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高長者綜援門檻續捱轟

社會福利署早前宣布,由下月1日起,將申領長者綜援的最低年齡規定,由60歲上調至65歲,事件引起社會爭議。社協指,政府做法違反《基本法》,今聯同一名59歲零8個月的長者,到法援署申請法援,就事件提請司法覆核,期望保留長者於60歲可申領「長者綜援」。

林正財:煞停與否待政府研究
今次改動年齡規定,激起不少社會反對,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昨出席城市論壇後,被問到政府應否考慮延遲推行政策時指,政府並非鐵板一塊,相信會考慮社會上眾多的討論,但是否煞停政策,則有待政府研究。

他又指,政府推行有關政策的基礎合理,期望能夠將退休年齡由60歲延後至65歲,但強調政策目標並非強迫60至64歲人士工作,而社會亦要解決職場年齡歧視的問題。他補充指,社署因應改動,或會優化措施,向沒有工作能力或身體狀況不適合工作的長者,提供其他補貼補回差額。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批評,政府未有研究60至64歲貧窮長者的特徵,是否能支撐到現在的工作環境,又指很多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的人士,年老後身體或「退化得好緊要」。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成員歐陽達初認為,政府收緊領取長者綜援資格,實為刻薄長者,逼使60至64歲長者就業。

資料來源:https://www.am730.com.hk/news/調高長者綜援門檻

****** 周永新教授 回應 ******

政府將申領長者綜援最低年齡規定由60歲上調至65歲,是否變相強迫60至64歲人士繼續工作?

相信香港政府推行計劃的原意是因為香港人的壽命越來越長,人口老化情況嚴重,猶如海嘯般湧至。其實早在上屆政府的最後施政報告中已提出此議題,政策導向大致上獲個人及政黨認同。然而今屆政府在執行時未有周詳考慮,在未配合各方面需要及準備就急於推出,以致社會反對聲音甚大。

根據統計,現時60-64歲人士有47%仍會繼續工作,但因種種原因,例如:健康、體力問題等,使他們不容易找到工作,而大部分兼職工作也只適合較年輕人士。因此,在沒辦法找到工作的情況下,才申領綜援。

政府在推行政策時,沒有體諒達到60歲而需要申請綜援人士的真實需要。他們是因為有特殊困難才申請綜援,然而政府期望透過減少援助金額(大約1,000元)迫使他們繼續工作,這是本末倒置。若他們有能力找到工作,為何還要申請綜援呢?

在執行政策時,應給予充分時間部署,先讓市民明白及接受退休年齡由60調高至65歲;同時亦應提供適切措施協助60-64歲人士就業。

政策目的是否想減低社會保障支出?

根據統計,現時每年申領長者綜援人數只有大約5,000人(60-64歲申領綜援總數大約25,000人),若每人減少1,000元,全年可減少支出不會太多。因此,政府應該不是為節省社會保障開支。因為政府執行政策不善,以致令人感覺是為了節省金錢及強迫60-64歲人士繼續工作。

將退休年齡由60歲延後至65歲,對社會整體來說是好是壞?

個人同意推遲退休年齡。現今各國也趨向提高退休年齡至65歲,甚至有些國家是67-68歲退休,但這些國家都有較完善的退休保障。香港若要推遲退休年齡,應同時增強退休保障,例如:強積金供款至65歲,僱主須為繼續工作的僱員供款,以致僱員在退休後可領取更多強積金;政府可鼓勵僱主提供更多兼職予60歲以上人士;提供培訓及津貼等等。

為解決公眾人士對新政策之不滿,政府宣佈為60至64歲健全申領綜援人士發放1,060元就業支援補助金,是否奏效?

在政黨催促下,政府急促宣佈新增就業支援補助金,給予60-64歲工作人士。這方案在更急促下決定,帶來了更多問題及矛盾,例如:工作與否也可領取補助金、變相令領取就業補助金人士承受負面標籤,被人認為取了就業補助金而不工作人士是懶惰。其實現時60-64歲領取綜援人士已有其他補助金,例如:社區生活補助金、牙科等等。日後若政黨繼續要求政府增加更多補助,而政府迫於形勢順應要求,那便會有更多補助金,變相回復以前津貼金額,倒不如現時暫緩新政策,待準備更好時才推出。

總括來說,從推出這政策及最近三隧分流、派發4,000元事件等等,反映政府沒有經詳細考慮便推出措施。一旦政黨議員不支持,便撤回方案或臨時推出補救方案。政府應作出檢討,凡推出政策都不可只根據數字或政黨是否支持,實際應考慮市民福祉為最大目標。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向教育局提交檢討報告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於十二月二十七日向教育局提交檢討報告。

專責小組主席張炳良教授說:「在過去一年多,專責小組檢視了與自資專上界別發展相關的事宜,包括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角色、規管架構和支援,以及副學位教育的未來等。專責小組參考了其他經濟體的做法,並於今年六月底展開為期約兩個月的公眾諮詢,聽取持份者及公眾人士的意見。」

他表示,檢討報告以「並行發展 促進多元」為題,重申肯定政府支持公帑資助和自資專上界別並行發展的政策,有助香港高等教育的多元發展。

專責小組在檢討報告提出13項建議,包括應制定清晰的自資專上教育發展政策、更加明確區分副學士學位和高級文憑資歷的定位、加強對自資專上院校及學生的支援,以及更新和統一自資院校的規管架構等。建議一覽表載於附件。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收到專責小組的檢討報告後表示:「我衷心感謝主席張炳良教授及各專責小組成員的努力及對檢討所作的貢獻。專責小組自去年十月成立,全面檢討與自資專上界別未來發展相關的多項重要議題,並獲持份者廣泛參與。」

「專責小組為自資界別的發展及定位訂立明確方向。檢討已參考香港以外經濟體的做法,並適當地納入持份者的主要意見。教育局會仔細研究檢討報告及其建議,以訂定未來發展方向。」

檢討報告全文可於教育局網頁(www.edb.gov.hk/tc/edu-system/postsecondary/policy-doc)瀏覽。

「因為耶和華賞賜智慧,知識和聰明都由他口而出。他為正直人珍藏健全的知識,給行為純正的人作盾牌,為要保護公正的路,庇護虔誠人的道。」
箴言2:6-8

旁人施援急救倡立法免責

消防處早前以「任何仁」宣傳急救引起熱議,但市民有知識亦未必敢做。有團體分別引述以往研究,指出香港僅16%心臟停頓患者獲旁人施救,原因之一是救人者可能反被索償,建議政府仿效外國立例,免除急救者法律責任,並考慮將急救知識納入學校課程。

香港心肺復蘇委員會會長引述過往港大普查,發現2012至2013年5,100個醫院外心臟停頓的個案中,只有16.6%患者獲旁觀者施行心肺復蘇法,當中更只有2.3%患者能被救活出院;而根據聖約翰救傷會2010年的調查,即將參與急救課程的學生中,僅38%願為陌生人急救。

市民可能因缺乏訓練,以及害怕法律風險對急救遲疑,建議政府可以仿效外國訂立《好撒瑪利亞人法》。有執業大律則指,該法詳細條文各地不同,但大意為只要拯救行動是出於助人之心,施行急救者應可免除法律責任,避免被患者或其家人索償。香港心肺復蘇委員會希望立法可以減輕急救者心理負擔,同時着力加強急救教育,期望急救知識未來可以納入學校課程。

*************專業骨科醫生雷同德醫生回應*****************

好撒瑪利亞人法
「好撒瑪利亞人法」,在中國稱為「好人法」。講到撒瑪利亞人,香港人的第—個印象就是防止自殺會。又如何「好人」?是否又是防止自殺?兩者,都需要由源頭說起。

好撒瑪利亞人,出自聖經的路加福音。為了原汁原味,玆將一段經文錄出,以饗讀者。是耶穌答問題「誰是我的鄰舍呢」時所說的的故事。「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你想這三個人、那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罷。」路加單福音十章29-37節。

27.12.2018耶路撒冷是個山城,而耶利哥是在世界最低的死海附近的。是一條一直下山1400公尺,24公里的路。當時盜賊眾多。撒瑪利亞人,是混雜而不純正的猶太人,與當年的猶太人彼此鄙視敵對,不相往來。祭司是聖品人—工作是獻祭,沾染了可能死去的撒瑪利亞人,會影響他的潔淨和工作。利未人是祭司的助手,也不方便。但路過的撒瑪利亞人,卻有愛心和憐憫,出錢山力出時間,不怕麻煩和隔膜,來幫助路邊垂死的人。所以被譽為好撒瑪利亞人。故焦點不在自殺的幫助,而在於路邊有受傷,垂死的人,見義勇為,慈心,照應,憐憫和愛鄰居。

今天路邊受傷或垂死的人,通常有三大類。第一類是跌傷,意外,引致簡單斷手腳,或流血的。普通的急救,包扎止血就夠了。第二類是嚴重骨折,脊椎受傷或大量內部出血的;需要特殊醫療處理。第三是昏迷的,可能心臟病,中風,血糖低等。除了找出原因和對症下藥之外,路過的人可以救命的,主要就是維持呼吸暢順;除去痰,嘔吐物,以防呼吸受阻。第二就是維持心臟跳動,讓血液進入腦部,防止腦缺氧。前者通常是讓病人側臥,以免舌頭塞住呼吸,並清理口腔內的廢物。後者是用心外施壓,希望停了的心會再跳起來。

因為香港最近推行CPR心肺復甦,許多人都學過,有機會就想應用一下。並且有「任何仁」的勸勉,更讓人躍躍欲試。不過,心肺復甦並不是萬無一失的。例如,有時是錯用了,診斷問題不確。有時太大力的操作,會折斷了肋骨或胸骨等。如果救援者是普通人,出事後告無可告。但若有「仁醫」出手,而有醫學併發症出現,則「仁醫」有可能惹禍上身。因為好心未必一定有好結果,所以就需要「明哲保身」了。難怪有些醫生,在飛機上不敢自告奮勇而出手,因為在不知詳細情形,又沒有適當設施,或自己沒有適當訓練之下(如病理學醫生不會接生,骨科醫生不會救腎衰竭等) ,貿然出手,是危險的。再加上偶有見之的「踫瓷黨」勒索,「彭宇案」(且無論誰是誰非,可能是途人相助而惹禍 ) 等,就更令人覺得好人難做。

此時,若有了「好撒瑪利亞人法」或「好人法」,讓旁人自覺性,因動了慈心,因為愛鄰舍,有憐憫,有願意助人的動機,就算是出了併發症,意外等,也可免去刑責;就可以放心助人了。願意作「仁醫」,或「任何仁」的,也可以因沒有心理負擔而按良心行事,社會更多愛和憐憫的心和行動,始終是好的。

生果刀插背 莽漢涉殺妻

早前石硤尾發生命案,一名男子懷疑自己「戴綠帽」,爭執後用生果刀插向妻子背部,致其傷重死亡;他隨後已被警方拘捕。另外,現場有消息指出,有人思疑比自己年輕17歲的妻子紅杏出牆,令他「戴綠帽」,結果觸發慘劇;有街坊則透露,案發單位近日不時傳出爭吵聲。

嫉妒,有沒有其好處?自己是否零嫉妒呢?如果嫉妒太厲害,後果又會如何?

精神科專科醫生陳玉麟醫生指出,嫉妒定義有幾種,包括對別人所得之物質和成就看不過眼,「升職的為何不是自己?」「我做事很努力,學習成績不錯,人又乖巧,但為何老師疼錫和愛惜的卻是她?我在當中是那麼不起眼。」這些與人之比較,會令情緒的波動,產生複雜的思想、情感和行為上的表達。

思想上覺得不公平,容易將這些的問題投射在人生上,例如覺得別人「都不是很出色,我做到這些事一定比他更好。」或者心感自卑,覺得這些出色的人歧視自己。「如有這樣的思維,很容易令人產生嫉妒。而思維上嫉妒會令情緒起變化,如心境不開朗、不舒服,甚至怨恨和憤怒再發展下則在行為上表露出來。每一個人都有處理嫉妒和壓力的情況,都有不同的表達。性格內向的,會將這些情緒內藏,久而久之變得焦慮或引致憂鬱症;行為極端火爆的,會以強而衝動的表達方式攻擊對方,初時以說話挑釁,繼而聯合其他人一起去攻擊和排斥對方。」

24.12.2018嫉妒的好處:嫉妒,對於兩性關係來說,也有一定的好處﹕「一對親密的夫婦,或情人拍拖,不容第三者的介入,適當的嫉妒可以保持親密的關係;些許的嫉妒可以維繫一個組別或族群關係,防止外來入侵者。但要小心過分,避免產生惡果。」

嫉妒的後果:事實上,每人都有嫉妒,問題是我們如何去處理。「適當的嫉妒可以化為上進的動力。如欣賞對方的成就的同時,視對方的好處為學習榜樣,提升知識上、思維上、道德觀念上的進取層次。相反,太過分的嫉妒,會變成焦慮症、抑鬱和具暴力傾向的負面情緒,覺得每個人都好過「一世人都沒有用」的自己,甚至有自毀的情況。當思維變成非理性、具極端行為時,可能就演變成病態嫉妒。

病態嫉妒:他指出,病態嫉妒,在醫學上是屬於精神病。病態嫉妒多數指兩性的關係,夫婦或戀人深信伴侶、配偶不忠,但有別於夫妻之間的吵鬧或真正的婚外情。而是病態式的思維到了一個妄想的階段。但這些不忠卻是沒有證據,與事實相違背,即使有證據說明沒有這事或私家偵探都沒有發現,仍是不信,認為只是對方「幸運」未能即時偵查出來。他們的行為是很極端,例如偷看另一方的電話、FACEBOOK,翻查銀包、衣袋,希望找出一些證據。嚴重極端的病態嫉妒會對另一半施行暴力逼供或自殺的情況。

自我心理調節 走出來
當感到嫉妒的時候,如何走出來避免惡化下去?可自我心理調節﹕

(1)首先要及早處理,省察自己對於身邊某些人是否已產生一些嫉妒之心,如是的話則要及早處理;
(2)適當地表達對某人的感覺,如對配偶有懷疑,需要及早澄清,避免因含糊錯誤的理解而產生嫉妒,「為何對方升職,我又升不了?」客觀評價對方所付出的勤力和努力等;
(3)澄清誤解,不讓嫉妒的心發展下去;
(4)持正面的態度處理得與失,不要把自己看為一無是處,如太負面看事情,別人得而自己失的話,就容易嫉妒;
(5)正確價值也很重要,升職與否、戀愛成功或失敗,是否有錢,怎麼樣去看,這些的價值觀很重要,價值觀建立得有根有基,特別在信仰層面去建立時,就會少了在物質上的比較;
(6)不要只著眼自己的得與失,有或沒有,要將視野擴闊,就可以避免與人作太大的比較;
(7) 建立自信心;
(8) 激發愛心,滿有愛心時,當見到別人的成就超越自己,內心是會高興。愛心,可以包容得與失和克制嫉妒。
(9)我們的內心隱藏了很多的問題,如童年時被排斥、父母偏心,從小就要與別人競爭,仿如不比別人優秀就沒有出頭的一天。如常被這些問題纏繞不能解決和釋放,就要找輔導員或心理學家了解內心的世界。

過度活躍症男童墮樓命危

過度活躍症男童墮樓命危

早前在大埔梅樹坑發生男童墮樓案,一名十一歲疑患過度活躍症男童,於早上在低層住所單位廁所,疑爬出窗時失足墮樓重傷。家人發現他墮樓後報警,送院搶救後命危。警方調查後,相信案件無可疑,列有人高處墮下處理。

警方及救護員到場,發現男童頭及腳部受傷,為其急救後戴上氧氣罩及護頸箍,並隨即送院。男童送院時仍有知覺並不停痛苦呻吟,經搶救後情況危殆。警員封鎖現場調查,相信他爬出廁所窗門時失足墮樓,事件無可疑。

有醫生表示,過度活躍症主要是專注力不足,屬先天性。一般在兒童讀小學一至二年級時病發,其徵狀主要是學習及功課上不專注,一旦受刺激情緒容易激動,特別是受到考試及面對升中壓力等。但隨着患者年長,在懂得控制情緒後可獲改善。若家人有成員患過度活躍,應在單位窗門加裝窗花,以減少發生墮樓機會。

讓我們一起重溫何定邦醫生的分享《過度活躍症》

港大生情侶西區墮海 搶救後雙雙命危

港大生情侶蹈海昏迷!西區豐物道副食品批發市場海邊,大約在12月初,一對年青男女被發現墮海,其中女子在碼頭即時接受心外壓急救後,與救起男子由救護車送院。獲救男子姓陳(24歲),女子姓梁(19歲),救起時俱陷入昏迷,經搶救後送到深切治療部留醫,現時情況危殆。

警方在場檢獲證件,聯絡兩人家人助查。據悉,兩人同是香港大學學生,情侶關係,懷疑雙雙蹈海尋死,現場留有一對鞋及背囊,內有衣服及手提電腦,但未發現遺書,警方正向家人了解箇中原因,雙方家人俱認識,同在醫院會面,對兩人情況憂心不已。

*************羅乃萱看「Me」世代的青少年人*****************

家庭基建發展總監羅乃萱指出,現代的青少年人心靈較脆弱和思想較負面,這是「Me」世代的特性。她認為,去年底有青少年在facebook發起的自殺羣組,可能顯示他們想找支持和認同多於對人生感到絕望,他們這種行為亦可能是向權威挑戰。

心靈較脆弱和思想較負面
羅乃萱表示「Me」世代的青少年人不在乎社會怎樣看他們,亦完全不尊重權威,只重視自己的想法,離羣獨居,單打獨鬥,亦自視甚高,只要想做就去做。他們主張個人權益,他們的夢想都是做歌星、演員或體育明星。但羅乃萱認為,這並不表示這些青少年充滿自信,相反,他們卻是焦慮、憂鬱與孤獨的一代,更因為有些青少年面對父母的離異而陷入焦慮不安的境況。

兒童 2子女年幼時培養積極的人生觀
羅乃萱稱,父母在子女還年幼時培養他們積極的人生觀,鼓勵孩子,讓他們知道凡事都有希望,她引用聖經說:「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她又指出,自己年青時有接觸不少很好的鼓勵格言,但來到這一代,已經很少聽到了。但這些格言卻是金石良言,例如:「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只要有恆心,鐵柱磨成針。」等可用作從小鼓勵子女的語句。

歷史孝道劇集教導子女
父母應減少觀看複雜的人際關係電視劇,反而可選擇歷史及講孝道的劇集或書籍來教導子女,更可透過閱讀薰陶子女,例如以「心靈雞湯」等書籍成為幼年子女的床邊故事。又認為,父母在子女還年幼時,便應與他們建立良好溝通關係,直至他們長大後仍會願意與父母傾談。她表示很欣賞電影導演張堅庭的親子方法,張堅庭的兒子很喜歡踢足球,於是,這位好爸爸,就陪兒子踢足球,透過活動與兒子建立良好的關係。

重視孩子的心靈世界
她又指明白到家長們對踏入中二、三的子女最感頭痛,因為這是青少年人的反叛期,情緒變化很大,當他們情緒低落時,父母不要太快下判斷,要用開放的態度讓他們講出來。當子女願意說出來時,父母也要停一停,想一想,不須太快回應,但也不要輕看他們重視的事情,有時在青少年的世界裡覺得很重要的事情,在成人的世界裡都看為不重要,若父母以自己的角度看待子女的事,彼此間就難以溝通。若發現子女有自殺傾向,要帶他們離開沈悶的環境,走出外面看看更闊的事物,希望令他們改變負面的想法。若無法處理,可以請子女的朋友及教會導師協助。若有需要,父母亦須陪同子女看心理醫生或接受輔導。

中四男生墮斃 裁死於自殺

一名中四男生去年測驗前夕曠課,晚上訓導老師來電指或會記大過,其後男生墮樓身亡,陪審團昨一致裁定死者死於自殺,建議校方不要表明未確定的處分;死者母親庭外揚言「(老師)不道歉不會原諒」。………..

*************余德淳博士 回應 *************

問:培養孩子的逆境智能(AQ),對孩子成長的長遠發展有甚麼好處?
答:培養AQ,就是讓孩子習慣對自己的困難遭遇有經過自己思考的過程,以及與問題相處的耐性。因此,長遠使孩子不容易過分焦慮而失去面對困難的迎戰狀態。

問:家長幫助孩子面對困難,有什麼可以做呢?
答:
(一)先想一想自己以前有沒有類似的困難。
(二)即刻引用上次的經驗,然後思考需要增加甚麼資料。
(三)如果問題真的沒有遇過,就要有學習精神,向其他人請教或者看書找參考。
(四)同時,也要不斷觀察環境有沒有可以啟發自己反應的線索,這個尋索精神是特別容易有靈感創作應對方法的。

問:請問你自己對這新聞的看法。
答:我想到這位學生缺乏知心朋友,如果他在感覺困擾的時候,把心裡面的擔心講出來,可能發現其他朋友都有同樣問題,他就不會太個人化去看這個問題,好似天大的困擾。另一方面,父母跟學生每天都應該有一段交談時間,使青少年問題不致積累太久,以致於失去信心去溝通。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創辦人
資深情緒及領袖訓練顧問

008_01_a_20181206_L