚至有自戀的傾向。後者更會把一些他人成就歸功於自己,甚至吹噓。當然,那些懶於尋求真相的人及那些不負責任的人更容易以歸咎他人來保護自己。對於這類人,不要認為很容易改變他們。首先,不要和他們爭拗對與錯或誰的責任。最好能把一些數據或證據給他們解釋,或者讓他們自己看清楚。

若能了解他們的背景及成長過程,也許較容易接納他們。假若真是被他們歸咎了,也不要太過認真,免得影響自己的自信心或情緒受傷。當然,更不應該附和他們的偏見或盲目地依從他們的行動。

假若你是一位信徒,有可能藉著聖經的真理及耶穌基督的榜樣,用愛心及真誠去感化他們;讓他們放下自我,接納以神為中心的生命。

聖經馬太福音七章一節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

麥基恩博士

 

202004_6_original

拒絕「社交隔離」的認知偏見

social-distancing
網絡圖片

當流行疫症爆發(或影響全世界的「大爆發」)的時候,為了減少互相傳染,大部份政府都要求住在社區的人遵守「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的自制生活。不過很多時這種政策很難靠市民大眾自願遵守,結果迫使政府採取嚴厲手段,強制及限制民眾的社交行為。

為何有些人甘願冒險,而不遵守保護他們的社交距離制約呢?是他們無知傳染病的危險嗎?或是他們罔顧別人的健康呢?當然上述兩個原因可以存在,但大部份不理會政府當局警告的人,都可能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確的。從心理學角度看,他們很多在思想上發生了一些偏差或錯誤:

一、「輿論偏見」(consensus bias)
這種偏見就是感覺自己的判斷及選擇是:
1. 很普遍性的,
2. 在目前的環境下是相當合宜的。
前者表示其他人也會像他/她這樣做,而後者則表示大部份會同意或同情他/她這樣做。

早在1931年,兩位心理學家Katz及Allport在研究學生態度時,發現考試「出貓」的同學心裡感覺到其他的同學也是這樣做的。某方面,這種錯誤的思想偏見對個人的自我形象有很重要的影響。他們會對自己的行為充滿自信,甚至會較其他人更聰明,更有膽量,更能隨機應變。

二、樂觀(optimism bias)

有這偏見的人,他們認為自己可以控制事情的發生。他們會覺得雖然在瘟疫中很多人的確被傳染,但是自己被傳染的機會卻不高。他們會以自己過去的經歷,例如:平安度過SARS危機,故此同樣可以超越今次COVID-19之風險。又或會高估了自己對病毒的抵抗力,不認為自己屬於報道中的高齡高危人士,甚至會認為就算受了感染,也會很易復原;或者到感覺不適的時候,才採取防禦方法也未遲。

三、賭徒心態

不少人感覺到既然很難控制疫情,不如聽天由命好了。由於生命確實無常,而且很多人外出也沒有「中招」(患病),不如考考自己的命運,希望幸運之神出現。心理學上有一種特別的賭徒謬誤(gambler’s fallacy),就是明白某些事情好與壞的結果都可以發生,但既然(不好的)已經發生在其他人身上,輪到自己的時候好結果應當出現。故此,當其他人在過去一段時間感染了疫症,自己現在相安無事,不「中招」的機會相對多了,故此值得博一舖。這種「賭命」的精神,往往使賭徒心情更加興奮。萬一不幸染病,也會感覺是上天注定不能避免。殊不知實際情況是患病與外出感染是屬於正比例,與人接觸頻密度越高,受傳染的危險性更大。

以上只是舉出幾種心理認知偏見來解釋為何在疫情之中,仍有不少人不能遵守社交距離的要求。當然這問題還會有其他社會心理因素影響,例如:人類是屬於社群動物,很自然地喜歡群體活動,不甘於單獨生活。另外,也有一些人的性格喜歡冒險及不受約束,以致作出走法律罅甚至反社會的行為。故此,政府若要成功執行這類社會距離或隔離的措施,應該留意及防範大眾的心理反應。—Pngtree—silhouette crowd_574519

麥基恩博士

202003_33_original

海洋毒物~食海產存隱憂

有機錫化合物如三丁基錫(TBT)和三苯基錫(TPT)photo過去數十年被廣泛應用於船舶和海水養殖設施,作防污劑用途。最新研究發現,中華白海豚和江豚樣本其體內含高濃度的TPT,有小江豚體內的TPT濃度較03年升10倍,研究亦證實TPT會隨着海洋食物鏈倍增,最終或對食用海產的人類構成健康風險。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聞/毒物侵體-江豚體內tpt濃度增十倍-食海產存隱憂-211158

****** 鄧允明博士回應 ******

船隻的底部長期以來受浸於海水之中,會受到海洋生物如海藻,海螺等附着侵蝕而受損。十九世紀開始,航海界主要採用一些會析出有毒物質來抑制這些附著生物的殺藻滅螺防污劑來預防。這類的防污劑其原理主要是將毒素以一定速率析出,向海水中擴散,使其與漆膜接觸的海水層中保持殺死海洋生物的毒素濃度。

自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來,含三丁基錫 (Tributyltin, TBT)和三苯基錫 (Triphenyltin, TPT)  等此類毒性頗高的防污劑,因防污性能十分高,而得到廣泛應用作為防附著在塗料上的殺藻劑和滅螺劑,亦有用作木材防腐的殺菌劑。但八十年代起有研究發現,有機錫防污劑對海洋生物,如牡蠣(廣東人叫蠔)、海螺、魚類的發育會產生畸變,還會破壞海洋生物的免疫系統。在台灣有專家更發現TBT對牡蠣 (台灣人叫蚵螺)出現變性現象,是屬於環境賀爾蒙之一,會導致牡蠣產生性錯亂現象,導致生殖力下降,使牡蠣難以繁衍下一代,而令其物種有滅絕的危機。這些有機錫化合物的應用,也成為了海洋中的持久有機污染物,影響附近的海洋生態系統。此外,也有研究發現有機錫也會影響珊瑚的生殖能力,或進而導致珊瑚死亡,可見其對海洋生態的威脅不可輕視。

有鑑於此,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ne Organization, IMO)於2001 年通過了《2001 年國際控制船舶有害防污底系統公約》( Anti-fouling Systems on Ships , AFS 公約) ,並於2003年開始禁止使用含有機錫船舶防污漆於新建造之船隻上,2008年以後更完全禁止塗有含有機錫船舶防污漆之船隻於海面航行。2009 年,IMO 通過了《2009 年香港國際安全和無害環境拆船公約》。該公約(香港公約)是海事界第一個系統地對有毒有害物質加以管控的公約。香港公約的內容相當廣泛,涉及到了船舶的設計、建造、營運以至拆解的全過程,其中包括對船上有害物質的處理,該公約亦表明禁止使用含有有機錫的防污漆、殺蟲劑。因此,一般業內人士相信海洋水域中的有機錫污染預計會逐漸減少。

梁美儀教授團隊及其研究夥伴,發現近年海洋哺乳動物體內有機錫化合物主要為TPT,反映TPT持續影響這些哺乳類動物。其研究亦指出與2003年從本港採集幼少江豚體內的TPT濃度樣本的數據比較,更高出十倍之多,証明本港TPT污染有惡化趨勢,情況不容忽視。其實環境荷爾蒙諸如有機錫之類,可怕之處在於它會長時留存在環境當中,一旦進入生物體內,便會積聚於內臟及脂肪中,而且會漸漸釋放出來,干擾內分泌系統,代謝時間亦需要很長時間,因此為何禁用多年後,禍害猶在。

既然有機錫存留在海洋環環境中,通過食物鏈,自然地會在海洋生物體內積聚,因而在人類進食魚類和海產時,便有機會攝入有機錫,亦是人們攝入這種化合物的主要來源。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物安全中心在2019年4月公布一份有關香港市面水產中有機錫化合物的風險評估研究報告。該研究涵蓋的四種有機錫化合物,包括TBT和TPT。同樣發現,多個水產樣本中,最常檢測到的是TPT,其後為TBT及另外两種有機錫。報告指出從水產攝入該類物質的情況作相關健康風險評估,本港成年人從本地售賣的水產攝取有機錫化合物的攝入量,以致健康受損的機會不大。

除了使用含有機錫的防污劑外,對船隻的底部及海岸體結搆的清理或防污,海事界亦有替代的方法或產品,包括最傳統的以人工或機械清潔船體或結構面、使用以銅基為主的防污漆、利用塗層的疏水結構和低表面能等物理特性來作防污的無錫防污漆,都能降低因使用有機錫對生態環境造成之衝擊。

所以你們要使自己成為聖潔。你們要分別為聖,因為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新譯本 利未記 20:7》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
英國特許環境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