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成教師稱每月一宗校園欺凌

近年校園欺凌個案愈見頻繁,一項調查發現,超過80%受訪教師過去半年曾處理學生欺凌個案,逾30%教師指起碼每月會出現一次排斥性或言語性欺凌的新個案,教師更反映有學生分不清欺凌與嬉戲;教育界促政府正視問題。

按受訪教師的觀察,被欺凌者大多數為較內向或性格懦弱,各佔約60%;逾9成人被欺凌後會感到不開心,約6成人會選擇向老師告發,惟近半受訪教師表示,個別被欺凌的學生不想教師介入事件。圖片_孩子不開心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認為,校園欺凌對受害者造成嚴重的身心傷害,相關個案愈少愈好,促請教育局推出更多措施減少校園欺凌個案,包括加強學生的品德及生命教育,提升人際溝通及情緒管理的能力,並推廣反欺凌的信息等;同時應定期向全港學校進行調查,了解欺凌情況及成因,適時檢討反欺凌的政策措施。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405135/

****** 譚日新博士 回應 ******

一般來說,欺凌(Bullying)是指到一些蓄意及持續的欺壓行為,當中欺凌者會讓受害者造成身體或心靈的傷害或痛苦。不同程度的學童欺凌問題,在香港是一個頗普遍的現象,輕微的可以是言語辱罵、令同學尴尬、杯葛、偷同學的文具和書本、把同學反鎖在廁所內等,嚴重的可涉及勒索、恐嚇、傷人、在性方面的侮辱或侵犯等,而更甚的可以有童黨及黑社會參與在當中,像多年前已拍成電影轟動一時的童黨燒屍案。

欺凌事件一般可涉及三方面人士,包括欺凌者 、受害者和旁觀者,當中每一方可涉及一人或多人在內。而欺凌者可以是基於不同原因而作出欺凌行為,例如習慣以言語或行動上的暴力去爭取他們希望得到的,也有些是基於自身性格、情緒或家庭問題。故如想改變,需要接受專業的協助,包括藥物及心理治療。藥物治療可幫助他們處理情緒、焦慮或衝動控制等問題;而心理治療方面,可幫助他們學習用其他人能接受的方式去爭取希望得到的,並建立對別人的同理心,以減低欺凌別人的情況。

受害者方面,需要加強他們建立保護自我的意識、相信自己是重要的信念,在有需要時亦願意尋求別人的協助。技巧方面,感言練習(Assertive Training)是一個不錯的訓練,可讓學生勇於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在有需要時也可向別人說「不」,亦因有些情況不一定有家長或校方人士在場,學童在有需要時亦可懂得怎樣保護自己。

另外,我們也不要忽略欺凌事件中旁觀者的重要性,因為他們可能為數不少,在事件中亦可起關鍵作用。他們有些在起初也不想對受害者作出欺凌,又或只是冷眼旁觀讓事情發展而不加阻止,但有些基於欺凌者不斷的施壓、同輩的唆擺或影響,如不加入輕則會被排斥、重則也會被欺凌等,慢慢也會作出欺凌的行為,成為欺凌者之一。

故此,學校可考慮引入學習一些正向的心理觀念和建立良好人際關係的技巧。事實上,有些學校已開始將「調解」這個觀念在學生中間傳遞,希望一些小的欺凌事件,在學生當中能自己去化解。以上教聯會的調查也顯示,有時學生不想學校介入去協助他們解決事情,調解可讓學生去學習解決紛爭,特別是一些為數不少的旁觀者,而在解決不了的時候亦可以及願意尋求校方的協助。

在家庭方面,家長亦應加強溝通,以了解子女每天在學校生活的情況。曾有一些個案,是學童在學校已被欺凌一兩年後才被家長發現,這反映學童與家長的溝通極度不足。事實上,家長亦應多主動關心兒女,多了解其在學校和朋友的情況,如有問題應及早介入,因預防永遠都勝於治療。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工作倦怠與過勞有別

世界衞生組織首將工作倦怠(Burnout)列職業現象,再次引起外界關注「過勞死」問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昨於網誌澄清,引致工作倦怠原因包括缺乏工作滿足感、缺乏支援、工序不斷重複等,與「過勞」有別;但重申當局已開始聚焦研究僱員於工作地點因心血管病或腦血管病病發死亡的個案,以探討工作時死亡與「過勞」等關係,料於明年底完成。

羅又指,雖然不能排除「過勞」是「工作倦怠」的成因之一,但認為工作倦怠是由心理產生的各種身體反應,引致的原因很多,包括缺乏工作滿足感、缺乏支援、缺乏工作控制感、工序不斷重複等,長期覺得工作與專業使命切割亦或有關係;並以社工、教師、醫生等常與「人」接觸的專業工作有較多個案。

他坦言,港人普遍工時太長,「過勞」亦是關注議題之一,故勞工處早前已委託職業安全健康局,聚焦研究僱員於工作地點因心血管病或腦血管病病發死亡個案,探討工作時死亡與「過勞」及其他原因的關係,料計劃將於2020年底完成。

資料來源: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372377/

****** 麥基恩醫生 回應 ******

學童壓力大 七成易怒心情差

中大一項研究發現,學童生活滿意度及自評健康值均低於國際平均,近7成人分別出現心情低落和易怒,亦有人難以入睡和胃痛。學者分析,主因為功課和評考對學生造成壓力,而家庭支援對身心健康影響顯著,呼籲父母多花時間與子女溝通,亦應避免其沉迷社交媒體。

中大團隊於去年3月至5月邀請16間中小學的學生參與調查,約2,700名參加者分別介乎11、13及15歲,以問卷評估他們的健康質素。研究發現,以10分為滿分,香港學生生活滿意度平均為6.86分,遠低於國際平均值7.63分,同時香港自評健康狀態「極好」者只有15.4%,遠低於國際平均36.3%。

研究又發現,11.9%學生每日平均用超過7小時上網,逾7成人稱目的是放鬆心情,但愈自覺沉迷社交媒體,生活滿意度愈差。在不同持份者中,家庭支援對學童有最大正面影響。

004_01_a_20190612_L

資料來源:晴報

****** 倪紹強博士 回應 ******

中文大學近期發表了一個研究發現, 指出香港學童的壓力巨大, 生活滿意程度遠遜於國際, 其中有七成的學童容易發怒,脾氣暴躁。 在現今香港處於少子化的社會氛圍下, 社會人士特別對兒童的情況關注, 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這份以問卷評估方式進行的健康質素調查, 於2018年3月至5月所做的, 大概有2700名學童 參與, 受訪年齡群介乎 11丶13及15歲。 這項研究指出, 香港學生的生活滿意度遠遜於國際標準。 然而, 我認為凡是涉及國際間數據比對的,多傾向於籠統, 但當然仍可作為具意義的參考。

研究指出:部分學童有容易發怒丶 脾氣暴躁丶難以入睡丶頭痛及胃痛等問題。 研究也指出, 愈自覺沉迷社交媒體生活滿意程度就會愈差。 研究負責人 認為, 香港學童的主要壓力來自功課和評考制度,也相信會與父母親難以溝通有關。

其實研究所提出的癥狀及原因,相信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物。 在講求競爭的香港, 一般學童面對沉重的功課壓力,似乎也是不爭的事實。

我相信在不能去除功課壓力的情況下, 學童本身要多思考自處之道, 因為縱然有父母和師長在旁, 其實壓力總是要由自己面對吧。 當然,家庭必然是要支援學童的。 家長們多親身抽空和子女溝通, 例如一起共晉晚餐;家長和子女談話的時候,不宜只談學業成績,彷彿家長所重視的只是子女的學業而已。要多聆聽和了解子女的需要,也是不二法門。 家長 更加要留心子女的身體狀況。既然研究已指出,沉迷社交媒體,會減少學童和旁人溝通的時間,以致自己作息的時間, 這就意味著家長們適宜更多的提示以至介入,與子女作君子協定,限制上網的時間。

我傾向於相信,其實每個人都面對壓力,父母儘管可以多支援學童,但畢竟學童本身應該要自強不息。其實父母何嘗沒有壓力。家人之間,可以彼此守望,互相支援和提醒,就好了!

我想起詩篇42章11節以及43章5節的經文: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 為何在我裏面煩躁? 應當仰望上帝,我還要稱謝他,我當面的拯救,我的上帝。

俊民苑88歲老婦尹麗春失蹤

於紅磡何文田俊民苑居住的88歲婦人尹麗春昨午(18/5/2019)起失蹤。

尹麗春昨午離開其位於紅磡忠孝街66號俊民苑的住所後便告失蹤,其家人今日凌晨零時04分向警方報案。

尹麗春身高約1.4米,體重約40公斤,瘦身材,長面型,黃皮膚及蓄短曲白髮。她最後露面時身穿深色上衣、深色長褲及球鞋。

資料來源: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03361

「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現在直到永遠。」詩121:8

*** 陳華發醫生回應 ***

希望尹女士能盡快安全回家!

回家途中迷路不時發生在長者中。除了發生意外,原因可能與定向障礙有關。

這可能因身體突然出現急性狀況,例如譫妄(delirium,一種急性發作的症候群,特徵為意識清醒程度降低)導致定向障礙。譫妄通常不會有任何“警告”先兆。或者,長者本身可能已有一段時間(“慢性”)出現一些輕微定向障礙,通常伴有記憶力衰退,而親屬通常亦會注意到,只是在迷路事件發生前被視為“輕微”。

在這兩種情況下,長者都需要就醫 —— 通過臨床評估和檢查尋找身體疾病導致譫妄,並評估是否有認知障礙。確定診斷後進行適當的治療。

偶爾,以上兩種原因會同時發生,即“慢性合併急性病”。

監察病人病情的進展、對治療的反應以及提供輔導與病人及照顧者等,對於防止再次迷路是非常重要的。

陳華發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回收廚餘 有頭威無尾陣

據統計,本港平均每天在堆填區棄置三千六百多噸廚餘,佔城市固體廢物三成。如何改變處置方法,費煞思量。按環境局計劃,將推出免費廚餘收集先導計劃,邀有廚餘分類回收經驗的屋苑參與,預料每日處理五十公噸。局方強調會測試不同的廚餘收集模式,以減低回收期間對環境的滋擾。

鑑於分類回收廢物的經驗,回收廚餘同樣面對終極處理問題,現時小蠔灣第一期有機資源回收中心,每天只能處理二百噸廚餘,最後大批廚餘仍會棄置在堆填區。

政府「重回收、輕減廢」的政策,難以應對廚餘問題,社會要來一場大辯論,鼓勵源頭減產廚餘,長遠須研究焚化的可行性,以實質政策推行,才會見到曙光。

資料來源: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5/20190424/758384/

*** 回應 ***
《起初關愛受造世界》編者 Bereshith 

根據香港環保署的統計,在2017年,本港平均每天在堆填區棄置15,516噸的垃圾,當中的都市垃圾佔10,733噸;而在都市垃圾中佔首位的就是廚餘,有3,662 噸。

面對這大量的廚餘,政府及民間一直都聚焦在廚餘的收集模式、終極處置的方法  –          堆填、政府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焚化。民間亦有聲音批評政府「重回收、輕減廢」,筆者也認同不應「重回收、輕減廢」,但若要做到「重減廢」就應先對廚餘作一個全面性的「檢視」  (Review),只有透過檢視廚餘的各個組成部份,才可達到真正的減廢,策劃出最貼切的收集及處置方法。

香港現時人口約7百萬,若每人每日產生0.5 kg (即半包麵粉重量) 的廚餘,本港每天就會產生3,500噸的廚餘。可見本港的廚餘問題,其實亦是人口的問題。

廚餘的組成雖然被視為複雜,但它不竟仍是有機物,會腐爛。有些有機物在腐爛時會發出臭味,那是因為有機物含高量的蛋白質,當蛋白質在低氧或無氧情況下腐化,就會發出臭味。所以若將不會發臭的廚餘 – 蔬菜、水果的殘餘- 與會發臭的蛋白質廚餘 – 肉、魚、油 – 分開收集,就可達到更好的資源回收及減少需要堆填的廚餘量了,因為蔬菜、水果的殘餘若在屋苑內以正確的方法做堆肥,是不會發出臭味、引來蟲鼠的,屋苑可以將所得的堆肥用作屋苑內有機耕種的肥料。若屋苑用不了這些蔬菜、水果的殘餘,亦可將這些有機廢物送給本地有機農友們,讓他們在農場裏做堆肥,為支持本地有機農業出一分力。捐出有機廢物的屋苑若從接收的農場購買農產品,亦會更有信心保證。

至於會發臭的有機廢物,其實亦可以合適的方法收集及轉化成肥料,而這些肥料亦可用於本地農場而不需棄置在堆填區,又或用大量燃料去焚化,貢獻全球暖化。

然而,筆者認為,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對香港的願景,若香港人真的希望香港可以成為一個不會超出其承載力、合宜人居住的美麗家園,那麼就要真正的檢視人口          (本地及流動)、廢物組成的各部分及產生的原因,而不是以切割式的思維去思考問題,又或以為叫喊口號就可以推動政策的改變。

六旬拾荒婆婆哭訴搵工難

六十七歲拾荒者黃婆婆兩年來找了十份工,沒一份獲聘,僱主知道她年紀後,再沒下文,申請表亦拒提供。昨日她出席立法會公聽會哭訴淒酸,稱希望政府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

黃婆婆曾到連鎖快餐店應徵,但分店經理只向年輕申請者提供表格:「我問經理為何不給我,他問:『是你做嗎?』我說是呀,他望着我,笑了笑就走了。」結果黃婆婆只能執紙皮,又落淚謂希望政府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

資料來源:頭條日報/港聞   3/4/2019

*********周永新教授 回應*********

根據統計處數字,在過去十年間60-65歲人士尋找工作數字已增加了一倍,2016年人口普查資料顯示,60-64歲男士有差不多三分之二仍然就業。 現時,香港人壽命越來越長,健康情況也有改善,即使到60歲也可以繼續工作,但實際上對他們來說尋找工作實在不容易,歸納有以下因素:

  1. 現時60歲以上人士多是在戰後出生(Baby Boomer,指1945年~1965年出生的人),但香港在1971年才有免費教育,因此現時60歲以上人士部份未受惠於免費教育,學歷較低。
  2. 現時社會仍然存在年齡歧視,大多數僱主都傾向聘請較年輕有魄力的人士,特別一些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加上學歷較低,要尋找工作對他們來說實在非常困難。
  3. 政府沒有特別措施幫助60歲以上人士就業。一些國家好像台灣、新加坡、日本等都有很積極的措施去研究怎樣協助60歲以上人士就業,例如培訓。雖然香港亦有中高齡就業計劃,但實際推行不理想,一年只有二至三百人接受培訓,即使經過培訓後找到的工作,都是一些工時長,須體力的工作如看更、清潔工作等。

我們得承認,政府應推行一些積極的措施來協助較年長人士就業,例如日本、新加坡等國家,僱主若聘用60歲以上人士,政府會有補貼資助僱主。 從積極方面看,這措施是鼓勵僱主聘用較年長人士,從消極方面,政府反正都要補助失業人士,若補貼僱主而使更多有需要人士就業,自力更生,那不是更好嗎?

另一方面,政府應鼓勵僱主提供更多部份時間工作,或轉變一些工種,減少工時,以適合更多較年長人士工作,才能改善現況,但現時大部份中小型公司都不願意設立部份時間工作,因需要更多人手處理編更、計算薪酬等等繁複的行政工序。

就目前情況, 除非整體就業結構有適當的調整,現時60-64歲男士就業率有差不多三分之二已是極限!或者再過十年後,到時退休人士教育程度較高,社會上或會有較多適合他們工作的職位。

事實上,香港人基本上喜愛自力更生,若找到工作當然情願工作,而且收入一般都比綜援較高,只是部份人士限於身體方面未能應付而需要政府援助,香港人應多體諒及接納他們!

類似黃婆婆的情況在香港也不少,市民和政府應更多關心他們的需要,而事實上現時有大約四十萬獨居長者,他們只靠有限的綜援過活,社會各界人士應更多關懷及支援他們!

教師墮斃 校長失聯休假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女教師林麗棠墮樓身亡,辦學團體東華三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有李東海小學的老師在王賢誌Facebook留言,形容同事們的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冀王公平公正公開地還林老師一個公道,相信李東海小學會很快走出陰霾。

「 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 同事盼還公道
王賢誌在個人Facebook則透露,羅已正式休假,據他所知,該校現任兩位副校長不會擔任署任校長一職,人選仍有待公布。王又指,十日在學校跟傳媒見面後,曾與羅簡短地通了一次電話,問及對方會否交代事件、甚至發聲明解釋,當時對方僅回應要詳細考慮,但之後王已無法聯絡羅。

自稱在李東海小學任教的趙老師在王賢誌的Facebook留言,指現在是需要正能量的時候,形容同事們受創傷的程度各不同,他們的悲痛不是外人能明白,希望各界多鼓勵學校每一位同事,因他們自事發後一直堅守崗位已是不易。有曾在東華三院其他學校任教的老師留言,指以往也經歷過類似的校內情況,她鼓勵趙老師及其他李東海小學的老師,要好好互相扶持。

資料來源: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90313/00176_012.html

****** 麥基恩醫生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